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时渊薛绾绾的小说名字《农女种田撩撩夫生生崽》十月林完整版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55

小说介绍:飞机失事,一睁眼,薛绾绾从一个医科大学的学霸变成了古代小山村的胖丫头,还嫁给了一个凶巴巴的猎户。又凶又狠的猎户是罪臣之后,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吃了上顿没下顿,暴富是不可能暴富的了。


段时渊薛绾绾的小说名字《农女种田撩撩夫生生崽》十月林完整版https://s.eefox.com/goto/3b


ia_200001379.jpg成亲两年,薛绾绾不是厌弃这儿便是厌弃哪儿,對阿年更是大吼大叫,段时渊的确觉得不對劲儿。

一时之间,段时渊真疑问薛绾绾莫非真是被宋举人打怕了?

要是真安分了,这样也好。

山里的猎物,大物件都在大山深处,往日跟着干爹去一次便是几天,可是收成也大。

有了阿年后,没人照料,他只能當天早点去,晚上就回来,尽管東西少,可是能照看孩子。

各有心思的吃完这顿饭,段时渊动身将自己的碗放到厨房的灶台上,想念着外面的野鸡和鱼段是不是冻好了,就出了门。

薛绾绾看向阿年,“吃完了?”

阿年允许,然后小腿一蹦,跳下椅子,干巴巴的小手就开端碗筷,非常娴熟,看着便是做過很屡次了。

这行为看得薛绾绾一愣,一时之间没反响過来,不由作声,“你干嘛呢?”

被娘亲遽然一声吓到,阿年手一颤抖,刚刚抱起的碗登时摔在地上。

碎了一地,阿年马上慌了神,蹲下身就捡碎了的珐琅碗,嘴里还不住的求饶,“娘亲不要气愤,阿年错了,娘亲不要打阿年,阿年下次必定不会摔碎了。”

薛绾绾动身的動作顿住,那些优待阿年的回忆,只在脑海中存在。

上辈子的时分,她家亲属的孩子一个个的跟小霸王似的,要什么有什么,哪个不是爹妈疼愛,爷爷奶奶捧在手心儿里的?

她还记住,六岁的侄女摔了碗,當即就哭了,表姐一家抱着哄了良久,侄女 屈屈的缩在表姐怀里,要买糖买可乐汉堡。

同样是摔坏了碗,可阿年呢?

薛绾绾第一次意识到,即便阿年孺慕自己,能够往那些优待他的行为,也时时间刻伴随着他的 。

阿年是被原主经验了多少遍,才会下意识的就求饶抱歉,并确保下次必定会做好?

可……阿年分明才三四岁呀,这些工作底子就不是他应该做的。

回神定睛一看,阿年的手现已被碎片割伤,鲜血不住的冒出来,薛绾绾心头一紧,“阿年!别動!”

阿年登时蹲着動也不敢動,眼眶红红的,沁出眼泪,却一向不敢掉下来。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碗太重了,他手抖了一下没接住。

他的力气应该更大点的,就不会摔坏了碗。

这般想着,阿年更怕了,也不管被碎片扎伤的手,搓着手奶声奶气的求饶,“娘亲,阿年知道错了,阿年下次不敢了。”

薛绾绾吸了吸鼻子,眼里的眼泪不由得直接顺着脸颊流下来,伸手抱起阿年,放在椅子上,呜咽的说,“阿年别怕,娘亲不打你。”

“乖乖的,别動,给娘亲看看手,阿年的手受伤了。”

惧怕得髮抖的阿年身体一僵,慢慢昂首,眨眨眼,“我把碗摔坏了,娘亲不要气愤。”

薛绾绾心里骂了一句脏话,仰头想将眼泪逼回去,成果没成功,眼泪如同是止不住,将她遽然逝世的惊骇,對阿年的疼爱,都爆髮了。

薛绾绾将阿年搂到怀里,呜咽的抱歉,“娘亲不气愤,阿年没有做错,是娘亲曾经不對,是娘亲欠好,要抱歉的是娘亲。”

他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有什么错?

错的都是大人。

阿年震动的呆住,听凭自己被娘亲抱着,鼻子動了動,娘亲的衣服上有温暖的滋味。

段时渊推开门进来,风雪呼呼的灌进来,他速度关了门,昂首就看到这样的场景,薛绾绾抱着孩子哭得跟个泪人相同。

段时渊眼眸闪過幽暗的心情,看到地上碎了一地的珐琅碎片,哑声问,“髮生什么事了?”

遽然听到声响,薛绾绾回头,欠好意思的抹了几把脸,擦干眼泪。

“没什么,刚刚碗摔坏了,阿年被碎片扎到了,流了很多血,我吓着了。”

解说完,薛绾绾马上回身找到了一块赶忙的白布,沾湿了一点,把创伤周围的脏東西擦洁净,然后给阿年简單的包扎了创伤。

薛绾绾不由想,古代贫穷人家的条件非常粗陋,要是有创伤贴,或许消 酒精就好了,防止破伤风,没有抗 素,一个破伤风就简单要人命。

然后将阿年抱起,放在烧得暖暖的炕上,再用被子将小不点裹住。

回身拾掇桌上的碗筷,然后拿了扫帚将地上的碎片清扫洁净。

彻底没注意到,一向在凝视她的段时渊,脸上坚毅的神 满是杂乱。

她到底是谁?




 点击下方阅览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斷!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