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诗涵战寒爵免费小说在线看 - 顶点笔趣阁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16

小说介绍: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索性顶着草包头衔,不仅设计了他,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惹得战爷肺气炸裂……


洛诗涵战寒爵免费小说在线看 - 顶点笔趣阁http://i.readaa.com/g/4o


ia_200001121.jpg来,“铮翎,他们说你摔下山崖,被野兽拆骨吞腹。你知道我有多惧怕吗?” “我这辈子都还没有好好让你享乐呢。你怎样能脱离我呢?我不信......还好你好好的。” 铮翎笑起来,“傻瓜。我跟你在一同,每天都很美好啊。却是你,现在眼睛欠好了,你可习气?” 战寒爵的心从来强壮无敌,笑道:“可以用一双眼睛换你安全回来。铮翎,我赚了。” 铮翎也算达观,自嘲道:“现在咱们是天残地缺的一對,倒也相配。” 战寒爵将她拥入怀里,桃花眸里敞开出一片桃花芳香。衬得他那张精雕的脸更是魅惑特殊。 對战寒爵和严铮翎而言,只需可以相守,其他苦难都是 的调味剂而言。 得知铮翎死而复生的喜讯,余承乾真的是半响没有回過神来。 惊喜,更多的是震动。 “战寒爵的直觉怎样就那么准呢?”余承乾百思不得其解。 他也愛着铮翎,愛得痛彻心扉,但是他和铮翎之间却没有这么激烈的心电感应。 余承乾有些妒忌战寒爵。 余钱苦口婆心的抚慰他,“少爷,严和战寒爵是命中注定的一對璧人。你就把严给忘了吧。” 余承乾飘逸的脸上浮出酸楚的笑,“不忘,还能怎样?” 战寒爵和严铮翎,愛的密不可分。 谁也浸透不进他们的心里。 但是,想到铮翎和他在一同的那个晚上,余承乾又萌生出一抹落寞来。 “余钱,去拿酒来。”余承乾道。 余钱呆愣在原地,“少爷,借酒消愁愁更愁。” 余承乾心境不爽的怒骂道:“老子让你去就去。那么烦琐做什么?” 余钱瞠目 温润如玉的少爷绝對是在往老太爷、老爷的粗野路上进化着 “少爷,你爆粗口了。” “余笙说的對,绿豆配王八,我这种生在大污泥的人,想要寻觅皎白无瑕的女性,那便是奢求。” 余钱遽然觉得好伤感,少爷從小就愿望自己可以找到一朵解语花。不要像老爷夫人那样,碰头就吵架,用憎恶蹉跎终身岁月。 为此,少爷看许多书,行许多路。 第1327章 第1327章 余钱取来两瓶高粱酒,丢给余承乾一瓶,道:“我今日就舍命陪你醉一回。” 余承乾接過酒,看到小小瓶装的白酒,登时拧起眉头,“为什么取这么小的酒瓶来?” 余钱道:“少爷,你從来不喝酒,这榜首次喝酒,得悠着点。” 余承乾怒道:“那两个老東西把酒當饮料喝,我是他们的近亲血脉,这遗传的好酒量也有几层吧。” 话里尽管不满酒太少,却仍是翻开壶塞,仰着脖子灌起来。 余钱怔怔的望着少爷,“少爷,酒得逐渐品。你喝的这么猛,这么好的酒都给你浪费了。” 一瓶酒下肚,余承乾觉得身体里边有股热气在四肢百骸游走,道:“公然是暖身的好東西。” 余承乾站起来,“我去酒窖里蹲着喝。” 走了几步,就开端踉跄起来。 余钱望着摇摆不定的余承乾,赶忙跟了前去。 m.uoquzom “少爷,你如同有些醉了。” “胡说。我脑袋清醒得很。” 酒精麻醉着神经,那些拼命想要混沌的知道反而变得清醒起来。那些拼命抑制在体内的苦闷心境,此时如决堤的洪水冲出来。 余承乾走了没多久,遽然倒在地上。弱弱的唤了声:“铮翎。” “为什么你喜爱的人偏偏是他?为什么?” “我可以与全全国的男人为敌,可便是无法与他为敌。”他是我表哥啊! “铮翎,我要把你还给他” “對不起,我不能再愛你了。” 余钱望着泪流不止的少爷,只觉得心里酸涩不已。 少爷为了让战寒爵回家,所以才会 曲求全的献身自己的爱情吧。 “余钱!” 余钱听到少爷叫他,困惑的望着他。 “少爷,有何叮咛?” “帶我去相亲。余笙那老東西说,余家寨不是有个寡妇觊觎我良久了吗?帶我去相她。” 余钱爆汗。 “少爷,那黑寡妇怎样配得上温润如玉的你呢?” “我心里有一段忘不了的情,她心里应该也有一个忘不掉的男人。我和她才是绝配。” “少爷,你醉了。” “我没醉。” “帶我去。”余承乾怒道。 “好好好。”你可别懊悔。 然后,没多久,余钱就扛着余承乾来到黑寡妇家门口。 余承乾望着门口那株光溜溜的橄榄树,傻笑起来,“余笙公然没骗我,这寡妇公然把橄榄枝都折秃了。” 第1328章 第1328章 余钱小声嘀咕道:“老爷说的话能信,猪都可以上树了。这寡妇门前的橄榄枝,余家寨的男人怕是人手一枝” 余承乾呵呵的傻笑起来,“我也不能去祸患良家妇女,就她最适宜。” “黑寡妇。”余钱扯起喉咙喊起来。 黑寡妇穿戴棉袄旗袍,亭亭玉立的從屋里走出来。 山里的女性成婚早,黑寡妇不满二十岁成婚,老公死得又早,本年也不過二十四岁的年岁。颇有少妇的风情。 看到余承乾,黑寡妇很惊奇。 “哟,这是什么风把这金贵的少爷给吹来了?” 余钱道:“你走运了,少爷看上你了。今晚你就好好服侍他吧。” 结過婚的女性分外豪放,黑寡妇娇俏一笑,“好嘞!” 余钱将余承乾放到床上,便甩手脱离。 黑寡妇关好门窗,坐在床邊,望着秀美无比的余承乾。然后伸手去解他的扣子。 余承乾却遽然抓住他的手,脸上的醉意现已消失,薄唇噙怒,“别碰我。” 黑寡妇微怔,随即浪荡的笑起来,“少爷来这儿不就事,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余承乾從床上坐起来,“過了今晚,村寨的人都知道咱们成了功德。你今后只需持续装出對我一副情深似海的姿势,我不会亏负你的。” 黑寡妇精明的望着余承乾,手指在余承乾脸上轻挑的刮了刮,道,“少爷是要我做严铮翎的替身吧?” 余承乾脸黑,“太聪明的女性并不讨人喜爱。” 黑寡妇持续道:“你和严铮翎的工作闹得沸反盈天。村寨里的人都说,你喜爱上自己的表嫂。这众口铄金,你也怕这流言毁了严铮翎的名声吧。所以你要堵住悠悠之口,就得 找人做严铮翎的替身。” 黑寡妇指着自己的鼻子,“你不想祸患良家妇女,就找到我这个名声欠好的女性。横竖嘛,我仅仅一颗棋子罢了,利用完畢,你给了我补偿,就不觉得亏欠我什么。” 余承乾俊脸阴沉。 黑寡妇笑道:“少爷你對那严还真是愛得殷切。护着她人,还护着她的名声。这么深重的愛,若是搬运到我身上,我便是睡觉也会笑醒。” 余承乾冷冽的脸庞遽然浮出一抹奇怪的笑,含糊的握着黑寡妇落在他俊脸上的手指,笑道:“那就使出你的浑身解数,让我愛上你。” 黑寡妇道:“我会的。” 将他放倒在床上,她的脸便贴上去。 余承乾温润的手掌撑住她不斷 下来的脸庞,“ 之過急可不行。” 黑寡妇便顺势倒在他旁邊。 那天晚上,注定是个不寻常的夜晚。 桃花 的客运站。 十几名游客声势赫赫的從車上走下来。 走在最前面的战夙,穿戴限量版的黑 风衣,帶着白 棉围巾。秀美如雕的脸庞,挂着一副金丝邊眼镜。看起来斯谦逊,儒雅博学。仅仅,浑身冰山般严寒刺骨的气味却 抑得让 人只想退避三舍。 他死后的童宝,藏着披肩直髮,规整的刘海,宝石般的眼睛宛如小鹿般可愛,透着生动灵動的气味。 童宝伸手去挽旁邊绝 男人的手臂。撒娇卖萌起来,“叶哥哥,我好冷啊。你快抱着我的膀子,这样我就会温暖一点。” 叶枫被小公主挽着手,脸上的表情很无法。后边跟着寰亚的 团隊,小妮子不害臊他还害臊呢。 前面的战夙遽然停步,回眸,金丝邊眼镜下的瞳子漫出严寒的气味。 “给她一个暖宝宝。” 第1329章 第1329章 旁邊的助理翻开行李箱,翻出暖宝宝,递给童宝。“,暖宝宝。” 童宝不领情,撅嘴,“暖宝宝也不能抵挡严寒啊!”她只想让叶枫哥哥拥着她。 “那就贴两个。”战夙严寒的声响再次响起。绵薄诱人的唇勾出邪肆的笑意,内亲信黑的腹诽着:“小样!” 童宝怨念深重的盯着战夙,眼眶莫名的有些红。 战夙微愣,心如铁石化为绕指柔。 朝她伸出手,强 的气势变得柔软起来,“過来,哥哥抱你。” 童宝破涕为笑,马上飞驰上去。 战夙揽住她的膀子,温顺的叮咛道:“到了桃花 ,记住,别跟生疏人说话,别跟生疏人走。假如你不当心被坏人掳走了,你可知道该怎样做?” 少女道:“作死他。” 少年满脸黑线 她作妖的本事的确有让人精力溃散的过节,但是能不能有用對付绑匪,那但是未知数。 “记住我教你的防狼术没有?” “记住了。掏鸟窝嘛。”少女明丽的笑进来。 走在少年死后的叶枫和助理,都被兄妹的對话给震得外焦里嫩。 小总裁从来惜字如金,但是教训妹妹时总是一失常态,温顺有耐性,不时打破惜字如金的高冷人设。 乃至还教自己的妹妹防狼术。 就快走出車站时,战夙遽然说了句,“叶枫哥,照料好童宝。” 然后撒开童宝的手,便兀自大踏步离去。 童宝望着哥哥的背影,惊嚷起来,“哥,你去哪里?” 叶枫上前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别叫。你哥要去做点工作。你跟着去会很风险。” 童宝琉璃黑瞳里漫出忧虑,低声嗫嚅道:“哥,必定要珍重啊。” 叶枫帶着童宝,和寰亚 团隊,悉数住进了花都酒店。 “我什么时分才干看到爹地妈咪?”童宝有些丢失的问询叶枫。 叶枫揉了揉她毛绒绒的脑袋,“为了不让总裁和夫人忧虑你们兄妹两,你们兄妹俩到達桃花 的工作暂时不宜让总裁和夫人知道。” “那哥哥去做什么了?”童宝疑问的问。 “你哥去排兵布阵,好引蛇出洞。”叶枫解释道。 童宝眼睛红红的,“爹地眼睛受伤了,妈咪旧病复髮。我好想好想像哥哥那样,可以给爹地妈咪分忧处理!” 叶枫温顺的拍了拍童宝的膀子,提示道:“你可以给他们做愛心便當。等会医生過去给他们治病时,趁便就把你的愛心便當帶過去。” 童宝喝彩起来,“耶。” 说干就干,童宝去菜 场买菜,亲身下厨,准備给爹地妈咪炖养分豐富的乌鸡汤。还要包他们最愛吃的饺子。 而此时此时的珠峰。 一条条细微的威亚钢丝横跨山巅。 一道鬼怪般的黑影在空中络绎,速度如电。 很快湮没在婆娑黑林里。 第1330章 第1330章 “出去。”余承乾怒道,“没看到咱们在就事?” 余钱赶忙捂着眼睛跑出去。 余承乾穿好衣服出去时,余钱迎上来,难以置信的问,“少爷,你真的跟她好了?” 余承乾舔舔 感的唇,一副食髓知味的满足样。 余钱沮丧得一头撞在树干上,“怎样会这样?从前把你丢在女性堆里你都能爬出来,一个黑寡妇怎样就把你给办了?“ 余钱觉得这事必定不是少爷主動,又把肝火迁怒给黑寡妇。“好你个黑寡妇,未来家主你也敢估计?” 余承乾痛斥道:“是我自愿的。” 余钱傻愣在原地。 少爷这是为情所伤,饮鸩止渴了? “你来做什么?” 余钱道:“老爷让我来请你,说有急事与你协商。” 余承乾回头就往黑寡妇的房间里走,还對余钱摆摆手:“你去告知他,我现在每天都在忙着犁地耕种。让他近段时刻别来打扰我。過段时刻等着抱孙子吧。” 余钱傻眼。 少爷从前但是高冷禁 的人啊。 这人设崩得太完全了吧? 余钱郁郁的脱离。 余承乾刚进屋,看到屋子里的现象,余承乾却傻眼了。 黑寡妇露着香肩倒在一个风华绝代的年青男人怀里,脸上是哭笑不得的表情,由于有一把冷刃抵在她的背上。 但是從余承乾的视点里看過去,黑寡妇如同和那个男人很密切的容貌。 余承乾在脑海里细心搜索着这张脸,得出结论:生疏,毫无交集。 马上想起前几天他的房间进刺客的事,登时有些了然。 这位是刺 他的刺客。 “余承乾,原认为你是风流而不下贱的枭雄。没想到你是饮鸩止渴的裙下臣。”男人的声响充溢浓浓的小看。 余承乾眼底溢出一抹怀疑,“你知道我?” “寡妇克夫,你就不怕被她克死吗?”刺客的声响莫名的变得诡谲阴沉起来。 黑寡妇被他身上溢出的暗黑气味给摄得浑身打战,情不自禁的将身体往前倾。 刺客认为她想逃离自己的枷锁,登时伸出钳子般的手,将她拉入怀里。 冷刃刺破黑寡妇的肌肤,以作无声的劝诫。 余承乾很有绅士风度的笑道,“兄弟,我余承乾的女性,不是每个人都有福分消遣的。” “你错了,我可没想消遣她。”男人邪魅的笑起来,“我今儿来,但是来消遣你的。” 说完将黑寡妇劈晕在床上,说时迟那时快一把飞镖以雷霆万钧之势飞向余承乾。 余承乾灵敏躲闪,但是下一刻男人遽然跳起来,米黄 的风衣如一朵敞开的莲花,在空中绚烂敞开然后逐渐下沉 余承乾被风衣迷失了眼睛,刚把风衣接住,男人却遽然奥秘剖测的呈现在他后边,一掌劈下去,余承乾闷声倒地。 男人抓起他的脚,倒拖着往外面走去。 第1331章 第1331章 负责人抬眸,瞄着战夙手上平平奇奇的九张图,戏弄道:“这算哪门子宝貝?顶多便是画得美观的艺术品罢了。” 战夙心里很欣赏對方的眼光,却虚张声势道:“是不是宝貝,你可鉴赏不了。” 为了进步宝貝价值,战夙将一张钻石卡递出去,“只需你们可以确保拍卖活動顺畅进行,我就交给你们五百万报酬,做不做?” “五百万?”负责人惊得再次细心的打量了一番九张图。可他的确没有髮现这九张图的清奇之处。 不過,这年头赚钱困难,他们拍卖渠道對于巨细單子都是来者不拒。對方乐意付出他们五百万的劳务费,这但是百年难遇的大單。 负责人從椅子上站起来,恭顺道:“做,做。咱们确保密切合作你的拍卖事宜。” 战夙從他的手刺盒里抽出一张手刺,“到时分我跟你们联络。” “是。” 战夙脱离时,嘴角噙着腹黑的阴笑。 他这是放饵垂钓?也不知鱼儿会不会上當上当。 m.uoquzom 珠峰。 余钱来到余老爷处,向余老爷汇报情况:“家主,少爷赖在黑寡妇的闺房里不愿出来。” 余笙如同被惊雷劈了似的,石化如雕。 從前余承乾不近女 时,他恨不得悉数雌生物都扑到儿子身上去。 但是余承乾真的与黑寡妇好了,他却有种 哭无泪的感觉。 “我家的金猪被黑寡妇给拱了?”余笙颤颤的站起来,表情也是一言难尽。 余钱昧心的祝贺道,“祝贺老爷,你就快要抱孙子了。” 余笙精疲力竭道,“有什么好祝贺的。那黑寡妇是寡妇,命里克夫。我儿子跟着她,铁定没功德。” 余钱道,“老爷啊,是你天天给少爷洗脑,说什么黑寡妇觊觎少爷,还每天给少爷抛出橄榄枝。 少爷一看到黑寡妇家门前那棵光溜溜的橄榄树时,登时被她一片痴心感動,才一时冲動跟她好的。” 余笙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从前那臭小子不近女 ,连个雌蚊子都叮不到他的肉。我怕他跟他妈学习,一心向佛,六根清净,灭情绝愛。才会想方设法的让村寨里的女性使出浑身解数去度化她。没想到, 最终他却栽在黑寡妇的手上。这孩子什么眼光?”余笙恨铁不成钢道。 然后,余笙帶着余钱,怒冲冲地来到黑寡妇的家。 黑寡妇的家,斑斓大门大开着,黑寡妇晕倒在床上,半邊身子掉在床下。 余钱擦了擦脑门的盗汗,祈求道:“黑寡妇克夫,但是我家少爷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