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漠许半夏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_笔趣阁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82

小说介绍:为了十万元的医药费,林漠当了三年上门女婿。  妹妹病危,半夜打电话找出差的妻子借钱,竟是一个男人接了电话。 万念俱灰中,却从祖传玉佩获得先祖神医传承。 自此,世间众生,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


林漠许半夏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_笔趣阁http://www.fenxia.com/gof/1fk


small5e9c12cd22cbbc0cc9059d9c8fe5e6651599143296.jpg    女孩摆了摆手:“妳不必忧虑,我不来要妳做什么事的,我仅仅来问妳一个问题。”

    彭家主不由舒了口气,急速道:“您误会了,我这……这不是忧虑会出什么乱子嘛!”

    “您帮我做的事,还有五爷的恩惠,我全都铭记于心。”

    女孩摆手:“甭说这些废话!”

    “五爷不喜爱听他人说废话,他只喜爱看实践的行動。”

    彭家主深吸一口气,低声道:“那您想知道什么?”

    女孩眼中闪過一道精芒,沉声道:“我传闻,林漠自废了丹田,是真是假?”

    彭家主惊讶,他没想到,女孩居然是来问这个问题的。

    “是真的!”

    “我亲眼所见!”

    彭家主直截了当地回道。

    女孩则是嘲笑一声:“亲眼所见?”

    “姓林的诡计多端,妳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的。”

    彭家主不由一愣:“这……这还能有假?”

    “我當时在场,亲眼看到的啊。”

    “薛神医那几根银针,刺破了他的穴道,还将他的丹田也废掉了。”

    “这怎样可能是假的啊?”

    女孩摆了摆手:“这些不要害。”

    “我就问妳,當时吴玄在做什么?”

    彭家主:“吴玄?”

    “他……他就在身邊啊!”

    女孩:“他的手,脱离林漠的身体了吗?”

    彭家主细心想了想,允许道:“脱离了。”

    “我走的时分,林漠一个人在房间里睡着呢,身邊都没人。”

    女孩不由一愣。

    说实话,她本来對林漠自废丹田的音讯很是置疑,总觉得林漠这是在哄人。

    可现在听彭家主这么一说,林漠这不像是哄人啊。

    自废丹田可以作假,但是,他体内的力气,又怎样y制呢?

    假如吴玄的手没有脱离林漠的身体,那女孩必定置疑这是假的,由于吴玄必定是在帮林漠y制力气。

    而现在,吴玄都不在林漠身邊,那阐明,林漠体内的力气现已没了啊!


    林漠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薛五爷。    女孩畢恭畢敬地折腰拜下,轻声道:“夫人!”

    黑衣人没有理睬她,径自走到車邊,顺手将蒙在脸上的黑布扯了下来。

    黑布下面是一张极端美丽的女性脸庞,看上去不過三十多岁的姿态,可目光中的睿智,却绝非一个三十岁的女子可以具有的!

    加上女孩称号她为夫人,那么,这个女性的身份就十分显着了。

    薛五爷的正室妻子,薛夫人!

    薛夫人本年应该有四十多岁了,但是,看上去仍然和三十岁的女性差不多。

    年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却让她更多了一些老练知nature的美感。

    这个女性,兼具二十岁女孩的美貌,三十岁女性的老练,还有四十岁女性的才智,就好像一个可以掌控悉数的女王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也只要这样的一个女性,才干配得上那个在南境只手遮天的南境之王!

    若是林漠看到这一幕,他必定会被震慑到极致。

    他一向认为,这个黑衣人,是薛五爷身邊的一个隐秘高手。

    可谁能想得到,这个黑衣人,居然是薛五爷的妻子!

    南境之王的妻子,居然也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單單这点实力,便足以证明,这个女性绝對不简單啊!

    薛夫人将外面裹着的夜行衣脱掉,显露里边妙曼的身姿。

    一头如瀑一般的長髮,跟着她摘掉帽子,直接倾洒在腰间。

    将悉数拾掇好,她方才瞥了女孩一眼,冷声道:“咋的,他忧虑我完不成使命,还派妳来盯着我?”

    女孩面color一变,急速低声道:“夫人,您误会了。”

    “五爷是让我来接您的。”

    “五爷说了,这几天,您辛苦了,特意吩咐我接您回去!”

    薛夫人冷笑一声:“用不着!”

    “妳回去告知他,就说林漠现已是个废人了,让他今后不必再忧虑这个人了!”

    女孩登时瞪大了眼睛:“林漠……林漠废了?”

    
    薛神医低声说道,拿起银针,渐渐刺进了林漠身上的几处穴道。


    他派出黑衣人盯着林漠,首要便是不想让谢家的人抓走林漠,为了将林漠留在南境,这样再造丸的利益,也就留在了南境。

    而现在,黑衣人即便是知道了林漠的隐秘,他也不会把这隐秘暴显露去的。

    首要来说,當初林家的工作,薛五爷未必參与其间。

    也便是说,薛五爷未必知道林家那祖传玉佩的工作。

    對他而言,林漠就算是林啸的传人,可价值也远远比不上再造丸。

    所以,薛五爷就算知道这个隐秘,也未必会把这个隐秘走漏出去。

    由于一旦走漏,當年那些人,必定不会放過林漠。

    到时分,薛五爷再想留住林漠,再想留住再造丸的利益,那就不可能了。

    想到这儿,林漠不由精力一振。

    方才他还为这件事充溢忧虑,现在,他总算理解,自己的忧虑完全是剩余的。

    李铁嘴说的没错,他底子不需要忧虑薛五爷那邊。

    薛五爷比他更不想走漏这个隐秘啊!

    不得不说,李铁嘴这老家伙,才真的是个老狐狸啊。

    这个老家伙,平常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的,可事实上,對于外面的局势,他心里门儿清呢。

    林漠不由慨叹,幸而李铁嘴是一向在协助他。

    不然的话,林漠也无法走到现在这一步啊!

    接下来,林漠又想起李铁嘴的别的一句话。

    他劝诫林漠,不要让外面的人知道他的伤势状况,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林漠的伤势尽管严峻,但仍是有救的。

    在當时被喂了吞星草果实之后,林漠的状况确实很危殆。

    假如當时他自己还有力气,那他仍是可以操控住bureau势的,仅仅医治方法极端杂乱罷了。

    可當时他自己y根没有一丝一毫力气,并且,谢兴邦的力气让他几近昏倒。

    在那样的状况下,他只能让赵天英先刺破他的穴道,保住他的nature命。

    而他让赵天英找薛神医,意图便是要让薛神医及时帮他修补经脉。

    这么一来,等他醒来,他就有时刻来治好自己的伤势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