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凡陈思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追更人数:245人

小说介绍:陈小凡是个小村医,拥有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这天晚上,嫂子羞答答找到他…


陈小凡陈思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开始阅读>>


10159.jpg你啊。”秦敏是诚心道喜,这次跟 试不同,他已然诚心心服口服。

    陈小凡的本事,是他一辈子也赶不上的。

    但是秦敏也不妒忌,他有几斤几两,心里有数,等回去今后,他就好好读书,若能考个举人,就算对得起列祖列宗,若是考不上,那他就安心守在桃溪,陪着祖父与爹,好像也不算太差。

    “这么大的喜事,得好好庆祝一番才是。”陈汉在一旁笑着开口,“令郎,属下这就去金云楼订酒席!”

    “师父,我跟你一道去!”秦平振奋得小脸通红,跟着陈汉一同出了门。

    “朱令郎!”何思雨一回头,就看到朱昭熙站在树下。

    在人前,她仍是称号她为朱令郎。

    何思雨这会也喜得有些失了往日的沉着,不由得跟朱昭熙报喜:“我哥哥高中解元啦!”

    “我听到了。”朱昭熙笑着看向陈小凡,“祝贺你啊,秦解元。”

    陈小凡温润地笑着:“谢谢。”

    这人,仍是这么淡定。

    “祖父和安爷爷知道这个音讯的话,也会为你快乐的。”

    朱昭熙的话,让何思雨当即想起一件事:“哎呀,我得去给舅舅和二哥写信报喜!”

    这么大的喜事,怎样能不告知舅舅和安林路呢?

    跟着何思雨哒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宅院里只剩余陈小凡与朱昭熙两人。

    “陪我喝一杯吧。”陈小凡弯了弯眉眼,温声说道。

    朱昭熙悄悄一愣,随即容许:“好。”

    陈小凡很快就从厨房拿来一壶清酒,以及两个青瓷酒杯。

    “这杯,祝你高中解元。”朱昭熙首要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杯,祝你接下来的春闱,也能蟾宫折桂。”

    “还有这杯,祝你日后,万事称心。”

    陈小凡看着她接二连三地碰杯,并未阻挠。

    待她饮下三杯,陈小凡也给自己倒满了酒。

    “这一杯,谢你的祝愿。”白皙的手指握着酒杯,就连喝酒的姿势也如此赏心悦目。

    “这一杯,谢你及时施救,又多日相护。”

    “终究这杯,祝你日后,也能事事顺心,不拘俗世。”

    清风微拂,树下轻摇,树下的二人相视而笑。

    愿你所得皆所愿,所遇皆所求,所求皆所得,所盼皆所期。

    *

    秦轩现已有将近二十四时辰没有睡觉了,不,应该说考完本次秋闱复考后,他就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第一次秋闱落榜的场景,好像噩梦一般不断地重复呈现在他的梦境里,只需他一闭上眼,就好像回到了三年前,他满怀等待,却终究落寞而归。

    公布名次的这一天,许多学子都会亲身前去看榜,秦轩却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惊骇感,终究仍是派了书童前去检查。

    将近午时,书童急匆促忙地回来了:“令郎考上了!令郎考上了!”

    这一次,报喜的锣鼓声总算不再是路过,秦轩考中了举人,名次三十九!

===第79节===

锦州考生数万人,考中三十九,已然不易,秦轩这三年苦读,终究没有白搭。

    “祝贺秦令郎!道喜秦令郎!”报喜的差役一溜烟地说着好话,秦轩急速命人打赏,阴沉了多日的脸上总算扬起了笑脸。

    “你们桃溪真是地灵人杰啊,考中了好几个呢!就连解元,也是你们桃溪的!”

    “解元……也是桃溪的?”秦轩脸上的笑脸逐渐淡下,他脑海中现已有了猜想,“是陈小凡吗?”

    “正是呢!秦解元也姓秦,与您不会是一家子吧?哎呦,秦家祖坟的确是冒青烟啰!”差役尤不自知地说着讨巧的话,殊不知秦轩此刻心中的快乐现已尽数褪去,只余一片冰凉。

    他是考上举人了,可跟陈小凡这个解元一比,谁还会重视他这个三十九名?

    秦轩意料的不错,秋闱考试喜报传回桃溪,刘璋看到解元的姓名后,当即大喝三声“好”,哪还有心思留意后边的人是哪些?

    “快,派人去报喜!我们桃溪,总算出了一个解元!”刘璋喜极而泣,在他任上出了一个解元,他这一期查核无忧了!

    况且,他与陈小凡联系也算不错,日后他若 运利市,总会给自己这个老 令一点体面的,多少也算是一个帮扶。

    “这次秋闱,闹出那么多事,我们心里都吊着呢,你带人去,热热闹闹地传喜讯,让我们都快乐快乐。”

    桃溪与苏城虽隔着一日的旅程,但是锦州秋闱泄题的事,仍是传了过来,家中有考生的,各个都胆战心惊,夜不能寐。

    本来早该出成果的秋闱, 是多拖了两个月,这才有了终究答案。

    现在,桃溪不只需五个考生考中举人,还出了个解元,这样的大好事,就该唱它个三天三夜!

    “小的这就叫人预备锣鼓,满大街告知这个好音讯去!”

    张捕快接了指令,当即带着人,敲锣打鼓,满 城地呼喊起来:“陈小凡秦令郎中了解元啰!我们桃溪出解元啰!”

    这么大的动态,想不留意也难。

    秦荐廉在秦榕的搀扶下,拦住了张捕快:“张捕快,秋闱的成果出来了?”

    “哎,出来啦!陈小凡令郎,是解元!”

    “好!好!好!”秦荐廉连说三个好字,一双老眼瞬间落下泪来。

    他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秦氏一族,多少年没有出过举人了,这一次,总算意气昂扬,一雪前耻!

    秦荐廉与秦榕谁都没有问秦敏的成果,秦敏前些日子就寄过信回家,将他在苏城遭受的那些事如数家珍地说了一遍,天然也说了自己身上带伤,不能参与复试的事。

    “还好有越儿在……”秦榕扶着父亲回了屋,抑制良久的心境总算绷不住了。

    “要是没有越儿,我们敏儿或许就没命了……爹,我不求敏儿考中举人了,他这 子过分任 莽撞,只怕做了 也会闯出祸端。我不求他大富大贵,只需他好好活着就行……”秦榕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差点失掉儿子的惊骇在这一刻完全迸发。

    “哎,这都是命。等敏儿回来,他乐意怎样样,就怎样样吧……”

    秦荐廉长叹一声,他也理解,有些事,若是非要逆天而行,只怕反而会绝望加倍。

    横竖,敏儿现在已有秀才功名,若是走不了宦途,也现已有了掌管秦氏一族的资历。

    日后越儿在朝中为 ,死后家族,总要有人替他 持,总不能继续让秦放占着族长之位,不知何时又给他下绊子的好……

    “对了,秦轩这次,也中了举人吧?”秦荐廉问道。

    秦榕点了容许:“刚才我看了那喜报,秦轩是三十九名,要是没有越儿,他就是桃溪第一人了。”

    “恐怕秦放又要把这笔账,算在越儿头上了……”秦榕很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秦荐廉说不出任何辩驳的话。

    秦放那狭窄的 子,天然不会善罢甘休。

    就如秦荐廉父子所意料的相同,当得知自己儿子考中举人,且是三十九名这样靠前的名次时,秦定心中大喜。

    但是,他的好心境没有继续多久。

    陈小凡居然考中解元!

    瞬间,秦定心中的惊骇盖过了快乐。

    陈小凡这小子,怎样会这么邪乎!他的存在,就像是一柄悬在头顶的白,时时刻刻提示着秦放,他现在具有的全部,早晚会被他夺走!

    第八十五章 、归故乡

    陈小凡高中解元的事, 让安静良久的桃溪完全欢腾。

    秦氏一族,更是举族欢腾。

    当天夜里,全部族老, 一个不落,就连病重卧床的耄耋老者,也强撑着动身,齐齐跪在宗祠里, 又哭又笑, 宣泄着心头的快乐。

    秦氏一族, 现已太多年没有出过举人了。

    百年前,秦氏还能与姚氏一族旗鼓相当,这几十年里, 却被姚氏远远甩在了后边, 连头都抬不起来。

    他们身为族老,有负先祖所托,生怕去了地下, 也无面子见列祖列宗。

    好在,现在有了陈小凡, 一举夺冠,高中解元!

    而他本年,没有及冠, 何其年青, 放眼望去, 不管放在哪朝哪代, 都算得上是少年英才, 出路不可限量!

    “我等就算现在闭眼, 也没有惋惜了啊!”

    “我就知道, 越儿这孩子,打小就不寻常,公然我秦氏一族的期望,在他身上啊!”

    “秦昭生了个好儿子啊!现在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几位族老哭得稀里哗啦,不停地想念着,而同在一旁侯立着的秦放,心境便没有那么好了。

    他儿子清楚也考中了举人,却没有一个人提及,全部人口中介意的,都是陈小凡。

    “这次越儿高中解元,是我们秦氏天大的喜事,不如我们族里出钱,建筑一座解元牌坊,一来是嘉奖越儿为族里争气,二来也能鼓励其他族里的孩子,让他们也能向越儿学习啊。”

    一位族老提议,得到世人附和。建筑解元牌坊的使命,天然落到了秦放这个现任族长的头上。

    秦放脸上牵强挤出笑脸:“是,请族老们定心,此事就交给我吧。”

    激动往后,总算有族老反响过来,想起秦放之子秦轩此次也考中了举人。

    “轩儿也是好孩子,也是我们秦氏一族的好儿郎。你教子有方,辛苦了。”

    秦放一脸被宠若惊的容貌,连声谦逊道:“轩儿不过是尽力而为,不值得族老如此夸奖。”

    这个“也”字,听着就满足败兴,他的儿子,到哪里都得排在陈小凡之后,只需一想到这点,秦定心境便不或许好。

    “哎,不用谦善,越儿和轩儿不愧是我们秦氏双秀,都如此年青有为,我们秦氏一族的期望,就在他们这些年青人的身上了。”

    在族老们的一片赞扬声中,秦放不敢流显露一丝不满。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