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寒爵洛诗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10

小说介绍: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索性顶着草包头衔,不仅设计了他,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惹得战爷肺气炸裂……


战寒爵洛诗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http://i.readaa.com/g/4o


ia_200001112.jpg承乾遽然跪在老太爷面前,“爷爷,你责罚我吧。” 余老太爷和余笙都匪夷所思的望着余承乾。在他们眼里,余承乾是干事镇定镇定,不会犯错的人。 “承乾,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老太爷模模糊糊觉得余承乾知道阿月的许多工作。 余承乾便将他和战寒爵的恩怨情仇娓娓道来。 “爷爷你有所不知,这个阿月,他还有一个身份,他是战家的長孙战寒爵。” 余老太爷和余笙都被现实给震得有些站不稳。 余战两家的血海深仇,但是势不两立。 余承乾又道:“三年半前,我受命去帝都血洗碧玺庄园。我亲身焚烧了战寒爵的战車。看到他倒在战車里。我认为他死了......” 回忆起三年半前,余承乾眼底闪過一抹痛 。铮翎刺 他的场景,至今都让他感到痛入骨髓。 余承乾幽幽道:“就连铮翎都认为他死了,铮翎为替战寒爵报仇,便将战寒爵的真实身份告知我。我知道,她是要我永久活在自责愧疚里。她成功了。” “當我得知战寒爵是姑姑和战庭城的儿子后,我便備受冲击。我知道,爷爷此生最大的怅惘,便是白璧无瑕的姑姑未能给余家留下健康的子嗣。是我,亲手扼 了爷爷这最终的希 冀......” 余笙总算知道,为什么儿子去了趟帝都,回来便像换了个人似得。不乐意打架,远离 戮。本来是他 错了人,他活在悔过愧疚里。 余笙感到无比幸亏,辛亏战寒爵没有死。 若是战寒爵真的死在余承乾手上,只怕承乾的心魔这辈子也除不掉了。 余承乾遽然自嘲的笑道:“现在看来,我被战寒爵忽悠了。他定是将战家搬运到了安全的当地。然后才会火烧碧玺庄园,焚毁悉数尸骸,让我无处查验。而铮翎最终那一出,让我 完全毫不怀疑,战寒爵现已死了。” 余承乾抱着头,眼底的愧疚变为一抹激愤,“我被他们骗得好惨。” 手心手背都是肉,余笙只能安慰儿子:“承乾,都過去了。” 尽管知道战寒爵有天纵之才,但是得知他以一己之力庇佑了战家的安危,老太爷被他的睿智,他的至情至 ,惊得半响说不出话来。 然后心底滋生起浓郁的骄傲感来。 良久后。 老太爷很哀怨的望着余承乾,“严铮翎是爵儿的妻子吧?” 余承乾有些惭愧的点允许。 余年登时将茶几上的烟灰缸朝儿子掷来,破口大骂道:“你做的功德。假如不是你估计铮翎,铮翎怎样会出事?是你害爵儿失掉娇妻,让他失掉求生 ?” 余笙忙不迭向老太爷请罪:“爸,儿子知错了。” 余承乾却道:“不,爷爷,是孙儿错了。假如不是我隐瞒了三年前的本相,爸爸就不会糊涂到让我损伤表嫂......” 余年望着岌岌可危的余承乾,心里的冲天怨怒最终化为一声无法。“罷了罷了,不知者无罪。” 余笙将余承乾搀扶起来,老太爷朝他们挥挥手,“下去吧。” 余承乾和余笙逐渐离去。老太爷刻不容缓的上楼看孙子。 战寒爵不知何时现已清醒過来,形容瘦弱,就如同绚烂繁花,走向干枯凋谢。 第1310章 第1310章 接下来的几天,战寒爵都回绝主動进食。 老太爷只得叮咛医生给他打针养分液。以保持他的生命,玩世不恭的戏弄道:“你對谁都冷冰冰的,却把她當你亲娘似得照料。你對我若能有對她一半好,我也就称心如意了。” 十三妹黑着脸道:“我對你还欠好吗?” 她尽管说不来甜言蜜语,但是能帮他做的工作一件没有落下。他出使使命前事无巨细的帮他准備悉数的暗器,药粉,就怕他有个闪失。 少年将受伤的腿伸出来,嘟哝道:“我也受伤了,也不见你服侍我。” 十三妹:“......” 他回来那天,她亲身给他查看伤势,给他敷药包扎,这不叫服侍? “你想我怎样服侍你?” “就跟服侍她相同,给我喂饭,搓澡搓澡就免了,不過可以给我洗脚啊?” “你的伤在腿上,并且你这个伤患还能飞檐走壁来去自如。还需求我服侍你?” 少年捂着心口,“心好痛。” 十三妹扭過头不再答理他。 少年话痨癌晚期,没人跟他说话就浑身不自在。 他單脚跳到床邊,打量铮翎良久,道:“这位阿姨,長得真美丽,看起来也很温顺的姿势。” 咂咂嘴又怅惘道:“惋惜把戏的女性却被那个男人浪费成这样。不能说话,还不能動,这终究是什么怪病?” 铮翎悄悄有些气恼,爵哥哥才没有浪费她呢。 十三妹望着铮翎健康光润的脸 ,道:“军情殿那些阶下囚,多的是这种病。我听军医说这叫躯体妨碍症,是遭到惊吓形成的!” 少年拳头握紧,愤愤道:“哼,我就知道那个男人是不苟言笑的伪正人。” 铮翎眉头悄悄蹙起。 少年看到铮翎的蹙起的眉头,微怔。 “阿姨,你能听见我说话?” 铮翎暗暗叹气,她倒甘愿听不见。 这孩子 情生动,但是说话却 舌,字字珠玑,刺得她浑身难过。 第1311章 第1311章 少年遽然握着铮翎的手,柔声道:“你定心,你的仇我会替你报的。” 他的手不大不小,但是手指修長,十分有力。 铮翎霎时刻就想起夙夙也有这样的手 那一瞬间,铮翎情不自禁的又将他和寒宝联络起来。 少年心计飘忽,他想起了铮翎的男人末世大将。 末世! 这两个字就如同梦魇相同,纠缠着少年,如影随形。 脑海里,倏地想起三年前,爹地被逼将他送走的画面,他乃至都没有来得及和妈咪好好离别,就这样踏上了异乡的孤单旅程。 还有他的爹地,死得那么惨痛,那么俊雅风流的男人,却被大火焚烧而亡。丢下愛他的妈咪,他底子无法信任失掉爹地和孩子的妈咪,终究还能不能很好的坚持下去。 想到这些,少年心里就滋生出巨大的仇视来。拳头握紧,眼底血丝染红,就连声响都裹挟着冰寒的愠怒。 “你男人该死。” 铮翎气得浑身髮抖但是她愈气愤,她的身体就愈糟糕。 少年冷哼一声,愤然离去。 不過走到门邊时,他遽然回头,那双妖冶的桃花眸里浸透出泣 的冷笑:“等我把他绑缚到你的面前,让他给你赎罪。” 铮翎大口大口的踹气,她被这孩子气得现已失掉沉着了。 假如她还有一丝丝力气,她定要好好的拾掇这混蛋。 少年关上门,重重的呼了口气。 那张狰狞可怖的绝 脸蛋倏地变脸,康复了不羁的容貌,桃花眼悄悄上扬。勾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冷笑。 然后向楼下走去。 桃花 的大街,没有帝都的大街富贵。帝都是混凝土冻住的街头巷尾,看起来严寒,但是处处都是人,充溢气愤。 桃花 的街头巷尾,都是泥泞不胜,特别是被冰雪掩盖后,泥泞的污黄 浸透到路面上,染黄一条条皎白的路途。 或许是由于冷的原因,这小小的桃花 ,显得冷清,暮气沉沉。 少年漫无意图的走到清凉的大街上,却被一家蛋糕店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