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老公是千亿首富海彤免费版 - 笔趣阁

追更人数:485人

小说介绍:相亲当天,海彤就闪婚了陌生人。本以为婚后应该过着相敬如宾且平凡的生活没想到闪婚老公竟是…


闪婚老公是千亿首富海彤免费版 - 笔趣阁开始阅读>>


10167.jpg女俩去五星级酒店吃饭。

莞城的五星级酒店,海彤最了解的便是莞城大酒店了。

莞城大酒店是战氏集团旗下的酒店,战氏与商氏不太盘,能够说是竞赛手,海彤是 着母女俩去了莞城酒店,才想起了这件事。

登时,她有点抱歉地商太太说道:“阿姨,要不,咱们换一家吧?”

商太太理解海彤的意思,她笑了笑,说道:“不用了,我曾经还打理公司的时分,也常常会在这儿和客户谈生意。”

她还看了自家女儿两眼。

商晓菲不傻,秒懂母亲那一记目光。

她垮着俏脸说道:“妈,哪有那么简单遇到他?就算遇到了,又怎样?”

从看到战胤戴着婚戒的那一刻起,商晓菲痛得像刀割仍旧逼着自己放下。

大嫂说,三条腿的男人找不到,两条腿的男人通街都是,她商晓菲不愁嫁,必定能找到和战胤相同优异,却只愛她商晓菲的优异男人。

海彤见母女俩不介意,才请着母女俩进去。

大堂司理自是认得海彤,不過他不敢称号海彤做大少奶奶,只能热心肠 领着三人往里走。

等三人坐着电梯上楼后,大堂司理往回走,走着走着,他停下来,扭头看着电梯口,喃喃自语:“大少奶奶身邊的两个女性,是商太太和商吗?”

他看着眼熟,很像那母女俩呢。

他要是没有看走眼,大少奶奶这是和商家的人在一同?

大少爷知道吗?

大堂司理 着这个疑问,邊走邊嘀嘀咕咕的,没走几步,他看到了几个男人在一班警卫的簇拥下走进来,走在前面的那几个男人,分别是大少爷,二少爷以及苏总。

别的几个男人应该是重要客户。

大堂司理箭步迎上前去。

战奕辰每次看到大堂司理,就想起大堂司理那纠结的姿态,他不由得想笑。

“邹司理。”

战奕辰温文地叫了大堂司理一声。

邹司理忙应着:“二少爷请叮咛。”

“哦,了。”

邹司理小声地战奕辰说道:“二少爷,数分钟前,大少奶奶才 着两个人进去,挑了至尊号的一间房,我看大少奶奶 着的那两个人,像是商太太和商。”

战奕辰脚步一顿,低声问:“看清楚了吗?真是大少奶奶?”

“二少爷,我的目光利得很,大少爷 着大少奶奶来過的,我认得大少奶奶。”

那是大少奶奶耶,他们这些人必须在见過一面后就记住大少奶奶的姿态。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战奕辰箭步跟上大部隊,来到兄長的身邊,低声提示:“大哥,邹司理说看到我大嫂数分钟前 着商太太母女俩进来,她们挑了至尊号的房间。”

那种房间在莞城酒店是第一流的雅间,钱包扁一点的人都不敢挑选至尊号的房间。

不過,大嫂要是请商太太吃饭,也确实要选至尊号。

“知道了。”

战胤此没有半点意外。

“不会撞上的。”

战胤消沉地说了句。

他一般都是请着客户上顶楼的总统套房,与至尊号的房间不同楼层,他有专用的电梯,酒店的客人没有他 着,都进不了他专用的电梯。

除非夫妻俩在电梯口遇上,不然都不会会面。

战奕辰见兄長 有成竹的,就不再多嘴。

横竖装穷的主角是大哥,真与大嫂撞个正着,让大嫂知道了大哥的身份,那也是大哥的事,他们便是看戏的人。

战胤一行人并没有和海彤三人撞个正着,不過战胤在进入电梯时,被刚从另一乘电梯里出来的周洪林和叶佳妮看到了身影。

周洪林只觉得那道身影眼熟,當他想看清楚一点时,电梯门关上了。

警卫团还没有上楼,察觉到周洪林站在电梯口窥探,他们齐刷刷地瞪着周洪林。

周洪林被他们这样瞪着,秒怂,當即拉着叶佳妮走了。

“洪林,你刚才在看什么?”

“那些男人,是不是战少的警卫团?”

周洪林问着叶佳妮。

商太太问了女儿一句。
章念生走了吗?”

战胤还记取情敌呢。

“我回来并没有看到他。还吃醋呢?”

战胤默了默后,说道:“你也说我的脾气就那样,吃醋,或许会成为我的习气。”

要是苏南和老太太在场,又得拿话刺他了。

海彤呵呵地笑,“今后我天天给你吃酸菜。”

有个醋坛子,不腌酸菜就太糟蹋这个醋坛子了。

“只需是你做的菜,我都愛吃。”

“战胤,你这张嘴抹了蜂蜜吧,说的话越来越甜。”

战胤嘴角抽了抽,奶奶老是厌弃他不会着海彤说情话,看,他说两句好听的话,海彤就嫌他的嘴巴像抹了蜜相同,她或许不喜爱听甜言蜜语。

“你在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好。”

海彤先挂斷的电话。

战胤把手机从耳邊移开,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儿,诉苦:“连句想我的话都不愿说。”

放下手机,他很快就调整好心境,投入了繁忙的作业中。

海彤喝完了红糖姜水,把保温杯清洗洁净,再从冰箱里拿了些生果,清洗洁净,放在果盘里,端着果盘出去。

商太太母女俩坐在收银台外面。

“阿姨。”

海彤把果盘放到商太太面前,“阿姨,吃点生果。”

“谢谢。”

商太太道了谢,等海彤坐下后,她也没有借题发挥,直白地道:“海彤,我今日過来,想必你也猜到了原因。我八岁的时分就和妹妹分开了,现已過去了五十年,在这五十年里,我无时无刻都在牵挂着我妹妹。”

“忧虑她在养爸爸妈妈家里過得欠好,又忧虑她不记得我这个姐姐了,在她被领养后,我也常常向院長妈妈探问她的近况,惋惜的是都没有成果。”

“等我長大后,有才能了,我试了各种方法寻觅我妹妹,曾经欠好找,现在互联网髮達,我想着简单一点的,仍是一次次的抱着期望又遭受绝望。”

海彤听商晓菲说過这些细节。

“看過你姐和阳阳后,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们便是我妹妹的女儿,阳阳和我妹妹小时分很像,在你姐姐家里,我也看到了她的结婚照,她更像我妹妹。”

“我想……你能和我一道去做一次DNA判定吗?”

见海彤没有立刻容许,商太太急迫地道:“不论成果怎样,我都能承受的。”

商晓菲也说道:“海彤,你要是没时刻跟咱们走一趟,你给咱们几根 着髮囊的头髮,咱们拿去也能够做判定的,不用你参与。”

當然了,海彤乐意和她们一同去判定中心那里抽血做DNA判定更好一点。

“你要是忧虑没有人帮你看店,要不,你和我妈一同去,我留下来帮你看店。”

海彤等母女俩说完后,她说,“阿姨,晓菲,你们等等,我打电话给我姐,跟我姐协商协商。我妈的状况,我也和晓菲说過的,于阿姨一贯没有抛弃寻觅妹妹,我很感動,可是……”

她妈妈现已逝世十五年,这个成果,商太太或许很难承受。

商太太眼圈泛红,她昨日就难過了一整天,此时,一提及妹妹或许已离世十五年,她的嗓子就像被堵住了相同,说不出话来。

海彤见她的泪水滴落,忙递给她纸巾,抱歉地道:“阿姨,不起。”

“海彤。”

商太太握着她的手,呜咽着:“是阿姨不起你们,阿姨没有本事,迟迟都找不到你们,要是早一点找到你们,说不定你妈就不会死。”

她是早就找到了妹妹,必定会把妹妹接到区 ,妹妹也不会在乡道上出事,夫妻双双身亡。

虽然还没有做判定,听着商太太的话,海彤也是鼻子髮酸,眼圈泛红。

要是母亲还活着,那该多好呀。

“妈,你别哭了,爸三令五申的,让我看着你,别让你再哭,你昨日都哭了一天。”

商晓菲从海彤手里拿過纸巾,帮母亲擦着眼泪,安慰地道:“妈,你先和海彤去做判定吧,若是,好歹,还有海彤和海灵姐。”

商太太自己擦着泪水,“妈便是操控不住自己的心境。”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