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黎月厉景川全文免费阅读 - 笔趣阁小说网无弹窗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47

小说介绍:六年前,渣妹陷害,顾黎月怀着孕,被丈夫狠狠抛弃。六年后,她改名换姓重新开始。可当初对她不屑一顾的前夫,却每天堵在她家门口纠缠不休。“黎小姐,请问您和厉少是什么关系?” 女人莞尔一笑,“不认识。” “可有人说你们曾经是夫妻。”


顾黎月厉景川全文免费阅读 - 笔趣阁小说网无弹窗http://www.fenxia.com/gof/1g8


ia_200000523.jpg


    黎月心里悄悄一暖。
    黎月轻轻地眯了眯眸。

    “说起条件,我却是真有一个。”

    女性從书房搬出筆记本电脑,翻开云默给她的练习营材料,“我期望念念和云屿能有个更好的学习环境。”
    男人的一句话,让黎月和顾向東两个人一同一顿!

    黎月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关节都僵 了。

    她困难地转過身去。

    厉景川高大挺拔的身子正高雅地靠在门邊上,眼底帶着几分玩味地看着她和她死后的顾向東,“刚好我现在有时刻。”

    “岳父大人想让我劝黎月什么?”

    顾向東脸 髮白。

    他僵 着看了厉景川一眼,然后笑了笑,“我當然是......想让厉先生劝劝您的这位女职工。”

    “让她不要损坏他人的家庭。”

    厉景川動作高雅地走进来,直接扯了一把椅子坐下,“那岳夫人大人要不要帮我解释一下,黎月怎样损坏他人的家庭了?”

    顾向東的脸 更丑陋了。

    说完,男人朝着死后招了招手。

    阿左和阿右别离一人押着两个男人走了进来。

    在看到那四个被五花大绑地押进来的男人时,顾向東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脸 丑陋备至。

    厉景川靠在椅子上,長腿高雅地交叠起来,“保安刚刚告知我,他们在楼下看到了几个可疑的人。”

    “成果调了监控才髮现,这些人,是岳父大人您帶過来的。”

    他将手放到作业桌上,用長指悄悄地敲击着作业桌的桌面,“这几个人,打女性却是能够。”

    “但對上我厉氏集团的保安,仍是一触即溃。”

    男人的话,让顾向東的脸上瞬间像是打翻了水彩盘,红了白,白了黑。

    黎月怔了一瞬间,刚才理解髮生了什么。

    她抬眸,难以置信地看着顾向東,“你竟然组织了人在楼下等着打我?”

    已然策略现已被点破了,顾向東爽性撕破脸皮,冷冷地瞪了黎月一眼,“那你认为我真的是来和你认亲的吗?”

    “星晴公然说得没错,你做梦都想成为咱们顾家的人。”

    “连姓名都和星晴曾经没改名的时分如出一辙!”

    他越说唇角的嘲讽就越大,“刚刚我说我是你爸爸的时分,你还愣了一下,是不是觉得好运砸到头上了,能够光明磊落地和我的女儿站在一同了?”

    “我告知你,黎月,不或许的!”

    “一辈子都不或许的!”

    说完,他还一脸怅惘地叹了口气,“惋惜。”

    “今日原本应该会成功的......”

    黎月的双手在身侧死死地捏成了拳头。

    她看着面前这个宛如疯子的男人。

    他是她父亲。

    两天前被关在 的时分,还一副不幸白叟的容貌,求她放過。

    现在出来了,就换了一副面孔。

    他過来叫她的奶名,说她是他女儿......

    一做的全部,其实便是为了侮辱她!

    女性闭上了眼睛。

    假如不是厉景川,她或许真的会被他要挟,跟着他下楼去“喝咖啡”。

    等她跟着他下了楼,她就会被他帶過来匿伏的人打一顿。

    这便是她之前一向想为他摆脱的父亲!

    半晌,她抬起头来,目光帶着恨意,“顾向東,我假如知道你是这样的,我底子不会替你求情,不应放過你。”

    “你就应该在牢里好好检讨!”

    她这话一出,顾向東笑了起来,“你替我求情?你放過我?”

    “用得着你替我求情,用得着你放過我?”

    “我之所以能從 出来,是由于我女婿厉景川,他亲身去找了萧默,劝说萧默把罪责揽下来了!”

    厉景川拧眉,垂眸快速地将练习营的材料看完。

    “不可。”

    男人直截了当地开口,“云屿和念念刚刚回到我和星晴身邊才一个月。”

    “你现在又要咱们把他们送到这么远的当地,一练习便是半年。”

    “我不赞同。”

    黎月将筆记本电脑合上,昂首眸帶嘲讽地看着厉景川,“厉先生公然说话不算话。”  從电梯上下来,黎月刚走进规划部的大门,就被人拦住了。

    拦住她的不是他人,正是昨天晚上刚刚從 放出来的顾向東。

    才一天的时刻不见,他如同比黎月去探望他的那天,要瘦弱了许多。

    “黎,我有话想和你说。”

    黎月拧了拧眉,绕過他进门,“我没什么和你好说的。”

    顾向東急速大步跟上去,再次拦住她,用只需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响再次开口,“月月。”

    “爸爸想和你聊聊。”

    在顾向東说出“月月”这两个字的时分,黎月的身子猛地顿住了。

    那是顾向東和杨芸對她的奶名。

    她现已有许多年没听到这两个字了。

    呼吸阻滞,血液凝结。

    黎月抬起头来,强 着心底的疑问和震动,目光严寒地看着顾向東,“顾先生,你在说什么?”

    分明一天前她在 见到顾向東的时分,顾向東还一副想要把她 之后快的情绪。

    怎样今日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不光开端叫她没几个人知道的奶名,还自称是她爸爸?

    他究竟想干什么?

    “月月。”

    顾向東拧了拧眉, 低了声响凑過来,“还叫什么顾先生?”

    “我是你爸爸啊!”

    “爸爸什么都知道了。”

    说着,他还 低了声响,不由得地笑作声来,“月月,早和爸爸说,爸爸早就认你了。”

    “干嘛非要弄得咱们父女之间这么丑陋?”

    “我在楼下的咖啡厅定了方位,咱们父女两好好聊聊?”

    黎月拧眉后退了一步,声响严寒,“顾先生是坐牢坐了几天,精力出了问题?”

    尽管她不清楚顾向東究竟想做什么,但黎月很了解顾向東和杨芸这對夫妻。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