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漠许半夏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102

小说介绍:为了十万元的医药费,林漠当了三年上门女婿。  妹妹病危,半夜打电话找出差的妻子借钱,竟是一个男人接了电话。 万念俱灰中,却从祖传玉佩获得先祖神医传承。 自此,世间众生,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


林漠许半夏小说免费阅读http://www.fenxia.com/gof/1fk


small7c39f305d3c20e7eb6d80801caa87bbb1616773781.jpg    “今日,妳休想就这样走出我万家!”

    万家世人直接将房门关上,把林漠关在了屋内。

    至于万老爷子,他也双目微阖,似乎悉数都与自己没有关系似的。

    孙女流泪的姿态,让他也很疼爱,他也想经历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林漠。

    林漠眉头紧皱,沉声道:“万家主,妳想怎样样?”

    万永峰:“妳如此凌辱我万家,至少得留下一条臂膀!”

    “否则,这件事传出去,岂不是让全国人嘲笑我万家无能?”

    林漠:“鄙人没有凌辱万家的意思……”

    万永峰怒道:“妳这便是凌辱!”

    “妳算什么東西,我女儿配妳,就现已是下嫁了。”

    “妳居然还敢挑三拣四,再三回绝,真把我女儿當成没人要了?”

    “我告知妳,我女儿还真就不嫁妳了。”

    “不過,妳这样凌辱我女儿,就得付出代价!”

    “来人,把他的臂膀给我剁下来!”

    万家几个人八面威风地围了過去。

    林漠眉头紧皱,一时刻不知道该怎样办。

    万家这几人,实力都不弱,他未必能包围出去。

    并且,万永峰还在这儿。

    万永峰的实力,可是与张九段火华平起平坐的。

    真要是打的话,林漠y根不是他们的對手啊!

    目睹这大战就要开端,万令郎忽然站了起来,大声道:“妳们干什么?”

    “都给我让开!”

    万永峰摆手:“胜男,妳不必管了。”

    “这个人胆敢凌辱妳,我有必要为妳讨回个公正!”

    万令郎勃然道:“爸,妳这是干什么啊?”

    “他治好了爷爷,妳们……妳们怎样能这样以怨报德呢?”

    万永峰:“一码歸一码!”

    “他治好老爷子,咱们都很感谢他!”

    “可是,凌辱妳,凌辱咱们万家,也得付出代价!”

    万家其他人纷繁允许。

    万令郎面color胀红:“爸,妳别闹了好不好?”

    “妳是不是还嫌我丢人丢得不行啊?”

    万永峰愤慨地道:“胜男,便是这个王八蛋让妳丢人的。”

    “所以,我才要剁了他一条臂膀,为妳报仇啊!”

    万令郎大声道:“爸,我y根不喜爱他,我……我便是使用他,骗他来为爷爷看病的啊。”

    “妳让他走,我看到他都觉得厌恶,我怎样会喜爱一个没出息的赘婿啊?”


    万令郎却不睬她的表情,沉声道:“妳现在叮咛下去,让city里那几个店,把一切合适    老爷子瞥了现场世人一眼,道:“妳们这些人啊,大惊小怪。”

    “今日这件事,也算是一个活生生的比如。”

    “千万要记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要认为他人年青,就觉得他人没本事。”

    “这世上的天才,底子不能依照正常人的状况去推测,理解吗?”
   看到万令郎这个装扮,万老爷子和万永峰也是打心底快乐。

    而这件事,也让他们两人愈加确认,万令郎是真的很喜爱林漠。

    所以,酒過三巡之后,万永峰便趁机笑道:“林神医,您觉得我家胜男怎样样啊?”

    万令郎面color微红,低着头,耳朵却在细心听着。

    林漠笑了笑:“万小姐为人重信守诺,让人敬佩!”

    万永峰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追问道:“那妳觉得我家胜男今日这装扮怎样样呢?”

    林漠有些为难,他知道万永峰究竟想说什么。

    可是,他不想就这个论题持续下去啊。

    “万小姐这装扮很好啊!”

    林漠随口回道。

     
    小樱这才回過神,急速跑到门口。

    忽然,她停顿了一下:“令郎,运動鞋要吗?”

    万令郎恼了:“什么运動鞋?”

    小樱:“休闲裤配的运動鞋啊?”

    “您不要?”

    “那……那是全要西装了?”

    万令郎气坏了,勃然道:“我说的是女装!”

    “一切的女装!”

    小樱再次懵圈了:“啊?”

    这么多年,万令郎從未穿過女装。

    小樱方才还认为万令郎是要的男装,没想到,万令郎居然要的是女装?

    这是怎样了啊?

    “让妳买什么,妳就买什么,哪儿这么多废话!”

    万令郎勃然道。

    小樱急速低着头跑了出去,一向走到外面,她其实都还在懵圈着呢。

    屋内,万令郎站在窗户邊,目光坚决。

    “林漠,我要妳永久记住我!”

    “万稚,我不会输给妳,我不会输给任何人!”

    ……

    第二天正午,万家宴席按期开端。

    林漠上午陪万老爷子聊了一上午,还在一同下了两盘棋。

    榜首盘,林漠取胜。

    第二盘,两人战平。

    可事实上,万老爷子看得很清楚。

    第二盘,林漠是有心让他,由于第二盘林漠下得彻底是挥洒自如。

    林漠的棋术,极端精深,远在他之上。

    这一点,让万老爷子叹服不已。

    要知道,他这一辈子,没有其他愛好,仅有的愛好便是下棋。

    他自己常言,自己最自傲的東西,实力排第二,棋术排榜首。

    他这辈子,跟几个国手都下過棋,但也從来没有過这样的感觉。

    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年青人轻松打败,这让他對林漠更是刮目相看。

    两人在桌邊坐下,万老爷子慨叹道:“老朽这辈子在棋术上,还真没敬服過谁。”

    “林神医,妳是榜首个让我敬服到心悦诚服的人啊!”

    “妳这棋术,y根不像是妳这个年岁能有的,这没有几十年的经历,底子没有这样的棋术啊!”

    林漠淡笑回应。

    其实,他这棋术,也是玉佩里边的传承。

    玉佩里边有先祖的悉数回忆,包含这棋术。

    而林家这位先祖,乃是旷世奇人,琴棋书画,可谓是样样精深。

    林漠得到先祖的回忆,在棋术方面,天然是碾y万老爷子了。

    万家其他人听闻老爷子的话,皆是震慑不已。

    七叔不由得凑到老爷子身邊:“大哥,您让了林神医几颗子啊?”

    万老爷子瞪了他一眼:“让什么让?”

    “第二bureau,林神医让了我一車一炮!”

    七叔瞪大了眼睛:“啊?”

    其他人也都是满脸震慑,只认为自己听错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