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总追妻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274人

小说介绍:苏熙三年前便嫁给了凌久泽,原本苏熙以为这个男人并不爱自己,所以才会如此的欺负自己,直到别人欺负了她,她才知道…


凌总追妻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319.jpg
    “我马上给您送曩昔!”崔洁道。

正文 第1201章

    第1201章

    蒋琛微一允许,大步往作业室走。

    进了作业室,男人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女性,表情温雅,却透着疏离冷淡,“王有事儿?”

    王琳满目柔情的凝着他,“自从生态园分隔后,咱们良久没见了,你一点都不想我?”

    蒋琛脱了西装外套搭在真皮座椅上,拿出烟点着,烟雾迷糊了他眼睛里的冷淡,“王琳,都是成年人,没必要搞 拒还迎的含糊,我不喜爱你便是不喜爱,你不必在我身上糟蹋时刻。”

    王琳眼底滑过一抹深痛,轻笑道,“那你有喜爱的人?”

    蒋琛一顿,点了一下烟灰,垂下眼去,“没有!”

    “那我还有时机!”王琳柔媚一笑,又带着势在必得的决绝。

    蒋琛轻笑,“你应该了解我,我对女性哪怕只需一点喜爱,都能够在一同,这两年我没容许你,你该死心了!”

    王琳挑挑眉,“可是这两年你身边也没有其他女性啊!”

    蒋琛有些烦躁,“你难么聪明,莫非不知道羁绊只会下降你的身价,并且让男人厌烦!”

    “我不怕你烦,就怕你对我视若无睹!”王琳直接坐在巨大的楠木作业桌上,往前倾着身体,妩媚的盯着男人。

    蒋琛笑,“你觉得自己身段怎样样?”

    王琳眼球一转,自傲的道,“很完美!”

    “对,很完美,对男人也很引诱,可是我一点都没爱好,莫非这还不算视若无睹?”

    王琳脸 登时一变。

    她刚要说什么,忽然传来敲门声。

    蒋琛作声,“进来!”

    崔洁拿着一叠报表开门进来,对着王琳笑了笑,才看向蒋琛,“蒋总,这是您要的报表,我现已拾掇好了!”

    王琳从桌子上下来,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手指一撩长发,含笑睨着蒋琛。

    蒋琛却没看她,伸手接过报表,翻开看了看,随口问道,“是你做的?”

    崔洁顿了一下,很快道,“是!”

    “真不错!”蒋琛薄唇勾笑,口气却渐凉,“陪着王吃下午茶、谈天,还有时刻把报表做出来,这种作业效率,连我都自惭形秽!”

    崔洁登时白了脸。

    蒋琛昂首看向她,眸光锋利,“报表究竟是谁做的?”

    崔洁浑身一颤,不敢不说真话,“是清宁做的!”

    “呵!”蒋琛嘴里宣布一声冷嘲,“崔助理,这种踩着搭档为自己邀功的事儿,你现在学的登峰造极了!”

    崔洁慌道,“蒋总,我错了,今后再也不会了!”

    蒋琛声响淡到冷酷,“作业才干不见涨,凑趣凑趣的事儿到是做了个周全,这么喜爱王,爽性去她公司里上班吧!”

    蒋琛没有怎样的发脾气,但崔洁和王琳都看出来他气愤了,崔洁一贯不断的抱愧。

    王琳目光微动,淡笑道,“没有那么严峻吧,我和崔助理的联系比较好,良久没见才多聊了两句,你干嘛这么小题大做?”

    “你们联系好,我的作业室就成了你们喝下午茶谈天的茶餐厅?”蒋琛脸上现已不见一丝笑意,“我花钱请她干事,她却连最起码的主次都分不清楚,我要这种人做什么?”

    蒋琛的话既嘲讽了崔洁,又贬低了王琳。

    王琳现已变了脸 ,站动身来,“蒋琛,你这不是骂崔助理,是在骂我!”

    蒋琛面无表情,

    “是你自己来找为难!”

正文 第1202章

    第1202章

    王琳心头泛起酸楚和寒意,都说蒋琛对女性很温顺,可触摸了才知道,他要是不喜爱,绝情的不留一点点地步。

    她追了他两年,是不是就由于她太主动、太喜爱他,他才一点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王琳脸上带着悲恸,逐渐允许,“你说的对,是我自己贱!”

    说完,抓起包,愤愤的脱离。

    王琳走了,崔洁却一动不敢动,当心道,“蒋总,我真的知道错了,看在我为公司这么多年效能的份上,您放我一次!”

    “仅此一次,别再让我看到你欺压魏清宁,否则我会让你滚的很丑陋!”蒋琛低着头看报表,低慢的声响带着让人说不出的寒意。

    崔洁连连允许,颤声道,“是,谢谢蒋总!”

    “出去吧,把魏清宁叫进来!”蒋琛道。

    崔洁再次应声,回身往外走,等出了总裁作业室的门,才发现自己手心里都是汗。

    她走向魏清宁,目光带着一丝怨怼的盯着她,“蒋总让你去作业室。”

    说完扭头回自己的工位了。

    清宁方才看到王琳一脸悲伤的走了,此刻崔洁脸 也欠好,作业室里产生了什么?

    清宁猜到是蒋琛发了火,她现已领教了他的阴晴不定。

    怀着忐忑的心思,清宁敲了敲作业室的门。

    “进来!”里边传来轻淡的一声,到是听不出什么心境。

    清宁开门进去,抬步走向男人,“蒋总,你找我?”

    蒋琛翻着报表,抬眸不冷不热的睨她一眼,“作业室里作业不需求你委曲求全,被人欺压为什么不抵挡,为什么不说?”

    清宁一愣,看着男人能直透人心的墨眸,淡声道,“我来了今后,崔洁看到蒋总培育我,难免会多想,怕我会夺了她一助的方位,所以做了一些和平常不相同的行为也是情理之中,崔助理的作业才干仍是众所周知的,蒋总不必为了这种小事大动怒火。”

    作业室内搭档之间的明争暗斗是正常的,处理搭档的联系,也是她的作业范围。

    她处理欠好是她现在作业经验和才干还不行,她不能由于自己的才干缺乏而去向老板求情协助。

    蒋琛凝着她,半晌,才嗤的一笑,“你到是想的开!”

    “我也不是任人宰割,她让我做的事儿在我作业范围之内,我不计较,假如是逾外的,我也会回绝!”清宁目光坦白的道。

    蒋琛眼中是他惯常的温淡,让人看不理解他的心思,他手指敲了一下桌面,淡声道,“不要委曲求全,否则他人都认为你好欺压,她们不会由于你的隐忍而感动,只会肆无忌惮!”

    清宁心道这话说的莫非不是他自己?

    她当然不敢辩驳他,只抿了一下唇,允许,“嗯,我理解!”

    “过来,金华的报表有问题,你来看看!”蒋琛道。

    清宁绕过巨大的作业桌,走到他身侧,折腰看向他指的当地。

    蒋琛等她看了一分钟,侧眸看她,“看出问题来了吗?”

    两人离的很近,女孩悄悄垂头,一缕发丝垂下来滑过她的挺翘的鼻尖,被她很快拂上去。

    蒋琛闻到了淡淡奶香,心头砰的一跳,不由的绷紧了身体。

    清宁看的很专注,乌黑的眼球凝着报表,很快便看出了问题,恍然道,“四月份他们公司的营收份额不正常!”

正文 第1203章

    第1203章

    蒋琛不着痕迹的深呼吸,收敛心神,淡声道,“不止这个,你看他固定资产的改变也是不正常的。”

    蒋琛带着清宁整理报表中的缝隙,教给她剖析金华公司的意图。

    清宁听的很仔细,被蒋琛一指点,许多当地恍然大悟。

    不只这一次,自从她来公司,蒋琛教会她许多,即使两人正午一同吃饭的时分,清宁问他问题,他也会诲人不倦的为她解说。

    清宁心头微动,悄悄侧眸看着男人清俊的面孔,此刻才发觉两人越靠越近,不由的开端严峻。

    蒋琛眸光扫过她染了红晕的耳垂,眸底闪过一抹深 ,淡声道,“我说的都记住了吗?”

    清宁马上允许,“记住了!”

    “专注点,有些事儿我只会给你讲一遍!”蒋琛凝着她。

    清宁似被人看到了那点当心思,登时整个脸都红了,假装泰然自若的道,“一遍就够了,谢谢蒋总!”

    蒋琛浅浅瞟她一眼,声响低缓,“你来看正丰的报表,让我看看你有什么出息?”

    清宁不敢再想入非非,收敛心神,打起十二分的精力审阅报表。

    两人边看边评论,没有人来打扰,时刻在不知不觉中曩昔,直到崔洁敲门,清宁的才恍然发觉现已过了下班的时刻。

    崔洁进来后,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清宁,向蒋琛请示下班。

    蒋琛看了一眼时刻,对清宁道,“你也回去吧,报表明日再审!”

    清宁允许,再次对蒋琛道谢,才和崔洁一同脱离。

    回到自己作业室拾掇东西的时分,崔洁从她身边路过,忽然问道,“魏清宁,你曾经是不是和蒋总知道?”

    一个来了还不到一个月的新人,蒋琛这般信赖,乃至亲手带她,崔洁觉得这太不正常!

    清宁眸光一顿,回头看向她,“曾经我在公司实习过,我的经历表里写的很清楚!”

    崔洁审视的看着她,似笑非笑,回身走了。

    清宁拾掇东西脱离,走的时分看了一眼紧锁的金叶红木门,目光有些杂乱。

    等坐在地铁上,清宁心境还十分好,大约是今日学到了许多东西,让她感觉反常充分,忽然发现,在蒋琛身边作业,也没有她想的那么坏。

    *

    一周的时刻很快曩昔,苏熙周六按时去给凌一航上课。

    坐在凌家司机的车上,苏熙忽然想到她现已一周没有凌久泽的音讯,他不再给她发音讯、打电话,也不再会她,如同从人间蒸发了相同。

    两人的联系,再次进入冷凝的转态。

    课间歇息的时分,凌一航问道,“你是不是又和我二叔吵架了?”

    苏熙面 不变,垂头翻凌一航的作业,淡声道,“为什么这样说?”

    “我二叔这几天每天都回来的很晚,我看到过他两次,他脸 如同不太好。”凌一航蹙眉道。

    他歪头看向苏熙,“我二叔尽管脾气欠好,但人仍是不错的,你别老欺压他!”

    苏熙挑眉,“为什么是我欺压他?”

    “由于显着是他更悲伤。”凌一航轻声道。

正文 第1204章

    第1204章

    苏熙心头微窒,垂下眼睫,淡声道,“好好学习吧,大人的事儿不要 心了!”

    凌一航再次着重道,“你必定要好好爱惜我二叔,他要是被他人抢走了,你必定会懊悔的!”

    苏熙冷哼,“说什么天公地道,在你心里,仍是你二叔更亲,对吧?”

    凌一航挑挑眉,“谁说的,我每句话都是在为你考虑,你听不出来?”

    苏熙面无表情,“真没听出来!”

    “哎!”凌一航叹了一声,“白费我一片诚心!”

    苏熙看着他装着一副老成的姿态,不由得笑道,“赶忙预备上课了!”

    ......

    上午清宁和悠悠一同看绘本的时分,接到许艳红的电话。

    许艳红声响温厚慈和,“清宁,你今日歇息了吗?”

    “是,在家里陪悠悠。”清宁温笑道。

    悠悠昂首,睁着黑白清楚的大眼睛,似是听到了许艳红的话,稚气开口,“是外婆吗?”

    清宁对她点允许。

    “方才是悠悠说话?”许艳红笑道,“我还没见过她呢!清宁,现在带着悠悠来家里吧,正好今日咱们都在。”

    清宁看着悠悠等待的小目光,允许道,“好,我现在带悠悠曩昔。”

    “行,咱们等着你!”许艳红快乐的挂了电话。

    清宁放下手机,对悠悠道,“咱们换衣服,去看外婆和舅舅好吗?”

    悠悠快乐的拍手,“去看外婆喽!”

    悠悠从神话和儿歌里常常听到外婆这个称号,在她形象里外婆是极慈祥的人,她一贯都对自己的外婆猎奇极了。

    清宁捏了捏她肉嘟嘟的小脸蛋,动身去换衣服。


    何阅愣了一下,原本魏家忽然来了这么一群人他就有点懵,此刻许艳红居然说他是悠悠的爸爸,更让他惊奇!

    清宁为难的问心有愧,底子不敢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