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飞宇苏映雪顶点小说免费读

追更人数:91人

小说介绍:神秘少年闯都市,左手金针度世,右手长剑破敌,陈飞宇念头通达无拘束,各方势力纷至沓来,风云暗涌!


陈飞宇苏映雪顶点小说免费读开始阅读>>


10098.jpg
    “红莲姐姐,飞宇不会出事吧?”

    叶依琳忧心如焚地道,三层楼的修建瞬间崩塌,而陈飞宇还在里边,戋戋血肉之躯,该不会出事吧?

    红莲自傲道“陈先生是多么惊才绝艳的人物,甭说仅仅三层的小高楼崩塌,算是天崩地裂、国际末日,陈先生都不会出事。”

    當然,严厉说来,她这番话有夸张的成分,可是,也能從看出来红莲對陈飞宇的极度决心。

    苏宇辰、耿俊华等人心忐忑,在酒吧崩塌的前一秒,他们都看到陈飞宇顺畅击了茅清泉的要害部位,以陈飞宇所展示出的强壮实力来说,茅清泉算不死,只怕也会身受重伤。

    “大势已去,此地不行久留,有必要赶忙脱离这儿才行,万一等陈飞宇回過神来,自己只怕想走都走不了了。”

    苏宇辰眼球一转,悄然向后退去,目睹红莲等人一双眼睛只顾着盯紧酒吧里的動静,并没有髮现自己的踪影,不由心松了口气。

    他正准備迈开步逃去,忽然,只听“嗤”的破空之声,一道白 剑气穿破漫天烟尘,向苏宇辰冰冷而去!

    苏宇辰还没反响過来,右腿膝盖登时被剑气穿透,惨叫一声,單膝摔倒在地,疼的五 都歪曲起来。

    耿俊华、李峥旭、杜天宁等人这才髮现原来苏宇辰要单独逃跑,脸 登时大变。

    红莲仅仅瞥了苏宇辰一眼,便不在看他。

    烟尘逐步散失。

    一人持剑,俯首跨步而来,宣告着自己的成功。

    红莲和叶依琳惊呼一声,莫非陈飞宇输了?

    烟尘彻底散失,只见走出来的那人,正是陈飞宇!

    他拿着“青霜剑”,一邊走,一邊抚摸着青霜剑的剑身,赞叹道“真是一柄好剑,惋惜了。”

    而在陈飞宇的死后,茅清泉趴在地,浑身鲜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两女这才松了口气。

    神针侠医

    神针侠医

 第336章 什么条件都容许?

    陈飞宇手持名剑,從烟尘充溢走了出来。

    耿俊华、李峥旭、杜天宁等人心头惊骇,用屁股想都能想出来,他们三人之前开罪了陈飞宇,待会必定没他们的好果子吃。

    三人有心想逃跑,可是有了刚刚苏宇辰的前車之鉴,谁也不敢多動一步。

    “祝贺陈先生,陈先生初到安河 榜首夜,便斩 苏家两大宗师,扬我長林省地下国际名威!”红莲主動走来,恭顺地道。

    红莲本妩媚勾人,是全国间可贵的美人,有她诚心欣赏,只需是个男人都会髮自心里的快乐。

    陈飞宇笑了笑,道“斩 戋戋两位宗师罷了,對我来说小事一件,缺乏挂齒,却是这柄長剑很是可贵,仅仅惋惜了。”

    他下山以来,至今没有趁手的武器,大多时分,都是用剑指對敌。

    红莲抿嘴笑道“陈先生是名震長林的剑道宗师,这柄剑也是秀绝全国的名剑,正是宝剑配英豪,不知道惋惜在哪里?”

    陈飞宇道“剑天然是好剑,仅仅如此绚烂多姿、秀绝全国的名剑太過秀气了,多了一丝脂粉气,少了一份霸气,较合适女子运用,你说,是不是很惋惜?”

    说罷,陈飞宇手握冰霜剑挽了个剑花,登时,在空划過绚烂多彩的冰晶,反射着七彩的光辉。

    谢星斗箭步跑来,在陈飞宇 口重重捶了下,激動地满脸通红,道“好小子,今晚连败月省两大宗师强者,如此豪举,绝對能轰動整个長林省,不愧是我谢星斗的妹夫,哈哈!”

    陈飞宇翻翻白眼,也没有理睬谢星斗大吹大擂。

    叶依琳见陈飞宇大髮威风,满意了自己心對英豪的悉数等待感,心里雀跃,连目光都绽放着崇拜的光辉,正想去祝贺陈飞宇,趁机和陈飞宇说说话。

    她刚抬脚走出两步,便听到谢星斗“妹夫”两个字,浑身一震,目光也昏暗了下来。

    忽然,她发觉出了不對劲,越想越怪“飞宇的未婚妻,分明是苏映雪才對,可谢星斗为什么喊飞宇作'妹夫'?莫非飞宇和谢星轩也有一腿?”

    叶依琳越想越想有或许,越想越是震动。

    这时,陈飞宇现已走到了叶依琳的身前。

    面對着这个高雅知 的女性,陈飞宇从前冰冷的气势悉数收敛,嘴角帶着温顺的笑意,道“我说過,这个国际没有人能强逼你嫁给耿俊华,你看,我没骗你吧?”

    叶依琳心升起一股暖意,俏脸燃一片红霞,不過想到刚刚的猜测,她登时心凉了半截,嘴角牵强挂起一丝笑意,道“谢谢你。”

    陈飞宇发觉到叶依琳心态乖僻,不過没多想,由于现在他还有其他工作要处理。

    下一刻,他向苏宇辰走了過去。

    苏宇辰神 大变,他戋戋“通幽期”的实力,在普通人面前或许是个强者,可是在陈飞宇面前,连屁都不是,算他全盛时期,都不是陈飞宇一合之敌,更甭说他现在右腿膝盖骨被洞穿,连一点生还的时机都没有。

    跟着陈飞宇越走越近,苏宇辰的心,现已被惊骇失望之感充溢。

    忽然,一个年男人跳了出来,挡在了陈飞宇的面前,正是从前跟从茅清泉赶来救援的那名高手。

    他眼帶着严重之 ,显着非常忌惮陈飞宇,拱手说道“陈先生,鄙人蔡力明,是安河 萧家半步宗师,陈先生今晚现已斩 了萧鹤洋,以及苏家两位宗师,算陈先生有天大的怒火,现在也应该气消了。

    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更何况苏家可是真实的庞然大物,实力之雄厚,才智之豐富,远超過一般的武道世家,纵然强如陈先生,面對苏家也会照样处于下风,还请陈先生看在鄙人的体面,放過苏宇辰一马。苏家定会承陈先生的情面,也不至于鱼死破,这對两边来说,都是一件功德。”

    苏宇辰可是苏家的少主,蔡力明很清楚,一旦苏宇辰死在陈飞宇手的话,苏家一怒之下,必定会迁怒萧家,到时分,偌大的萧家,绝對会一夕毁灭。

    不得已,他才站出来,想请陈飞宇饶過苏宇辰一命,至于今后陈飞宇会不会被苏家追 ,他才懒得去管。

    “不论怎样说,萧家也是安河 的榜首大宗族,算是名動長林的陈先生,想要彻底在安河 扎稳脚跟,也需求萧家的從旁帮忙,更何况,我仍是一位半步宗师,陈飞宇再凶狠,也得给我几分体面。”

    蔡力明如是想到。

    忽然,银芒一闪,夜空划過一道绚烂的冰晶轨道,蔡力明还没反响過来,现已被青霜剑给抹了脖子,鲜血瞬间喷涌而出,直挺挺地倒在了地。

    苏宇辰、李峥旭等人,都给吓了一大跳,看着陈飞宇的身影,如同在看一个绝世恶魔。

    “真是聒噪。”

    陈飞宇连一眼都懒得看蔡力明,径自走到了苏宇辰的面前,目光无波古井,不帶一点点的爱情,道“现在,轮到你了。”

    苏宇辰直吓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本單膝跪地,这下更是摔到在地,急速爬起来,跪在陈飞宇面前,颤声道“陈飞宇,你……你不能 我,你想要什么,我都能够给你……”

    陈飞宇高高在上看着他,眼逐步浮现出嘲讽之意,道“现在向我跪地求饶的你,哪还有半分之前开口向我索要半壁河山的气势?没有了苏家宗师當你的靠山,你不過是一只藐小的蝼蚁罷了。”

    苏宇辰脸 一变,心又是耻辱,又是懊悔不及,早知道陈飞宇这么凶狠的话,他當初来長林省,把苏家“八大金刚”悉数帶過来了,哪里还会有今日这一幕?

    “只需老子能逃過今日的死劫,往日必定要让陈飞宇加倍归还!”

    苏宇辰垂下头,掩盖住目光的仇视,一邊磕头一邊求饶道“陈先生,只需你放過我这一次,我能代表苏家和你签定合约,你将成为我们苏家最显贵的客人,不论你要什么,苏家都会竭力满意你的要求,并且有了苏家的支撑,你對付省会方家,绝對能事半功倍。”

    看来,远在月省的苏家,也知道陈飞宇和省会方家的对立,苏宇辰正是方案使用这一点,来让陈飞宇看到自己的使用价值,從而放自己一马。

    “不论是什么要求,你都能容许?”

    苏宇辰低垂着头,看不到陈飞宇的表情,听了陈飞宇这句话,还以为陈飞宇松動了,心大喜之下,连连道“没错,只需你能放過我,不论什么要求,苏家都会容许你。”

    “假如我要苏家消亡呢?”陈飞宇道,言语透露着浓郁的 意。

    “什么?”苏宇辰悚然一惊,心升起一股激烈的危机感。

    还没反响過来,一道剑芒划過,苏宇辰现已成了剑下亡魂。

    “萧家也好,苏家也罷,在我眼宛如蝼蚁,顺我可生,逆我必亡!”

    陈飞宇悄然擦洗掉青霜剑的血液,忽然瞥了耿俊华等人一眼。

    他们登时缄口结舌。

    忽然,十几量黑 轿車绝尘而来,當先的一辆奥迪停在了陈飞宇的面前。

    叶依琳吓了一跳,看这姿势,还以为是萧家和耿家的人来找陈飞宇麻烦了。

    車门翻开,一个身穿黑 山装的老者走了出来,在他死后,还有一个身段高挑的美少女,梳着马尾辫,尽显芳华動人。

    老者帶着几十号黑衣人箭步来到陈飞宇面前,折腰鞠躬,颤声道“不知道陈先生莅临安河 ,成某有失远迎,还望陈先生恕罪。”

    “飞宇哥哥好。”那少女脸庞光润,目光羞涩,连声响都往常温顺了许多。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