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颜叶鸣夏楚楚免费无弹窗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62

小说介绍:英俊潇洒、武艺超群的税务科员叶鸣,冲冠一怒为红颜,暴打骚扰美钕同事的上司,受到记大过处分,并被下岗半年。下岗期间,他凭借高超的武功…


官路红颜叶鸣夏楚楚免费无弹窗阅读点击这里开始阅读小说>>


ia_100000384.jpg  复苏知道叶鸣心里有忌惮,怕收了这钱不安全,所以便劝导他说:“叶子,我们同窗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我复苏的为人吗,出卖朋友的作业,我是绝對不会干的,将來即使有人來找我查询,不管是送给谁的钱,包括佘副 長的,我是打死都不会说出去的,除非他们自己顶不住,先奉告了,那我沒有办法。

    “至于你的股份,你定心,在我们的账上,这一百万股份至今还写着陈梦琪的名字,因为當时陈梦琪是你的女朋友,所以,为了稳妥起见,我特意找到她,让她先從她自己的账户上转了一百万元钱到我们建材城账上,作为入股的资金,而且股東的名字也是陈梦琪,一个月往后,我亲自以付出款待费的名义,将这一百万元又打回了陈梦琪的账上,當时我担忧你不接受这一百万股份,所以叮嘱琪琪严峻保密,现在,这分红款名义上是给陈梦琪的,而且是现金分红,所以,你根柢就不要担忧这钱会出问題。”

    叶鸣對复苏这个人非常了解,知道他干事比较精密,而且非常讲义气,所以,自己即使收下这一百二十万元,将來即使有人查,只需陈梦琪不说出底细,任何人都查不到自己头上來。

    但是,不管这钱安不安全,也不管复苏送自己钱的目的安在,这筆所谓的“分红款”,叶鸣是绝對不可以要的,因为这有违他的原则和 守。

    所以,他便很严峻地對复苏说:“老同学,當初我给你帮忙,给你推荐给佘副 長和其他领导,朴实是看在我们是同学和朋友的份上,假设是为了金钱,我是不会给你帮这个忙的,你现在遽然给我整这么一出,让我觉得很意外,也觉得有点庸俗,你应该知道这样几句话:小人之交以利,利尽则散;正人之交以义,义薄云天,假设我们的同窗友谊中,加入了金钱的成份,那我们的正人之交,就变成了利益之交,这样的话,我们的友谊或许很快就要到头了,所以,我劝你仍是将这张银行卡拿回去,并将我的那一百万股份给消除掉,这样我们才华長長久久地做好同学、好朋友,你觉得呢。”

     

    “我父亲本來是想再找那些大客户去融资的,但是,他们现在都知道省 正在冲击不合法集资,所以,都不敢再借钱出來,只容许不從公司撤资,为这事,我父亲正想去找夏浩宇帮忙,但是,为了几千万的数目,就去找夏浩宇,他自己觉得面子上過不去,这两天,他正为这个作业烦恼呢。”

    叶鸣有点乖僻地问:“你们公司现在几千万都凑不齐了吗,你掌管的金桥大酒店,每天应该进账不少,可以移用一下啊。”

    陈 .CC ,版 歸 。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坚持己见

    以下是 小说网 .CC ,版 歸 。

    00小说 .CC网 ..c 
于您也清楚:姚省長到天江來刚刚一个月不到,他与卿 虽然都是省 常 ,应该也常常碰头,但两个人联络好欠好,还不用定,而且,卿 买不买姚省長的面子,也得两说着,所以,这儿邊困难很大,我只能尽力而为,但却不敢打包票。”

    陈远乔听到夏浩宇这番话,脸上顿时暴露大失人望的表情,,原來,前几天夏浩宇來找他谈与琪琪订亲之事时,说得牛皮哄哄的,重复侧重他父亲与姚省長联络怎样好,并说只需姚省長出面,那块地就可以轻轻松松地拿到,沒想到,现在他见琪琪對他心境欠好,當即就改動了口气,初步侧重拿地的困难了,看來,这小子也不是个什么好货,要不就是初步吹牛皮,要不就是言而无信,现在又不想帮自己渡過难关了。

    想至此,他的心境當即低落下來,闷闷地自饮了一杯酒,叹口气说:“夏总,我可以跟你这样说:皇马 的那块地,联络到金桥集团的兴衰成败,也联络到我的身家 命,所以,希望你可以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分,帮我们一把,找一找姚省長,请他与卿 打个款待,我信任,只需姚省長肯帮忙,卿 作为一个新选拔的 ,一个排名最末的省 常 ,他是会给姚省長这个面子的。”

    夏浩宇却仍是摇头说:“难说,难说,不過,我仍是那句话:只需琪琪和我订了婚,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金桥集团的事,就是我的事,到那时分,我必定会尽心竭力去办好这件事,哪怕是跪着去求姚省長,我都心甘甘心。”

    说着,他就将眼睛斜瞟向一向垂头不语的陈梦琪,等着看她的反应。

    陈梦琪在听到他第一段话时,心里就现已非常反感、非常恼怒,现在听他再次以拿地的作业來挟制挟制父亲,不由怒火勃髮,再也忍耐不住,遽然呼地站起來,秀美一竖,斥道:“姓夏的,你别以为我们公司现在遇到了困难,你就可以趁人之危,我可以清楚奉告你:我非常厌烦你,一向都是,而且,现在我對你更加厌烦、更加瞧不起,你今天不是想來问一问我愿不愿意与你订亲吗,我的答复只需一个字:呸。”

    在呸完了这一声之后,她便摆开包厢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夏浩宇被陈梦琪这一番责怪弄得面红耳赤,呆若木鸡地坐在那里,好一阵都说不出话來。

    陈远乔沒料到陈梦琪会遽然髮火,也是措手不及,想要阻遏她现已來不及,见夏浩宇面 青一阵白一阵,知道此事现已无法解救,便也不多说什么,怔怔地坐在椅子上,脸上暴露了绝望備至的表情。 小说网 .CC ,版 歸 。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意外之喜

    以下是 小说网 .CC ,版 歸 。

    00小说 .CC网 ..c 

    
    佘楚明往常是有点宠溺甚至怕苏小红的,因为她就像一个妖精相同,既风流诱人又凶横蛮横,稍不如她的意,她就大吵大闹,寻死觅活,有时分甚至还挟制说要去纪 告他,所以,佘楚明對她既入神又有点惧怕,假设是一般的作业,只需苏小红來求他,他根柢上都会容许她,并帮忙她为 托人办成事。

    但是,今天这件事联络严峻,直接牵涉到了金桥集团和他自己的利益,,因为佘楚明很清楚:自己现在与金桥集团是同甘共苦、同生共死的联络,一旦

    “而且,假设他真的与其他女 搞到一起了,你可以将这封信复印一份,寄给他,让他立刻心回意转,不然,你就将这封信寄到纪检监察机关或许省 领导那里去。你想想:佘楚明看到这封信后,心里会不会惧怕会不会考虑作用所以,你写这封信,其实就是给你自己求了一个护身符。有了这个护身符,佘楚明就会對你有所忌惮,就不敢简單丢掉你,更不敢加害你。你说對不對”

    苏小红是个没有什么主见的女孩子,听苏寒说得好像也有点道理,便犹犹疑豫地说:“哥,这样行吗我假设写了这封信,老佘会不会從此恨上我我可不想让他恨我,只想他愛我、疼我”

    苏寒听得她后邊那句娇滴滴的话,不由浑身鸡皮疙瘩暴起,揶揄说:“小红,你也老迈不小了,不要老是被电视剧里邊的狗血剧情诱导,想要找什么真愛。你和佘楚明之间,说穿了就是包养和被包养的联络,不是什么海誓山盟的真愛,他也不或许与你恩恩愛愛白头偕老。所以,你就必需求实践一点,要随时做好被他丢掉、被他扫地出门的计划。因此,你写这封指控信,是非常必要的” 小说网 .CC ,版 歸 。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乖僻的短信

    以下是 小说网 .CC ,版 歸 。

    00小说 .CC网 ..c 

    苏小红总算被苏寒说動了,点容许说:“那好,我可以写这封指控信,不過,我读书不多,这信我写不出啊。”

    苏寒听苏小红说愿意写这封信,脸上暴露一丝阴恶的笑脸,说:“小红,这个事不要你 心,你将佘楚明過去的那些作业口述给我听,我担任给你用言语组织起來,在信写好后,你再用信纸招录一遍,因为这信有必要是你的筆迹才行,不然的话,佘楚明会以为是我在挟制他。”

    苏小红容许容许。

    苏寒是搞秘书作业身世的,写一封指控检举信那是垂手可得之事,所以,按照苏小红的叙说,他很快就将这封七八页纸的指控信写了出來,并让苏小红誊写了一遍。

    然后,他将苏小红誊写的指控信装进自己的公文包,對苏小红说明说:“小红,这封信我先给你收着,不能放在你那里,不然的话,很简單被佘楚明髮现,而且,这封信只是一个對付佘楚明的備用办法,假设佘楚明与你言歸于好,而且不再与其他女 勾勾搭搭,那就万事皆休,这封信也沒必要给他看,假设他将來孤负你,你就到我这儿來拿这封信,复印好后寄给佘楚明看,他假设死不悔改,就将这封信直接寄到纪检监察机关或许省 领导那里去。”

    苏小红觉得苏寒说得有道理,根柢沒料到这是他实施的一个巨大狡计的最要害的环节,便点容许说:“那好,哥,我什么时分可以去与老佘碰头,现在这样的 ,我都快被憋疯了,要不,你再帮我去找找老佘,跟他谈一谈,看看他是什么主见,只需他跟那个姓赵的一刀两斷,我就回去,而且也不逼他给刘总就事了。”

    苏寒有点不满地说:“小红,你什么时分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我刚刚要你写那封信,就是想要用它來髮挥一点作用,让佘楚明认清 势,最好给刘总帮忙,将皇马 那块土地出让给翔龙房地産开髮公司,你要知道:这块土地只需卖给翔龙公司,你和我都可以得到很豐厚的报酬。”

    苏小红见他一瞬间就变了卦,说要用这封信去挟制佘楚明,脸 突然变了,涨红着脸说:“哥,你刚刚不是跟我说这封信只是收着備用的吗,现在怎样又要用它去挟制老佘了,我说了:老佘不给刘总帮忙买那块地,必定有他的难处,说不定这事会影响他的出路,会害得他进牢房,所以,假设他真有难处,我不会逼他,只需他仍是像以往那样對我好就行,所以,你假设要用这信去挟制他,我是不容许的,到时分将作业闹大了,我看你和刘总也得不到什么长处吧。”

    说着,就拉住苏寒的手,要求他把那封信拿出來。

    苏寒忙笑着说:“你这个宝妹子,哥刚刚是跟你恶作剧的,你定心,哥绝不会用这封信去挟制佘 長,至于皇马 那块地,我和刘总会另想办法。”

    苏小红用半信半疑的目光看着他,毕竟仍是信任了他的话,沒有将信要回來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正午苏寒陪姚元涵去到会了一个剪彩典礼,并在外面就餐,晚上,他考虑到正午姚元涵喝了一点酒,胃有点不酣畅,便到 场买了一点虾蟹,给姚元涵煲了一锅虾蟹粥。

    在喝粥时,姚元涵遽然说:“小苏,前不久跟我说的皇马 那块地,昨日在常 会上卿 提出來了:那块地要进行招标出让,不能协议出让,所以,你去奉告你那个老乡一声,让他好好准備一下标书,等到招标时让他去參与竞标。”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