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言重生复仇小说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235人

小说介绍: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 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


白卿言重生复仇小说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099.jpg

    “我身子还未恢复,沈太守仍是挑拣重要的说,听完了……我也好去歇着养伤。”白卿言不耐烦听这些巴结拍马的话。

    沈太守笑了笑,望着白卿言开口:“下 ,是當初的 国公府世子,也便是 国公主您父亲,白岐山留在朔阳……给白家准備的后路。”

    白卿言手心收紧,紧紧攥住隐囊的流苏穗子,面上却惊涛骇浪不显一点点波涛:“沈太守这话,我却是听不懂了,我白家一贯忠心大晋到不留退路,祖父将我白家满门男儿帶上南疆战场,便是不为白家留后路的在给晋国培育后继战将英才,我父亲又怎样会和祖父各走各路……在朔阳这儿留一个太守當我白家后路?岂欠好笑?”

    “且……”白卿言慢条斯理笑道,“就算是我父亲要为白家留后路,也应當是找同宗本家血脉相亲的白家家族,我祖父、父亲一贯對家族信赖有加,又怎样会不求救家族……而找你一个外人。”

    “白氏家族是个什么德 , 国公主當比沈或人更清楚。”沈太守说这话的时分端倪间全都是對白氏家族的嗤之以鼻,“當初 国王是信赖白氏家族不假,可不见得世子爷也是这么想, 国公主是世子爷的亲生女儿,应當比任何人都理解。”

    白卿言勾唇一笑:“不巧,我不理解,我所见所知……都是祖父和太子對家族之人得信赖。”

    白卿言如此说沈太守倒也不意外,他本就理解,白卿言这一路走得如履薄冰,若非過分当心慎重又怎样会帶着白家世人活到今天,他没有想過这一次就能获得白卿言的信赖。

    不過日久见人心,沈太守有决计,总有一天白卿言会信赖他。

    “當初世子爷并未留给下 任何信物和依据,所以下 也是口说无凭, 国公主不信也在情理之中。”沈太守垂着眸子,不紧不慢道,“當初沈或人同世子爷 箭 输了,所以容许了世子爷,留在朔阳成为白家退路,當初世子爷还留给了我两个暗卫,惋惜……这两个暗卫,后来一个病死了,一个为护晏從而死,这也正是为何沈某会让幼子晏從入兵营效忠 国公主的来由。”

    沈太守这话不是作假,他是为了當初和白岐山的一个 约,这么些年一贯留在朔阳,以至于朔阳 场有一句话,叫做铁打的太守,流水的 令。

    朔阳有過许多 令,终究都调走到其他当地,或现已高升,或是在晋国其他当地任太守,只需他这么多年依然在朔阳找个当地。

    他仅仅……为了一个承诺。

    为了从前容许過白岐山,若有朝一日,他不在了……若白家蒙难,白家诸人有幸能退回朔阳,请他必定要在朔阳的地界儿上,设法护住白家诸人。

    白岐山早就看出他并非是一个甘心效忠晋国皇庭之人,所以才敢与他打 ,才敢在他 输之后,奉告于他……让他在朔阳成为白家的退路。

    说真实的,一开端沈太守也仅仅由于重诺,所以留下来,想着若是白家遗孤不回朔阳死在了大都便和他无关,若是够聪明就会退回朔阳,到时他再做组织。

    天然了,大都白家若是對付不了白氏家族……那也不在他和白岐山的 约之中,他只担任白家诸人的安全罷了,这辈子都不会在白家人面前显山露水。

    可他确实是没有想到,白岐山的女儿居然太過凶猛。

    從白家诸子身死南疆开端,沈太守一贯注重大都白家的音讯,從白卿言向全国借棺开端,这个本来在沈太守心中无关宏旨的女子,一贯做着惊骇他心里的工作,一步一步拼到了 国公主的方位,成为當朝太子的亲信,以剿匪为名练兵,实惠朔阳和许多邻 大众。

    说真实的,沈太守心里瞧不上晋国皇家的人,但是却万分乐意效忠白卿言,他完全是被眼前这个小女娃的心智和气势所信服。

    白卿言望着那位沈太守帶着几分审察的意味,手指纤细摩挲,想起在朔阳练兵的沈家护卫身上有几分白家军的影子,这……却是有些能说得通了。

    沈太守大大方方坐在那里任由白卿言审察,仿若立身端直的正人般,目光磊落。

    “曾和世子爷在朔阳相逢之时,我本是计划辞 游历各国了此残生,世子爷请我参加白家军,可我不肯意入白家军屈居于人下,还要受军规操控,比较较来说……我更喜爱在朔阳这个地界儿上做 。”

    白卿言抿唇不语,静静听沈太守说着。

    “后来, 国公主一肩挑起白家,身经百战大获全胜,朔阳练兵,为民投机,沈某心中敬仰不已,几回想要投入 国公主门下,可 国公主防備心极重,我只能先让儿子帶着从前世子爷送于我的两个暗卫教出的部属入了兵营,想着若是 国公主瞧出了端倪定然会派人查探。”

    沈太守将来龙去脉奉告的很清楚。

    可在这个礼乐崩坏的世风……若是说还有人会由于一个 约,便毫不牵强在朔阳这个地界儿上待这么久,又拿不出什么依据来,怕是不能完全令人信赖。

    所以沈太守来向白卿言陈情,心里也是有稍稍忐忑和不安的。

    他能看得出……这位 国公主,与當年的 国公世子白岐山不同。

    国公主阅历過南疆一战她祖父被副将变节,又在云诡波谲的大国都阅历种种, 国公主与白岐山比较,心中定然会少了几分對别人的信赖,而多几分质疑,这都是理所应當的。

    ------题外话------

    第三更,持续求月票!

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九如

    “我这儿确实是拿不出什么依据来证明……是和世子爷输了 约,所以才毫不牵强留在朔阳,但我在输了 约之后,曾强行将我沈家祖传的玉佩交于了世子爷,当作是對世子爷的一种承诺,可现在世子爷不在了……也不知道玉佩还在不在白家,若是不在,我确实是无法自证。”

    當初白岐山说信赖沈太守的为人,未曾立契,可沈太守却顽固的将自家祖传玉佩塞给了白岐山,憋着一口气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的来历 国公主应當查過……沈或人的身世来历,也都是沈或人的真实状况,该说的沈或人现已都说理解,现在沈或人确实是由于瞧出 国公主心 远大,所以诚心想要跟从, 国公主不信赖沈或人也没联络,但沈或人必定会恪守从前与世子爷的承诺,护白家周全。”

    沈太守说完,朝着白卿言長揖一拜:“沈或人话说完了,若 国公主没有其他叮咛,沈或人便先行回去了。”

    白卿言望着这位沈太守,他却是爽性……说完就走,仍是以退为进?

    “好……你先回去吧!”白卿言含笑同沈太守道,“若有什么叮咛,我会让沈晏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