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南夜和司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追更人数:219人

小说介绍:司恋闪婚了一个普通男人,婚后两人互不相干地生活。 一年后,公司相遇,司恋打量着自家总裁,感觉有点眼熟,又记不得在哪见过…


战南夜和司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开始阅读>>


10267.jpg

    心里默默抱怨完这句


    突然,云柔柔灵机一动!


    她压低声音说:“爸爸……你放开我,我刚才给你占卜了运势,你没有死亡运,你放开我快跑,一定能跑掉的。”


    梁伟光听见这句,瞬间气得手抖!


    “死丫头,这种时候你还骗老子!你当老子不知道占运术不能给亲爹亲娘占运!”


    不孝女!


    真是不孝女!


    到这个地步,不想着救自己,还绞尽脑汁想坑死自己!


    梁伟光发狠地把匕首往云柔柔的脖子间,抵了抵。


    刺痛瞬间让云柔柔浑身一颤!


    她慌忙说:“爸,占运术不能占卜你,我能占卜!我得了一本黑皮,修炼了新的占运术,比云家的占运术强到天上去了!我当然能占出你的运势。当初,我胎记变色,也是因为修炼了那个!”


    梁伟光有了前车之鉴,根本就不相信她的鬼话。


    “闭嘴!你要是占运术好,你怎么不坐家主呢!我生你有什么用!”


    说话间,他已经在挟持着云柔柔,开始上楼梯。


    杀手一直顾虑着云柔柔,迟迟没有动手。


    梁伟光心里的算盘,打得噼啪直响


    只要出了逃生的楼梯口,他就能跑到人多的地方去呼救!


    杀手不可能会在众目睽睽下杀人!


    到时候,他就有救了!


    想到这,梁伟光呼哧呼哧地,边和杀手僵持,边加快了脚上的速度。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


    从刚才开始,梁伟光清晰地感觉到,他的伤口,突然像蚂蚁上树一样,麻麻痒痒地疼着。


    非但如此,就连他伤口的血,也似乎流得更快了一些。


    梁伟光借着应急灯光,往地上一扫。


    他赫然发现


    楼梯上,他所行之处,全是大片、大片黑红的血液!


    “嗡……嗡……嗡……”


    正在这时,手机的震动声,在狭窄的楼梯间响起。


    杀手停下了脚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电话一接通,就接到上头的命令:


    “没动手就撤,动过手的话,就别留下活口。”


    杀手的眉头皱了皱。


    都僵持这么久了,他当然不能撤。


    那就只有


    灭口了!


    就在杀手接电话的功夫,梁伟光已经拽着云柔柔,即将走到楼梯出口。


    他看着应急灯下,杀手接电话时,紧皱的眉峰,心里一凛。


    要死!


    一定是催命的电话!


    想到这,梁伟光再顾不得什么,把云柔柔重重往杀手的方向一推,转身就往外跑去!


    这是楼梯上,云柔柔的手还被他反剪着。


    被梁伟光这么一推,如果杀手不伸手接下云柔柔的话


    她一定会摔断脖子,必、死、无、疑!


    “啊!救命!”云柔柔惊恐地叫出声!


    杀手显然没有预料到这场变故。


    他在听见云柔柔叫声的同时,伸出手


    却只来得及抓住云柔柔的衣服。


    “嘶啦……”


    云柔柔的连衣裙,被瞬间扯掉大半。


    她整个人,狼狈地跌落在楼梯上。


    只差一点,就差一点,她的脖子就摔断了!


===第768章 伤口处的异变===


杀手见云柔柔没死,松了口气。


    他没有耽搁,想到刚才电话里的指示,直接跑上楼梯,极快地朝梁伟光追去……


    穿过安全楼梯尽头的门,是靠近地下停车场的出口的空旷地带。


    此时是晚上8点钟,外面下着瓢泼的大雨。


    在夜幕和大雨的掩映下。


    梁伟光虚弱的奔跑,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呼哧呼哧地边跑边喊“救命!”。


    可声音却微弱得连雨声都穿不透。


    不知为什么,对于梁伟光来说,明明刚才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刀伤。


    到了这会儿,他只觉得腹部,就像烂了个很大的窟窿。


    他每走一步,麻痒的疼痛都在不断加剧。


    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断从他伤口里往外掏东西一样。


    终于!


    伤口的疼痛,和失血过多,让梁伟光力气耗尽。


    他脚下一软,重重跌在了地上。


    梁伟光惊恐地回头


    刚才还在地下停车场的杀手,已经大步追了上来。


    杀手的脸,冰冷无情。


    “求、求求你,饶了我。我有钱,我给你100亿,买我的命。求……”梁伟光惊恐到极点,哆哆嗦嗦的哀求。


    杀手的嘴角,泛起嘲弄。


    他走到梁伟光身边,掏出一把灭音手枪,对准了梁伟光的头。


    “你知道的太多了,所以必须死。”


    杀手冷漠地说完,无情扣动了扳机。


    看着冰冷的枪口,梁伟光绝望地闭上了眼!


    “砰!”的一声。


    1秒、2秒、3秒……


    预期的疼痛,并没有降临。


    梁伟光不可置信地睁开眼


    刚才还满脸冰冷的杀手,眉心已经被子弹击穿,正仰面往地上倒去!


    被、被救了?


    梁伟光吓得裤子都尿湿了,后背乍起一背的冷汗。


    而离他不远处的安全通道出口


    云柔柔直勾勾地看着梁伟光的伤口,脸上全是震惊!


    即便是天黑大雨,视线十分不清晰。


    云柔柔借着昏黄的路灯,也能清楚地看见


    梁伟光的左腹伤口处,正弥漫了一团很大的黑色雾气!


    那团黑色的雾气,和云柔柔以前见过的,完全不一样。


    它们竟然会动!


    乍一看上去,就像是滚烫的开水一样,冒着汩汩的黑色泡泡,在梁伟光的伤口上不断地涌动!


    随着那些黑色泡泡的涌动


    梁伟光的血,像水龙头一样,不断往外涌。


    这一幕既狰狞,又恐怖。


    “嗡”的一下,云柔柔脑袋里,警铃大作。




    老太太以长辈的身份,不讲情面的训斥,简直是光明正大在打司恋的脸。


    季薄渊目光沉沉地看着季老太太。


    他沉着嗓说:“暖暖是我的妻子,也是公司的股东之一,我说她有资格坐在这,她就有资格坐在这。”


    “胡闹!”季老太太怒斥:“薄渊,你被她灌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