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前妻太难追林辛言免费版 - 笔趣阁

追更人数:259人

小说介绍:林辛言意外怀上陌生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蚀骨前妻太难追林辛言免费版 - 笔趣阁点击阅读>>


10134.jpg
    林辛言也是她的女儿,跟着她吃了不少苦,自己解脱了,有没有想过林辛言会怎么样?

    宗景灏觉得庄子衿太过自私,只想自己,没有为自己的女儿想过。

    他沉沉的出了一口气,转身走进病房。

    庄子衿面色发黄,身形消瘦,双眸深陷,暗淡无神,看到宗景灏走进来,她扯出一抹笑,“谢谢,你没让言言知道。”

    宗景灏看着她,“你还在意她吗?”

    庄子衿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宗景灏忽然会说这么一句话,“她……是我女儿,我当然在意。”

    宗景灏虽然对庄子衿消极的态度不满,但是看在她是林辛言母亲的份上,他也不能不尊重,“如果还在乎她,配合医生治疗,多陪伴她几年,别让她伤心。”

    “她现在过的很好……”

    “如果她母亲死了,她还能那么好吗?”宗景灏打断她反问。

    庄子衿张了张口,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咽了下去。

    “我希望,你能为了她好好的活着。”说完宗景灏转身出了病房。

    沈培川看了一眼宗景灏的背影,心里大概知道,医生可能和他说什么,他安慰庄子衿,“最近他比较忙,事情多,你别介意,不过他说的对,为了自己的女儿,也要积极配合治疗,多陪伴女儿几年,我想伯母也是这样想的对吗?”

    庄子衿不语,确实,她现在觉得活着或者去死,都没有关系,她儿子的仇,她已经报了。

    至于林辛言以前跟着她吃了不少苦,可是,现在宗景灏对她挺好的,以后应该会过的不错,她也没什么遗憾了。

    “我累了。”庄子衿并不想多说。

    沈培川自然知道她这是在下逐客令,他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先走。

    这边有请护工,庄子衿有人照顾,沈培川所以走的干脆。

    宗景灏离开医院后去了公司,停下车子后他接到苏湛的电话。

    关于网上流传林辛言杀人的视屏,已经得到控制,几个发布这个视频的媒体已经被追究责任,警方并没有给予证据的事情,他们就先下结论,构成造谣的民事责任,还有几个专门在留言区攻击林辛言的人,也一并被告上法庭。

    “今天就会出结果。”苏湛信誓旦旦的道。

    这个速度宗景灏很满意,他踏进大厅,“必须要求他们当众道歉,并且发出声明。”

    “我知道,马上就开庭了,我先挂电话。”那边苏湛的声音传过来。

    宗景灏拿下手机,关劲匆匆走了过来。

    “文倾和陈清来了。”

    宗景灏似乎并不意外,脚步迈的沉稳,他走进电梯,关劲跟着走进电梯,站在他的一旁,“现在他们在会客室,您见吗?”

    宗景灏勾着唇,扯出一抹森冷的笑,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见?”

    

    

    

正文 第418章,证明她没杀人

    关劲小心翼翼的道,“他们来,肯定是威胁逼迫您的。”

    没有抓到陈诗涵,见他们,还有退路吗?

    宗景灏并没有解释,而是淡淡的道,“去忙吧。”

    关劲停下脚步,继而转身去办公区,这事明显他帮不上忙,还是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宗景灏推开会客室的大门,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从窗户折射进来的光,照了过来,他一身黑色的西装立在门口。

    文倾和陈清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在说话,听见门响同时看了过来,宗景灏迎着光,他们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依稀能肯定这道挺拔的身影属于宗景灏。

    两人默契的收声。

    宗景灏迈步走进来。

    文倾先开的腔,“想清楚了吗?”

    今天他会出现在这里,是陈清去找的他,说是这件事情已经做了,就要尽快解决。

    的确是他先提出让陈诗涵嫁给宗景灏的。

    陈清答应了,若是他出尔反尔对不起朋友。

    而且就像陈清所说的那样,事到如今他没有退路。

    陈清接到电话,知道宗景灏把那些散播林辛言杀人的视屏的媒体都给告了,他不敢再插手,怕文倾发现端倪,所以只能让文倾快点来和宗景灏谈拢。

    说是谈,其实就是让文倾紧逼。

    宗景灏坐在沙发上,双腿优雅的交叠着,目光寡淡的落在文倾身上,没有一丝感情。

    对上宗景灏的目光,文倾愣了一下,这样寡淡疏离的目光,让他很难受,将说了无数遍的话,又说了一遍,“我是为你好,她和程毓秀狼狈为奸想干什么?你才是她的丈夫,她如果为你着想,就不会让你为难,你说是不是?”

    宗景灏就这么沉默的听他说。

    文倾以为他被说动了,再接再厉道,“我这些年对你好坏你知道,你身上有一半的血是文家的,我会害你吗?陈诗涵比小寂还小一点,也年轻,长得也好,家庭不用我多介绍,你是知道的,和你是门当户对……”

    “林辛言。”忽然宗景灏打断文倾,他弯身过来,双手随意的搭在双膝上,他目光幽深的盯着文倾,“我妻子林辛言,她怀孕了,你知道吗?”

    文倾顿时语塞,他知道。

    那天陈队长给他打电话了。

    当时他也很意外,没想到林辛言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怀孕,他本来动摇心思了,毕竟孩子对父母来说很重要。

    虽说他和李战总是剑拔弩张,但是他心里是爱他的。

    是陈清提醒了他,林辛言怀孕太过巧合,怎么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怀孕了呢?

    会不会是她想要逃脱法律的制裁的借口,或者,是她和程毓秀一起计划的阴谋,只为绊住宗景灏?

    林辛言和程毓秀走的这么近,陈清又在一旁煽风点火,他信了八九分,觉得林辛言这个时候怀孕,就是阴谋。

    文倾梗着脖子,“我知道,但是你不觉得这太巧合了吗?我想让你娶陈诗涵的时候,她却好巧不巧的在这个时候怀孕了?”

    陈清没有立场说话,坐在一旁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默默观察他们。

    宗景灏望着文倾很久,缓缓的他靠回沙发,极度放松的姿势,肆意而张扬,他看了一眼陈清,笑了声,“承蒙看的上。”

    陈清可不想和他为敌,笑着说,“这可不由我,是你舅舅提的。”

    当初的确是文倾先提起的。

    宗景灏笑而不语,他若是没有别的心思,会愿意把女儿搭进来淌这滩浑水吗?

    文倾怕宗景灏记恨陈清,解释道,“这事,是我先提起的,他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答应的。”

    宗景灏仰头靠着沙发,舌尖卷过门牙,“你们如此有心,我不接受,反倒是我不知好歹了,这送上门的都不要,怕是被人说傻子了。”

    陈清的脸色不大好看。

    文倾也微微变了脸色,明显宗景灏这话不好听,在暗讽陈诗涵是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

    文倾沉声,“诗涵是陈家的人,从小我看着长大的,涵养和格局都不是一般女人比的上的……”

    宗景灏并不想听这些,脸色沉了沉,“我答应娶陈诗涵,但是……”

    他的脸色愈发的深沉,紧盯文倾,声音厉而冷,“我要这件事情,干净的像是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文倾没想到宗景灏会答应,他还在心里想,要怎么说服他呢,这下好了,他笑着说,“这个自然,只要你和诗涵完婚,警方就会宣布,这件事和林辛言毫无关系,并且附上证据,证明她没杀人。”

    

    

    

正文 第419章,阴谋诡计不只是你们会

    当时计划好的,给林辛言定罪的证据会有,洗脱嫌疑的证据一样有。

    事情发生时,有人站在角落里,拍下整个过程,林辛言朝何瑞泽开过一枪,是林辛言慌乱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的情况下,朝着何瑞泽开的枪,那一枪并没有要了何瑞泽的命,是后来何瑞泽拿着林辛言的手,朝着自己开了两枪,他才毙命的。

    网上流传的视频,林辛言朝着何瑞泽开枪,是剪辑成的,前半部分是林辛言朝何瑞泽开第一枪的时候,下面何瑞泽纠缠林辛言的画面全部没有,直接切到何瑞泽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这样给人的视觉,就是林辛言朝他开枪打死的他。

    这个完整的视屏在文倾手里,陈清偷偷从文倾的电脑里拷贝出来,找人剪辑发布网上的。

    这个视屏完整的呈现,就能证明林辛言并没有杀人,她只是在自卫的情况下才开了一枪。

    这样的回答宗景灏并不满意,他笑着,“你们陷害一个女人杀人,现在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抹除一切伤害,这样是否太不公平?”

    文倾皱眉,没想到这样他还不满意,“你还要怎么样?”

    宗景灏慵懒的靠着,不咸不淡的道,“要求不高,参与这件事情所有的人,给她道歉。”

    文倾瞬间火了,这件事是他一手造成的,要道歉他自然是首当其冲,他是万万没想到宗景灏能提出这样的要求。

    让他给林辛言道歉?

    文倾完全接受不了。

    他这辈子,没向任何人低过头。

    “不可能!”文倾拒绝。

    陈清也没料到,宗景灏会让文倾给林辛言道歉。

    这简直荒唐!

    “你舅舅是长辈……”

    “对错不分年龄,难道法律只制裁年纪小的,老人犯法不用制裁?”宗景灏打断陈清,笑了一声,“当官的,尤其是像你们这样身份的,是不是可以为所欲为?”

    陈清闭了口,他还是在位,万万不不敢在宗景灏面前说出什么话来。

    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的都不是傻子,谨言慎行是为官之道。

    文倾的脸憋的通红,他本就老思想,从不认为女人和男人是平等的,现在宗景灏却让他给林辛言道歉?

    “景灏,你因为一个女人,让我道歉?”文倾眼角的皱纹,越来越深。

    宗景灏依旧笑着,只是那笑未着半分感情,“这,恐怕由不得您了。”

    文倾和陈清皆是脸色一变,文倾更是难看,“景灏,你什么意思?”

    宗景灏站起来,掸了掸袖绾的尘埃,意味深长的说,“阴谋诡计不只是你们会,真要闹起来,我怕你们不如我。”

    当官的风光也风光,权利大,但是软肋也多。

    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会被调查。

    宗景灏真不计后果的和他们对上,还真缠不清。

    陈清是一句话也不敢说了,虽然他和宗景灏差了一个辈分,可是他身上的气势,一点也不比他和文倾弱,那种运筹帷幄的冷静,着实令他钦佩,确实是个人物,有今天的地位,不是凭空来的。

    文倾浑身发抖,分不清是气的,还是恼的,总之不是正常情况下该有的样子。

    他盯着宗景灏的背影,双手紧攥。

    忽地,走到门口的宗景灏停下了脚步,他站的笔直,但是并未转身,没有人看的到他的表情,“忘记说了,这间洽谈室,装了隐形摄像头。”

    陈清和文倾皆是一震,不由的睁大了眼睛,也就是说,他们的谈话都被录下来了?

    陈清还好,没说什么出格的话,文倾和宗景灏的谈话中,可是有不少信息量,比如让林辛言无罪,这个无罪怎么来的?

    是不是文倾利用手中权力为罪人开脱?

    徇私枉法,也是他们这个身份地位人的软肋,一旦被人传去,必定有很多猜测,影响可想而知。

    陈清能想到的,文倾一样能想到。

    “不过放心,我不会让它泄露出去。”宗景灏缓慢的转过身,看着文倾,脸上未曾流露出半分表情,“这是我们之间最后的情分。”

    这些年文倾对他不错,他也是人,有血有肉,特别是和林辛言在一起以后,更加的珍惜亲人。

    说到底文倾是他舅舅,不念去世的文娴,也要念及这么多年的亲情。

    这是他最后对文倾的仁慈。

    也是他们之间最后的一丝牵连。

    文倾自然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这是要和他划清界限?

    恩断义绝了?

    文倾的眸子浑浊了,就连看宗景灏的样子,都有些看不清了,心心念念想要他好。

    文娴去世,他一直把宗景灏当成文家人一样对待,他却……

    急火攻心,文倾只觉得眼前越来越黑。

    “文倾——”陈清扶住文倾,担忧的问,“你怎么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