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替嫁宠妻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75

小说介绍:人前,温惜是高高在上的沐家千金、人人艳羡的陆家少奶奶人后,她是终日只能戴着口罩、为了生计疲于奔波的贫民女佣一场阴谋,她被迫成为沐家千金,嫁给了北城第一权贵婚后,陆卿寒将这位新婚夫人捧在手心,宠上了天当正主归来…


陆少的替嫁宠妻免费阅读http://i.readaa.com/g/9s


ia_300000934.jpg 
  “这么简單?”

  “太没劲了吧,温惜,你应该提出来让他亲一下具有方片3的人,好好的整蛊影响一下。”

  “便是啊,太不会玩了。”

  世人登时纷繁不满,玩游戏原本便是要求一个影响,拥抱一下有啥啊。

  岑月城對温惜感谢的笑了一下,拥抱了一个具有方片3的女生,徐荣荣脸红心跳加快,岑月城抱了她一下就松开。

  徐荣荣坐下身来,游戏又完了一轮,她的心跳仍旧加快,目光时不时的看向岑月城,今日,真的是一个绝好的时机,她居然跟岑影帝拥抱了。

  “呀,温惜,红桃在你手里啊。”

  陈欢的话还没说完,一道男声淡淡地落下,“打住吧,你们两个,这儿但是陆家的场子,少说一些有的没的。”

  “阿城哥,怕什么啊,她们又听不到。”岑鸢撅着红唇,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然后對陈欢道,“真的假的?”

  岑月城悄悄的摇头,對岑鸢说道,“这么喜爱八卦,什么时分我给你开个记者招待会,讲一讲大明星岑鸢的八卦呢?”

  “二哥,你就别打趣我了。”

  岑月城端着酒杯,喝了一口,男人抬手推了一下眼镜,目光悄悄抬,月光与灯火交错下,他的视野落在了秦斯衍跟温惜的身上,正是刚刚自己妹妹岑鸢的八卦中心点,这个温惜,好像……

  的确跟沐家那位千金有些类似。

  但是要说哪里像,猛地一看,又说不出来,好像,哪里都不像,但是又有些像。

  好像,两张脸,隔了一层模糊的白雾。

  岑鸢见自己哥哥的视野落在温惜身上,笑嘻嘻的凑過来,“哥,你说,温惜跟沐舒羽,谁美观?”

  “这个吧。”岑月城下知道的看着温惜。

  女性下巴精巧但是不会過于尖细,略施粉黛,脸上的妆感不重,唇 的颜 夜 浅淡的豆沙 ,一张脸眉眼精美在淡淡的火光下有些温顺感,長髮轻松的落在耳后,偶爾几缕碎髮在海风吹拂下悄悄杂乱,但是适可而止的安静柔软之美。

  说完,岑月城好像是反响過来,看着自家妹妹。

  岑鸢憋着笑。

  还不让她们八卦,那就拿自己哥哥八卦咯。

  晚上8点的海滩。

  海风吹拂,帶着淡淡的腥咸味。

  海滩上开起了热烈的沙滩舞会,也有的聚在一同打牌,三三两两的,好像都有自己的小团体。

  陆卿寒睁开眼睛,他的酒量是不错,但是连着灌下了两瓶酒,酒劲儿还没散。

  耳邊是热热烈闹的。

  这些人经過,谈天,他简直都能听见。

  男人并没有睡下。

  “卿寒,你怎样样。”沐舒羽走過来,手中端了一杯温水。


  那女生说道,“陆四哥就挑选喝了两瓶白酒,这件工作就这么過去了。”

  秦斯衍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才對。

  不愧是四哥。

  他真的是多想了,即便是一个游戏,四哥也不会對温惜做出这样的工作来,且不说,四哥的未婚妻沐舒羽还在。

  “喂,传闻了,那个女性便是温惜,陆卿寒未婚妻,沐舒羽家里的女仆人。”

  “一个女仆人怎样配跟咱们坐在一同。”

  “这个女佣啊,手法了得,你看看,她身邊坐着的但是秦少,还不知道用什么狐媚手法,蛊惑秦少。”

  “也不知道秦少什么目光,居然会看上一个身份低微的女仆人。”

  “你们真的是小瞧了这个女佣。”董丝丝走過来,小声说道,“她啊,但是连陆四少都蛊惑呢。”

  “真假,四少但是舒羽的未婚夫。”

  “舒羽也太仁慈了吧,这样的女佣都藏着。”

  “你们有所不知啊,这个女佣是跟舒羽從小一同長大的,行为卑鄙, 慕虚荣,私 可紊乱了,高中的时分,一同往来好几个男朋友。”

  “天哪...…”

  “太厌恶了吧,秦少真的是被这种女性單纯的表面给骗了。”一名暗秦斯衍的女名媛握紧了手中的高脚玻璃杯。

  “便是被骗了,璐璐,我要是秦少,我必定喜爱你这种温顺大方又美丽的世家千金,怎样会喜爱一个身份低微的女仆人呢。”

  代璐璐脸颊有些娇羞。

  她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这些人的评论声并不小。

  温惜听得到。

  她们好像一张张嘴巴丝毫不避忌她,好像一点不怕她听到。

  反而以评论她诬蔑她为趣味相同,笑作一团。

  秦斯衍皱了眉,站动身正准備走過去,温惜叫住了他,“秦少,牛排煎好了,这份给你。”

  “温惜,那些人的话,你别放在心里。”

  温惜吃了一口牛排,细心的咀嚼着,好像并不放在心上一般,“不会。”

  见温惜小口的吃完了牛排,秦斯衍说道,“走,我跟你去那邊,我给你烤蔬菜吃。”

  代璐红着眼看着秦斯衍卷起了衣袖,在烧烤架旁邊,给温惜烤肉烤蔬菜吃,她心里酸涩的不可,“真不知道这个女佣有什么好,一个家里赤贫没有见過世面的乡巴佬,你看看她穿的,普一般通的地摊货。”秦少怎样就被这个女性迷住了。

  “好了璐璐,别不快乐了。”姐妹团有人上前安慰。

  代璐璐家境不错,尽管没有秦家陆家这样好,但是也算是名媛千金了,自己居然比不上一个女佣,心境天然差劲。

  “传闻这个女仆人,上高中的时分还堕過胎呢..”

  “啊?什么?”

  登时,一众惊呼。

  瞬间,众说纷纭的评论起来。

  时不时的目光看向温惜的方向。

  两瓶白酒,一般的女生,怎样能喝的了。淑女,他也觉得惋惜,怎样不是自己呢。

  跟着丁立摊开了手中的牌。

  世人的心都被勾起来,不是丁立,那是谁??

  还有人没有亮牌吗?

  “有谁还没亮牌吗?”登时世人的猎奇心都被提起来了。

  沐舒羽看了一圈,遽然,她的目光落在了身侧男人的身上,“卿寒,你………”

  这一声,简直把所有人的目光都拉了過来。

  温惜咬着唇,莫非是陆卿寒。

  她看着男人,而男人好像是很随意一般,包裹着西裤的双腿悄悄交叠,他将手中的牌摊开,放在了桌面上,公然!

  是一张红桃心。

  登时,沐舒羽的脸 僵 了起来。

  她瞪着戴和娜,蠢货,只知道给她惹费事!!

  戴和娜也没有想到,红桃心这张牌不在丁立手里,居然会在陆卿寒的手中!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