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沈寒川阅读完整版大结局

追更人数:150人

小说介绍:夏初被亲妹妹陷害,送进精神病院! 一场意外,她和陌生男人一夜纠缠,怀了身孕。 为了洗刷冤屈,她被迫代妹妹替嫁。


夏初沈寒川阅读完整版大结局开始阅读>>


10189.jpg

    沈寒川不由扶额。

    秦渺渺见状意识到不对劲,朝他爸脚上踩一下。

    沈寒川叹息:“你也不看看什么肉。炒肉片你爷爷奶奶咬的动吗?又不是炖肉。”

    渺渺想到不塞牙的猪瘦肉只要排骨和蹄髈,“我,我忘了。”

    老两口回过神。

    周氏笑着说:“咬不动就慢慢吃。这但是渺渺给咱们夹的。”

    傅凌云挑两块肥肉夹曩昔。

    秦老汉忙用碗接一下,“好了,好了,你们这俩孩子今日是咋了?咱们自己会夹。”

    傅凌云:“让你们吃你们才不舍得吃。”

    秦老汉哑然。

    周氏:“咱们吃了不消化啊。”

    渺渺当即说:“那就少吃点。今日就吃这么多。明日再吃这么多。”

    周氏下意识想说,那也得你爸买。

    可她总觉得儿子在这儿等着她,匆忙把话咽回去。

    “听你的。你也吃吧。这是用猪油炒的,凉了就凝结在一块了。”

    渺渺知道猪油结晶会变成白 ,便不再乱翻肉,不论什么东西都往饼上夹,然后把饼卷起来吃。

    周氏见他喜爱这么吃,深思着他们一天到晚没什么事,第二天下午就把鏊子拿出来,老两口一个烧火一个擀面皮用鏊子烙饼。

    小哥俩快放学的时分,周氏洗点菜跟鸡蛋一块炒,让他们卷饼吃。

    傅凌云小时分吃过烙饼,但没吃过卷菜的饼。因为他养母怀孕了,精心预备的菜是留自己吃的。

    他起先不知道,还被他养父好一顿数说,“不了解事,不知道留给弟弟吃。”

    那时分孩子还在他养母肚子里。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刻他都误认为胎儿也能吃东西。

    想起往事,傅凌云夹菜的动作慢了。

    周氏:“是不是不知道怎样卷?”

    “我——”傅凌云不知道该怎样答复。

    周氏拿过他的饼,快速夹许多菜摊均匀,先卷底部,然后朝一个方向卷,“两个手握着吃。”

    傅凌云很想说谢谢,喉咙却痛的难过。

    周氏古怪:“不喜爱吃?”

    傅凌云摇摇头,眼眶不受他操控的红了。

    周氏急速找她儿子。

    沈寒川大约了解了,“是不是想起曾经的事?是想到在王根宝家,仍是跟你生母的时分你想吃这个不让你吃?”

    傅凌云吸吸鼻子把眼泪憋回去,“不是王根宝家。”

    周氏:“那便是你生母。你那个娘,想她干嘛?早下十八层地狱了。”出去拿个毛巾给他擦擦。

    渺渺不明所以,“不让吃什么啊?”

    沈寒川:“你小哥的生母很坏,他想吃大饼卷菜都不让他吃。”

    “啊?”渺渺惊呼。

    沈寒川允许:“不止如此,还要把他们卖给王根宝。你忘了吗?”

    渺渺隐约有点形象,“然后王根宝又有一个孩子就不要三哥和四哥了?”看到他爸允许,搂住他哥的脖子,“他们不要你我要你。”说的很豪放。可傅凌云扭头看到他脸上的婴儿肥又想笑。

    周氏定心了,“这就对了。喜爱吃等你们放寒假,我和你爷爷啥事没有天天给你们做。”

    傅凌云匆忙摇头。

    秦老汉:“做这个不费事,便是费时刻。坐在鏊子周围还能烤火。”

    傅凌云找他爸。

    沈寒川:“他们说给你做,又不是让你做。不吃白不吃。”

    周氏气笑了,“就该跟爸学学,脸皮八丈厚。”

    傅凌云又忍不住笑了。

    沈寒川:“多吃点。你奶奶炒这一盆菜便是藏着你们卷饼的。否则半盆就够了。”

    傅凌云用力点一下头。

    饭后,擦洁净嘴巴,少年就化身小陀螺,帮助拾掇碗筷。

    秦老汉把他推出来。

    少年不敢抵挡,怕把他白叟推倒了,只能再次找他爸。

    沈寒川:“你上初三了,也该静下心好好学习了。走吧,回家写作业去。”

    傅凌云这一刻很想解说初三许多常识他看一遍就记住了。

    可一想到他爸要是知道他宿世死的时分没比他小几岁,必定不会再像曾经那么疼他,还有或许厌烦他,因为他骗了他。

    傅凌云决议仍是跟哥哥们讲好的相同,把此事烂在肚子里带进坟墓里。

    “爸提我默写英语单词?”傅凌云走到他身边问。

    沈寒川:“让渺渺提。你写好了换你提渺渺。”

    正预备找同龄人玩的秦渺渺惊呼,“凭什么?四哥初三又不是我初三。”

    “凭我是你爸,行吗?”

    秦渺渺蔫了,气得捉住他哥的臂膀先走一步。

    沈寒川摇头笑笑。

    小崽子,也不看看你才多大。

    顷刻,小崽子又跑回来。

    沈寒川顺嘴问:“气消了?”

    “钥匙!”秦渺渺伸出手。

    沈寒川:“你的呢?”

    傅凌云:“放家里了。爸说你兜里有钥匙。”

    沈寒川想起来了,“天亮慢点走。”

    “不必你管!”渺渺夺走钥匙,再次气咻咻走人。

    到家属院大门口,少年不气了,他听到门卫爷爷跟他人谈天说他爸昨日坐车回来的。

    渺渺扯一下他四哥,冲门卫使个眼 。

    傅凌云轻轻摇头,拉着他悄然绕过门卫,小声说:“应该是程副 长。厂里的车门卫爷爷简直都知道。”

    渺渺知道这事不能处处说,立马抛之脑后。

    周日早上,渺渺方案去公厕清场,不经意间看到大门口停着一辆黑 小车,从车里下来个司机朝门卫室走去,后座如同有人,并且是个女性,急速跑回家,“爸,如同邵小美阿姨来了。”

    沈寒川擦擦脸,跟他走出家门,看到门卫正往这边指,门卫身边的人像是在哪儿见过,心里咯噔一下,“她?”

    “是她吧?”渺渺问。

    沈寒川胡乱点一下头。

    渺渺推他一把,“快去看看找你干嘛。我去厕所。要是找你吃好的,让她等等我,我跟你一块去。”

    沈寒川顾不上跟他废话,大步朝东走去。

    接近大门,后边车门翻开。

    门卫听到声响扭头看去,非常惊奇。

    ——好俊的闺女。

    沈寒川只觉得头皮发麻。

    公然,要是没方案跟他交游,那天 根没必要让他喊她的姓名。究竟沿海说大,能在街头偶遇。说小吧,假如不是偶然,这辈子都很难再碰到。

    “楚女士?”

    楚方走过来一点,“叫我楚方吧。”

===第147节===

沈寒川眼角余光留心到门卫来回审察他和楚方,登时觉得头都大了,“找我?”

    “今日周末不加班吧?”楚方直接问。

    沈寒川:“有点事。”

    楚方眉头微蹙。

    程时序不是说北车厂的订单都交了吗。

    门卫眼中猛一亮,“秦工,你昨夜不是说那几张图纸晚上一瞬间就能画好吗?”

    沈寒川遽然转向门卫。

    他什么时分说了?

    门卫一脸无辜:“我年纪大了记错了?仍是你昨日忙忘了?”

    楚方看了解了,“沈寒川,两个小时就够了。”

    沈寒川:“那去我家?”

    “便利吗?”

    门卫当即说:“当然不便利。五个孩子一人一句也能说到明日早上。”

    沈寒川忍不住瞪他。

    ——你能闭嘴吗?

    门卫:“无益他们没回来?”

    沈寒川服了,“我还没吃早饭。”

    门卫接道:“那正好,跟这姑娘你们一块吃。姑娘,你还没吃吧?”

    楚方轻轻允许。

    沈寒川气得想弄死他,索 非常光棍的说:“我没带钱。”

    门卫脸上的笑脸凝结。

    楚方清凉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我请你。”

    第70章 处目标

    门卫忍不住“咦”一声, 这都行啊。

    看来这姑娘真喜爱他们家秦工啊。

    沈寒川遽然转向他。

    门卫当即闭嘴,恐怕沈寒川真给他一脚。

    沈寒川:“我的几个孩子还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们说一声?”

    这个理由楚方无法辩驳, 轻轻允许。

    沈寒川刻不容缓回身。

    “爸!”

    沈寒川登时想给自己一巴掌, 头也更疼了。

    楚方倏然循声看去, 迎着向阳跑来一半巨细子。待那小子跑到跟前,楚方也看清楚了——秦渺渺。

    秦渺渺“咦”一声, 看看沈寒川死后又看了看沈寒川, 无法承受,“不是邵小美阿姨?”

    “不是!”沈寒川认命般吐出两个字。

    少年给自己找到理由,“楚阿姨找爸爸有事?”

    楚方轻轻点一下头,看着少年鲜活的容貌,忍不住少许笑意——真好!

    少年好生绝望, 他的大餐落空了。

    “渺渺,这位阿姨等着走。”门卫急忙提示。

    沈寒川转向他。

    ——不说话能死吗?能死吗?

    门卫笑了,秦工竟然也有欠好意思的时分, 看来这位姑娘八九不离十了。

    沈寒川不由蹙眉,他笑屁啊。

    他不但笑了, 还冲沈寒川轻轻允许,一副“我知道,你不必解说。”的容貌。

    沈寒川张口结舌。

    他又想干嘛?不会等他一走就广而告之吧。

    那样的话这软饭他不吃恐怕就得兜着走。

    渺渺一看他爸失态瞬间就误解了, “那爸爸快去吧。”

    沈寒川不敢再待下去, 否则门卫能当着他的面向全家院的人介绍楚方是他目标, “那你待会儿跟哥哥们说一声, 别等我吃饭了。”

    “知道。爸的事要紧。”在外人面前渺渺可会装了。

    沈寒川暗暗松了一口气, 幸亏, 幸亏小崽子没误解。

    “沈寒川。”

    沈寒川搁心里叹了一口气, 不得不转过身。

    楚方冲渺渺点允许算打过招待,就转向车的另一边坐进去。

    沈寒川也懒得谦让,见这边的车门大开就矮一下身进去,“渺渺,快回去告知哥哥们。”

    “好。”少年摇摇头惋惜地啧一声。

    沈寒川立马瞪一眼门卫。

    ——别给我胡说!

    这次门卫看懂了,当即还他一个定心的手势。

    沈寒川见状无比确认他方才便是成心的,并且他那些目光门卫都看懂了。

    正因如此,沈寒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