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狱龙岳风苏清荷小说全文无弹窗最新章节

追更人数:327人

小说介绍:他是极北监狱之王,狱中小弟皆不同凡响!大夏昆仑战神叶君临,极道教父谢文东,佣兵之王屠夫,地下钱庄老总宁财神…


绝世狱龙岳风苏清荷小说全文无弹窗最新章节开始阅读>>


10227.jpg还被李海峰带到了楼上。

要知道楼上可都是贵宾包厢啊,连邓超也只能预定一楼大厅的方位。
龙训之:“……”

郑元朗:“……”

你可真不要脸啊。

郑元朗启航,道:“岳风的债务,我龙组不感兴趣,就免了吧。”

“我有些劳累,就先回去歇着了。”

郑元朗离去。

龙训之吃人的目光看着岳风:“果然是后生可畏,我记住你了。”

“我信赖,我们往后还会再打交道的。”

说着,龙训之便要脱离。

“慢着!”

岳风却叫住了龙训之:“先别急着走啊,我们的账还没算完呢。”

“你身为龙组队员,心中应该比谁都清楚,大夏是佣兵禁地。”

“可现在你却不合法组成雇佣兵,目的伤龙组队员 命,这是死罪啊。”

“你不准备给我一个说法吗?”

龙训之咬牙切齿道:“岳风,你别贪猥无厌?”

岳风:“贪猥无厌?我看你是不识抬举。”

“假设刚刚我提示龙首,你不合法组成雇佣兵,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喘气?”

“我放你一条生路,你非但不知感恩,还说我贪猥无厌。”

“世风日下,世态炎凉啊。”

听岳风一番话,龙训之还真有些后怕。

岳风说的没错,刚刚若郑元朗真追查起雇佣兵的事,他百分百会没命。

龙训之道:“说吧,你毕竟想要什么。”

岳风:“没啥。就是相中你这江湖茶馆了。”

龙训之的家产被罚没一半,他在江湖上的方位必危如累卵摇摇 坠,

那这代表他江湖方位的江湖茶馆,天然也没藏着的必要了。

龙训之冷哼一声:“这茶馆就施舍给你吧。”

说罢,龙训之回身要走,

岳春明慌了:“龙叔,我……”

这个岳风莫不是深藏不漏,还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显贵身份?
岳春明气的脸庞曲解,

猖獗,高傲,猖獗,无礼!
郑元朗再道:“龙训之,你龙狙呢?”

龙训之这才回过神来,忙道:“回龙首,我罪大恶极,龙狙不小心被他人窃取了去。”

“我现已查明,龙狙是被治安 的李长治给偷了。我命人前去索要,却不曾想岳风竟抢先一步拿走了龙狙。”

“我这次把岳风叫来,正是想索回龙狙。”

岳风道:“李长治手中的龙狙是我的,可不是你丢的那把。”

龙训之力排众议:“每把龙狙都有编号。我们查验龙狙上的编号,天然就知龙狙是谁的了。”

岳风有些尴尬的笑笑:“不好意思啊,我不小心把龙狙给销毁了。”

“不过我用人头担保,那把龙狙上的编号是我的。”

“你……”

龙训之顿时给气的面红耳赤,

岳风这纯粹是耍无赖。

这人怎样这么不要脸。

龙训之还要说什么,

郑元朗却道:“龙狙被销毁,现在也无法考证龙狙主人是谁。”

“不过,不管龙狙是谁的,你们两个都有罪,你们可认罪认罚?”

岳风:“我认罪,认罚。”

龙训之又怎看不出来,郑元朗和岳风是一伙的,他在向着岳风。

现在他的狡赖非但无济于事,还或许激怒龙首。

他也只能认栽:“我认罪,认罚。”

郑元朗道:“那好,就罚你龙家一半的家产充当军饷好了。”

一半的家产!

郑元朗好大的食 。

不过,龙训之了解郑元朗的脾气,他向来说一不二,

现在与他讨价还价,成果只怕会更糟。

龙家,要栽跟头,大跟头!

他羞耻答应:“我听龙首的。”

郑元朗又望向岳风:“你也相同,罚你一半家产,没贰言吧。”

岳风容许的无比直爽:“没贰言。”

“我现在欠一百个亿,就分给龙组一半债务吧。”

龙训之:“……”
都没有。
有了这些佣兵,岳春明底气明显足了许多,砰!

房门忽被猛的踹开,踹门声如炸弹爆破。

紧接着,一道 朗人影闯了进来。

看到来者,龙训之的心境顿时激动起来。

郑元朗!

龙组创建者,龙首!

他是龙组必定的核心人物,精力支柱。

他……他怎样来了!

他不是精力紊乱,被强制关押了吗?

毕竟发生了什么?

龙训之一时间感觉大脑不可用了。

岳春明虽不知道郑元朗,但也被他的强大气场震慑住,大气不敢出。

一同他心中浮现出一股不祥的预见:今天他们或许会栽。

龙训之敬仰的人不多,龙首郑元朗必定算一个。

他动静因激动而颤的凶狠:“龙首大人,此生能再见您一面,死而无憾了。”

郑元朗也凌乱目光的看了眼龙训之,悄悄答应:“小龙,你老了。”

“是啊。”

龙训之动静悄悄啜泣。

郑元朗道:“都坐吧,跟你们说点事。”

世人落座。

郑元朗道:“龙训之,我此番前来只需一个目的,检查你的龙狙。”

每个龙组成员,都有指定的龙狙。

为避免龙狙丢掉,会有人守时检查他们的龙狙。

龙训之突然心跳加速,

事已至此,他基本上能承认,郑元朗是岳风搬来的救兵。

这岳风毕竟他妈的什么来历,竟能把堂堂龙首请来。

妈的,岳春明给自己惹来烦了。

他恨不能把岳春明活活掐死。


“岳风,你不是挺能打吗?来,让我智慧智慧,你的肉身能不能抗住这些子弹!”

面对这大阵仗,岳风稳如泰山,淡定自若,

“你们好大的胆,光天化日下敢行凶 人!”

龙训之耻笑道:“论胆量,老朽自认不如你。”

“敢编造龙组队长的八足金龙令牌,你可是这天底下独一份!”

“岳风,你可知编造龙组令牌是何罪!我即便 了你,也不用担责。”

岳风:“你怎样这么承认,那龙组令牌是假的。”

龙训之笑了:“老朽在龙组呆了数十年,从没见过如此年青的队员,更别说队长了。”

“而且,你在监狱系统也留下了资料,证明你的确蹲过十年大牢。蹲过牢的人,绝不或许参与龙组。”

岳风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没参与龙组。”

“不过,不是我不能参与,而是他们求我参与,我不愿参与算了。”

龙训之:“荒诞,荒诞至极。你这话诈骗傻子,傻子都不会信。”

岳风:“那我证明给你们看啊。”

话毕,岳风掐了个响指,

下一秒,一束束激光从窗外照进来,密密麻麻交织成一张激光网,笼罩在那些佣兵身上。

这激光是……狙击 的瞄准激光。

岳风在四周安顿了狙击手,而且数量极点巨大!

岳春明顿时慌了神,忙往狙击盲区避了避。

龙训之的表情也无法淡定了,

“岳风,你好大的胆,你不合法安排这么多狙击手,是何目的?我置疑你有叛国之嫌!”

岳风道:“此言差矣,龙训之,你不觉得这些激光有些眼熟吗?”

嗯?

龙训之置疑的调查起激光来。

这些激光落在政策身上后,光束松散,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松散的激光似龙形。

这是龙狙特有的瞄准激光。

是龙组的人匿伏在外?

这……这怎样或许!

砰!

他勃然大怒:“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扬言给龙叔面子……”要不是刚刚岳春明胡乱 嘴,和岳风 杠,也不至于让岳风“给他一个面子”。

现在好了,被“将军”了。

龙训之喝了口茶,道:“小友,我就倚老卖老,送小友几句劝说。”

“俗话说得好,多条朋友多条路,少结冤家少堵墙。”

“你和岳春明 碰 ,对你们两个都没长处的。”

“若是两头握手言和,老夫也不介意往后扶持你一把。”

岳风:“第一,我不需要您老的扶持,你还不可资格。”

“第二,我觉得我们不是 碰 ,而是以卵击石。”

“我是石头,仍是金刚石!”

岳风这句话算是彻底撕破脸了。

岳春明暴怒:“就你也敢说龙叔没资格扶持你?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

“龙叔,这家伙就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 ,你给他来软的,只会让他更猖獗更猖獗。”

龙训之也一脸的失望:“哎,年青人,你是我见过最狂的人,没有之一。”

“若是再早几年,我信赖凭你的身手,定能闯出一些名堂。但,现在这个时代,靠的是脑子,不是拳头。你不太适宜这个时代。”

岳风饶有兴趣的看着龙训之:“所以呢?”

龙训之:“所以,我准备送你脱离。”

他启航,感慨万千:“哎,老朽金盆洗手多年,没想到今天被你逼的重出江湖。”

“你死的也算值了。”

他手中茶杯,掉落在地,摔个损坏。

砰!

房门被猛的踹开,一群身着防弹衣,训练有素的佣兵闯了进来,

每人手中都握着一把 ,黑洞洞的 筒,直瞄准岳风脑袋。


龙训之责怪道:“岳春明,坐下。沉不住气,难成大气。”

岳春明一脸憋屈的坐下,对龙训之大为不满,

你搞什么“先礼后兵”啊,直接以暴制暴就行了呗。

龙训之望向岳风,心情又恢复和蔼:“岳风,你和岳春明的事,我现已详细了解过了。”

“你的方法则老夫敬佩,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岳风有点生气了,

他是真生气了:“来来来,你给我说明说明,什么叫人不可貌相?我这容颜配不上我的方法?”

龙训之被岳风给问住了,稍显尴尬,

这家伙还真他妈刺头,不按套路出牌。

厉宏光和岳功成栽在他手里,一点不 屈。

他只能以笑来缓解尴尬:“哈哈,小友是个豁亮人,那我们就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我这有一个解决方案,不妨你们两个各退一步,岳家的赔偿金从十一个亿提到二十个亿,而你也别再强求岳家人在跪着奉上,怎样样?”

岳风摇了摇头:“不怎样样。”

话音刚落,好容易陡峭下来的气氛,又初步紧张起来。

龙训之有些不高兴了:“怎样,小友,这点面子都不给老夫?”

岳风道:“此言差矣。刚刚我可给您一个面子了啊。”

“礼尚往来,您也应该还我一个面子才对。”

“可您非但不还我面子,反倒一上来就要我忍受 屈让一大步,不觉得太无礼了?”

龙训之瞪了眼岳春明,

要不是刚刚岳春明胡乱 嘴,和岳风 杠,也不至于让岳风“给他一个面子”。

邓超忙说明道:“小雪,伯父伯母,你们或许不知道,这茶馆上面,有一间特别的‘款待室’,专门款待一些刺头的。”

“李经理必定是带岳风去那间特别款待室了。”

杜小雪父母恍然大悟,对此毫不置疑。

仅有杜小雪苦涩一笑,

这邓超可真能掩耳盗铃啊。

岳风进了茶馆最高规范的豪华包厢,

龙训之和岳春明现已在包厢等着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看岳春明的表情恨不能把岳风生搬 套似的。

而龙训之却一脸安定,相貌慈祥。

他冲岳风悄悄答应:“岳风,坐吧。”

“推让。”

岳风落座。

龙训之让家丁给岳风斟茶:“这是我保藏多年的母树大红袍,每年产量缺少十斤,你尝尝味道怎样。”

岳风悄悄答应,品了一口。

他看得出来,龙训之是想“先礼后兵”。

若是普通人,必定吃龙训之这一套,喝了茶后做出让步,甚至或许为龙训之的高规范款待感到被宠若惊。

但,岳风可不是普通人。

他喝了一口,道:“一般般吧。比不得我师傅泡的龙井花茶。”

岳春明勃然大怒:“猖獗,怎样跟龙叔说话呢。”

“你懂不懂茶?这母树大红袍可是大夏最好的茶,没有之一。”

“龙井花茶跟这茶根柢没得比。”

岳风瞪了眼岳春明:“我们说话,哪儿轮得到你 嘴。”

“若是往常,我定把这碗茶拍到你脑袋上不可。”

“但今天我给龙先生一个面子,就饶你一次。”

岳风一句话,气氛当即剑拔弩张起来。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