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惜陆卿寒《陆少的替嫁宠妻/陆总的第一宠妻》免费阅读 - 笔趣阁/顶点小说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80

小说介绍:人前,温惜是高高在上的沐家千金、人人艳羡的陆家少奶奶人后,她是终日只能戴着口罩、为了生计疲于奔波的贫民女佣一场阴谋,她被迫成为沐家千金,嫁给了北城第一权贵婚后,陆卿寒将这位新婚夫人捧在手心,宠上了天当正主归来…


温惜陆卿寒《陆少的替嫁宠妻/陆总的第一宠妻》免费阅读 - 笔趣阁/顶点小说http://i.readaa.com/g/9s


ia_300000944.jpg 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就在她头顶上方,一条蛇吐着红信子,浑身泛着黑,有几道红 的斑纹,往常稀有。

  陆卿寒的神态分外的严厉,“别動!”   温惜一怔。

  灯光中,瞳仁闪耀。

  “陆卿寒,我叫温惜。”

  男人如同是有些怅惘,“温惜。”

  “嗯,我叫温惜,温顺的温,爱惜的惜。”

  男人低语,温惜没有听清,他此时烧起来了,神智都有些不清楚了。

  女性看着他唇瓣阖動,垂头,凑近了他。

  “你说什么?”

  “温惜,你在哪?”

  温惜的神 微微的变了。

  她看着此时由于髮烧昏倒的男人,本来,他还记住她的姓名。

  她低低道,“我在这儿。”

 

  温惜用刀划开了男人的手背的创伤,垂头将 血吸出来,然后用纱布在手腕上扎紧了,细心的上药包扎。

  灯光微明。

  陆卿寒张开了眼睛,他的视野含糊。

  含糊看着面前一道身影。

  遽然,他开口,“沁雅..…”

  温惜正在拾掇急救包的手一顿,沁雅..…

  她不是第一次听见陆卿寒喊这个姓名。

  沁雅是谁?

  她看着男人的脸,看着他脸上不正常的潮红 ,伸手摸了一下男人的脑门,公然,髮烧了。

  “沁雅……”他捉住了她的手指。

  温惜的话还没说完,纤细的脖颈就被人扼住。

  她双手握住了男人掐住自己脖颈的手,仰着头,困难的呼吸着,“我二     温惜一愣,“我,我跟你一同回去吧。”

  安可疼的脸 髮白,可是她知道温惜的家境不是很好,来探险必定也是为了彩头30万人民币,她们不在乎这些钱,可是温惜不相同,以为温惜是忧虑自己。  “怕啊。”生疏的环境,保存原始生态的雨林,谁不怕,温惜的唇角显露一抹漠然挖苦的笑脸,“怕也要试试,畢竟,30万呢,这筆钱在陆总眼里算不得什么,在我眼里,救命的钱。” 代璐璐看着秦斯衍这么忧虑温惜的姿态,心里难过,“秦少,假如温惜现已早就回去了呢,说不定,说不定她早就出来了,仅仅没有知会你罷了。”

  “便是啊,说不定温惜早就回去了,这下还拖累陆四哥。”

  秦斯衍拿出手机,连连给温惜拨着电话,那端都显现无法接通,他马上给陆卿寒拨了一个电话,而陆卿寒的手机也显现无法接通了。

  温惜搓着手臂,又冷又无力,遽然脚下一滑,她再次跌倒在地上。

  这儿是森林深处了,地上上简直随处可见斑斓不平,斷裂的树枝跟石头,每走一步都很费劲。

  她撑着手臂,疼的‘嘶’了一声。

 

  居然!!

  没有信号了。

  温惜看了一眼时刻,现在是下午4点25分,她有必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走出去,要不然天 沉下来,她就走不出去了。

  头顶,直升机飞翔回旋扭转,她伸手,用力的挥了挥。

  “喂,我在这!!!”

  可是直升机并没有髮现,回旋扭转了几圈,也慢慢的飞走了。

  温惜加快了脚步,依照原路往后折返,她尽力的让自己安静下来,让自己不要慌,不会有事的。

  周围很安静,简直除了她,没有其他的人气。

 

  陆绾之这样的小公主,尽管對这儿很猎奇,可是哪里能受得住这么远的路跟周围的环境,猎奇心很快就被击碎了。

  再加上白宴跟陆卿寒都是男生,无聊的紧,现在遇到了温惜跟安可,兴致又高了起来,“这儿有什么好玩的,真没劲,处处都是蟲子,你看看我的臂膀上都是。”

  安可也 了几句话。

  温惜走在前面,背面白宴跟陆绾之斗起嘴来,给这个稍微安静的气氛内增加了一点活泼的气氛。

  走着走着。

  温惜走到了前面,前面有个树枝,她没有髮现,几乎跌倒,背面,一只手圈住了她的腰将她往后一帶,温惜往后踉跄了一步,背面如同撞到了什么坚 的物件。

  温惜嗅到了一抹淡淡薄荷稠浊烟草的滋味。

  在这个森林里边,这个气味,分外的不同却又了解。

  温惜的脸。

  遽然一红。

  这个滋味……

  跟今日早上,她身上浴袍的滋味,一模相同。

  她才反响過来,早上那件浴袍,是陆卿寒的。

  白宴跟陆绾之斗着嘴,陆绾之翻了一个白眼,不理睬他了,跟安可在后边全程在摄影,各种滤镜,各种美颜,白宴摸了摸鼻子,见陆小公主不跟自己谈天了,他就准備去找陆卿寒,没有成想,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陆卿寒搂住了温惜的腰。

  他勾着唇,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男人松开手,温惜收拾了一下衣角,“谢谢陆总。”

  白宴走過来,手肘撞了一下陆卿寒,“四哥,我是不是耽误你功德了。”

  男人一个严寒的目光看過来,白宴马上往后躲了两步,“四哥,我懂了,我离你们啊,远远的,不打扰你们两个,持续,持续。·”

  “啊——”背面,遽然传来安可的叫声。

  白宴急速回身,“怎样了!”

  陆卿寒跟温惜也停下脚步,两人敏捷的往后边走。

  安可捂着脚踝,脸上显露忍疼的神 ,一邊的陆绾之扶着她。

  白宴是医师,几步走過去,“怎样了。”

  他折腰,调查安可的伤势。

  陆绾之说道,“有一个蟲子爬過来,吓了咱们一跳,安可往后躲的时分扭了脚。

  安可咬着唇,脸 苍白,“好疼啊。”

  白宴掀开了安可的裤脚,检查着伤势,脚踝处还没开端红肿,并没有什么改变,可是白宴跟陆绾之扶着安可,安可嘗试着,却走不了几步。

  安可只觉得耳蜗都在嗡鸣,疼的眼前都在髮黑。

  白宴捏了一下,安可大叫作声。

 

  若是他真的愛沐舒羽,怎样会跟自己上床。

  “你是她的未婚夫,今后要娶她的。”

  听到这话,陆卿寒如同是没有了兴致,起了身,温惜急速闭上眼睛,耳尖都在泛红,陆卿寒见状,薄唇不由得勾了一下,翻开衣橱,拿出来一套衣服换上。

  “温惜,你说,有钱有有钱人的 ,贫民有贫民的活法,都是人,都会有不自由的时分。”

  况且,沐舒羽肚子里边的种,是不是自己的不必定,陆家對子嗣要求的严厉,在沐舒羽没有生下孩子之前,他是不会跟沐舒羽成婚的。

  他娶不娶沐舒羽,不知道。

  那天晚上,沐舒羽呈现在自己的酒店房间门口, 根就不是意外,也 根没有什么朋友生日,这件工作,他念及沐舒羽救了自己,并不乐意當面挑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