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夙命何时休》敖曦夙念的小说免费阅读 - 笔趣阁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270

小说介绍:夙念身为狐族帝姬,爱上天族水神。本以为是天作之合,没想到是一切命中早已注定。夙念卸下战袍,披上嫁衣,带着一生柔情,千里迢迢嫁给他。可那个男人,却不要她……剜心剜肉,断情绝爱。她终于放下了——“从今往后,青山绿水,见面不识,后会无期。”


《三生夙命何时休》敖曦夙念的小说免费阅读 - 笔趣阁http://www.fenxia.com/gof/1gx


ia_100000654.jpg
大红喜床前,一袭嫁衣的夙念看着眼前的墨蓝袍子男人,脸上的笑脸逐步凝结。

天族狐族联婚,她以狐族公主身份嫁给天族水神敖曦殿下,本是九霄欢欣之事,但欢欣的如同只需她一人……

“敖曦,咱们百年未见……”夙念涩声道。

“百年前各族大战,你帶领狐族军卫用卑劣手法重伤于我,让我险死于蛮荒谷,像你这样的女性,有什么资历做本殿的水神妃?”敖曦面若冰霜。

夙念心头一窒:“可在蛮荒谷是我……”救的你,也是你亲口承诺要娶我的啊。

“够了!本殿今夜来此,仅仅想 告你,除了这听雨阁,硕大的水神殿再无你的容身之处!”

敖曦冷声说着,拂袖踏出新房,徒留一室冷清。

夙念攥紧手中的喜帕,眼睁睁看着床头一對龙凤囍烛燃成灰烬。

她为这个男人卸下战袍,披上鲜红嫁衣千里迢迢来嫁给他。

可他,不要她……

百年前族难當头,夙念厮 前阵,和敖曦對战之时差点下跌斷崖,被他用水鞭缠腰相救。

可狐族将领却在这时對敖曦使了阴招,让他重伤被困幽冥噬魂的蛮荒谷。

夙念不忍,跟着同时跳下去,找到岌岌可危的他,照料了他整整三个月。

那三月时刻,敖曦很多次与死神擦身而過,是夙念竭尽自己半生修为,剜出世上独有的彩色琉璃心脏安定了他的神魄。

尽管當初夙念易了容,但他仍旧知道她的真身是狐狸,并承诺要娶她为妻。

她放下了狐族的悉数荣华富贵,帶着终身柔情只身一人来到这天族,为何换来的是他冷至骨髓的无视?

一夜未眠。

来日朝晨,夙念便听到仙娥们在交头接耳。

“昨日水神殿下大婚,但他却抱着那红狐在惜水宫睡了一夜……”

“听说那狐狸百年前曾在蛮荒谷救過殿下的命,殿下本已髮誓娶她为妻,只等她变幻 形就昭告九霄,可半路上被那狐族公主给截胡了……”

夙念手中的帕子被惊得滑落到地上,當年在蛮荒谷救水神的狐狸分明是她,那红狐是谁?

她正要去诘问那两个仙娥,便看到另一个仙娥仓促奔了過来。

“快!惜水宫的红狐狸幻 形了,是个绝世美人呢……”

悉数人都朝惜水宫跑了過去,夙念惊惶交织也拂袖飞了過去。

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假充了她的身份!

惜水宫。

繁花似锦,桃红柳绿。

比较她冷清惨淡的听雨阁,几乎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夙念收敛心境,朝宫中走了进去。

入眼看到相拥的一男一女,她的感觉自己的血肉被眼前的一幕撕咬啃噬。

那个男人是她的丈夫敖曦,那个女性——

待看清那个女性的容貌,夙念的脑子嗡地一声似炸开一道惊雷!

怎样是她?!

敖曦怀中的漫烟看到夙念后,脸 苍白地往他怀中又缩了几分。

“你来干什么?”敖曦顺着漫烟的视野看去,一脸柔情瞬间化为冰霜。

夙念的视野一贯落在漫烟身上,眸中帶着震动和痛意。

“我来不是找你,是找她……我想问问她,百年前是怎样救的我丈夫的 命!”

0 第2章 一眼万年
百年前,狐族中人为了寻夙念下落,找到蛮荒谷。

为了维护敖曦,夙念救了一只重伤的貉妖,助她化 形,让她协助照料自己的心上人,这才离去。

仅仅现在,她救過的貉妖代替了她的救命之恩,受了她心上人百年恩宠!

漫烟目光闪耀地缩在敖曦怀中,浑身瑟瑟髮抖。

“殿下,我好惧怕……”悠扬轻颤的嗓音,妩媚动人。

敖曦抱紧了她,转眸看向夙念的眼眸帶着尖利:“还不快滚!别逼我動手!”

“敖曦,百年前在蛮荒谷救你的人……”

夙念正要将本相说出,漫烟却忽的捉住敖曦的衣襟,苦楚地低喘了起来。

“痛,头好痛……”

音落,她变成红狐容貌,躲在敖曦怀中瑟瑟髮抖。

“烟儿!”敖曦抱住怀中的狐狸,看向夙念的眼眸燃起熊熊烈火。

“她十分困难才从头化 形,却被你毁了!你存心安在!”

夙念痛心无比:“她底子就不是狐狸,她是只貉妖……”

“满嘴胡言,你當本殿是瞎吗?!”敖曦完全怒了,直接以掌幻术挥向夙念。

猝不及防,夙念被那猛力甩得跌至宫外台阶下,震碎了一地玉石渣。

“噗——”一口鲜血喷出,她紧捂着 口,那里似被扎了匕首般难过。

分明现已没有了心脏,为什么仍是这么痛?

夙念跌跌撞撞回了听雨阁,整个人仍是浑浑噩噩。

贴身照料她的陪嫁宫娥小雀见状,急忙找来安神丸给她服用。

“公主,您为水神殿下付出了那么多,他怎可这样對您……”小雀声响呜咽。

夙念不说话,就那样目光空泛的看着窗外的苍茫仙雾。

她想不通,漫烟分明是只貉妖,怎样就能幻出狐狸的真身呢?

“我要去奉告水神殿下,當年救他的人是公主不是那假狐狸!”小雀越想越气不過,抹了把泛红的眼睛就要动身,但被夙念拉住。

“别冲動,眼下我说他都不信,又何况是你……”夙念不想让小雀为自己惹祸上身。

小雀眼泪汪汪看着她:“莫非您要将悉数本相埋在心底吗?蛮荒谷之恩,还有狐族帝姬之位……”

小雀的话还未说完,被夙念作声打斷。

“那件事不要再提,若敖曦知道,这婚事怕就作废了……”夙念沉声提示道。

“您为了嫁给他,放弃了悉数,奴婢怕您懊悔……”小雀呜咽道。

夙念顿了顿,眸 悄悄变得柔软。

“一眼万年,大略便是如此,愛了嫁了,就不存在懊悔一说……”

天黑。

一阵猛力将门撞开,随即寒凉的冷风吹拂了进来。

一身墨蓝袍子的敖曦大步走了进来,帶着一身寒气。

小雀行礼退下,夙念则不管身上的伤支撑着從床上起来。

“敖曦……”

她认为他髮现了漫烟的假狐身份,但是她错了,大错特错。

敖曦眸 清凉,少了白日的愠怒,但仍旧不帶一丝温情。

“烟儿惊吓過度幻不 形,神医说需求本家心头血用来安定,族中只需你们两只狐狸,我来取你心头血。”

我来取你心头血——

分明是无理的粗野索要,他却说得理所应當。

夙念咽下喉头的涩意,无力地扯了扯唇角。

“我的心早给了你,又哪里会有心头血……”

我给不了,由于我没有。

敖曦没细究她话中的深意,有些不耐烦:“仅仅要你一滴罢了,这便是你公主的风姿?何况是你伤的她,现在也仅仅赔她罷了!”

他的话字字帶刺,扎得夙念无处可避。

她向前一步,拉住敖曦的手悄悄放在自己的 口。

那里,没有心跳。

0 第3章 易容之术
那里,没有心跳。

----------

敖曦一时怔住。

“在蛮荒谷照料你的人是我,我用我的心脏救了你……我给不了你心头血,由于这儿现已空了……”夙念哑声道,百年的想念尽在言语中。

敖曦却是在这时清醒了過来,他甩开手,有些讨厌地与她坚持了间隔。

“救我的人分明是烟儿,她的内丹早已融进了我丹田之中!百年前我修为受损灵力被封,看不透照料我的女子易容之术,但她是只红狐这点我绝不会看错!可你……是血缘纯粹的九尾白狐,夙念公主。”

敖曦冷声说完,双手合掌幻出真身虚影,让夙念看到自己丹田处那橙红的内丹珠子。

夙念不敢信任;“怎样可能……”

分明是她将自己的半生修为渡进了自己的琉璃心中,然后给了敖曦。

可现在敖曦身上却没有她的心脏!

“现在死心了?今后少胡说八道!已然没了心头血,只能剜你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