仕途天骄叶鸣免费完整版 - 顶点小说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84

小说介绍:英俊潇洒、武艺超群的税务科员叶鸣,冲冠一怒为红颜,暴打骚扰美钕同事的上司,受到记大过处分,并被下岗半年。下岗期间,他凭借高超的武功…


仕途天骄叶鸣免费完整版 - 顶点小说点击这里开始阅读小说>>


ia_100000469.jpg  叶鸣刚提到这儿,下面就有人咆哮起来:“小子,我们不管你是什么 老爷,也不管你与陈远乔是什么联络,总而言之一句话:陈远乔什么时分还我们
鹿 见叶鸣在自己提出那四个要求之后,陡然间神 大变,而且惊天动地地叫了自己一声“爸”,不由大吃一惊,置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缺点。在时间短的惊惶過后,他瞪圆眼睛看着泪流满面的叶鸣,用哆嗦的声响问道:“叶鸣,你刚刚叫我什么”

    叶鸣的身子不住地抖索着,泪眼模糊地看着满脸惊惶的鹿 ,啜泣着问道:“您是我的父亲,對不對您早就知道我是您的儿子了,對不對”

    鹿 听到叶鸣直言不讳地问出这两个问题,猜想他是從某些途径或许是某些信息中,看出了什么端倪,自己却也欠好否定,只好将身子寂然往后边一靠,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叶鸣,好久,才用有点沙哑的嗓门问道:“叶鸣,你怎样遽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了你为什么遽然有了这个主意”

    叶鸣没有直接答复他,而是回转身子,從自己随身携帶的公文包里拿出母亲的那个筆记本,还有那两封母亲写给父亲的信,摆到作业桌上,然后伸手往鹿 那邊一推,说:“这是我母亲的遗物。我母亲在临终前,将她认为与我父亲有关的一切的東西,都收到了一个樟木箱子里,还上了锁。一起,她还劝诫我:这个箱子里的東西,都是留给我父亲的。在我找到我父亲之前,绝對不允许我去翻开箱子看里边的遗物。但是,就在昨天晚上,我将这只箱子翻开了,而且也看到了里边的東西。您现在看看吧,这些東西都是我母亲留给您的”

    提到这儿时,叶鸣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出来,声响也再次哽咽了。

    鹿 风闻赵涵给自己留了遗物,眼睛再一次瞪大了,再也顾不得在叶鸣面前粉饰什么,一把就将桌子上的那个日记本和两封信抓在手里,首要看了一下信封上面的字。當看到“鹿知悠远亲启”这几个了解而又亲热的字时,鹿 的眼睛遽然一红,泪水在一会儿就盈满了他的眼眶。

    他没有急着去读那两封信,而是将信放到一邊,然后用抖抖索索的手,将那个日记本翻开,當看到扉页上自己与赵涵的合影以及下面赵涵题写的那句“永久的愛”四个字时,鹿 再也忍受不住,遽然将那个日记本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脑门,身子剧烈地抖動着,大滴大滴的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滚落下来

    叶鸣没想到时隔二十几年,當鹿 看到母亲的遗物时,仍然会这么激動、这么伤痛,乃至不管省 的威严和身份,當着自己这个小辈的面痛哭起来,心里原本對他的一点成见和观点,遽然间也消散了不少看来,父亲對母亲的爱情仍是非常深的。看他现在这苦楚的表情和神态,他心里明显一贯装着母亲,一贯對母亲感到内疚、感到怜惜。而且,他应该也是一个非常重爱情的人,他这么多年一贯没来找他们自己和母亲,必定也有他的难言之隐。或许,正如母亲屡次對自己所说的:她这么多年来所挑选的路途,都是她自己做出的决议,彻底与父亲无关

    鹿 在用日记本捂着脸默默地流了一阵眼泪之后,将那个日记本從脸上拿开,從纸巾盒里抽了一把纸,将脸上的泪水擦干,然后昂首看着叶鸣,用消沉的声响说:“孩子,谢谢你给我帶来这么宝贵的東西。你现在已然知道作业的本相了,以你的聪明,应该知道我今天找你说话的意图了吧:我是想维护你,不想让你因为金桥集团和佘楚明的作业而遭到一点点的牵连和损伤。你是我和你母亲仅有的骨肉,也是你母亲一辈子千辛万苦的仅有期望和寄予。你假设出了什么作业,我怎样對得起你九泉之下的母亲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叶鸣當然知道父亲的意图,也了解他想要自己远离风险和的良苦用心。但是,金桥集团这件事,联系到陈梦琪的幸福和未来,乃至联系到她的存亡。自己假设此时听從父亲的劝说,依照父亲的吩咐将金桥集团的民间融资行为定 为不合法集资,那么,陈远乔就必定会被逮捕。乃至,陈梦琪自己也或许被抓进看守所去,因为她一起也是金桥集团的总经理。

    所以,在这件作业上,自己绝不能容许父亲,绝不能让陈远乔和琪琪进牢房。

    所以,他含泪對鹿 说:“爸,假设您还想认我这个儿子,那么,请您在金桥集团这件作业上面,高抬贵手,放陈远乔和琪琪一马,至少不要在这样要害的时间,给他们终究的一击。金桥集团现在现已危如累卵,我现在在拼尽全力想要抢救它,想让这个公司不至于顷刻间坍毁。

    “您也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是什么江湖义气,也不是什么任 冲動。我为金桥集团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琪琪。而琪琪,您是知道的,對她也有所了解,您也知道我和她的联系。她對我一贯非常好,而且非常依靠我、信赖我,一贯将我當做她的靠山和主心骨。我虽然终究没找她做女朋友,但是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亲人,就是我的亲妹妹,乃至比亲妹妹还亲。她假设出了什么问题,我会内疚一辈子、懊悔一辈子,也会悲伤一辈子

    “您或许不知道:琪琪有很严峻的抑郁症,身子骨很弱,心思承受能力也很差。所以,一旦金桥集团垮塌了,一旦她的父亲陈远乔出了什么意外,我估量,她不是抑郁而死,就是自 身亡。所以,您方才的决议,很或许会一起要了两个人乃至是人的命。

    “我也可以清晰告诉您:假设琪琪出了什么事,假设她因为金桥集团垮塌而出了意外,那我也不会再在天江呆了,也不会再在这个杂乱的 场混了。我会挑选去京城或许一个喧嚣的小地方,随意找一份作业,清喧嚣静地過我喜爱的 。”

    鹿 听叶鸣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既着急又疼爱,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CC ,版 歸 。
------------

第十七章恼羞成怒

    以下是 .CC ,版 歸 。

    .CC网 ..c 

    鹿 现在對自己这个儿子的 格现已非常了解了,知道他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一旦金桥集团真的垮塌,令陈梦琪出了什么意外,他或许真的会挑选辞 不做,远走高飞跑到京城或许别的一个小地方去過他所谓的“喜爱的” 因为鹿 也早就看出来了:叶鸣骨子里与他母亲相同,并不热衷于功名富贵这些東西,很有点淡泊名利的山人风仪。他的母亲可以单独帶着他,在新冷 湾头 那个乡村中学隐居几十年,就是这种 格的典型体现。而叶鸣,必定也承继了他母亲身上的这种洽淡和与世无争的 格,對充溢着诡计和争 夺利闹剧的 场没有多大爱好。

    而且,鹿 也非常忧虑:自己假设这次摧垮了金桥集团,令陈梦琪走上死路,原本就對自己这个亲生父亲颇有不满的叶鸣,说不定從此会對自己愈加冷淡、愈加疏远。他说他要远走高飞,或许并不是一句随口说出的要挟的话,而是真的有这样的主意。那样的话,自己或许会再一次失掉这个非常困难找回来的儿子,乃至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会到他

    想到这种可怕的成果,鹿 只觉得心里既苦楚绝望,又百般无奈:叶鸣这个混小子,底子就不了解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一片苦心,也底子就看不到他目前所面对的阴险的境况,一门心思维要去救金桥集团。假设他被省纪 王皓盯上,或许被人告发他庇护金桥集团的不合法集资问题,将来他面对的祸殃实在是不行猜测

    想至此,鹿 只觉得心里一阵悲惨,百般无奈地摇了摇头,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以沉重的口气對叶鸣说:“孩子,你已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那我就顺從你的志愿。但是,你要理解一点:我刚刚對你提的那几点要求,尤其是针對金桥集团的那两点,并不是要成心针對他们,而是为了最大极限地维护你,将你從金桥集团的漩涡中解救出来。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