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楚楚与叶鸣小说目录及全集阅读

追更人数:222人

小说介绍:英俊潇洒、武艺超群的税务科员叶鸣,冲冠一怒为红颜,暴打骚扰美钕同事的上司,受到记大过处分,并被下岗半年。下岗期间,他凭借高超的武功…


夏楚楚与叶鸣小说目录及全集阅读开始阅读>>


10115.jpg    大约二十分钟后,李旭华、段四辉、刘广文三个人装出一副满头大汗、诚惶诚恐的姿态,一同赶到了梅山 派出所,并进入了款待室。

    此刻,王琦正垂头折腰站在叶鸣面前,满头满脸都是汗水,正在吞吞吐吐地向他赔礼抱愧。而叶鸣则肃然安坐在那里,对他不理不睬。


第五十八章 卖个情面

    那几个小流氓是受休假村保安队长顾斌的指派去寻衅叶鸣的,现在听邱祥林说那个外地人居然是新就任的 ,个个吓得呆若木鸡。就连一向胆大的顾斌,听到这个音讯,也吓得身子像筛糠一般抖了起来……

    邱祥林叮咛所里的两个干 、三个协 一同上去,给五个小流氓戴上手铐,押着他们进入派出所,将他们关进拘押室,这才走进款待室里边,先将抓捕状况向段四辉做了陈述,又到叶鸣面前诚惶诚恐地抱愧。

    正在这时,派出所门口传来一阵轿车马达轰鸣声,一瞬间开进来八辆 车,将本就狭隘的宅院一瞬间挤得风雨不透。

    北山 副 长兼 长杨建华从榜首辆 车上下来,带着 纪 戴青、 务督察队队长黄思喜,仓促走进了款待室。

    一看到依然安坐在桌子后边的叶鸣,杨建华当即疾步向前,站到桌子前面,笑脸满面地说:“叶 ,您好您好!我是 的担任人杨建华。刚刚段四辉同志打电话给我,陈述了您在这儿遭受 屈的作业。听到陈述后,我感到反常震动和愤恨,立刻招集 纪 、 务督察队和治安、巡 大队的人赶过来了。在这儿,我先代表 和班子成员,对咱们治 不严、处 不力的过错,向您做出深入的反省,并对您所遭受的 屈表达由衷的抱愧!”

    叶鸣知道杨建华是副 长兼 长,以他的身份和职位,自己再不能安坐在桌子后边不动,所以便站动身,绕过桌子走出来,面朝杨建华站定,脸上显露一丝笑脸,自动伸出右手,与他紧紧地握了两下,笑道:“杨 长,欠善意思。我现在仍是个未正式宣告就任的 ,却由于这件以外的作业,惊扰了你和 以及 府的同志,耽搁了你们的歇息时刻,我于心不安啊!”

    杨建华忙说:“哪里哪里!心里不安的应该是咱们这些人哪!您刚到北山 就遭遭到这样的作业,是咱们作业的不尽职。咱们及时赶过来处置,是一种反省和弥补措施,耽搁歇息时刻也是应该的。”

    叶鸣点了允许,脸上的笑脸倏然消失,指指另一边的王琦,用严厉的口气说:“杨 长,我今天的遭受,的确反映了你们体系存在的一些问题。刚刚我跟段四辉同志也说了,问题有三点:一是110指挥体系指令处 不及时,我报 半个小时后都没有看到 察呈现,这个问题十分严峻,是一个触及千千万万报 求助的老群众安全问题的严重风险。二是梅山派出所存在门难进、脸难看的现象,并且有乱用职 的嫌疑;

    “第三是存在保护怂恿‘黄 ’的嫌疑。当然,这第三点仅仅我个人的观念,还有待证明。但假如证明晰梅山湖休假村里边的确存在‘黄 ’现象,这问题的 质就比较严峻了,梅山派出所包含你们 在内,都要负很大的职责!”

    杨建华神 肃然地听叶鸣说完,脸上的笑脸也消失了,很稳重地址允许,标明认同叶鸣的话,然后转过身子,对 务督察队的吴队长挥挥手,大声说:“小吴,你现在立刻将涉嫌乱用职 、不尽职不尽职的王琦扣押起来,先关一个星期禁锢。星期一 再举办专门会议,研讨对他的后续处理问题。”

    随后,他又对邱祥林说:“小邱,你查清楚今天跟从王琦出 处置叶 遭受进犯作业的协 是哪几个,将他们悉数解雇。别的,那几个寻衅滋事、突击叶 的小流氓,悉数押送到 进行审问,查清楚这件事的主谋和元凶,然后视状况该刑拘的刑拘,该行 拘留的行 拘留,必定要从重从严从快处理。过几天我要亲身向叶 陈述对他们的惩办状况,听了解了没有?”

    邱祥林赶忙嘹亮地答道:“了解,我立刻去对他们展开初审,然后将他们押送到 去。”

    杨建华叮咛完邱祥林后,让他出去将治安大队长和巡 大队长喊进来,当面叮咛他们说:“你们两个人立刻带领手下的人,进入休假村里边,对每艘游船和湖心岛进行地毯式清查。假如发现有 博和卖 嫖娼的人,当即扣押起来,悉数带到派出所来处理。”

    那两个大队长大队长容许一声,刚想出门招集部下,却被刘广文拦在门口,然后回头看着叶鸣和杨建华,用乞求的口气说:“叶 、杨 长,请两位领导高抬贵手,给休假村一条活路。现在正是客流顶峰期,假如这么多 察进入里边查看,会对休假村的名誉形成丧命危害的。

    “请领导们想一想:这件事假如颂扬出去,往后谁还敢到休假村来玩?请两位领导看在休假村为北山 的 展开做出了一些奉献的份上,不要这么声势浩大地进入搜寻。我能够带各位领导亲身到里边去查看,假如真有黄 的问题,我自己跳进梅山湖以死谢罪!”

    杨建华其实也很忧虑 察搜寻后,会影响休假村的生意,断了自己的财源,他之所以下达搜寻指令,是成心做给叶鸣看的。

    因而,在刘广文说出那番哀恳的话后,他便成心沉吟不语,抬眼看着叶鸣,如同在等他做决议。

    叶鸣心里雪亮:今天在场的悉数人,都在协作默契地演一场戏给自己看。并且,他们应该都与休假村和刘广文有利益牵连,包含这个正襟危坐地下指令要清查休假村的杨副 长在内。

    并且,他也很清楚:刘广文等人在赶来派出所见自己之前,必定现已将休假村里边悉数的涉黄涉 人员都赶走了,相关的依据也必定现已消灭了,这些 察进去,必定一无所得。与其强行让 察进去扑空,还不如卖给杨建华一个情面,让他们对自己放松 惕……

    所以,他对杨建华说:“杨 长,实不相瞒:刚刚我进入休假村了解到的状况,并不是亲眼所见,而是听一个服务员介绍的。刚刚刘董事长说的也有点道理,所以,现在要不要组织民 进入查看,仍是请你做决议吧!”


第五十九章 水至清则无鱼

    杨建华声势赫赫带这么多民 上来,其实是做姿态给叶鸣看的,心里里也跟刘广文相同,极不甘愿让这么多 察进入休假村,影响休假村的名誉和客源。

    因而,听到叶鸣那番话后,他就坡下驴,将治安和巡 两位大队长叫回来,然后对刘广文说:“刘总,叶 大人大量,不计较个人恩怨,并且诚心诚意为休假村的名誉和展开考虑,所以不组织 力进入查看了,你还不快谢谢叶 ?”

    刘广文赶忙对叶鸣抱抱拳,感激涕零地说:“叶 ,谢谢您!您胸怀宽广、不计私怨,北山 有您这样的领导,既是全 老群众的福分,也是咱们这些搞企业的人的福分。假如叶 和各位领导赏脸,晚上我就在梅山湖宾馆略备薄宴,恭请各位领导尝一尝梅山湖正宗的河鱼和虾蟹……”

    刚提到这儿,叶鸣就毫不谦让地打断他的话说:“刘总,晚宴就免了。假如我想吃河鱼和虾蟹, 府周围有好几家土菜馆都能够吃,滋味应该比宾馆的不会差。我只叮咛你一点:不论做什么生意,都要合法依规,不能赚黑心钱、不能欠良知账。但凡正规的、合法的生意, 府会大力支撑、倾力搀扶。

    “可是,假如是违规违法的生意,比方涉黄涉 涉 之类的东西, 府必定会毫不手软地出重拳冲击,绝不会由于这些所谓的生意能给 府带来税收就姑息怂恿。期望你记住我这句话,好好运营这个景色俊美的休假村,不要给这美丽的湖光山 涂抹上不光荣的颜 !”

    刘广文在北山 多少也算个人物,除了梅山湖休假村之外,他还在 城具有一家准四星级的宾馆,屡次被评为“优异民营企业家”,并于上一年当选为民安 人大代表。因而, 里的头头脑脑他都知道,特别与上一任 、现在的民安 常 、宣传部长张建坤联络反常挨近。所以,北山 场人许多人都以能够和他交朋友为荣。他假如约请谁吃饭,哪怕是 常 ,一般都会给他体面。

    没想到,叶鸣这个新来的 ,却不只当众拒绝了他吃晚饭的约请,还板着脸将他怒斥了一顿,不由既羞愧又怨恨,可又不敢产生,只好红着脸讪讪地退到一边,不敢再作声。

    杨建华知道叶鸣心里对休假村的置疑还没有消除,假如不让他消除这种疑虑,将来休假村必定会费事不断。

    所以,他含笑对叶鸣说:“叶 ,要不这样吧:让刘总给咱们组织一只小游船,咱们到梅山湖里边转一转,一方面您能够亲身看一看休假村里边有没有涉黄涉 状况,另一方面,也能够让您纵情地欣赏一下梅山湖的湖光山 。您觉得这样组织行吗?”

    叶鸣天然知道他肚子里的花花肠子,也知道此刻的休假村里边,必定早就不存在什么、鸳鸯浴和麻将扑克字牌之类的东西。所谓的去“看一看里边有没有涉黄涉 状况”,朴实便是扯卵谈。

    不过,他现在还不想跟杨建华的联络弄僵,也不想让他们发觉自己想要拔掉休假村这颗 瘤的真实意图,所以便伪装随顺地说:“行啊,杨 长这个主张不错,我也正好想去见识一下休假村里边的真实状况,趁便欣赏一下梅山湖的景色。”

    杨建华大喜,忙对刘广文说:“刘总,你赶忙领路,并打电话组织一条细巧一点的游船等候在码头,咱们陪叶 到休假村里边查询一番,趁便游一游梅山湖。”

    刘广文见叶鸣买杨建华体面,心里窃喜,赶忙连连称是容许下来,一边引路往休假村大门口走,一边低声打电话给总经理李文超,让他立刻组织一艘中型的游船开到码头等候,游船上要准备各种小吃和上等好茶,挑几个最美丽的女服务员在船上搞款待作业,还要组织两个解说员,担任向叶 介绍梅山湖两端的景色名胜……

    从休假村大门进入后,迎面便是几十级通往下面的石台阶。由于刚刚那些洗鸳鸯浴的客人和仓促忙忙地从这儿撤离,所以台阶上有许多的水痕和足迹,加之这些台阶又打磨得很润滑,假如踩在水痕上,很简略滑倒。

    李旭华从前给原 张建坤当过秘书,又在 办副主任方位上待过两年,所以很有一套凑趣和伺候领导的身手,加之此刻他又急于获取新 的好感。因而,当叶鸣刚刚迈下榜首级台阶,他当即就从后边窜上来,双手扶住叶鸣的膀子,笑着说:“叶 ,您留神!这台阶比较湿滑,您又不了解,当心滑倒。我对这几十级台阶比较了解,我来扶您下去吧!”

    论年纪,李旭华足足比叶鸣大了将近二十岁,但他在扶住叶鸣膀子时,就像一个后辈在当心翼翼、必恭必敬地搀扶一个老一辈相同,看得后边的杨建华和段四辉直皱眉头,心里暗骂“马屁精”。

    叶鸣也对这种过火的周到很不习气,膀子一抖,摆脱了他的搀扶,转过头问道:“李 ,你刚刚在派出所不是跟我说,你很少到休假村里边来吗?怎样现在又说对这几十级台阶很了解?莫非你常常在这些台阶上爬上爬下训练身体?”

    李旭华只管献周到,却忘掉了刚刚自己所说的话,此刻被叶鸣道破,脸唰地红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杨建华和段四辉看到他这窘态,脸上都显露了讥讽的笑脸。

    叶鸣瞥见了这两个人乐祸幸灾的神 ,转念一想,自己初来乍到,对李旭华这样自动来凑趣挨近自己的人,不行过分绝情,否则就会寒了他们的心,乃至会将他们面向自己的对立面。所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便是这个道理。

    所以,他展颜一笑,拍拍李旭华的膀子说:“李 ,刚刚我那话是恶作剧的,你不要介怀。这台阶的确比较滑,谢谢你及时提示我!”


第六十章 奥妙

    李旭华正处于一种困顿和为难的心境之中,没想到叶鸣遽然回头安慰他,还向他道谢,登时如释重负,眉飞色舞地说:“叶 ,这是我应该做的,您太谦让了!”

    接下来,叶鸣有意跟李旭华肩并肩走在一同,并问询他的学习和作业阅历。

    李旭华忙奉告他:他结业于天江师范大学中文系,从前当过教师,业余时刻喜爱写点东西,从前出书过两本短篇小说集。由于有写作的利益,在三十多岁时被调入 办秘书组作业,先后担任过两任 的秘书,五年前被选拔为 办副主任,三年前再次得到选拔,到梅山 担任 ……

    叶鸣自己喜爱文学和前史,对有写作专长的人一向高看一眼。因而,当传闻李旭华从前出书过两本短篇小说集、并常年在 办作业后,不由生出了一点爱才之心,便用很真挚的口气说:“李 ,你很有才啊!假如没有调到 办作业,你现在或许是一个出名作家了。我算是半个文学青年,读大学时也追星,但不追歌星影星,我的偶像都是今世的出名作家,比方路遥、贾平凹、陈忠实、池莉、迟子建等。我在大学时最喜爱读路遥的小说,他的和,我都看了三遍以上,感触十分深,也给了我许多人生的启迪和猛进的勇气。只可惜,路遥先生英年早逝,假如现在还在世的话,说不定便是诺贝尔文学奖的取得者了。”

    李旭华没想到叶鸣居然也喜爱文学,登时惊喜得眼珠子都瞪圆了,用一种总算找到了知音的振奋口气说:“叶 ,没想到您也喜爱路遥的著作,足见您的文学鉴赏才干十分高。实不相瞒:我最崇拜的今世作家,便是路遥。我最早开端创造小说,便是以路遥的著作为标杆的,写的也是一般平凡人的奋斗史,写作方法和言语风格也师从路遥先生。您假如不觉得我唐突,过几天等您有空闲,我想将两本短篇小说集送给您看看,请您多批判指正。”

    叶鸣知道他是顺杆子爬,想借这个时机与自己挨近,而自己也正好想从他这儿了解一下北山 现在的 场圈子,便允许应允道:“好啊,我也正好想拜读一下你的高文。不过,我尽管喜爱文学,却没写过什么著作,归于眼高手低的类型,批判指正是不敢的,咱们相互学习吧!”

    李旭华赶忙又谦善了几句,脸上现已乐得笑开了花,想粉饰都粉饰不住。

    跟在他死后的杨建华和刘广文见他遽然与叶鸣聊得炽热,脸上的表情纷歧:前者显露了一丝鄙夷和不屑的神 ,觉得这家伙太没有节气,拍马屁太显着了一点;而后者则心头暗喜,心想这个新来的 看来仍是太年青,喜爱被恭维、喜爱他人拍马屁,往后自己有的是方法凑趣挨近他,就像最初结交张建坤相同……

    此刻,他们现已来到了湖岸的驳船边上。李旭华又伸出双手,扶住叶鸣的膀子,如同生怕他会掉进湖里去。叶鸣这一次没有再甩脱他,在他的搀扶下,登上了作为码头运用的驳船。

    此刻,现已有一艘装修得很美丽的中型游船停靠在驳船的右面,随时等候叶鸣他们上船游湖。

    这时分,刘广文走到叶明身边,指指驳船西面那艘洗鸳鸯浴的“花船”,含笑对叶鸣说:“叶 ,咱们这儿的确有洗鸳鸯浴的项目,但那是为前来玩耍的情侣准备的,并没有涉黄的东西。您现在能够曩昔看看,也能够问问那些洗完澡出来在甲板上晒太阳的客人,必定是很正规的洗浴场所。”

    叶鸣知道他必定早就把和客人赶跑了,现在要自己去看,朴实便是欺骗自己,但也不道破他,很随意地说:“那好,咱们曩昔看看吧!”

    说着,他便跨步往通往“花船”的铁桥上走,走到桥边时,遽然回头看着刘广文,用嘲讽的口气说:“刘总,此刻这艘游船上应该没有一个客人了吧!”

    刘广文天然知道他话里的含义,不慌不忙地说:“叶 ,今天是星期六,游客比较多,现在又正是客流顶峰期,洗鸳鸯浴的情侣应该比较多。您跨过这条铁桥,进入游船的舷廊,就能够看到洗完澡后,在另一边甲板上歇息的情侣了。并且,包厢里也必定还有情侣在洗澡。您不信的话,能够去找甲板上歇息的情侣们查询了解一下。”

    叶鸣本认为刘广文会给自己摆一个“空城计”的,没想到他居然说“花船”上此刻还有客人,不由大为惊奇,所以便快走两步,进入游船包厢区域,走在舷廊上,公然听到左手边的包厢里传来男女嬉闹戏水的动静,还有一些情侣打情骂俏的言语。只不过,包厢门紧紧关闭着,看不到里边毕竟是些什么人。

    再抬眼往舷廊止境处的甲板上一看,只见几对青年男女穿戴浴袍,仰靠在一些躺椅上喝饮料、吃零食、晒太阳,还有两对情侣相互搂抱着站在甲板上,如同在欣赏湖上的美景。

    此情此景,令叶鸣心里疑窦丛生:从现在的景象来看,这艘船如同真的是为一些情侣寻觅新鲜和影响准备的。并且,这些青年男女也的确像是一些前来游山玩水的情侣,这毕竟是怎样回事?

    为了一探毕竟,他走出舷廊,来到了甲板上。

    那几对情侣如同没看到他似的,连目光都不抬一下,持续无精打采地晒他们的太阳、喝他们的饮料、吃他们的零食。

    此刻,杨建华、李旭华、刘广文等人也围到了叶鸣身边。刘广文悄声说:“叶 ,您假如不定心,能够去问问这些年青人,看他们是不是来玩耍的。”

    叶鸣没有答复他,注视注视了一下站在甲板边瞭望湖心岛的一对情侣几眼,遽然发觉那个男孩子自己如同见到过,细心一回想,遽然了解了其间的奥妙,心里不由冷笑了几声。


第六十一章 背影

    原本,叶鸣经过细心回想后,记起甲板上那个与“女朋友”一同看景色的年青男孩,是一个游艇管理员。尽管他没有直接和这个管理员打交道,但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只和他对视一眼就认出来了。

    由此,他茅塞顿开:这些正在洗鸳鸯浴和晒太阳的所谓“情侣”,都是休假村的青年职工。刘广文这样做的意图,是为了让自己信赖:这儿便是一个供青年情侣玩乐的正规洗浴场所,想消除自己的疑虑……

    当猜出这一点后,叶鸣心下恼怒反常,却并没有表显露来,一边回身往回走,一边对刘广文说:“刘董事长,不论这个洗浴场所正不正规,我的主张是:游船上这些洗鸳鸯浴的包间要悉数撤除,否则的话,不免倒持泰阿,让老群众置疑这儿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再说了,梅山湖是一个景色名胜区,你们却在这艘船上搞一个鸳鸯浴洗浴场所,是不是有点焚琴煮鹤?”

    刘广文认为自己这一招“瞒天过海”计真的瞒过了叶鸣,心里暗自满足,忙应道:“叶 ,您批判得对,这个洗浴场所放在梅山湖的确有点不三不四,也用已引起谴责。您定心,再过几天我就将这儿的包厢撤除,改建成一个群众游泳池,相同能够招引顾客。”

    杨建华也认为叶鸣被遮盖住了,心想这小子究竟仍是嫩了一点,被刘广文略施小计就骗了曩昔,看来自己仍是高估他的才干和水平了。

    所以,他也指指走道右边的包厢,板着脸说:“刘总,依照咱们机关的要求,你这样专门用于洗鸳鸯浴的场所是必定要撤销的,期望你恪守刚刚跟叶 所作的许诺,立刻进行彻底的整改。”

    刘广文赶忙容许下来。

    接下来,在刘广文的引导下,叶鸣等人登上那艘中型游船,先沿着大坝转了一圈,然后驶向湖中心,先后登上几个湖心岛。在那些被称作“原始部落”的草棚和石头房子里,叶鸣看到有一些中年“游客”住在里边,煞有介事地看电视、看手机,如同正在悠闲地山林野趣,再也看不到那些绰绰有余、风情万种的“原始部落美人”了。

    叶鸣知道这些所谓的“游客”,必定也是休假村的职工打扮的,没爱好再看,叮咛游船往上游开。

    就在这时,从上游方向驶过来两艘大游船。叶鸣细心一看,这正是上午服务员指给他看的那两艘用于 博的大船。

    这两艘船一左一右驶过来,船舷上、甲板上站着一些“游客”,如同正在欣赏沿途的景色,每艘船上还有两个“导游”手持扩音喇叭在卖力地给“游客”解说。

    刘广文一向在用眼角的余光瞥视叶鸣,见他正在定神盯着那那艘游船看,便笑着说:“叶 ,这两艘游船都是参观船,只需一到周末,这两艘船就一票难求,生意十分好。”

    叶鸣眼力十分好,一眼看到船上有几个“游客”裤脚还卷在膝盖上,还有几个人衣服上沾满了泥浆,心里登时雪亮:这些“游客”都是从上游的村子里拉过来凑数的乡民,由于比较匆忙,他们来不及回家换衣服,便被拉到船上充任“游客”来了……

    至此,他现已彻底承认:这个休假村便是个 窟 窝,并且,这个刘光文 猾反常,狡计百出,是个很难抵挡的家伙。自己现在只能隐忍,伪装信赖这休假村是洁白的,让这老狐狸放松 惕,在适宜的时分再集结 力遽然突击,将这个藏污纳垢的当地一举摧毁……

    不过,尽管他不想操之过急,却也不想给杨建华、刘广文、李旭华等人留下一个易受诈骗、毫无洞察力的形象,决心要捉弄一下刘广文这只老狐狸,让他了解自己并不是个一骗就灵的二傻子。

    所以,他遽然问李旭华:“李 ,这梅山湖上游的止境是什么当地?”

    李旭华忙答道:“上游是滴水村。滴水村背靠牤牛山,山上有好几条水流足够的小河流下来,注入到梅山湖中,并且,山脚下还有许多地下暗河,源源不绝地向湖里弥补水源,所以梅山湖一年四季都水量足够。”

    叶鸣点允许,对刘广文说:“刘总,你让游船开快点,我想到滴水村去看一看。”

    刘广文吃了一惊,有点慌张地说:“叶 ,现在现已快五点钟了,我主张仍是不要到村里去了,就在这湖里看看景色,然后上岸吃饭吧!”

    叶鸣看到他慌张的表情,愈加承认那两艘船上的人都是乡民假扮的,刘广文生怕自己进入村里,拆穿了他“移花接木”的花招,所以才主张自己不要去村里。

    所以,他坚持说:“刚刚李 说滴水村后边有好山好水,我估量比这湖上的景色还美观。至于吃饭的问题,滴水村已然依傍着梅山湖,村里必定有农家乐吧!真实不行,咱们就在哪个乡民家里合伙也行,我还正想跟乡民们聊一聊,了解一下他们的出产 状况呢!”

    杨建华却不知道刘广文造假的作业,见叶鸣爱好很高,便赞成说:“叶 说得对,滴水村里边的确有农家乐,并且有正宗的农家土鸡、正宗的梅山湖河鱼,蔬菜也是地里刚摘上来的,能够一饱口福。刘总,你快款待驾驭员开快一点,咱们赶到村里去。”

    刘广文无法,只好走到驾驭舱,叮咛驾驭员将船开往滴水村,速度要快一点。

    当游船快要泊岸的时分,叶鸣看到堤堰上面的公路上,驶过来一辆公交中巴,在一块站牌下停住。一个穿戴一身白 连衣裙、扎着马尾巴的女子,抱着一个孩子登上了中巴车。

    当看到那个女子的身影后,叶鸣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轰”地一声,差点失声惊叫出来:这个抱孩子的女子的背影,简直与陈梦琪一模相同。

    当他想再次细心看时,中巴车的车门却关上了,并很快驶离了堤堰。

    叶鸣定了定神,回身问李旭华:“李 ,这滴水村的乡民姓什么的最多?”

    李旭华有点乖僻地看了他一眼,答道:“这个村子里绝大部分乡民都姓佘,所以许多人都习气称这儿为佘家村。”

    叶鸣听到“佘家村”三个字,眼珠子一瞬间瞪圆了……


第六十二章 风水宝地

    叶鸣从前模模糊糊听陈梦琪提起过:她的母亲是北山 人,并且就姓佘。只不过,由于她知道叶鸣有点恶感她的舅舅佘楚明,所以很少在他面前提起外公家的作业,也没有奉告他她外公家的详细当地……

    所以,叶鸣回头又问李旭华:“北山 姓佘的人多吗?是不是一个大姓?”

    李旭华忙答道:“据我所知,北山 悉数姓佘的人,底子上都会集在咱们 的滴水村和荷叶村,其异乡 简直没有这个姓。”

    叶鸣心里现已了然:这个滴水村,必定便是陈梦琪的外公家,也是佘楚明的故土。刚刚自己所看到的那个背影,假如不是陈梦琪,也必定是她的表姐或许表妹――由于陈梦琪的身段长相包含言行举止,与她的母亲极为相像。她有个表姐表妹与她长得类似,也就不乖僻了……

    如同是为了验证他的判别似的,李旭华又说:“叶 ,说起这滴水村佘家宅院,还出过一个不大不小的人物呢,便是原本省会的副 长佘楚明。这一家子原本十分显赫:佘楚明的父亲原本是北山 疆土 长,他自己不必说, 至副厅级,并且在省会很有实 。他的弟弟佘楚清,原本也是疆土 的副 长;姐姐佘楚英,嫁给了新冷 一个亿万富翁,名叫陈远桥。

    “只可惜,前两年佘楚明遽然被纪 和检察院查办,被判处死缓;他的弟弟也触及到了他的 腐行为,被民安 纪 查办,在看守所上吊自 ;他姐夫也没逃过厄运,由于受不住 力而跳楼自 ,公司悉数被检查,亿万家财一夜之间悉数荡尽,正应了《红楼梦》中的一句话: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洁净!传闻,佘楚明的外甥女,原本是一个高枕无忧的千金,仍是一个小有名望的电影演员,由于受不了这巨大的家庭变故,一瞬间疯了,至今下落不明――”

    他刚刚提到这儿,叶鸣遽然一声断喝:“够了!你说这么多干吗?我又不是来向你了解佘楚明家里的作业的。还有,我劝你存心仁厚一点,在人家落难的时分,不要用这种乐祸幸灾的奚落口气。假如佘楚明现在还在位,你敢用这种口气谈论他吗?”

    原本,刚刚李旭华提起陈梦琪精力失常和失踪的作业,一瞬间戳到了他心里的隐痛,令他一瞬间暴怒起来,忘掉了自己此刻的身份,不由得痛斥了李旭华一顿。直到看到他瞠目结舌、莫名惊诧的表情,这才发觉自己反响过度了,有失 沉稳内敛的风姿……

    李旭华原本是想凑趣叶鸣,却不行思议引发了他的怒火,还被阅历了一顿,有点丈二和尚,只好连声反省说:“叶 ,是我不对,不应背面谈论他人,下次我留意点。”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