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星陆听闻小说免费看

追更人数:63人

小说介绍:被粉丝疯狂纠缠的国际知名舞蹈家韩星,遇到了同样遭遇窘迫的陆听闻。陆听闻:“你刚摸哪儿呢?”韩星笑眯眯:“替你解围打掩护,为了表达感谢,被我不经意摸了一下也无伤大雅吧?”


韩星陆听闻小说免费看开始阅读>>


10251.jpg而化装间那邊,本来简單到半小时就能化完的妆容,这会儿却磨蹭到了四十多分钟,还没进行完一半。




黄昏六点钟。

韩皓禹醒来时身邊并没有人。

他爬下床光着小脚往外走。

“哥哥?”

“在呢。”

楼下传来男人的动静,“醒了?過来。”

韩皓禹哒哒哒的跑下去,到了客厅就看见男人坐在沙髮上,“给你买的拖鞋,你试试合不合适。”

“给我买的呀?”

韩皓禹有些惊讶,跑過去伸出小脚丫往新拖鞋里边塞。

“嘿嘿,正好呀!”他乐滋滋的垂头看着。

小家伙太小了,陆听闻一只手就能抱得動他。

一旁,糖糖和大白狗都趴在楼梯口那里休憩,韩皓禹不会像个熊孩子似的去祸患它们。

“哥哥,你喜爱养宠物?”

“不是。”

陆听闻倒了杯水递给他,然后回头盯着那两个宠物看,“是她养的。”

“咱们之间,两不相欠。”
面前男人的衣服一件件的脱落,像是件艺术品相同,逐步的呈现在她的眼底。

直到他的上身完全露出来,那一串星星也映入眼帘。

韩星的眸光模糊了一瞬。

不必问,也不必多想,她也知道这星星意味着什么。

心里的酸涩不断地在翻滚,胀大,直至传達进她的四肢百骸。

身体被温热的他抱住,细碎的吻像是夏日最温顺的雨滴,铺洒在她身上每一寸的肌肤。

韩星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灯昏暗着,只需窗外不明不亮的光线透进来。

她没有回应,更没有反响,也相同没有抵抗,仅仅无声的接受着他的‘服务’。

时隔三年,却在第一天重逢时,他们就又在一同了。

速度不免太快。

可韩星考虑的底子不是这个,而是为什么分明她现已决议跟他不再有纠葛了,却偏偏又一次次的放不下,一次次的想见他?

陆听闻摸着她微烫的身子,心脏像是风铃相同,每一次荡漾出动静时,他就痛到直蹙眉。

他将女性抱起来放到柔软的床上。

他们之间不再有密切的前戏,只需无声的接近,也绝口不提愛与不愛。

这一夜,算不上张狂,可总有一种无声的思念在空气里飘荡着。

床上,阳台,洗手间,澡堂,地毯上……

这间房,哪里都充满了他们的气味。

直至韩星由于疲乏与髮烧后的厌倦而睡觉,陆听闻替她整理洁净身体,他才坐在床邊抽烟。

房间里依旧没有开灯。

他背對着韩星,卷烟顶端的火星时而亮起,一瞬间照亮了他眼底回旋扭转着的苦楚。

分明他们再次没有任何阻挠的在一同了,可他却觉得愈加的不安。

抽完烟,陆听闻回身躺到床上,他将韩星悄悄地搂进怀里。

那轻柔的,当心慎重的動作,像是在呵护人间的瑰宝相同。

而睡梦中的韩星凭借着下意识往他怀里缩了缩,然后伸出手也搂住了他的腰,将脸贴在了他的 口处。

此刻的她,柔软的乌烟瘴气。

陆听闻由于她睡梦里下意识的動作,不由得闭了闭眼睛。

心在慌。

在翻腾揪着的疼。

她有男朋友了……

她说她有男朋友了。

黑私自,陆听闻静静地攥了攥拳头。



韩星醒来时,只觉得手有些僵 麻痹。

她困难的睁开眼睛,却看见自己的手背上扎着一根针。

头顶是吊瓶,她在输液?

她下意识的喊了声:“陆听闻。”

“在呢。”

动静是從右邊传来的。

洗手间的门口,男人靠着门框在抽烟,他穿戴整齐,一身黑 的打扮,又沉又稳。

“你别動,立刻打完了。”

男人的动静依旧沙哑,他平息了卷烟,走過来看了看吊瓶里的药液。

“拔下来,我要去厕所。”韩星困难的活動了下手指头。

手麻了。

陆听闻看了她一下,然后弯下腰,当心慎重的给她拔针,堵住针眼以防流血。

弄好今后,他蹲下来,握着她苍白的手悄悄按摩着。

韩星心脏跳的很快,她抽出手,像是没什么眷恋相同动身绕過他,奔着洗手间去了。

他看着洗手间关上的门,睫毛微颤了下。

“嗡——”

“嗡——”

床头的手机是她的。

屏幕告诉那里能够明晰的看见,是一个她備注为‘宝貝’的人髮来的视频通话。

那一刻,陆听闻的心像是被人挖了出来相同,他死死的盯着震動的手机。
車窗摇下,她笑的绚烂,“陆听闻,我便是沦落到去做鸡,我都不会嫁给你。”

“哗啦——”

“就當你的服务费了。”

“轰——”

陆听闻看着面前飘落的钱,車子的尾气钻进鼻子里,扯的他五脏六腑都在痛。

……

而從停車场冲出来的韩星眼泪早就布满了面庞。

她哭到声泪俱下,車子停在路邊,趴在方向盘上膀子都在抖動。

那番话着实伤人,但她也没办法。

假如再让她去面對陆家人,她没有勇气。

不是由于内疚,而是不想再去回想那些让她夜夜溃散的事和人。

这其间也包含他。

“嗡——”

“嗡——”

一个生疏号码来的电话。

韩星怕是作业方面的事,她擦了擦眼泪接听,“喂?”

她的动静一听便是刚路過。

电话那邊安静了几秒钟。

“假如你真的不愛我了,又为什么哭?”

男人沙哑的动静那么尖锐。

韩星浑身一震。

他哪里来的自己的号码?

“韩星,我陪你睡吧,你养我。”

只需让我亲眼看得见你,做情人也行。

韩星咬着牙,忍着泪意,“我有男朋友。”

陆听闻停顿了下,“无所谓。”

她静默顷刻后,遽然笑了,眼里透着一股子狠劲儿,“好啊,我养你,我叫你你就来,钱看我心境给。”

陆听闻的动静很哑,“好。”

挂了电话,韩星抓了抓心口窝,那里好痛。

她看见陆听闻还戴着當年她送他的那枚蓝宝石的戒指。

他……

“方诺。”

“我看见他了。”

“我髮现我底子没有忘掉他。”

……

这一夜,韩星髮烧了,烧的整个人都有点不清醒了。

方诺没让韩皓禹知道,单独守了她一夜。

夜里,她不知道叫了多少遍陆听闻的姓名。

三年来從未提起過的姓名,如同被她一股脑都叫回来了。

一切人都认为她忘掉了過去从头再来了,可她究竟忘没忘,她自己清楚。

直到第一张相片定格,拍照棚里传来了他的动静:

“韩星,你走的可真洒脱。”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