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总的第一宠妻》又名陆少的替嫁宠妻,主角温惜陆卿寒,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189

小说介绍:人前,温惜是高高在上的沐家千金、人人艳羡的陆家少奶奶人后,她是终日只能戴着口罩、为了生计疲于奔波的贫民女佣一场阴谋,她被迫成为沐家千金,嫁给了北城第一权贵婚后,陆卿寒将这位新婚夫人捧在手心,宠上了天当正主归来…


《陆总的第一宠妻》又名陆少的替嫁宠妻,主角温惜陆卿寒,小说全集免费阅读!http://i.readaa.com/g/9s


ia_300000928.jpg
  温惜没有回酒店,而是在酒店门口坐了几分钟,就动身,她看着偌大雄伟的酒店,这儿能够说是海上最富有最奢华的酒店,單單酒店里边随意挂着的一幅字画,就够一般人一辈子的 。

  这儿,除了酒店,还有许多游乐设备。

  越是在海岛中心方位,海风越是大。

  女性的髮丝被吹乱,她来到了海岛旁邊停放着的巨型星河号轮船上,这儿也是供客人游乐的当地,停靠在酒店一侧,此时,也有三三两两的名媛在这上面,不過人很少,大多数被邀请来旅行的人都在海滩上。

  三三两两的名媛跟温惜也不知道,天然没有剩余的攀谈。

  仅仅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去海滩了?海滩上好玩吗?”

  温惜摇头。

  欠好玩。

  “我看你估量是喝醉了。”

  一个女生很温文的说,“来这儿坐坐吧。”

  她见温惜穿戴一身蓝 長裙,尽管美丽,但是做工却一般,心里理解温惜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应该是一般的富有人家,只不過有个联系拿了门票過来,但是跟那些上流社会的名媛千金玩不开,所以就没有去海滩。

  其他的人,都面面相觑,今日,陆家邀请了不少人来这儿參加海滩晚宴,也有不少人顺着联系拿到了票,就连沐舒羽都送出去几张,来的不少世家膏粱子弟,也有素日里边玩得很开的。

  登时,又几道目光落在了丁立跟徐思桀身上,这俩人都是素日里边万花丛中過,换女朋友跟换衣服相同,女伴许多的人。

  徐思桀道,“哎呀,这么说,我还没有什么形象了,嘿嘿,我一年碰過的女性多了去了,记不住啊,不過……”他看着温惜,“这么美丽,我要是搞過,应该能记住啊。”

  “丁立,厚道告知,是不是你啊,哈哈哈。”

  几个笑作一团。

  丁立摆了摆手,“这我哪能知道。”

  他这一个月就换了四个女朋友。

  连第一个女的長什么姿态他都忘了。

  一群人开端就这个论题说说笑笑,各种什么‘厌恶’‘虚荣’‘堕胎’之类的言辞。

  遽然,只听见一道慌张的女声。

  “啊——”

  “四少,你的手!”

  陆卿寒猛地捏碎了手中的玻璃杯,鲜血跟玻璃渣混合在了一同。

  血珠斷线一般张狂的涌出来落在了地面上。

  一个女生淹住了唇,“四少……”

  周围,猛地冷寂下来。

  那些刚刚还在谈天谈笑嬉闹的公子哥名媛,登时大气不敢作声,谁敢惹陆四少不快。

  不過这个陆四少怎样了。

  遽然就……

  陆卿寒另一只手端起来一瓶酒,猛地灌了下去,整瓶酒灌完了,他站动身,渐渐的吐出一口气,只觉得 口一阵子冷风吹過来,闭上眼睛,刚刚那些话还回旋在自己的脑海中。

  “四少,你的手需求包扎一下..”这个名媛千金大着胆子说了一句,就撞入了陆卿寒阴鸷的双眸中,她寒战了一下,不敢再作声。

  男人寒眸冷冷的從董思思,戴和娜跟代璐璐这几个刚刚评论这件工作的人脸上扫過,最终落在了丁立跟徐思桀身上,他紧握了一下双拳,左手传来的苦楚让他清醒了一下。

  他站动身,大步往前走。

  比及陆卿寒脱离了,海滩上其他几个人才松了一口气一般,刚刚,陆卿寒的目光太吓人了。

  “四少怎样了?”

  “谁知道呢,估量是喝醉了吧。”

  “天哪,陆四少刚刚的目光好吓人。”

  “他的手好像还在流血。”

  秦斯衍扶着温惜一路往酒店的方向走,由于酒店是在海岛上树立的,所以從海滩到酒店需求游艇,间隔大约需求几分钟就好了,还未上船,沐舒羽就说道。

  “秦少,我来吧,畢竟温惜是女孩子,你一个大男人进女生的房间不太好。”

  秦斯衍想了想也觉得沐舒羽说得對,点了头,“那就费事沐了。”

  司机马上开了游艇。

  沐舒羽看着温惜,“温惜,咱们但是说好的,这件工作,是隐秘。”

  温惜并没有很醉,尽管酒精的冲劲儿让她难过的,但是不至于醉的离谱,“哦?隐秘?把我的伤痕翻出来,各样侮辱,为了满足沐温顺贤淑的形象吗?”

  “我的第一次,我的孩子,沐舒羽,你比我都清楚那个男人是谁。我能够忍让你们一次两次,但是不会许多次都忍着。”

  她也是人,也知道疼。

  即便承受的次数多了,即便麻痹了,也会疼的。


  此话一出,世人面面相觑。

  戴和娜恨不能温惜声名狼藉,脏水泼在她身上越脏越好,“卖给谁了??”

  看着温惜喝醉了,有人嬉笑着,“温惜,你第一次给了谁啊?”

  而秦斯衍遽然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温惜,看着女性那一双纯洁清澈的眼睛,他心堵得慌的一同,却又无法愤慨。

  女性一双眼睛亮堂的吓人。

  她的视野在面前一众的名媛千金跟贵公子哥上扫了一圈,目光顿在陆卿寒的脸上,沐舒羽吓了一跳,生怕温惜喝醉了把实话说出来了,急速站动身,“温惜,你喝多了,我找人送你回去!”

  说着,沐舒羽站动身,直接走到了温惜面前,扶着她的手臂往外拉,“你真的喝醉了,快去歇息吧。”

  温惜好像在回想着什么,她推开了沐舒羽的手臂,唇角显露了嘲讽的弧度,“沐,我没醉啊,为什么要回去,你怎样了,你好古怪啊。”

  沐舒羽这才髮现,她刚刚的神态有些异常了。

  不過没联系,大部分的人注意力都在温惜的身上,鲜少有人留意到沐舒羽心境的改变,沐舒羽马上调整心态,生怕显露马脚,急速温顺的说道,“温惜,咱们是一同長大的,你尽管曾经犯過错,但是总過也是沐家的人,她喝多了,我找人……”沐舒羽一想,算了,她自己送回去吧,以免出差错。

  “够了!”

  秦斯衍站动身,他看着沐舒羽,“你们这些人有意思吗?”他扶起了温惜的手臂,“我送你回去歇息。”

  “不要。”温惜推着他,她迷离的双眸看着秦斯衍,“我没有醉..我很好...为什么要歇息??”

  “卖给谁了?”女性的嘴里喃喃的念着。

  “第一次。”她‘呵呵’的笑了一声。

  目光落在了陆卿寒的脸上。

  这个男人,就坐在她左边對面的方位...

  第一次?

  第一次给了他。

  卖给谁了?

  也是他。

  为了母亲的病,沐舒羽给了她20万,让她去那个酒店房间……

  陪着陆卿寒,睡一夜。

  是啊,他……

  沐舒羽急速挡在了温惜面前,挡住了温惜看向陆卿寒的目光。

  她现在恨不能撕碎戴和娜的嘴脸,瞎问的什么问题,温惜要真的喝醉了,说漏了嘴,她可就完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