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梁李有为叶心仪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298人

小说介绍: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乔梁李有为叶心仪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219.jpg求持续学习持续前进,期望得到关新民更多的辅导和教训。

    关新民接着又笑了下:“看来我最初让你当骆飞的副手,这个决议是正确的。”

    关新民这话里明显意味出楚恒的必定很赏识,楚恒心里有些激動,又很振作,忙感谢关新民的培养。

    接着关新民又勉励了楚恒几句,然后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楚恒站起来,用力在空中挥了一下手臂,激動地在室内走来走去,心境极度振作,艾玛,关新民的一句夸奖,顶下面人的一万句,他自己如此看好,自己必定要好好把捉住,在任何时分任何作业上,都绝不能让他有一丝一毫的绝望。

    正在这时,手机信息提示音响了,楚恒回到沙上坐下,摸起手机翻开信息,康德旺传来的视频。

    翻开视频一看,楚恒笑了,果不其然,卫小北和赵晓兰正在床上演出活人小.电影。

    肥婆刚走,骆飞今晚在 里,赵晓兰刻不容缓就来和卫小北幽会了,卫小北这几日一向兢兢业业服侍肥婆,现在又要服侍赵晓兰,这小子够辛苦的。

    把握了赵晓兰的这个视频,楚恒的心境更好了,嗯,这视频很有价值,之前唐树森牢牢掌控着赵晓兰,自己现在也能做到,只不,在方法和战略以及目的上,要和唐树森有差异。

    深思了一会,楚恒拨通了康德旺的电话:“老康,这事办的不错。”

    “呵呵,楚市長,您叮咛的事,我自当尽心竭力,这都是应该的。”康德旺巴结地笑道。

    “不,此事要绝保密,除了你我,任何人不得知道。”楚恒严峻叮咛道。

    “这个您定心,我必定会三缄其口。”康德旺知道此事的好坏,忙道。

    “老康,你如此忠心耿耿为我干事,我会让你有满足酬谢的。”楚恒慢吞吞道。

    “呵呵,我为您干事,可不是为了图酬谢啊。”康德旺又巴结笑道。

    楚恒无声笑了下,尼玛,不图酬谢你给我干事是为了什么?装什么逼啊。

    楚恒接着道:“尽管你说不图酬谢,但我仍是要奖赏你的,这奖赏很快你就会看到。”

    “哦……您的意思是……”康德旺打听道。

    “呵呵,现在保密,届时分你就知道了,适合的时分,我会告知你怎样做的。”楚恒笑道。

    “哎,好好,我等您的好音讯,您定心,我康德旺是知恩图报的人,您我的好,我必定会酬谢您的。”康德旺道。

    楚恒了解康德旺这话里的意思,轻轻一笑,接着道:“了,我让你查黑风衣的踪影,有成果了没?

    “此事我正组织人通技术手段紧锣密鼓进行中,顺畅的话,明日一早应该就有成果了。”康德旺道。

    “好,有成果立刻告知我。”楚恒道。

    “好的。”康德旺道。

    然后楚恒挂了电话,想到黑风衣忽然失联,想到到现在还没找到季虹的音讯,不由皱起眉头。

    季虹是楚恒心头的一块大心病,这心病一向环绕在他的脑海里,一天不找到季虹,他这心病就一日难除。

    这时有人敲门,楚恒翻开门,装扮地新鲜靓丽的美女主播站在门口。

    看到小美女,楚恒眼前一亮,最近一向很忙,有些日子没和她在一同了。

    想到刚大放异彩的成功,想到关新民方才自己的必定和赏识,楚恒的心境又好起来,尼玛,今晚要好好.爽一爽,全面放松一下.身心。

    楚恒把小美女让进来,接着关上门……

    第二天天刚放亮,被楚恒折腾了一夜的美女主播拖着疲乏的身体先行离去,心满足足的楚恒又睡了一觉,8点才起床,去餐厅吃完早饭,然后回到房间,背着手在室内清闲地走着,边揣摩着今日要做的作业。

    此刻,楚恒的心境仍是很好的,身心都感到酣畅。

    这时康德旺的电话打了来,楚恒摸出手机接通,上来就道:“有成果了吗?”

    “有……有了。”康德旺的声响听起来有些慌张。

    听康德旺这声响,楚恒心里一紧,“什么成果,说——”

    康德旺吞吞吐吐道:“大……大事欠好,黑……黑风衣这小子,他……他着我刚打给他的一大钱,跑……跑了……”

    “什么?跑了?”楚恒浑身一震,“这究竟是怎样回事?快说——”

    康德旺持续吞吞吐吐道:“我……我组织的人通技术手段查到,黑风衣收到我打给他的一大……钱之后,并没有继……持续干事,而……而是一向就呆在呼市一家五星大酒店里吃喝玩乐,然后几天前,他忽然呼市飞……飞到了北部边境某口岸城市,那里出……出境去了北极熊国,出境后,就……就没有了他的任何踪影……”

    “啊……”楚恒呆了,尼玛,这混蛋没有完结自己交办的使命,居然卷钱走人,跑到了国外。

    自己被黑风衣耍了!

    明显,黑风衣是由于没有找到季虹,忧虑回来自己没有好果子吃,爽性携款跑路。

    楚恒感到了激烈的愤恨和极度的懊丧,尼玛,好不简单才乔梁那里得到季虹的信息,本以为不惜代价派黑风衣去内蒙,1个月的时刻,必定能够找到季虹,没想到会是这个成果,不光季虹没找到,还白费进去那么多钱,还被黑风衣玩了。

    尼玛,阴沟里翻了船,楚恒昨夜到现在极好的心境瞬间高峰下跌到了谷底,面部肌肉狠狠抽搐了几下,气得浑身抖,一把摁死电话,把手机狠狠摔到了沙上……

 第1386章 正式调入

    此刻, 基地。

    清晨的阳光下,乔梁在水库边漫步,司胜杰和郭强正着工人们在菜地里摘丝瓜,最近雨水充沛气候适合,丝瓜结了许多,長得很快。

    依照乔梁的指示,陆平把在揭露竞聘中落选的这二位组织到了 基地担任正副主任,在给他们说话的时分,陆平着重指出,原本依照报社的竞聘准则,他们已然落选,是要做一般一般人员的,但考虑到他们的实践状况,考虑到他们是在组织部案的老正科,决议仍是给予他们恰当的照料,给组织相应的中层职位。

    陆平的这种照料,魂不守舍的司胜杰和郭强有苦难言,既不想下岗,又没有满足的勇气辞去职务,只好心有不甘但又不得不服组织来到这儿。

    在他们来 基地之前,陆平严峻告知他们, 基地由乔梁分担,在 基地,悉数都是乔梁说了算,悉数都得听他的,假如他们在 基地不服乔梁捣鼓事,那面对的下场会很惨。

    陆平这话,司胜杰和郭强一方面感到心惊,另一方面又感到困惑,陆平不是一向在挖空心思镇压乔梁吗,让他们去 基地,应该是监督监督乔梁,给他制作各种费事才头,怎样陆平现在如此说呢?

    司胜杰和郭强当然不知道,不止 基地乔梁说了算,整个报社现在都在乔梁的私自掌控中,陆平都得听乔梁的。

    着这种不安、懊丧和困惑,司胜杰和郭强来到了 基地。

    他们的到来,乔梁并没有奚落嘲弄,更没有尴尬,公务公办和他们谈作业组织作业。

    由于有陆平之前严峻而又有 告意味的说话,司胜杰和郭强来到 基地后,在乔梁面前很厚道,他的情绪很敬重,服服帖帖依照乔梁的指示干事。

    此刻,看着着工人繁忙的司胜杰和郭强,乔梁心里颇有慨叹,又有些唏嘘,人生 场, 场人生,在体系内混,一个人的起落沉浮,许多时分是不由自己做主的,混好了一步登天,混欠好一向流浪在底层。

    在慨叹唏嘘司胜杰和郭强的一同,乔梁此刻想的更多的是楚恒。

    尽管在大山里,但乔梁是坚持着疏通的音讯途径,山外体系内的许多作业,他很快就能知道。

    此刻,乔梁现已知道了楚恒在和肥婆商洽中大放异彩的作业,这让他的心境震動而又压抑。

    震動是由于楚恒的牛逼,没想到他在常务副市長这个方位上干得如此有声有 ,这一次精彩的出手,就盖了秦川和徐洪刚担任常务副市長时分的光辉。

    压抑是由于乔梁楚恒心里刻骨的恨,他是一向想看到楚恒走下坡路,想把楚恒狠狠撂倒的,但适得其反,现在的楚恒,正走在春风满足的阳光大道上,此次大放异彩,明显会安定他的方位,进步他在江州体系内的声威,乃至能因而赢得黄原高层的赏识。

    乔梁极不乐意看到这种面的呈现,但却又有心无力,无法阻遏。

    这让乔梁感到很抑郁很压抑,一同又感到了楚恒深沉的实力,以他深邃的心计和心胸,以及逐步强壮安定的圈子实力,凭自己现在的才干和能量,想撂倒他真实时机迷茫,难于上青天。

    这让乔梁心里感到烦躁烦躁,但在烦躁烦躁中又不乏镇定,在这种镇定中,乔梁是决意不会抛弃干掉楚恒的方案的,但他了解,这需求策略需求时刻需求才智,当然,也需求时机,而这时机,要等候,一旦呈现,要灵敏牢牢捉住。

    乔梁点着一支烟渐渐吸着,剖析着其时的面和其间的杂乱要素。

    一会乔梁摸出手机开端拨号,顷刻脸上显露笑意:“楚哥,早上好。”

    楚恒刚到作业室,此刻他的心里尽管愤恨懊丧,但脸上的神态是很淡定的,一如平常那般宛转拘谨。

    接到乔梁电话,楚恒呵呵笑了下:“小乔,早上好,你还在山里?”

    “是的,楚哥,我最近一向在山里。”

    楚恒接着叹了口气:“最近我一向想抽空去山里看的你,但是各种业务太多,一向没抽出时刻来。”

    乔梁接着表明感谢,然后道:“我在山里很好,楚哥不用顾虑,我知道你最近很忙的,其实我今日给你打电话,是要向你表明祝贺,祝贺你前天的光辉成功。”

    “呵呵,这个何足挂齿,没啥好祝贺的。”楚恒笑道。

    乔梁仔细道:“那可不是啊,你这次但是大放异彩,这但是你高明才干和气魄的具体体现,我在山里传闻这过后,由衷为楚哥感到快乐,又很自豪有这样一位才干杰出的老兄大领导,由于这个,昨夜我还专门喝了几杯……”

    乔梁这话,楚恒是信赖的,由于他一向深信自己牢牢掌控着乔梁,由于他乔梁自己的信赖一向很自傲。

    此刻接到乔梁的祝贺,楚恒想起骆飞告知自己的,关新民想让乔梁当他秘书被乔梁回绝的事,不由心里他有些垂青,接着关怀询问了几句乔梁在山里的 ,又勉励安慰了他一番,乔梁再次感谢。

    和楚恒打完电话,乔梁收起手机,看着远处绵亘不绝的黛 群山,咬咬牙,握紧拳头,接着闷闷呼了一口气。

    转瞬几天去,这天是周四,上午时分,司胜杰和郭强着工人整理猪圈,乔梁半躺在作业室门前葡萄架下的竹椅上,边清闲喝茶边看《一般的国际》。

    这时一个动听的女性声响传来:“乔哥——”

    乔梁昂首一看,钟惠子来了。

    钟惠子穿了一身白 连衣裙,看起来很清新。

    乔梁放下书坐起来:“惠子,你来了,来,来,坐——”

    钟惠子来坐下,目不斜视看着乔梁,看了一会,眼圈倏地一红。

    乔梁摇摇头:“哎,惠子,见到我是快乐的事,怎样能这样呢?我现在在这儿逍遥得很,你干嘛难啊?”

    钟惠子掏出纸巾擦擦眼睛,接着叹了口气,没说话。

    乔梁给钟惠子倒了一杯水:“惠子,今日是专门来看我的?”

    “嗯。”钟惠子点允许,“今日来看你之前,我告知了科長和柳主任,他们都让我给你代好呢。”

    “好,回去替我谢谢他们。”乔梁点允许,接着道,“惠子,你最近还好吗?”

    “还好。”钟惠子点允许。

    “是真的好呢,仍是唐塞我的话?”

    “是真的好,乔哥,告知你个事,今日开端,我正式完毕借调了。”

    “哦……”乔梁皱皱眉头,“完毕借调,那便是要回原位了?”

    “不!”钟惠子摇摇头。

    “哈——”乔梁目光一亮,“已然不回原位,那便是正式调入 办了,不?”

    “嗯。”钟惠子点允许,“我现在正式调入 办,担任一科副科長。”

    “太好了!”乔梁登时快乐起来,搓着手,“总算没有白借调,太棒了,惠子,这是大功德啊,祝贺你!”

    钟惠子笑了下,接着又有些难:“乔哥,我完结了自己的期望,但是你……”

    “哎,我没事的,我现在悉数都很好,你不要为我忧虑,看到你好,我便是快乐的。”乔梁笑道。

    钟惠子心里感動,她此刻心里是感谢乔梁的,没有乔梁,自己不或许借调到 办,天然也没有今日能正式调入。

    乔梁接着道:“惠子,这次正式调入是怎样完结的?期间有没有什么磕磕绊绊?”

    钟惠子道:“具体程我也不知道,横竖便是柳主任告知我,说我在借调期间体现优异,正好最近 办空出了一个编,经她提议,经有关领导附和,正式处理调入手续。”

    “哦……”乔梁眨眨眼,“这么简?”

    “嗯,如同不杂乱。”

    乔梁又眨眨眼,直觉这其间必定有道道,绝不会那么简, 办是什么位?空出一个编,许多人盯着,许多人在私自作,怎样能这么容易就给了钟惠子呢?尽管钟惠子是季虹的表妹,但楚恒是绝不会主動协助运作的,乃至他知道后,要么趁机挟制钟惠子,完结强占她的目的,要么会在遭到钟惠子回绝后想方法竭力阻遏。

    如此,这其间应该有钟惠子不知道的底细,这底细柳一萍应该知道。

    不,已然钟惠子不知底细,乔梁也不想多问,和钟惠子又聊了大半响,然后钟惠子接到作业室电话,说有事找她,她动身告辞。

    送走钟惠子,乔梁揣摩顷刻,接着摸起手机给柳一萍打电话,电话刚接通,里边就传来柳一萍的声响:“二叔啊,我现在正在领导作业室谈作业,有什么事您先等下,我稍后给您打回去……”

    乔梁一怔,接着了解柳一萍这会不便利,她说在领导作业室,绝不会是在张海涛那里,当着张海涛的面,她不会避忌接自己电话。

    如此,或许会在刘本涛作业室。

    乔梁接着挂了电话,溜到达猪圈那儿看了下,工人正在整理猪圈,司胜杰和郭强正在外面抽烟。

    看乔梁来了,司胜杰和郭强忙扔下烟进了猪圈。

    乔梁无声笑了下,接着回身往回走,回到作业室的葡萄架下,躺在竹椅上,点着一支烟渐渐吸着。

    大约10分钟后,乔梁的手机响了,乔梁摸出手机一看来电,柳一萍打来的。

    乔梁接着接通电话:“侄女好。”

    “啥?”柳一萍一愣,接着笑起来,“你这家伙占我廉价。”

    “这怎样说是占你廉价呢,你方才不是叫我二叔?”乔梁不苟言笑道。

    “呵呵,我方才是不想让人知道是你给我打来的电话,才急中生智这么叫的。”

    “你方才是不是在刘本涛作业室?”

    “,你这家伙却是鬼精,一下就猜了,方才刘秘书長再和我谈作业的。”

    “现在谈完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