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战北庭精品小说网网页搜索全本

追更人数:108人

小说介绍:上一世的南景痴心错付,付出所有,换来一句你配吗? 家破人亡,遭人暗害,她死在那个无人知晓的凄惨雨夜。一朝重生十八岁,强势来袭,打脸复仇虐渣渣!


南景战北庭精品小说网网页搜索全本开始阅读>>


10314.jpg
    男女一怔,再也顾不得粉饰,马上追了出去!

    整个公园都被围住,赵邦无路可走。

    灵山脚下,因为这个点还早,所以停车场都没有几辆车,人烟稀少。

    赵心棠笑眯眯道:“姑姑,我们上山吧。”

    “嗯。”

    赵淑仪点点头,两人便顺着台阶往上爬。

    爬了好一阵高度后,赵
    “哎。”

    关明君长长的叹息一声,转身也回了自己房间。

    …………

    战北庭去的地方是当地的警察局。

    他亲自出面,保释一个人。

    这个人,是傅云城。

    两天前,傅云城带着人和武器去找齐封,和齐封别墅里还没来得及离开的手下发生了混账,当时的动静闹得有些大,傅云城就被抓起来了。

    这么严重的情节,唯一能保他的只有战北庭。

    临到深夜,傅云城的手铐终于被解开。

    他走到战北庭面前,低下头去,声音有些闷闷的:“舅舅,麻烦你了。”

    战北庭瞥了他一眼,喜怒难辨:“这么点小事你都办成了这样?”

    傅云城不说话了。

    他原本是计划的好好的,可谁知他带去的人里有奸细,在他包围齐封之前通风报信了,所以才让齐封嗅到风声跑了,甚至招来了警察。

    就差一步啊!

    傅云城恼恨不已。

    战北庭懒得说他,今天为了把他捞出来,浪费了他不少时间。

    心中惦记着南景,战北庭坐上车直接走了。

    车一路开回了帝景湾。

    终于回来了。

    长腿一伸,战北庭从车上下来,一抬头,他恰恰看见二楼卧室里那盏亮着的灯,他清冷的眉眼瞬间温柔了不少,就连嘴角也隐隐浮现起笑意。

    边上的燕迟见状,还笑着和洛七打趣:“哎,有些人呐,天天虐我们这种单身狗,也不考虑我们单身狗的想法!”

    洛七听着,憨憨回了一句:“其实……我喜欢被虐。”

    只要他家战爷和夫人永远幸福下去,即使天天被虐他也觉得开心。

    燕迟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你站哪边的?没义气!”

    他们的声音很小,但还是传进了战北庭的耳中。他挑了挑眉,清隽的脸上笑意不减,无视燕迟的控诉,他抬脚,大步流星进了别墅。

    佣人纷纷弯腰:“战爷。”

    结果人还没喊完,就感觉一阵风迎面吹了过去。回头一看,战北庭高大颀长的身影极快的消失在了楼梯上。

    这么迫不及待的模样,几个老佣人见状,捂着嘴偷偷的笑。

    房门推开,战北庭走了进去。

    干净的大床上,被子有些凌乱,显然是南景之前睡过,还有宝盒被随手放在大床上,这般随意的姿态,他不由地摇头无奈的笑。

    人家当宝贝的宝盒,他家小丫头当破烂?

    战北庭将宝盒收回柜子里,猜想南景应该在浴室泡澡,于是他又打开浴室的门。

    门开了,里面仍旧空无一人。

    战北庭脸上的笑容一寸寸消失,一种不安的预感浮现心头。

 第689章 另一个女人的影子

    南景人呢?

    他在卧室里翻了一遍,最后冲下楼。

    值守的佣人困的打盹儿,冷不丁见一道高大身影冲下来,她一个激灵清醒,恭恭敬敬问道:“战爷,有什么吩咐?”

    “夫人人呢?”

    战北庭脸色极为难看,一双漆黑如墨的眼,深沉又可怕。

    佣人被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回:“夫人?夫人回来之后就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过呀……”

    不知道这样回答对不对,佣人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战爷怎么了?是夫人不见了吗?”

    战北庭没有回答她的话,周身裹挟着令人惧怕的戾气。他大步走出别墅,外面燕迟还在和洛七聊着天,冷不丁见他出来,齐齐愣住了。

    “怎,怎么了?”

    战北庭无视他们,直接开着车离开。

    寂静的深夜里,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响彻天际,一脚油门飞出,他几乎是用的不要命的速度离开了帝景湾。

    身后,燕迟和洛七还没反应过来,愣了几秒立刻开了另外一辆车追出去!

    两人再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彼此眼中都只有震撼和疑惑。

    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转瞬就变成这样了?

    一想到刚刚战北庭走出别墅时,那满身戾气暴涨的模样,燕迟和洛七就满脸凝重。

    他们上一次见战北庭露出这样的情绪,还是订婚宴上齐封催眠南景捅了他一刀的那次。

    如今重现,只怕问题一定很严重!

    两人不敢耽搁,油门一路踩到底。

    然而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没能追上战北庭。

    深夜的明月湾。

    皎皎月色挂枝头。

    静谧中,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突然响起。一声急刹,战北庭迈着修长的双腿从车上下来。

    眼前的别墅早已经熄了灯。

    一片黑暗,是无声的拒绝。

    战北庭往前走了一步,铁门立刻发出入侵的警告声,还有被布置起来的一层电网,闪动着狰狞可怖的光芒。

    整个别墅被先进手段的防入侵控制网包裹其中,好比铜墙铁壁,谁都进不去。

    包括他自己。

    战北庭敛眸。

    这个防入侵系统还是他派人给明月湾装置的,因为担心南景的安全,怕像齐封那样的人,或者是别的什么有特殊能力的人对南景不利。

    所以这个防入侵系统能百分百确保外人无法闯入。

    只是没想到,第一个被阻拦在外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战北庭收回脚,倚在车边。

    他抬起头,看向南景卧室的方向,却只能看到被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一点光线都不曾透出,像是已经睡下了。

    落后几分钟赶来的燕迟和苏睦远远就见战北庭等在门口,他们俩愕然不已,脱口喊道:“六哥?”

    “战爷?”

    两人从未见过战北庭这个模样。

    高大颀长的身影被笼罩在黑暗中,这个向来高高在上满身尊贵的男人,此刻背影落寞,竟显露出几分孤寂来。

    燕迟和洛七对视一眼,走上前正准备帮他按门铃,结果战北庭头都没抬,只吐出一个字:“滚。”

    声音冷得掉渣。

    燕迟和洛七脊背一凉,很多有很多话想要说,但在接触到战北庭毫无温度的视线时,两人只能颔首点头。

    “是。”

    燕迟和洛七开着车离开了。

    但因为实在放心不下,他们没敢开远,在距离明月湾三公里处的地方停了下来。

    两人一商量,只能给苏睦打了个电话。

    “怎么办呐!”

    听完这件事的苏睦揉了揉还在痛的脑袋,叹了一口气:“你们先回去吧,感情这种事,不是我们外人能够掺和的,小心越帮越乱。”

    尤其在不知道前因后果的情况下。

    燕迟想了想,觉得是这个道理,便按捺住心中担忧先一步折返回了帝景湾。

    原地。

    战北庭又一次给南景打了个电话。

    一次又一次,都是无人接听。

    南景坐在大床上,她只开了一盏台灯,卧室内光线昏黄。明明是动人的暖色调,她却依然感觉手脚冰凉,一颗心也像是在深海里沉浮,又冷又碎。

    嗡嗡嗡。

    手机又一次震动。

    这是第十七通电话了。

    南景深吸一口气,在手机电量快要支撑不住前,划下了接通。

    楼下的战北庭明显一愣。

    他还以为这个电话也打不通。

    不管怎么说,总归是好事,总比小丫头一直不接他电话强。

    “老婆。”

    磁性的声音传入耳朵里,南景的手一颤,声音却无比平静:“战先生有事?”

    听到这个客套又疏离的称呼,战北庭眉头蹙了蹙,清隽的脸有着无奈和压抑。

    沉默了两秒,他开口:“你什么都不问我,就给我判死刑了?”

    没问吗?

    南景笑得讽刺。

    之前在宗洛那个城堡里,在那个疯疯癫癫的女人面前,在听对方说完那些话后,她就问过他的。

    但当时他给她的回答却是否定和逃避。

    在他这里得不到的答案,宝盒给了。

    现在也就没有了追问的意义。

    南景笑了一声,“就这样吧。”

    说完她正准备挂断电话,男人的声音却先一步传了出来。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为什么不见我,为什么丢下我?”

    “你真的想知道吗?”南景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那股郁气,开口道:“那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安九是谁?”

    南景骨节泛白,就连呼吸都是一窒。

    她在等,等着这个明知故问又自取其辱的回答。

    战北庭沉默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显得极为漫长。

    良久后,他哑着嗓子开口:“听我解释,她……”

    话没说完,嘟嘟嘟的忙音传来。

    电话已经被挂断,再打过去怎么也打不通了。

    战北庭看着明月湾二楼的方向,好看的眉头拧成了结。

    手机自动关机。

    南景呼出一口气,兴许她得庆幸,庆幸手机自动关机所以没有听到那些不想听的话,免得在那无处遁形的真相面前,她连最后一次仅有的尊严都丢了。

    将手机扔到一旁,南景躺进了被子里。

    一闭上眼睛,和战北庭之间的点点滴滴全都浮现在脑海。

    她曾说会永远永远相信他。

    她是信的。

    可是一听到宝盒告诉她的那些话,一想到这半年来他对自己种种的好,其实都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

    所有的甜蜜画面,统统变成了说不上来的讽刺。

    

 第690章 离婚协议书!

    这么久以来他所有的温柔和包容,到底是因为她,还是在透过她,看向另外一个女人?

    南景烦躁的翻了个身。

    这个答案她不想问,也不敢问。

    强行闭眼,可却怎么都睡不着,南景抓抓头,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

    卧室的门被敲了两下。

    外面传来关明君的声音:“小姐,还是睡不着吗?”

    南景愣了愣,这才知道原来关明君一直都守在她房门外,心中有些感动也有些酸楚,便应道:“嗯,关姐你进来吧。”

    门把手被转动。

    关明君推门而入。

    “小姐,是睡不着吗?”

    “我还好,关姐你怎么不去休息?”南景强撑着笑:“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关明君缓缓走上前,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目光温柔的问:“小姐,战爷一直在楼下,要不要让他进来说?”

    南景摇头。

    “可是小姐,外面冷,天气预报还说有雨……”关明君目光期盼:“有什么话兴许见了面才好说。”

    南景还是摇头。

    她现在心烦意乱,根本就不想见到他。

    尤其她刚刚问的,战北庭的沉默就已经是回答。走到这一步,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

    见状,关明君低下头去,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然后又问:“小姐,可以告诉我来龙去脉吗,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句话已经逾越了主仆这条线。

    虽然南景从未把她当成仆人,但关明君还是觉得不妥,因此这句话她问的小心翼翼。

    南景没隐瞒,直接说了。

    听完这一切,关明君瞪大眼睛:“小姐,你的意思是,那个安九是战爷前世的情人,所以他对你的与众不同,完全是因为她?”

    南景嗯了一声。

    谁知关明君反应更大:“这不可能!”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