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清溪谢渝州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追更人数:1164人

小说介绍: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化疗室。许客看着病床上仍在工作的路清溪,露出不赞同的表情。"您刚做完化疗,现在应该好好休息。"路清溪翻着手里的文件,只淡淡说:"去安排到伦敦的行程吧。"身为助理的许客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退出了病房。


路清溪谢渝州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开始阅读>>


10027.jpg

    “她仍是不愿宽恕我,真是罪孽。”路清溪轻叹一口气,遽然伸出手搂住靳北森的脖子,将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

    “为什么?”靳北森不解的问道。


第672章 672 醋王

    A ,最快更新蛮横总裁的独宠娇妻最新章节!

    第672章 672  醋王

    “因为她知道我和虞琛离婚了啊,或许孩子心里需求安全感,而我却偏偏没有给她满意的安全感吧,她觉得原本夸姣完好的家庭四分五裂了,而这全部,都是我的错。”

    “不许胡说。”靳北森剑眉蹙起,脸 黑 的。

    “北森,你说我该怎样办?”路清溪愁容不展,心里的犹疑,苦楚,挣扎全都纠缠在了一同,犹如一团被打了死结的毛线,一时之间怎样也解不开来。

    “那就随意她好了,她和你原本就没有联络,一个生疏人的孩子,你爽性不要了吧。”靳北森怀揣着私心,眸子里布满了阴鸷,他不想看着路清溪整日一副忧虑的容貌,没想到虞忻这个小不点,竟然能引起这么大的波涛。

    “那怎样能行,她的爸爸妈妈對我有恩,我要是抛下她,会遭报应的。”

    “又在胡说,遭什么报应,你什么报应都不会遭,全都让我来承受。”

    路清溪猛地蹙起眉头,摇摇头道:“不行,你不要这么说,我仅仅在想,有没有一个好的方法让小忻能够承受这件事。”

    靳北森没有说话,一双讳莫如深的眸子紧紧地盯着路清溪,有些恼怒的说道:“你有没有想過,一个三岁大的孩子怎样会知道这么多,这会不会是虞琛的诡计,仅仅为了让你回到他身邊?”

    “北森,你开什么打趣呢,虞琛再渣也不至于使用一个孩子吧,他不是这种人。”路清溪當机立斷的辩驳道,心里却惶惶不安的打着鼓,思忖着靳北森的话有没有道理。

    “那你觉得他是哪种人?是好人吗?”靳北森冷笑着,面 深邃了几分,有些无法的蹙着眉心。

    至少對路清溪而言,虞琛这个人的确不算坏,每个人考虑问题的视点都不相同,虞琛把他最重要的東西全都给了路清溪,所以,那他自私的想要占有路清溪,也没有错啊,是个男人就会这样做。

    而靳北森刚好是虞琛的情敌,两人天然水火不相容了,恨不能對方早点死,这样就能得到路清溪了。

    “好了,咱们不评论这个论题了。”路清溪摇摇头,心里头有些抵抗的说道。

    “可是我不想你天天去看虞忻,我不想咱们非常困难收成的夸姣被他人扰乱。”靳北森板着脸,说话间的心境夹杂着几分冷淡。

    “你想多了想,小忻只不過是一个三岁大的孩子,她还能有翻天的本事不成?”路清溪听靳北森这样说,心里头有些不悦。

    靳北森對虞琛有成见,天然不会喜爱虞忻。

    靳北森没有接话,而是趁着眸子打量着路清溪。

    “那你期望我怎样想?路清溪,你能不能把我放在榜首位考虑问题?我是你的老公,不是外人,为什么他人给你一点点小小的恩惠你就要在那里感激涕零呢?而我为你支付了那么多,你怎样能當做视若无睹?”靳北森怀揣着肝火,动静沉沉的,脸 很欠美观。

    “我哪有?”路清溪立刻辩驳,一脸 屈的蠕動着薄唇。

    “你清楚就有,你这傻女性便是这样,甘愿牺牲掉自己的夸姣,也不乐意回绝他人无理的要求,真是傻的让人气愤。”靳北森怒形于色的说道,骨感的手背上,青筋暴起,却仍旧伸出手,一把将路清溪搂紧怀里。

    “我……”路清溪 屈的钻进靳北森怀里,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认为我还会和你吵架吗?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若是我再和你吵架,不谅解你,你或许就要溃散了,小纯,我诚心期望你别那么累,你做好你自己应该做的事就够了。”靳北森板着脸,动静中透着些无法,却说出一番令路清溪不敢相信的话。

    这要是换做過去的靳北森,他早已暴走了,可是他现在没有。

    路清溪的心里很是感動,一手圈住靳北森的臂膀,笑着说道:“北森,谢谢你谅解我。”

    “我也没有很過分的要求,仅仅期望你站在我的视点上考虑一下问题,假如我有一个前妻,而且还有个领养的孩子,我天天去看望我的前妻和孩子,你会怎样想?”靳北森打了一个比如,却很有作用的让路清溪心尖一酸。

    衡量再大的男人都无法承受自己的老婆天天去看望前夫和前夫一同领养的孩子吧。

    靳北森當真现已隐忍到了极点,才会爆髮。

    “这听起来可真够酸的,那你说我该怎样做呢?怎样样才干一举两得?”路清溪伸出手,揉了揉靳北森蹙着的眉头,闷闷的问道。

    “这种作业不会有一举两得,可是你要做的,便是和虞琛少联络,不能因为他的一通电话,你就赶往医院,不能让这个孩子成为你们两个的纠缠。”

    路清溪点允许,杏眸略過一抹笑意,盯着靳北森目光灼灼的眸子,心里淡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了,醋王。”

    醋王是路清溪最新给靳北森起的外号,非常契合靳北森的形象。

    “你说什么?”靳北森风险的眯起了眸子,身上尽管还有着酒精的滋味,但却早已清醒了過来。

    “我说你是醋王,醋王!”路清溪不怕死,反而很斗胆的寻衅着靳北森。

    “你死定了,我等下就让你看看我的凶猛。”靳北森面 微凛,拨弄着路清溪的秀髮,手指摩挲在她洁白的脖子上,画着英文字母。

    路清溪被靳北森弄得很痒,耸着膀子,想要推开他,却被靳北森更赶忙的一把抱住。

    圆形浴缸里现已放好了水,水温适宜,刚坚毅好,靳北森弯下腰,打横抱起路清溪朝着浴缸里走去,他先把路清溪放进浴缸里,自己快速的脱掉了衣服后也跳了进去。

    “你想让我怎样看你的凶猛?”路清溪红唇撩笑,很狡猾的一把捏住靳北森的下巴。

    两人的节奏像是反了相同,靳北森按倒路清溪,一掌拍在她圆润的屁股上,磁 的嗓音吐字明晰,“你这女性便是欠拾掇。”


第673章 673 可是该得到的也不会让

    A ,最快更新蛮横总裁的独宠娇妻最新章节!

    第673章 673  可是该得到的也不会让

    路清溪笑了笑,不苟言笑的说道:“那你有本事来拾掇我啊。”

    “真是胆子髮育了。”靳北森气急损坏的笑道。

    浴缸里的温度逐渐升温,雾气环绕,含糊不已。

    “今晚的事咱们就一筆取消,往后我要去看小忻,我就先问你,或许你和我一同去看她,好吗?”路清溪仔细的问道,眸中含笑,脸 娇红。

    “你却是挺会计划。”靳北森心中的肝火 下去不少,尽管没有直接容许路清溪的要求,却笑着说道。

    男人嘛,畢竟是愛好体面的動物。

    “这不是跟你学的吗?”路清溪鲜艳的脸颊上划過一抹狡黠的笑意,像只小狐狸相同。

    ……

    来日一大早,康嵩送来了靳北森和路清溪换洗的衣服,邹叔也一同来了。

    门铃动静,靳北森穿戴浴袍前去开门,路清溪正在澡堂里梳洗打扮。

    康嵩将袋子里的衣服递到靳北森手里,容光焕发的说道:“靳总,早上好。”

    “早。”靳北森淡淡的笑了笑。

    “靳总,私家飞机现已准備好了,您几点出髮?”

    “早饭后就出髮吧,早去早回。”

    路清溪洗完脸,模模糊糊地從澡堂间走了出来,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身上还裹着诱人的浴袍,若有若无的。

    靳北森转過头,一眼就看到了路清溪,他当即关上了门,拉着路清溪朝里走去,口气里帶着淡淡的责備说道:“你出来做什么?穿的那么显露。”

    “我哪里显露了?你不是和我穿的相同吗?”路清溪眨了眨眼睛,拿過袋子里的衣服去洗手间换。

    “方才门口站着邹叔和康嵩,就算他们是我的手下,可是怎样说也是男人,你穿戴这样出来,是准備去蛊惑谁呢?”靳北森不悦的问道,厉眸眯起。

    “靳北森,我髮现你还真是有直男癌。”

    靳北森明知故问,和路清溪绕着圈圈,“什么是直男癌?”

    “不许女性做这做那,自己却在那里做的津津有味。”路清溪從袋子里挑出了自己要穿的衣服,话落,回身进入了洗手间。

    靳北森一把拉住她, 诈的笑道:“已然你说我有直男癌,那就在我面前换衣服,没联络。”

    路清溪眼睁睁的看着他,過了老半天才反响過来,她嘟着嘴气的说道:“好啊,靳北森,你欺骗我!”

    靳北森方才的反响,哪里是不知道什么叫做直男癌,清楚知道却还要路清溪成心解说,真是憎恶!

    “换吧,公正啊,你在我面前换,我也在你面前换,这总不是直男癌了吧?”靳北森泰然自若的说道,说话间,现已脱掉了自己的浴袍。

    路清溪羞红了脸,默默地瞪了靳北森一眼,却也百般无法,谁让自己愛上这个厚脸皮的男人呢?

    她咬咬牙,只能忍……

    可是,一想到靳北森要去出差,路清溪就有些心境欠好,换好衣服后,她嘟囔着问道:“你这次要去多久?”

    “看状况吧,估量要一星期,你能照料好自己吗?”靳北森仔细了起来,眼眸中却闪過一丝隐约的不安。

    “定心,我都多大的人了。”路清溪打趣的说道。

    靳北森现在最怕的便是有些图谋不轨的人在背地里對着路清溪耍手法,所以此次出差,他让康嵩留在A 维护路清溪,但他没有直接告知路清溪康嵩会在暗处维护她,靳北森不想让路清溪严峻。

    早饭過后,靳北森就乘坐私家飞机去了瑞士出差。

    蔚蓝的天空上,金 的阳光有些细碎的洒在大地上,天空中划過一道很長的飞机云,让人美得恋恋不舍。

    路清溪回别墅送靳屿漠去上幼儿园,靳屿漠这会儿刚吃完早餐,正臭美的站在落地镜前收拾自己的园服。

    路清溪摇摇头,“噗嗤”一笑,心想着,这么小的孩子就学会了臭美,往后还了得?必定和靳北森那只花蝴蝶一个德行了。

    不久后,靳姝雯也一副没睡醒的姿态從楼梯上走了下来,她昨夜没睡好,因为昨夜靳北森和路清溪走后,她和叶俊文吵得更凶,叶俊文被她气得直接走了。

    路清溪昂首看见靳姝雯,大明星精美的脸庞上没有往日相同的荣光散髮,反而渗透着一丝丝的疲倦,黑眼圈很显着的挂在脸上。

    “雯雯,你怎样脸 那么差?”路清溪关怀的问道,朝着靳姝雯走了過去。

    “我没事。”靳姝雯故作刚强的笑道,她想完全的将叶俊文放下,也不知道什么时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