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秋水陈天龙免费阅读5200小说网

追更人数:90人

小说介绍:妻子被逼改嫁,孩子被骂野种,一桩血案埋在心底二十年……一代天骄陈天龙强势归来,势要将天捅个窟窿!


纪秋水陈天龙免费阅读5200小说网开始阅读>>


10148.jpg    “坐。”

    墨長生没有苛责妹妹,也没有怒斥陈天龙,而是渐渐吐出一个字来。

    墨長生让他们坐,所以陈天龙便坐。

    他既没有半邊屁股沾着椅子沿儿,也没有拘束地夹着双腿,而是大剌剌地坐下,没有任何犯怵的意思。

    對于陈天龙这股子傲劲儿,墨雪心头也是喜爱的。

    她可不期望由于所谓的“人的名树的影”,陈天龙就拘束得像个孩子。

    她墨雪喜爱的男人,便是应该天不怕地不怕,顶天立地,人间英雄,独一无二!

    對于陈天龙的坐姿,墨長生仍旧没有说什么。

    他仅仅亲身拿起茶壶,渐渐为陈天龙倒了一杯热茶。

    这一次,陈天龙总算有所動静。

    他曲起食指和中指,悄悄曲折,在桌面上碰了碰。

    见状,墨長生轻轻扬眉。

    由于,陈天龙这个動作,是有考究的。

    他试的,便是这个“考究”。

    陈天龙这个小考究是下意识的,但墨長生却看在了眼里。

    相传乾隆年间,乾隆皇帝微服私访,一位當地大臣得知音讯,赶忙過来激動参见。

    仅仅當着店小二的面,这大臣不敢下跪磕头,避免露出皇帝的身份。

    刚好皇帝又给他倒了一杯茶,这大臣所以生了急智,曲起食指和中指,在桌面上轻叩两下,算是行礼了。

    还有一个说法,没有这位大臣,是乾隆皇帝帶着大总管一同微服私访。

    来到茶馆后,那小二见大总管没有茶,唯有乾隆皇帝有茶,难免多嘴问了一句。

    乾隆皇帝倒也没有怪这小二,反手给大总管倒了一杯茶。

    这主子赐奴才東西,大总管是要好生跪拜的,但碍于不能露出皇帝的身份,只能叩食指和中指,算是勉强度過了这个 头危机。

    從那今后,茶桌上的叩手礼便撒播了下来。

    由于许多人仅仅见他人敲手指便也跟着敲手指,有的随意点一点,有的手指不對。

    陈天龙这个小细节做得很详尽,做得非常随 不故意,应该不是暂时学的,而是骨子里养成的习气。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哼!”

    见陈天龙竟然懂得叩手礼,唐松青冷哼一声。

    他當然知道墨長生在检测陈天龙,可若让陈天龙就这么容易過关,岂不方廉价了这小子?

    “啧啧,看姿态出来之前,在网上做了不少功课啊,连叩手礼都学了去?”

    唐松青轻视地瞥了陈天龙一眼,道:“为了抱墨家的大腿,當这个上门女婿,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听到这话,墨雪立马拧眉沉声道:“唐松青,你哪只眼睛看到人家的礼仪是從网上学来的?”

    “怎样,不是吗?”
所以才会有联婚的主意。至于他……”

    墨長生眯着眼道:“就算你不喜爱唐松青,那也得看他有没有资历當墨家的女婿。恋愛的时分,你能够喜爱任何人,但假如想要入我墨家的门,可就没那么简單了,你就算是墨家最宠愛的小公主,也该理解这个道理!”

    墨長生这一番话,说得非常有技巧。

    这番话尽管是在针對陈天龙,但却事前表達了墨家對墨雪的态度。

    他们是绝對支撑墨雪寻求自己美好的,但一同又将墨雪的身份拉出来做了文章,让墨雪能够理解墨家的良苦用心,让墨雪无法绝對 地站在陈天龙那邊。

    简單两句话,在外人听来仅仅一个哥哥的态度,可在此时茶桌周围这几人听来,却充满了技巧啊。

    陈天龙也不得不慨叹,墨長生不愧是帝都最顶尖的膏粱子弟,这两段话真实像是提早规划好了的,哪里像是随口脱出的暂时慨叹啊?

    “墨雪乃是帝都有名的三朵金花之一,寻求她的人不计其数,墨雪选中的男人,天然有异于常人的当地。”

    这时,那位安站出来當起了和事佬。

    但她“和”的却是墨雪与唐松青的事,并将陈天龙架在了炉子上炙烤。

    由于下一刻,她便将目光投向了陈天龙,道:“不知这位陈先生,是和墨雪怎样知道的,家是哪儿的,又是靠什么魅力,让咱们墨雪妹妹心動的?”

    墨長生、墨雪和唐松青也纷繁将目光投了過来。

    他们都想知道,陈天龙会怎样答复。

    由于,安这话看似是一般问题,里边却藏着打听。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而面對世人的目光,陈天龙淡定自如,侃侃答复起来。

    “我和墨雪由于一场误解相识,至所以什么误解,归于私事,就不便利透露了。”

    “家是哪儿的,天然是帝都的。”

    “至于什么魅力……心動这种工作,哪有什么特定的办法可言,心動了便是心動了,莫非要像数学公式相同谨慎且有证可查吗?”

    听到陈天龙这话,安和墨長生一同挑起了眉梢。

    墨長生是一个说话有技巧的人,陈天龙竟然毫不逊 。

    榜首个问题是陈天龙和墨雪怎样相识,其实也便是安在打听陈天龙,故事之中是否有缝隙,换句话说,他们都置疑陈天龙是墨雪请来的盾牌。

    而只需從故事中找出缝隙,他们就能够敏捷将这个缝隙扩大,然后将陈天龙和墨雪的谎话撕裂。

    可没想到,陈天龙用一个“不行说的误解”给搪塞了過去。

    至于安问他“家”在哪儿,问的是他的家世布景,他竟然非常无赖地扯到了地域原籍上。

    尤其是最终一件事,安问的是他和墨雪的恋愛细节,细节最能露出谎话,可陈天龙再次用一套玄之又玄的说法扯了過去。

    而從安问问题到陈天龙答复问题,中心也就隔了几秒钟。

    假如陈天龙是提早准備好的说辞,那没什么问题,可假如陈天龙是在听到问题的瞬间诬陷起的这么一番说辞,那脑筋思想逻辑不免太可怕了。

    安和墨長生對视了一眼,挑了挑眉,意思是陈天龙此人不简單,再问这些问题,也杯水车薪。

    墨長生点了允许,然后渐渐动身,淡淡地道:“总是在这儿喝茶,不免无聊了些。已然来到了绿 会所的射击分区,总该做些恰当绿 会所主题的工作。”

    “没错!”

    闻言,唐松青立马满脸冷笑站了起来,道:“刚好,我也瞧瞧这位陈先生,除了嘴皮子溜一些, 法怎样样。假如真是帝都圈子里的膏粱子弟,总不会连射击馆都没去過吧,别连 都打禁绝。”

    说着,唐松青看向陈天龙,满脸讥讽嘲弄。

    不论陈天龙是墨雪找来的盾牌,仍是墨雪的真男朋友,他今日来的意图,都是要将陈天龙狠狠地踩在脚下!

    他要让陈天龙听天由命,要让墨雪知道,并不是谁都能和他唐大少混为一谈的!

    墨雪當然知道唐松青在想什么,她皱了蹙眉,看向陈天龙。

    假使是唐松青提议射击,墨雪必定不赞同。

    她是知道的,唐松青是疯狂的射击愛好者,乃至出资了上千万开了两家射击馆, 法精准。

    唐松青必定是要借这个时机踩一踩陈天龙的。

    但射击的提议,是哥哥墨長生提出来的,哥哥这次来便是为了把关的,她欠好帮陈天龙回绝,只能打听 地问询陈天龙懂不理解射击。

    “假如你不理解也没联络,我能够教你。优异的人,不必定什么都要会。”

    墨雪先给陈天龙一个台阶下,以免等下陈天龙丢人。

    而见墨雪對陈天龙这么仔细,唐松青的面 极为阴沉。

    堂堂墨家小魔女,什么时分對一个男人这么上心過?

    唐松青目光森冷地道:“不会就不要玩,省得连靶子都射不中,丢人现眼。哦不,不止是连靶子都射不中,恐怕连 都不会开!”

    “唐松青!”

    墨雪狠狠地瞪了唐松青一眼。

    “没事。”

    陈天龙拍了拍墨雪的膀子,微笑道:“来都来了,更何况是你哥哥的提议,我也不能扫了我们的兴。”

    假如有龙魂军团的人在这儿,必定会笑破肚皮。

    堂堂龙魂军团与十三太保的领袖,堂堂西南邊境榜首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