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前妻太难追林辛言全集目录(所有章节更新中)

追更人数:60人

小说介绍:林辛言意外怀上陌生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蚀骨前妻太难追林辛言全集目录(所有章节更新中)点击阅读>>


10067.jpg    “谁会来啊?我去开门。”陈雪走去开门。

    门口是送外买的。

    外卖小哥带着头盔,手里拎着食盒,“这里有位秦雅秦小姐吗?”

    

    

    

正文 第784章 我被狗咬了

    “有的,有的,你是送什么的?”陈雪往他拎的食盒看了一眼。

    外面小哥说,“哦,那麻烦让她过来签收一下。”

    苏湛走过来,说,“我来签。”

    快递小哥把食盒递过来,还有签收单子,苏湛接过来签了字接过食盒时,问道,“这是谁订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外卖小哥拿着签过字的单子转身就走了。

    苏湛拿着走进来,放在桌子上打开。

    秦雅缓慢转过头,问道,“这是什么?”

    “……吃的。”打开盒子,苏湛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都是小巧精致的甜点儿,就连小包装盒也很漂亮,看着是每一个都是经过心细制作和包装的。

    “是甜品,你不是想吃甜的吗?先一个。”苏湛将挺高兴的,秦雅想吃甜的,这就有人送来,虽然不知道谁送来的。

    苏湛拿着两个看着比较有食欲的。

    秦雅没立刻选,而是问,“谁送的。”

    “我问了,送外卖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嫂子知道你今天做手术,让人送来的?”苏湛猜测道,左右不过就身边这几个人。

    秦雅扇动睫毛,也想不到别人了,被老太太弄的她没了什么胃口,“我现在不想只,想休息一会儿。”

    苏湛很快明白,说,“那你休息,我在外面等你。”

    老太太已经听陈雪推自己走了。

    苏湛关上房间的门,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着。

    秦雅很累,迷迷糊糊的想睡,这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一下,她没动,也没拿过来看,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一下,她犹豫了一下才伸手拿过手机,是邵云通过发过来的信息。

    第一条信息,是一条动图,一只狗狗受到了惊吓的表情,下面一条是,我送的东西收到了吗?

    秦雅回道,你送的什么?

    甜点啊,前几天给你发信息,你不是说今天会……我听说做这个女人挺辛苦的,我想给你买点甜的,你就不苦了,你没收到?

    秦雅看向桌子上那几个精致漂亮的甜点儿,觉得心里好暖,人在脆弱的时候被人记挂和关怀,很容易满足和感动。

    她的唇角微微扬起,回道,收到了。

    甜吗?

    秦雅快速的回道,甜。

    紧接着她又加了一句,很甜。

    邵云发来一个唐僧捂着自己脸哭的图,下面配字‘长得美有什么错’

    秦雅看着屏幕笑。

    邵云又发了一条信息,我被狗咬了。

    秦雅连忙回复,没事吧?

    没事,我把那狗咬死了。

    秦雅,……

    哈哈,我是不是比狗凶?

    秦雅盯着屏幕笑,觉得二叔太能搞笑了。

    “好好的啊,别有压力,这都21世纪了没有孩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看看多少明星都丁克,千万别有压力听到没?

    秦雅捂着口鼻,莫名的鼻子就酸了,她吸了吸鼻子回复道,嗯。

    你上次给一位夫人设计的一套裙装,那位太太昨天来店里,点名要找你,我说你忙,这是认可你,你是最棒的!

    秦雅盯着屏幕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邵云又发过来,好好休息,有什么不开心的,就找我说话,你二叔我随时有时间。

    秦回复,好。

    她拿着手机过了一会儿才放下。

    别墅。

    宗景灏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儿,推掉了两个应酬,就回了家。

    言曦和言晨去上学了。

    家里几个大人白天就围着一个小孩儿转。

    特别是于妈稀罕的很。

    宗启封也是,没见过言晨也言曦小时候,都在这个孩子身上找弥补呢。

    这么小的孩子睡觉的时间多,但是吧,于妈没事儿就喜欢抱着,每一次宗启封都会说,“你去泡奶粉,我来抱。”

    长大的孙子孙女去上学了,小的也归他管。

    然后于妈不太高兴的把孩子地给他。

    孩子睡着呢?吃什么奶粉,就是要过去自己抱。

    庄子衿像林辛言感慨,“现在想想言晨和言曦多可怜啊,你忙,我一个人照顾他们两个,哪有时间抱着,这么大的时候,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她要趁着孩子睡觉的时候洗尿布和小孩子吐奶换下来的衣服,有时候两个一起醒来,一起哭,一手抱一个的晃。

    看看这个,一家人围着他一个人转悠。

    林辛言伸手将庄子衿的手拿放在手里,说,“妈,辛苦你了,帮我把他们两个带大。”

    “我不是你妈吗?说什么见外的话?”

    林辛言笑,她拿着包,“那我走了。”

    今天是秦雅去医院的日子,她得去探望探望,秦雅在国内没亲人,她就是秦雅的亲人。

    庄子说好,“刚出月子,自己注意一点。”

    林辛言说知道。

    她出门司机已经等着了,见她出来司机打开门,她弯身坐进去。

    没多大会儿,房门响了,庄子衿收了洗的小衣服,以为是林辛言忘记了什么,又反了回来,转头说,“忘记拿东西了……”

    话还没说完看见进来的是宗景灏,剩余的话咽了回去,改口说道,“会来了?”

    宗景灏嗯了一声。

    “今天回来的早。”庄子衿说。

    宗景灏说不忙,换了鞋就朝着站在窗前抱孙子的宗启封走去。

    他伸手,“我来抱。”

    宗启封看他,问道,“洗手了吗?”

    宗景灏,“……”

    

    

    

正文 第785章 十全十美

    然后他去洗手间洗手,还用肥皂搓了搓,脱了外套重新走过来,然后宗启封说,“你公司那么闲吗?这么早就回来?”

    宗景灏,“……”

    苏湛将秦雅安排好回来,准备收拾几件自己和她换洗的衣物。

    然后就看见,原本挂在客厅里的英式的大钟没了,换上了两个桃木剑,剑中间还换上了一面镜子。

    苏湛皱着眉,“这是什么?”

    

    

    

正文 第787章 送子观音

    老太太在屋里睡觉呢,平时苏湛不在的时候都是陈雪跟着照顾,听到苏湛问,就把老太太请算卦的大仙来家做法事的事儿告诉了他。

    “那先生还说了,必须让姐姐在睡再卧室里。”

    苏湛知道老太太想要重孙的心切,但是不曾想,她能做这么迷信的事儿。

    他走到他和秦雅的卧室,推开门,就看见靠着窗户前,摆着香案,上面供奉着送子观音,香炉里的香还在燃烧,屋子里一股子烧香的烟味。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要是让秦雅看见了还不得把人折腾疯了?

    他都快疯了

    幸亏没把秦雅接回来,他心里庆幸着,走进来打开柜门找出行李箱,开始收拾两人的衣物。

    他都装好,准备出门的时候老太太起来了,看到他拉着行李箱,问道,“你干什么去?秦雅呢?今天不是该回来了吗?”

    “我把她送去市了,那边有事……”

    “什么大事有要个孩子重要?这次不成功不是她的错。是家里有脏东西,我们已经请大仙给做法事了,下一次一定成功,你赶紧把人接回来。”

    “奶奶,她是人啊,你不能把她当做生育的工具……”

    “你这是什么话?!她也是你媳妇儿,你媳妇给你生孩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老太太着急了,“你快点把人接回来。”

    “接不回来,已经走了。”

    老太太气的连捶了他好几下,“快点去吧人给我接回来!”

    “接不了。”苏湛的态度尤其的坚决。

    老太太气急了,这是要气死她呀,“你是想让我死啊,好,今天我就死给你看。”

    老太太转着轮椅就要往墙上去撞。

    苏湛站着不动,说,“奶奶你还没抱重孙子呢,你死了,怎么向下面的人交代?你现在不能死。”

    说完拉着行李箱就走了。

    老太太气狠了,拿着桌子上的茶杯朝着苏湛就扔。

    “哥哥……”

    陈雪忙提醒,苏湛回头看见老太太,身体一斜丢来的杯子摔了墙上,砸了空。

    苏湛淡淡的吩咐陈雪一声,“好好照顾奶奶,让她开心了,我给你加薪。”

    “苏湛!”

    “奶奶我也要去市过一段时间,等小雅的身体好些,我们再回来。”说完苏湛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

    老太太气的直拍轮椅上的扶手,“苏湛啊,你是要我死啊。”

    不管老太太如何哭闹,苏湛都没回头。

    他知道,老太太还舍不得死,还想要重孙子呢。

    苏湛租的房子不大,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两人住着刚好,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属于拎包就可以入住。

    这个小区离他事务所也近。

    苏湛回来的时候秦雅在床上休息,因为一室一厅,卧室和客厅都很宽敞,卧室没有过多的装饰,墙壁用脏粉色刷的,白色的大床,简单的灯饰,暖色的系的窗帘,阳台上放着吊椅,白色毛茸茸的垫子,粉色的方形抱枕,吊椅对面一个四层的花架子,养了许多绿植,鲜活的多肉,还有一个椭圆形的玻璃缸,里面有水藻,彩色的石头,养着几条并不稀奇的鱼儿,小鱼儿游的欢快,显得很有活力。

    这一切把屋子衬的很有烟火气,让人心情愉快。

    秦雅看到苏湛在往柜子里摆衣服,心里有几分担忧,“我们这样出来,奶奶她会不会生气。”

    苏湛没回头,说,“她不一直不高兴嘛,生气也是她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他将衣服挂好,把行李箱放进上方的柜子里搁置,走过来坐到床边,“我知道你在家里过的压抑,我也一样,我不想看你痛苦……”

    秦雅抿着唇。

    苏湛伸手将她的头发别到而后,低声道,“秦雅啊……”

    秦雅嗯了一声。

    苏湛说,“你想吃什么,我下厨给你做。”

    其实苏湛想说,你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养身体。

    怕她听他的话会更加多想,才没说。

    “你会做饭?”

    秦雅都不知道他还会这技能。

    苏湛笑,把被子往她身上盖了盖,“我们能开心一天就开心一天。”

    秦雅看着他说好。

    “你休息一会儿,好了我叫你。”

    秦雅说好。

    苏湛起来走出卧室关上了门。

    秦雅侧身躺着,看着陌生的环境,心里却放松了许多。

    这个时候她很怕面对老太太的,成功了什么都好说,可是失败了。

    老太太不知道会说什么。

    恐怕也不是好听的话。

    她摇摇头甩掉那些连七八糟的,好在现在不在家,就算有什么不好听的话她也听不到,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她睡不着,起来披着衣服坐到阳台的吊椅里,手伸到鱼缸里逗弄水里的鱼儿。

    

    

    

正文 第788章 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谈恋爱

    苏湛做好饭进来,开门,看到秦雅在逗弄鱼,脸上还有久违的笑容。

    多久没见她笑过了?

    好像很久了。

    他不想打扰这份难得的清净,身体斜靠在门旁静静的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秦雅发现了他,他才迈步走过来。

    秦雅说,“怎么能找到这么个地方?”

    苏湛说,“现在找房软件多,只要肯花钱,中意的还是有的。”

    秦雅了然,这里没有家里大,却比家里安静的多了,也自在舒心,在家里说话都小心翼翼生怕老太太会不高兴。

    如果继续在家里生活,恐怕她会抑郁的。

    她从吊椅里下来,她坐的久了右腿有些麻木,一直没支撑住,差点摔倒,苏湛反应快,抱住了她。

    秦雅仰头,苏湛正在看她,低声问,“没事吗?”

    她摇头说,“没事儿,就是坐的久了腿麻。”

    苏湛拦腰将她抱了起来,秦雅挣扎,苏湛抱的更加紧了些,“别乱动,让我抱一下你,很久没抱过了。”

    他低眸说,“轻了很多。”

    秦雅轻轻地扬起唇角,“我瘦吗?”

    “瘦。”

    苏湛将她放到桌子前的椅子上,桌子上放着很清淡的三道菜,炒菊花菜,炖鸡蛋豆腐里面放了虾仁,还有一道是紫菜汤。

    秦雅看着桌子上的菜,还有些不敢相信,“这真是你做的?”

    苏湛说,“不能骗你,以后要天天做给你吃的,也骗不了你。”

    他用勺子舀了一勺子的豆腐放在秦雅的碗里,说,“以前我经常自己做,后来就不做了。”

    他和沈培川还有宗景灏,就他自己会做饭。

    秦雅用勺子舀进嘴里,尝了尝,不能说很好吃,肯定是比不上饭店里大厨做的。

    不过对于她来说,现在能下口的也就是这些清淡的,这一个月来,她的嘴巴里都是苦涩的味道。

    苏湛说,“吃好饭,你和我一起出去吧。”

    秦雅问,“去哪里?”


    “首先我们是合法的,我也成年了,我结婚了,怀孕生子,我老公又养得起,有什么不可以?”

    桑榆走进来,自己找了衣服,为了方便,她选择了自己唯一的一条裙子。

    不是觉得好看,是为了方便,还有是为了能舒服些。

    沈培川走过来说,“我在外面等你。”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