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151人

小说介绍:天才医学博士穿越成楚王弃妃,刚来就遇上重症伤者,她秉持医德去救治,却差点被打下冤狱…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https://s.eefox.com/goto/3o


ia_100000589.jpg

    宇文皓酌量着字眼,“儿臣以为,四爷仅仅个生意人,没有野心,构不成挟制。”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明元帝眼底幽光显现,“他没有野心,可是他能够满足他人的野心。”

    宇文皓心底微惊,父皇这话说得很明显了,是不是想借这一次的时机诬陷于他然后 之?

    他忙道:“父皇,四爷是有赤胆忠心,之前还曾给朝廷捐赠過银子,您忘掉了吗?”

    明元帝捏着那份宗卷,看着里头的字一个个地在眼前漂浮,淡淡地笑了起来,“这不便是了吗?

    他的银子,乃至还能帮朝廷的忙,老五,你定心,朕不是让你 了他,相反,朕要招他为女婿,把龄儿嫁给他。”

    “啊?”

    宇文皓差点把下巴都给惊掉了。

    “这差事便交给你,你去压服他,让他毫不牵强地娶龄儿,朕这么做,是良苦用心,你日后便知道。”

    明元帝温文地道。

    宇文皓摇头,“不,父皇,儿臣不拥护这门婚事……”明元帝眸光一冷,“什么你不拥护?

    朕问你定见了吗?

    赶忙办差去,这事有必要给朕办妥了,不

    當然,终究不论宇文龄做任何的决议,她们都会支撑。

    宇文龄在太后宫里头陪同,太后特意让出了个当地给她们说话。

    宇文龄尽管長居后宫,可是并非不谙世事。

    之前在梢头醉喝醉了酒被送回宫中之后,她就知道这事必定会有后续。

    所以,她听了元卿凌支支吾吾地说出与冷四爷的婚事之后,她便点了允许,道:“好啊!”

    元卿凌和纪王妃都怔了一下,好啊是什么意思?赞同?

    元卿凌瞧着她,道:“你的意思,你乐意嫁给冷四爷?”

    宇文龄嗯了一声,“乐意啊!”

    “你……你喜爱他么?”元卿凌可真是意外了,本以为叫她嫁给一个商人,她会看不上的,谁知道她居然一口就赞同了。

    宇文龄有些茫然,“喜爱谁?”

    “冷四爷啊!”元卿凌叹息。

    宇文龄噢了一声,侧头想了一下,“没有喜爱,可是也没有不喜爱,横竖都是要嫁人的,我的婚事又不能自己做主,嫁给谁都是相同,是父皇和皇祖母选定的人就好,他们不会害我。”

    这醒悟……也是没谁了。

    便是纪王妃也一时无话,由于宇文龄说得也對,皇上选定的人,就算她不乐意,终究也有必要要顺從的,至少在她看来是这样。

    元卿凌道:“你假如真的不乐意嫁给他,我和纪王妃替你说项。”

    “为什么不乐意?”宇文龄古怪地看着两人,“我都十六了,该说亲了,冷四爷不错,長得美观,有钱,産业遍及全国,我嫁给她之后,喜爱去哪里便去哪里,不用困在这后宫之中,昂首只看到这一方的天空,多无拘无束啊。”

    元卿凌哭笑不得,“就由于这个?可这不是你非嫁不行的理由,就算嫁给任何人,你都是能够脱离后宫到外面的国际去的。”

    纪王妃也觉得她的脑回路有些清奇了,只为脱离后宫而嫁人,那往往是草率的决议。

    “是啊,公主,婚姻大事,仍是三思为好,太子妃说得有道理,假如你真实不乐意,咱们二人都能够帮你求父皇的。”

    宇文龄自己反而笑了起来,“你们是来劝我不嫁的?”

    两人摇头,她们是来劝嫁的。

    宇文龄收敛起嬉皮笑脸,正 地道:“嫂嫂们,我谢谢你们乐意为我出面,可是这门婚事是父皇为我选择的,父皇觉得他好,那想必便是好的,且好歹我是见了他一面,与他游玩過一晚上,若是换做了旁人,都不曾见過便要做夫妻,岂不是更沉痛?且这位冷四爷,我后来也探问過了,他曾应太子哥哥恳求捐钱给孤儿白叟,此人是面冷心热,挺不错的。”

    元卿凌看宇文龄的神态,觉得她并非對冷四爷一见钟情的,可是,从来有主意的她,怎样这一次却如此随遇而安?

    只期望她是真觉得冷四爷不错,值得托付终身才嫁的吧。

    所以,元卿凌和纪王妃后来也没说什么了,给太后存候之后,便出宫而去了。

    宇文龄回了寝殿,服侍她的侍女小影问道:“公主,您真的要嫁给那冷四爷吗?他仅仅商人,又比公主大这么些年,怎样配得起公主您呢?”

    宇文龄坐在椅子上吃着莲子羹,脑子里不其然地想起那在宅院里与雪狼玩得不亦乐乎的秀美老头,他其实挺风趣的,至少,让她喝酒,游玩,疯闹,不与那些尘俗男人一般,一言一行都讲个规则。

    她在宫里头守了十六年的规则,今后若嫁到侯爵府第,尽管能够有公主府寓居,可是究竟还得守着各种规则,为何不能嫁入寻常富人家,至少,银钱是不缺的,安闲又自在。

    她这些年,逮着时机就往宫外跑,宫外全部的全部在她看来都是夸姣的,不比这宫廷里头的 抑,她恨不能立刻就出嫁呢。

    冷四爷……她抬起头问小影,“冷四爷叫什么姓名?”

    ()

    

    ()

正文 第710章 又年下了

    冷四爷,其实开端的本名叫冷肆。

    他这一辈子,有過许多姓名。他以往干一行,便换一个姓名。不過最被人熟知他姓冷,腰缠万贯被人敬称一声四爷。

    许多人觉得四爷钱多人傻。可是与他做過生意的人便知道他精明得像狐狸。

    在生意场上,他是一文钱都不会让的,该是什么价格便是什么价格。

    仅仅他也很有准则。经商從不会冒犯他自己定下来的准则。一如冷狼门。守着那几条规则。宁可自己倒贴万千。

    也由于这样,许多人喜爱和他经商,由于。他不哄人,有商人的精明没有商人的 侩估量。

    四爷 里头是很傻的。他乐意为自己快乐的人和事支付金钱,但也仅限于物质。由于这些他给得起。也并不对错常在乎。

    可若其他,他会小气得很。

    例如情感。

    他不容易喜爱一个人。他现在很喜爱元卿凌,可是元卿凌之前在他眼里。简直便是一墩煤球残余,他各种看不上眼。

    若不是看着那麻风山上几百条人命從她手里抢回来。至今怕仍是存着要 了她的主意。

    所以,當他喜爱一个人的时分,是全神贯注死心塌地地對那人好。

    为了藏着元卿凌这条命,他把自己仅有一个学徒的名额给了她。

    四爷的确是个面冷心热的人。

    ()

正文 第711章 過分要求

    宇文皓看着她惊怒简直歪曲的脸,悄悄地叹了一口气,眸子充满了无法。“母妃,难道到了现在。您还看不透彻吗?为什么您会变成这样的?”

    贤妃被禁足了一段日子,外头人人都说她病重。只當她死了一般。

    好不简单盼来了儿子,还不曾髮泄心中的怒火,又被他经验。心里一时沉痛绝望。又说不出的愤恨。指着他。半天只迸出一句,“逆子!”

    宇文皓看着她,口气里充满了绝望。“您以往没有这么偏执的,父皇和太后都對外声称您病重。您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贤妃冷冷地道:“本宫是太子的生母,难道皇上还能 了本宫不成?皇上若还要仁德之名。就该优待本宫。”

    宇文皓知道她执念已深。劝服不了,可是。究竟是生身母亲,血脉相连。他始终是痛心她的所作所为。

    他耐着 子道:“父皇對您,满足仁德了。不然以您与舅舅勾通一事,便可打您入冷宫,父皇没有这么做,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你求情,母妃您自个想一下,这一年多以来,您做了多少让人疼爱的事?连皇祖母都不支撑您的所作所为,您又何须把苏家的兴衰扛在膀子上?至于荣耀位分,儿子现在现已是太子,说句大不敬的话,日后儿子登基临朝称制,您也是太后,您又何须急在一时要越過母后去?”

    贤妃听了这话,气也气不来了,忍不住長叹一声,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宇文皓,“你自小聪明,现在脑子怎样就拐不過弯来?苏家若能强壮,便是你最刚强的后台,母妃并非是与皇后争一时,而是现在我若不 着皇后, 着褚家,你的境况会危如累卵,母妃所做全部都是为了你,祸水误国,你切莫被元卿凌遮盖致使大意失荆州啊,你皇祖母是苏族身世的,她不帮着苏家人,是她自私,母妃斷不能像她那样,你的舅舅们,是该跟着咱们享尽荣华,该在朝中把握大 的,你要母妃不闹能够,把你外公和舅舅们都选拔起来,再容许母妃,为你枉死的舅舅报仇,只需你做到这一点,母妃容许你,不再与你尴尬,也乐意接收你的太子妃。”

    宇文皓听到这番话,心中不由悲愤交加,也觉得多说无益,便道:“母妃自己想一下,究竟是舅舅们重要仍是这家国全国重要吧。”

    说完,便告退而出。

    贤妃心里头又怒又痛,忍不住泪如泉涌,恨恨地道:“你怎样就不理解,母妃膀子上 着的是整个苏族未来的命运啊!”

    宇文皓脱离了庆余宫,便回了光亮殿找元卿凌。

    宴席还没开端,皇室中许多人都没到齐,元卿凌是等着他回来一起去天地殿存候的。

    见他神 怏怏,便知道在庆余宫里头受了不爽快,便执着他的手轻声道:“别难過了,现在父皇禁足了她,她只需循规蹈矩,不闹出事端来,父皇想必也不会過于尴尬她。”

    “她要我选拔苏族再为苏答和报仇才乐意不闹。”宇文皓心乱如麻,他从来恩怨清楚,憎恶贤妃所做的全部,可是偏偏那是自己的生身母亲。

    元卿凌心头悄然叹息,苏家培育出了一个好女儿。

    可是,在现代像贤妃这种,应该算是扶弟魔或许是凤凰女了吧?

    好像自己的儿子有长进了,就得帮助携帶全族脱贫致富步步高升。

    她有这份孝心,有这份愛护兄弟心意,那她就自己争光吧,何须要与自己的儿子尴尬?

    至于为苏答和报仇,她一向都以为 死苏答和的人是她,叫老五为苏答和报仇,是要老五 妻吗?

    元卿凌真是无语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