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禹安舒听澜第503章在线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156人

小说介绍:卓予淮想,舒宜岚这姑娘是不是瞎?他若不爱她,何必事事体贴、照顾周到,担心她吃不饱、睡不暖,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卓禹安舒听澜第503章在线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260.jpg
    所以也是依照對保姆的要求来要求舒听澜打下手的,也含糊有一丝证明家庭方位的意思。

    程知敏是为了卓禹安和孩子们坚持外表的调和,舒听澜亦是,为了孩子们而坚持这外表的调和,何况今日大年三十,她也不肯髮脾气,便静静打下手,做这些她并不擅長的事。

    那邊,程知敏的声响又传来了:

    “听澜,蔬菜洗完,把鱼切一下片。”

    给鱼切片?这个舒听澜哪会,她看了一眼那条尽管被开膛破肚但仍然不时蹦跶一下的鱼,鸡皮疙瘩都冒出来,特别旁邊还放在两条滑溜溜的黄鳝,她心里只想喊救命啊,正想悄然给卓禹安髮信息,让他来厨房救急,便听到门外在洗瓶瓶罐罐的保姆打了声招待

    “禹安過来了。”

    卓禹安帶着孩子们给老爷子上完香,大老远就听到自己的妈在一口一个听澜地叫着,一会儿让她干这个,一会儿让她干那个,他便蹙眉過来了,见她系着围裙,头髮散了落在脸颊旁,正一脸忧虑地看着池子里的鱼和黄鳝,见他来了,不幸巴巴看着他,他的表情就冷了。

    她哪会做这些事?这不是成心为难她吗?帶她回卓家,不是给你们欺压的。

    他沉着脸過去,一句话没说,帮她把围裙解了,然后抓着她的手替她洗手。

    舒听澜虽看到救星有一会儿的 屈,可是,这么气愤也没必要!

    她抽回手道:

    “你帮我把鱼处理好。”

    “旁邊呆着去,或许出去陪孩子们。”知道她不擅長,所以他也一贯不让她做。

    程知敏可算是才智到卓禹安有多护着舒听澜了,这心里真不是滋味,又酸又敬慕的,谁不想被人温顺呵护對待呢.。

    准備年夜饭,本是热热烈闹的作业,舒听澜也不想把气氛搞僵了,自己要真这么出去了,今后又要被程知敏诟病了,便说

    :“你处理这些海鲜,我把马铃薯切一下。”

    卓禹安只得随她了,叮咛

    :“你当心点手。”

    话音一落,就见舒听澜的手抖了一下,公然,切到手了。好在创伤不深,便是一道小小的口儿,卓禹安抽了纸巾给她包住,保姆匆促去找创伤贴。

    只需程知敏无语站在那里,心想会撒娇的女性真好命。那叫伤吗?保姆创伤贴再晚点拿来,创伤该愈合了吧。

    不是程知敏这么想,舒听澜自己也这么想的,偏偏卓禹安少见多怪,你这戏是不是演得有点過头了。

    “一点也不過,要让她们知道,你便是最宝贵的,跟舒小荷舒小念相同宝贵。”卓禹安声响 得很低,说完见她的手又冒出了一点血,他爽性把她的手指含在嘴里。

    舒听澜的脸火烧起来,这人还真是不分场合。

    保姆正好送来创伤贴,这是递過去仍是不递過去?

    程知敏也是没眼看,看了一眼门口的保姆,咆哮道:“愣着干嘛,快過来协助。”

    然后把卓禹安和舒听澜都轰出厨房,不让她们做任何家务了,什么亲手准備年夜饭才够诚心实意?都是假的。下一年新年都别在家吃了,去外面餐厅吃吧。

    保姆熟练地开端繁忙起来,心里也松了口气,不让她干活还真不习气。

    卓禹安牵着舒听澜的手出来,已一派悠闲。

    “你方才成心的吧?”

    “嗯,成心的。”大好韶光,不想浪费在厨房。

    卓家这么多年来,仍是榜首次如此热烈地過年。从前的年夜饭,只需程知敏和卓闳,两人坐在餐桌上也是默不作声,没交流,各吃各的,吃完就下桌。

    本年不相同了,四个大人,两个小孩,即使交流不多,但天然就有一种推杯换盏的热烈错觉来,特别舒小念舒小荷,端着果汁,必恭必敬敬爷爷奶奶一杯时,容貌可愛惹人喜爱。

    两孩子在上桌前,舒听澜就跟她们讲了一下用餐礼仪,不能大声喧闹,不能去够自己够不着的菜,要乖乖坐好等等,她也是深怕卓闳和程知敏觉得孩子们没有教养。

    “爷爷奶奶,新年好,祝你们安全健康,万事如意。”舒小念记住了祝愿语,一个字一个字说。

    原本两个小朋友是约好一同说的,成果舒小荷满了半拍没说上,脑子一转,也不知從哪里学的,开口

    :“祝爷爷奶奶福如東海,寿比南山。”

    舒小念镇定提示:“妹妹,这是生日的时分才说的祝愿。”

    话音一落,卓闳和程知敏都不由得笑了,要知道,平常想让他们显露一个笑脸比登天还难,今日就不知不觉笑了好几回。

    “宝貝们的心意,爷爷奶奶都收到了,来,这是奶奶给你们的红包。”程知敏递過去两个超大超厚的红包。

    “谢谢奶奶。”两孩子接過红包,齐声道谢完,又齐刷刷看向卓闳。

    卓闳脸 一凝,他哪会准備这种事?一时有些为难,正想说回头让秘书准備两份,明日补上。

    “给你。”程知敏当令递過来两个红包,比她方才的更厚一些。

    卓闳一顿,從她手中接過红包,点了允许,表示感谢。

    孩子们欢欣鼓舞,舒小荷乃至还過来亲了一下程知敏和卓闳,两人表情上的冰霜彻底被溶解了。

    一顿年夜饭史无前例的热烈,一旁的保姆眼泛着泪光看着这悉数,这个家,今日才真实有家的姿势。,[]

章节目录 第378章:回京4

    她跟着程知敏二十多年,尽管對程知敏的所作所为颇多不满,但亦是疼爱她,多年来尽力作业,悉数以卓家为主,在外也算气势汹汹,但在卓家没有受過尊重,没有得過温顺對待,连讲一句知心话的人都没有,卓家人一个比一个冷酷,一辈子闷闷不乐,直到此刻,才真实地髮自心里的笑了。

    年夜晚吃完,晚上守岁时,两个孩子都黏着爷爷奶奶,不要父母了。舒小念喜爱这个爷爷,由于爷爷虽严峻,可是会很仔细和他下棋,把他當成真实的對手,不会为了讨他快乐而成心输给他。

    舒小念素日在幼儿园或许回家跟妈妈下棋,她们都太差了,三两下就输了,小小年纪的他现已嘗到什么叫没有對手的孤單,直到遇到了爷爷,总算领会到了棋逢對手的快乐。

    卓闳跟小不点下棋,开端并没有當回事,直到连着输了两次,才正视對面的小孩。一邊陪下棋一邊查询着他,心里居然涌出一种后生可畏的主见。

    下棋识人。

    小孩才三岁多,可是耐得住 子,每一步棋都会仔细揣摩,纵观整个棋盘之后,才落下棋子,動作洁净利落没有一丝犹疑,然后,即使两秒反响過来自己方才走错了,但落子无悔,安然承受自己的失误。

    才这么小,就已含糊有大将之风了。

    曾经不解父亲一辈子威严,怎样独独對卓禹安宠愛且鼓动,现在,他看着對面的舒小念,如同了解了。

    程知敏则是帶着舒小荷在她的书房里画画,小孩没有功底,但能够启蒙启蒙,女孩子假如会琴棋书画,气质总是要好一些的。

    成果舒小荷注意力彻底不在画画上面,反而被那些五颜六 的颜料招引了,自己乱画一气,程知敏开端还有些气愤,但见舒小荷虽是乱画,但亦有含糊的一个主题,再细看,是四个大人和两个孩子,人家抽象画,画的全家福。

    程知敏心里一下就软了,让保姆找相框裱起来,要挂在书房。

    卓禹安与舒听澜落个悠闲,躲在房间看卓禹安小时分的相册,舒听澜翻了几页就笑了,若不是由于相片的布景有时代感,她会认为是舒小念拍的。

    则取笑道:

    “你當初在机场榜首次见舒小念,怎样没认出他来?長这么像。”

    卓禹安也不甘示弱:“你在机场见到一个生疏的孩子,会想到是自己的孩子?那不是反常吗?”

    舒听澜一想,也是啊,那时分他们多年没见,他不或许会有这方面的联想。

    卓禹安表情昏暗:“何况那时分,我只顾着敬慕易先生了,认为是他的孩子。”

    舒听澜听他说到易木旸,想到那段易木旸伴随的日子,不由有些酸涩,也有一点想他,不知他现在怎样样了,是否安全。

    她方才给他手机髮了一条新年祝愿,很简單:易木旸,新年快乐!

    當然是没有回应。

    她也给富女士还有刘姨打了拜年电话,也趁便问起了易木旸的状况,富女士仍然是开快乐心高枕无忧地答复她,阿旸去集训在外地過年,如同對易木旸的现状一窍不通。

    卓禹安这邊虽通過技能一贯在追寻易木旸的行迹,但易木旸如同并不常用电子设備,所以行迹也是斷斷续续,现在至少没有坏音讯便是好音讯。

    卓禹安知道舒听澜由于易木旸的安危问题,心里一贯有一小块是留给易木旸的,他也知道听澜一贯在注重、寻觅易木旸的下落。这或许跟愛情无关,但那是一份相濡以沫、志同道合的情感,乃至比愛情更巩固。

    他也偶有妒忌,也敬慕,但他没有方法,那是他缺席的日子里被他人占有了的当地。他清楚知道那跟愛情无关,但此刻,他仍然妒忌,妒忌在这欢喜的节日里,她的心有一角在牵挂着其他男人。

    新年立刻降临,电视上热烈的声响在跨年倒计时,宅院里的灯都亮了起来,保姆来敲门,请他们出去一同跨年吃宵夜。

    但屋子里没人回应她的敲门,只需一些少儿不宜的剧烈的粗..喘声传来,保姆脸一红一败涂地,孩子们现已在儿童房睡着了。

    “他们不来?”程知敏问。

    “不来,睡..睡着了。”保姆的脸还红着,声响都结巴了。

    程知敏便瞬间了解怎样回事,卓闳也轻咳一声动身回房了。

    舒听澜是知道这房子的隔音不如自己家的好,所以一贯咬着唇忍着没有髮出一点声响,但这个男人今晚跟疯了一眼,就由于她髮了一条短信给易木旸,还没完没了了。一波又一波的心境积累起来,她每次操控不住想叫出来,便被他用手堵住。

    如同听到敲门声,如同又是她的幻听,人真的不清醒,只需忽明忽暗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张狂的,沉浸的,棱角清楚的下颚线上冒出细密的汗。

    “听澜,至少这一刻,你心里只能有我。”这便是他今晚分外卖力的原因。

    舒听澜散了架,悄然骂了一句:“单纯。”

    卓禹安没有得到她明晰的答复,不依不饶,总是在最要害的时刻停下,然后固执问她

    “现在呢,是不是心里只需我。”

    舒听澜难过得一脸通红,只求他快点,眼睛蓄着水允许

    :“只需你,只需你。”

    被他彻底俘虏,臣服于他。

    后来一整晚,她都不再理他,中心隔着两个枕头禁绝他再接近,这会儿镇定下来,也觉得自己方才单纯得没邊,明知她對易木旸的爱情并非愛情,却非要争个高低。

    他打听地绕過枕头捉住她的手,被她甩开,他又拽住,紧紧握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