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8叶鸣陈怡全文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211人

小说介绍:英俊潇洒、武艺超群的税务科员叶鸣,冲冠一怒为红颜,暴打骚扰美钕同事的上司,受到记大过处分,并被下岗半年。下岗期间,他凭借高超的武功…


1888叶鸣陈怡全文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135.jpg
    法 阳江龙、常务副 长徐泰来、统战部长李望生、宣传部长陈立昌四个人,事前现已得到叮咛,要他们看刘本田和钟荫的眼 行事,所以此时便都侧头盯着钟荫和刘本田,见他们两个人都不举手,便也将手掌放到桌子下面,抬眼盯着天花板,如同在聚精会神地研讨悬吊在空中的水晶形状吊灯;

    许继荣原本忧心如焚的,认为叶鸣会跟刘本田等人在会议上互不相让、唇 舌剑地争持一番,正在考虑自己该怎样劝止两边、怎样保护叶鸣的体面和庄严。没想到,在举手表决的时分,刘本田和钟荫却遽然转变了心境,居然袖起手不投支撑票了,令他既感到惊奇,又有点大惑不解。

    所以,他下知道地昂首看了一眼泰然处之地安坐在对面的叶鸣,恍然感觉到:这个年纪轻轻的 ,身上如同有一股奥秘的、令人生畏的掌控力气。凭仗这股力气,他可以轻松打扫任何妨碍、破解任何难题、处理任何对立……

    于和光底子没料到钟荫和刘本田会临阵反水,还认为他们没有听到自己的话,见他们迟迟不举手,便敦促道:“老钟、老刘,你们两位是坚决要求严惩苏劲松的,怎样还不举手投票?莫非真的还有什么忌惮?”

    刘本田见于和光直接点名了,只好抬起头来,冲着他尴尬地笑了笑,用有点虚怯的口气说:“于 长,这两天我又细心审读了一下苏劲松同志的檀卷,核对了一下相关根据,并和叶 进行了两次深化的攀谈和评论,感到这个案件的确存在现实不清楚、根据不厚实、处置过于严峻等问题。

    “仍是叶 说得对,咱们纪 办案,要秉着‘小惩大诫、治病救人、宽严相济’的准则,不能把人一棍子打死,要给人痛改前非的机遇。苏劲松同志所犯过错, 质并不严峻,并且他并没有纳贿行为。所以,我的主见是撤回对他的处置定见,由专案组从头查询,并从头拟出处置定见。我今日不举手投支撑票,就是这个意思!”

    他的话还没说完,于和光现已气得差点晕眩曩昔:他开端原本是对苏劲松抱有怜惜之心的,后来是受了刘本田和钟荫的迷惑,又置疑叶鸣给苏劲松鸣冤是想别具一格收买人心,所以才究竟抉择与刘本田他们站到同一阵营跟叶鸣对立。

    没想到,在现在这样要害的时刻,这两个鄙俗小人却毫无预兆地临阵“反叛”,还口口声声说叶鸣的定见正确,令他产生了一种被戏弄、被出卖的耻辱感,脸一会儿涨得通红,用愤恨的目光盯着刘本田和钟荫,恨不能扑曩昔在他们厚颜无耻的脸上狠狠地抽几巴掌……

    叶鸣斜眼睨视着由于极点愤恨而有点神 狰狞的于和光,嘴角撇出一丝冷笑,然后抬起目光,慢慢地环视了一下全部的人,用安静的口气问:“除了于 长、杨强同志、柳青同志外,还有投支撑票的吗?”

    见其别人都不吭声,叶鸣便宣告道:“根据举手投票的成果,支撑经过对苏劲松同志处置抉择的人数合计三票,没有过半数。主张刘本田同志责令专案组,从头对苏劲松同志涉嫌违纪的问题进行查询,从头鉴别现实和根据,从头提出处置定见,并鄙人一次五人小组会议和常 会上对新的处置定见进行评论和表决。”

    叶鸣究竟那句话,其实是给了刘本田一个从头查询的期限:由于下一次常 会一般是在两周往后,所以他们查询和处理的期限就是半个月左右。

    刘本田忙应道:“好的,等下会议结束后,我立刻从头建立查询组,由周青竹同志担任查询组组长,并责令他们细心贯彻实行叶 对此案的指示精力,脚踏实地地查询苏劲松同志的违纪问题,并从速拟出恰当的处置定见。”

    于和光听到他说“责令他们细心贯彻实行叶 对此案的指示精力”这句话,总算理解了其间的一点关窍,心里的愤恨逐渐被一种悲惨的、酸楚的心境所替代,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大傻瓜,只能任人戏弄;又像是一个傀儡木偶,被刘本田钟荫他们戏弄于股掌之中……


榜首百三十章 心怀叵测

    由于本次常 会的议题并不多,所以并没有开多久,四点左右就散会了。

    走出会议室后,刘本田见于和光乌青着脸径自往楼上走,便追上去赔笑说:“于 长,今日会议上的事怪我没有预先跟你通气,我和老钟都有不得已的苦衷,等往后机遇适宜,我会向你说明的,你千万别认为咱们是在戴你笼子啊!”

    见于和光不作声只管箭步往上走,他又追近两步, 低声响说:“于 长,今日早晨我又接到了姚先生的电话,说你爱人调集的作业,最多半个月就可以办好了,等下他还会亲自打电话给你的。”

    于和光原本不想答理他,但听到后边几句话,不由得停下脚步,回头望他一眼,用置疑的口气问:“他真是这么说的?他已然跟王厅长联络那么好,为什么昨日我和你想见王厅长一面都见不到?”

    刘本田忙说:“千真万确!昨日的作业有点偶尔,今日早晨姚先生打电话给我,昨日下午一向到晚上,他在天福山庄跟京城过来的一位奥秘贵宾谈一笔大生意,为了不被打扰,两边都把手机关掉了。洪司令也参与了这次谈判,所以手机也关机了。今日早晨看到我的未接电话信息后,他便回了我的电话,并奉告我你爱人调集之事正在处理之中。你定心吧,我没必要跟你扯这个谎对不对?这对我又没有什么优点!”

    于和光将信将疑地环视了他几眼,脸上愤激的神 稍稍消减了一点,闷闷地说:“那我等他打电话过来。假设他真能在半个月内办好我爱人调集之事,我会亲自赶赴省会感谢他,一同也要谢谢你和洪司令。”

    随后,他便上楼回到作业室,无情无绪地看了几份文件,手机遽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现,上面赫然是“姚先生”三个字。

    于和光见姚令郎公开打电话过来了,心里不由一跳,赶忙划开接听键,向对方问了一声好。

    姚令郎打了两个哈哈,问道:“于 长,我今日早晨打了一个电话给刘 ,说了一下你爱人调集之事,他跟你说了吗?”

    “他刚刚奉告我了,谢谢姚先生。此事办成后,我会赶到省会来,当面向您和洪司令表达谢意。我仍是那句话:在处理调集的进程中,假设有什么费用开支,请姚先生有必要记下来并奉告我,到时分我必定如数奉还。您和洪司令的酬劳,我也会按规则付出。不能让你们白白 劳辛苦一番是不是?”

    原本,于和光昨日在王修光那里碰了壁,认为是自己前次没有送碰头礼给姚令郎和洪司令的成果,所以此时赶忙提出来。

    姚令郎再次哈哈一笑,说:“于 长,我前次不是跟你说过吗?刘 跟咱们介绍过你的状况,说你尽管贵为 长,但家里其实很清贫,传闻还欠了一点债款,所以咱们非但不要你一毛钱酬报费,其他全部打点领导的费用,也全部由咱们出,不要你 一点心。不过,我和洪司令需求你帮一个小小的忙――”

    于和光听到他究竟那句话,心里猛地一跳,下知道地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忙问:“姚先生,您和洪司令需求我帮什么忙?哪个方面的?”

    “很简略,这个忙只需你乐意帮,就是一句话的事:洪先生有个亲属,是你们北山 宇达修建公司的董事长,名叫谢本宇――”

    于和光一听“谢本宇”三个字,不由得“啊”地一声,瞬间就理解了姚令郎和洪司令“无偿”协助自己的实在意图,脸 一会儿变得乌青,目光里也流显露了无比绝望、无比愤激的神 。

    原本,三个月前,在上一任 张建坤的提议下,北山 预备对三条城区通往外 的主干道进行大修整、大改造,工程总造价一亿三千万元,是北山 近年来最大的一笔基建出资。由于这是一笔城建出资,出资规划也比较大,所以由于和光亲自担任工程的总指挥。

    于和光对这个项目十分注重,举办了几回专题会议,研讨怎样争夺和用好项目资金、怎样确认承建单位、怎样保证工程质量等问题。一同,他还亲自掌管拟定、修改了投标计划,并屡次在会上许诺:工程投标必定要公平公平,他这个指挥长绝不引荐任何施工单位,也不接受任何领导打招待、递条子引荐施工单位,全部都以投标的成果为准。

    而宇达修建公司,则是北山 最大的民营修建公司。传闻,公司老板谢本宇跟张建坤、钟荫等人联络恰当不错,在张建坤任 长和 的近十年时刻里,北山 几乎全部的城建项目都有宇达修建公司参与。

    可是,宇达公司修建的几条路途,却是最有名的“工程”,往往是修建不到一年,路面就呈现大裂缝、大水坑,又需求从头修补。这几条闻名的“公路”,被一些愤恨的司机称为“宇达路”,还有人爽性称它们为“腐.败路”――由于许多人传言,谢本宇为了揽到城建工程,每年送给张建坤、钟荫等人的钱,都是以百万核算的。

    北山 场圈子里还有一个闻名的“麻将桌”故事,就是描绘谢本宇跟张建坤的特别联络的:有一次,张建坤到谢本宇的村庄别墅去吃土鸡、打麻将,看到谢本宇花一万多元定制了一张新麻将桌,十分精美美丽,便随口说了一句:“谢总,你这麻将桌太美丽了,坐在这样的桌子前打麻将,令人心境愉悦啊!”成果,那场麻将一散场,谢本宇立刻组织一台卡车,连夜驱车一百多公里,将这张“令人心境愉悦”的麻将桌送到了张建坤老家的别墅里……

    于和光作为 长,对宇达公司的“工程”是十分动火、十分愤慨的,也耳闻过谢本宇跟张建坤的特别联络。因此,在常 会上研讨这次主干道大改造工程项目时,他提出必定要采用揭露投标的方法确认施工承建单位,不然的话,他就不干这个总指挥长。

    张建坤当时也没说什么,乃至还支撑他提出的投标计划,并要求他在一个月内完结投标作业。

    可是,令于和光意外的是:在揭露投标中,居然仍是宇达公司中标了!


榜首百三十一章 轮番坐庄

    在得知宇达公司中标后,于和光抑郁了好久,也百思不得其解:这次的投标作业,是自己亲自掌管、全程监督的,并且标底也只需规划很小的几个人知道。在参与投标的几家公司中,宇达公司可以说是规划最小、实力最差、口碑最坏的一家,照道理他应该竞赛不赢其他几家公司,但成果却令人大跌眼镜,这究竟是怎样回事?

    很快,这个疑问就有了答案。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他遽然接到了一封告发信。这封告发信很长,具体阐明晰谢本宇使用与张建坤、钟荫、常务副 长徐泰来等人的特别联络,选用威逼、要挟等方法,强逼其他五家参与竞标的修建公司跟宇达公司协作,在工程竞标时选用“串标”的方法,保证宇达公司究竟中标。为此,宇达公司向每一家参与串标的公司付出了二十万元的“酬劳”。

    这封告发信不只列明晰宇达公司组织“串标”、“围标”的经过,还供给了一个u盘,里边有两段电话录音,证明谢本宇从前打电话给某公司董事长,说这次的主干道改造工程,张 和徐副 长等领导现已内定由宇达公司承建,其他公司即便中标,也会被 常 会否决,并且这些“不听话”的公司往后再也不能在北山 揽到任何工程。要挟往后,谢本宇又在电话里许诺:只需该公司乐意与宇达公司协作“围标”,不只可以得到二十万元酬劳,并且在一年内还可以得到其他一个城建工程……

    于和光接到告发信后,气得浑身发抖,当即举办了 长作业会,当着徐泰来和其他副 长的面,大声宣读了那封告发信,并播放了那一段电话录音,惹得徐泰来恼羞成怒,与他大吵了一场。

    随后,于和光又组织举办了大改造工程指挥部会议,与几个副指挥长协商共同,宣告撤销宇达公司的中标资历,并从头进行投标。

    可是,从头竞标的计划却在 常 会上遭到了张建坤的否决。在那次会议上,张建坤毫不谦让地批判了于和光,说他由于一封莫须有的告发信,就私行撤销宇达公司的竞标资历,是一种乱用职 的行为,也违背了诚信准则,有损 府公信力,并要求于和光当即改动抉择,招认宇达公司的中标是合法的、有用的,不能再从头投标!

    于和光原本一向对张建坤十分依从,很少违逆他的“旨意”,但这次谢本宇背着他搞“串标”的行为,却严峻伤害了他的自负,也严峻冒犯了他的底线和准则。

    因此,在这次常 会上,于和光一对立张建坤委曲求全的心境,拍着桌子跟他大吵了一通,并当着众常 的面宣告:假设这次宇达公司中标,他当即辞去工程总指挥的职务,并逐级向民安 府、省 省 府反映宇达公司和单个领导勾通,搞串标围标的问题……

    而此时,张建坤现已从内部途径得知他就要晋升为 常 、宣传部长,见于和光遽然发飙,并且要挟要一级级往上面告,心里也有点发憷了,生怕被这个脾气来了什么都不论的“二愣子”搅黄了自己的大好出息,只好让步了一步,赞同再搞一次竞标,但一同要求于和光在第2次竞标时,不能将宇达公司扫除在外。

    可是,第2次竞标还没开端,张建坤遽然取得选拔,叶鸣接任 ,此事就暂时放置了下来。

    没想到,姚令郎在电话里遽然提起了宇达公司和谢本宇,并说谢本宇是洪司令的亲属,令于和光吃惊之余,立刻猜出了他的意图:他是给谢本宇做说客来了!

    公开,姚令郎紧接着就说:“于 长,前两天谢董事长特地到省会请我和洪司令吃饭,期间洪司令偶尔说起于 长,说你是咱们的好朋友、好哥们。谢董事长风闻后,便跟咱们说起了一件事,说他前不久参与你们北山 主干道改造工程投标,原本现已中标了,却不知道是哪个害了红眼病的公司,向于 长告发他们公司在竞标时有违规行为,成果宇达公司的中标成果被撤销――于 长,有没有这回事?”

    于和光强忍心中的不快,答道:“的确有这回事。不过,宇达公司在竞标时违规 作,这是根据确凿的,这一点谢本宇应该不敢否定吧!”

    姚令郎又是哈哈一笑,毫不在意地说:“于 长,现在的社会,有什么工程项目不是靠联络、靠后台拿到的?尽管现在上面重复着重 府工程项目必定要采用揭露招投标的方法,但实际上,所谓的‘揭露招投标’也就是一个幌子,或许说是一块遮羞布,是做给上面的领导和下面的大众看的。

    “不瞒你说,我跟洪司令也有一家建造公司,也承包过好几个大的 府建造工程项目。并且,这些项目也都是选用招投标方法。可是,只需咱们想要那个工程,就必定可以中标。为什么?由于咱们上面有人打招待,某个工程有必要由咱们的公司承建,建造单位就会找其他公司打招待,让这些公司给咱们‘陪标’,并要保证咱们公司中标。不然的话,其他公司中标了也没用。

    “其实,这尽管是所谓的‘黑箱 作’,但实际上是修建行业一种默许的行规,这个行规叫做‘轮番坐庄’。也就是说,你要从事修建行业,尤其是要承包 府工程项目,就有必要有后台、有靠山。咱们在承包 府工程项目时,谁的后台 、靠山大,这个工程就由谁来做,其他公司都自觉地给这个公司‘陪标’。下一次,假设是另一个公司后台 ,内定了某项 府工程,要搞竞标,其他公司又自觉地给这个公司‘陪标’。

    “我跟你说这么多,中心意思只需一个:谢董事长的宇达公司,在你们北山的主干道改造工程中有一点违规行为,其实很正常,也契合修建行业‘轮番坐庄’的潜规则,你不用少见多怪。我的主张是:请于 长不要再搞第2次竞标,就让宇达公司承建主干道改造工程。谢董事长也说了:只需你招认他们公司的中标成果,他会按规则给你提成,作为你的辛苦费和‘签字费’。”


榜首百三十二章 敲诈

    于和光听到姚令郎那种高高在上、指令似的口气,心里越来越愤恨,尤其是听到后边他说谢本宇会给自己“辛苦费”和‘签字费’时,更是怒不行遏,差点在电话里吼怒起来。 ()

    可是,考虑到姚令郎的特别身份,自己现在又有求于他,他又把冒到喉咙眼的怒火强行 制了下去,冷冷地问:“姚先生,我假设签字招认宇达公司的中标成果,谢本宇会给我多少提成?是工程造价的几个点?”

    姚令郎认为他被自己说动了,现在正在讨价还价,不由大喜,忙说:“这个你可以找谢董事长商议。不过,按咱们的行规,宇达公司揽到的这个项目,他应该拿出工程造价五到八个点的钱出来,用于各方面的打点和开支。像你这种状况,他至少应给你一个点的酬劳,也就是一百多万元。你假设想多要害,也可以跟他商议!”

    于和光不知可否,又问:“假设你今日压服了我,谢本宇容许给几个点的优点费给你和洪司令?”

    姚令郎笑了笑说:“于 长,有句俗语叫‘ 不厮欺,俏不厮瞒’,已然咱们有共同利益,那我也无妨奉告你:假设我和洪司令压服你招认了宇达公司的中标成果,咱们每人可得一百万元,这叫做雨露均沾、利益同享。我知道于 长现在缺钱,所以想跟你一同发笔小财,你应该不会回绝吧!”

    于和光听到这儿,再也忍受不住,遽然瞪圆眼睛咆哮起来:“姓姚的,你把我于和光当成什么人了?你认为天底下的 员都像你结交的那些堕落分子相同,都是可以用钱打通的?你认为你容许帮我老婆处理调集之事,我就会对你俯首帖耳惟命是从?奉告你:我老婆不往省会调了,明日我就要她回德仁 上班去!你也可以奉告谢本宇:只需我还在 长的方位上、在主干道改造工程的指挥长方位上,他就别想揽到一毛钱的工程。我也劝你和洪司令不要再做春秋美梦了:我掌管的这个路途改造工程,你们和谢本宇休想从中赚到一毛钱!”

    姚令郎被他这遽然迸发的怒火吓了一大跳,愣了好一会,遽然进步嗓门吼道:“姓于的,你装什么假狷介?摆什么臭架子?你一个小小的正处级干部,老子在省会公共厕所撒一次尿,就要淋湿好几个,有什么好牛皮的?你这样高腔大嗓吼谁呢?”

    吼完这几句后,他呼呼地喘了几口气,遽然“咯咯”一笑,用阴冷的口气说:“姓于的,你认为你不给老婆处理调集手续了,就万事大吉了,咱们就奈何不了你了?奉告你:为了给你老婆说情,我现已给相关领导送出去三十万现金了,吃饭喝茶抽烟的开支还不算在内。你不办调集也可以,但这将近四十万的开支,你有必要在一个星期之内乖乖地给我送到省会来。不然的话,我就会组织人到北山 府来向你索债。

    “你要是想抵赖不还,我在省纪 、 纪 的领导天然会来找你说话。我还会奉告纪 的领导:你为了老婆调集之事,求我去向省国土资源厅的领导纳贿,并亲点抵触和小看心境的,总觉得省 组织这样一位年青人来主 北山,有点不担任任,有点随意和草率。我信赖那里,当心他们往后到外面去宣传,说你们刑侦大队的人随意殴伤犯罪嫌疑人,那样对你们的形象晦气。”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