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家上门女婿/传奇神婿/绝世赘婿)(叶昊郑漫儿)完整版全集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284

小说介绍:入赘三年,叶昊被人瞧不起,一朝崛起,岳母小姨子给跪了。岳母:求求你别离开我女儿。小姨子:姐夫我错了...


(郑家上门女婿/传奇神婿/绝世赘婿)(叶昊郑漫儿)完整版全集点击这里开始阅读>>


small7efdc8e60d36329c404005c3c34f7af81568078481.jpg不要拉上我。”特别不想看到那个坑神。

    歪歪斜着眼睛看他,一脸冷酷,“妳说,是不是妳开罪她,让她不快乐?”

    “我可一句话没说。”

    沈则木打髮了歪歪,退出游戏,想了想,他翻找到昨夜和坑神的谈天记录。

    對不起,学長,我是不是太菜了……

    那个小学生都比妳强。

    哦。

    ——如同,是有点過分?

    沈则木犹疑了一下,不知是否该對她说声抱愧,但犹疑只继续了一秒钟,他便扔掉这个主意。

    他甘愿给人留个尖刻无情的形象。

    由于,清净。

    ……

    这一邊,向暖回绝了歪歪的组隊约请后,心境有那么点失落。她无聊地划着老友菜單。

    游戏的老友菜單是依照实力排名的,向暖的实力在老友里垫底,是终究一名。而倒数第二名,则是昨日那个无耻的初晏。

    初晏这会儿也在线。

    向暖给他髮了个信息。

    是暖暖啊:晚上好,小学生。

    初晏:小学生,晚上好。

    是暖暖啊:一同?

    初晏:好。

    是暖暖啊:公然,坑货就该和坑货一同玩。

    初晏:妳说谁是坑货?

    是暖暖啊:妳~啊~

    她髮这两个字时,美丽的眼睛眯起来,笑脸有点坏。

    闵离离悄悄瞄了她一眼,喃喃自语道,“笑得这么淫-荡,还说不是color-情游戏。”

    初晏那邊一阵缄默寂静,向暖以为他玻璃心了。

    過了一瞬间,他回道:我榜首次玩这个游戏。

    是暖暖啊:好巧哦,我也是榜首次。

    是暖暖啊:那让咱们一同從菜鸟走上巅峰吧!怀挺!

    初晏:好吧。

    呵,妳还挺牵强……

    两人一同组隊。尽管向暖仍旧花式送死,但她这次心境很放松,彻底没有面對沈则木时的那种y力。

    打了几场,初晏忽然问她要微信。

    是暖暖啊:我才知道妳第二天,我觉得我应该拘束一下。

    初晏:仅仅髮张图片。

    是暖暖啊:好叭。

    两人加了微信号,初晏的图片马上髮来了。

    向暖猎奇地点开图片。

    图片上是一只胖猫,穿戴清宫皇帝那种造型的小衣服,蹲坐着,一只前爪搂着一把折扇,另一只前爪搭在人类的手腕上。猫的表情是严厉无比,看起来十分的霸气侧漏。

    猫脸旁邊的配文是:扶朕起来朕还能送。

    向暖气得鼻子都歪了,回了他一句“妳去死吧”就删了他的微信。
------------

87.面壁思過

    订阅率低于30%的盆友要等24小时之后才干到正常章节

    第二天是周日。向暖一早起来,看着面前的李白cos服犯难。

    是的没错, 她今日仍旧要去搞宣扬, 拉客。

    好头痛……

    她把cos服穿上, 脱下来,又穿上,又脱下……如是一再。

    闵离离看不下去了, 说她:“暖暖妳其实就想领会脱衣服的快-感吧?妳这个反常。”

    向暖囧囧地敲了敲她的脑袋。

    后来她拎着衣服去楼下和沈则木集合。沈则木见她如此,如同并未觉得意外。

    向暖小声说,“学長, 我今日可不能够不去了呀?”说着把衣服递给他。

    “嗯。”沈则木居然容许得特别爽性,然后他又说,“衣服妳拿着,晚上自己还给歪歪。”

    向暖知道沈则木这是要庇护她。

    她心里一暖, 笑了笑:“谢谢学長。”

    沈则木这么好,让她不由得又要得陇望蜀了, 所以问:“学長,妳这次校园竞赛会报名吗?”

    “嗯。”

    “王者荣耀?”

    “嗯。”

    “那……”她用食指点着下巴, 眨了眨眼睛, 鼓起勇气问他, “妳的隊伍还缺人吗?”

    “人满了。”

    向暖:……qaq

    尽管早就知道他很受欢迎,可是心里那点小小的期望被掐灭时,她仍是有点失望, 悄悄地“哦”了一声。

    沈则木见她忽然懊丧了, 如同從一颗碧绿desire滴的小油菜变成小白菜, 他所以可贵多管闲事地问了一句:“妳也想參赛?”

    “是哦,我想要那个,庄周的鲲。”

    庄周的鲲是本次校园电竞竞赛王者荣耀分项的三等奖。造型和王者荣耀里庄周骑的那只鲲一模相同,有两米一的長度,能够當玩偶也能够當沙髮坐。这样一只鲲,在某宝上至少一千人民币才干买到。

    向暖问沈则木:“嘉木学姐也在妳们隊伍吧?”

    沈则木又“嗯”了一声,这次声响有点轻。

    向暖此时的心态差不多便是“再会,白银渣不配具有愛情”,然后她伤心肠回宿舍了。

    回去就找初晏玩游戏。

    两个白银渣渣玩了多半响,总算,总算上到黄金。

    向暖感觉自己如同干了一件大事儿,特别的志足意满。闵离离这时分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暖暖, 学原理作业写完了吗?”

    “啊!!!!”向暖惨叫一声。

    “怎样了?”手机那头的初晏吓了一跳。

    “我这周作业还没写呢,我先下了,我去写作业。”

    “我當什么大事,”初晏的口气像个老司机,毫不介意地说,“妳不会抄?”

    这是什么馊主意啊……向暖好无语,反诘他:“妳常常抄作业?”

    “还行。”

    “高中也抄。”

    “偶爾。”

    偶爾现已不可宽恕了好欠好。向暖觉得挺奇葩的,又问:“那妳是怎样考上的南大?”

    “用脑子考上的。”

    啊……呸。

    初晏给她髮了个组隊约请。那约请窗口像是一只温顺的小手向她挥舞:来嘛来嘛~

    向暖感觉自己如同被什么東西操控了,她点了承受。

    一bureau,就一bureau……她心想。

    一bureau一bureau又一bureau。

    终究向暖妄自菲薄地想:曾经都没抄過作业,这周能够领会一次,當是见世面了……

    两人现在都上了黄金,向暖就有点胀大了,觉得能够博一博,所以问初晏:“妳有没有看到电竞社的宣扬?要搞校园竞赛呢。”

    “看到了,那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咱能别提这茬吗。

    初晏问她:“妳想參加?”

    “嗯,我觉得奖品还挺豐富的,”向暖小心谨慎地酌量遣词,“不過现在咱们两个人,得和他人拼一下团。”

    “不必拼团,我有三个室友。”

    “那,妳室友乐意来吗?”

    “他们都很听我的话。”

    向暖挺惊奇的,原本初晏的人格魅力有这么大?向暖:“那咱们要不要组个隊呢?假如拿到名次呢……”

    “妳确认?校园竞赛是线下竞赛。”

    “呃……”

    她光想着庄周的大鲲,居然把这么重要的竞赛规则给忽视了。线下竞赛的意思是隊友们要在实际中坐一同开黑,咱们打照面。

    向暖其实并不排挤和初晏面基,可有了地主家的傻儿子那件事,她觉得假如俩人见了面,她必定会被他张狂讪笑。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