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傲人生陈浩叶心仪章梅文远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30

小说介绍:随着靠山突然出事,事业春风得意的陈浩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狂傲人生陈浩叶心仪章梅文远免费阅读http://www.fenxia.com/gof/1g0


ia_200000364.jpg
    陈浩悄悄一笑,指指叶心仪:“歸根结底是由于你。”

    “我?”叶心仪一怔。

    陈浩点允许,爽性道:“由于楚部長對你一贯就很不满,邵冰雨就任后,为了干好作业,加上她和你之前的联络,天然会和你联络亲近起来,找你沟通请教一些作业。由于楚部長和你的联络,他天然對你和邵冰雨亲近往来是很不乐意看到的,心里是很灵敏,乃至是不安的,恨屋及乌,所以,他下认识就把你對的不满转嫁到了邵冰雨身上。”

    “但是,我和冰雨交游,從不當着楚部長的面啊。”叶心仪喃喃道。

    陈浩道:“傻瓜,你认为他是瞎子聋子?其他不说,就说那次你陪京城的记者来江州,那几天的活動中,邵冰雨不一贯和你在一同?你们之间的亲近互動,他莫非真的毫无察觉?不要忘了,一个人一旦對或人某事灵敏,会分外留心的。

    还有,由于你的联络,加上邵冰雨刚接手这一块,她在作业中的某些做法,多多少少都会帶有你处理问题的风格,这一点楚部長天然可以察觉到,一旦察觉,他必定会愈加厌烦,说不定他置疑是你在背面撺掇邵冰雨这么搞的呢。”

    叶心仪不由打了个寒颤,叹气一声:“人心啊,真可怕。”

    陈浩道:“这便是咱们常说的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你真心想帮邵冰雨做好部里的作业,但楚部長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你在背面想使用邵冰雨捣乱,一旦他这么认为,天然不会對邵冰雨好了。”

    叶心仪眉头紧闭:“那怎样办?我往后欠好冰雨交游?”

    陈浩摇摇头:“晚了,依我對楚部長 格的了解,一旦他确定了此事,是很难改动的。”

    “这么说,是我好意做了坏事,让冰雨陷入了被動。”叶心仪不安道。

    “错,你和邵冰雨都没有错,由于你们都是想干好作业,仅仅遇到了一个私心太重、心计太深的领导。”陈浩道。

    “那冰雨往后怎样办?她才刚到部里不久,就和楚部長把联络搞地这么僵,往后怎样持续作业呢?”叶心仪担忧道。

    陈浩哼了一声:“怎样办是她的事,关我屁事,看她整天一副冷傲自傲的姿态,落到今日这地步,活该她倒运。”

    “你怎样能这么说?一点怜惜心都没有。”叶心仪不满道。

    “嘿嘿,她對我整天一副冷若冰霜疾恶如仇的姿态,我干嘛要怜惜她呢。”陈浩笑了下。

    “谁让你整天在她面前没正派,老是调戏她?”

    “我调戏她,她应该感到荣耀,我还整天调戏你呢,你看你多高兴。”

    “去你的,谁高兴了?我是被你调戏地麻木不仁了。”叶心仪抬手打了陈浩一下。

    陈浩又嘿嘿笑。

    叶心仪看着陈浩,忽然心里一動,转转瞬球,接着道:“其实冰雨这人吧,并不是你说的那样,由于 格和后天环境的原因,她冷傲是有的,但却不自傲,她这人很谦善好学的。”

    陈浩哼了一声:“那是在你面前,她本事不如你,事务不如你娴熟,天然要谦善好学,但在我面前,她便是自傲,整天一副很轻视我的姿态。”

    “那是由于她来江州时刻太短,對你还不了解,等她逐步知道乔大秘不可捉摸的身手后,天然就会對你好起来的。”叶心仪给陈浩戴了一顶高帽。

    陈浩听了叶心仪这话,心里很受用:“嗯,你也知道我的身手不可捉摸啊,嘿嘿……”

    “那是啊,我一贯觉得你本事很大呢,是这个!”叶心仪持续给陈浩戴高帽,伸出大拇指一竖。

    “你这话的意思是……”陈浩似笑非笑看着叶心仪,“你觉得我本事比你还大?”

    “對對,早就超過我了。”叶心仪忙昧心允许。

    “早就?在报社的时分就超過你了?”

    “是,是的。”叶心仪心里咬牙切齒,外表还得附和着。

    “嘿嘿……”陈浩笑起来,看着叶心仪,“小叶,你但是很少當面夸我的,这次如此不惜美辞,是有意图的吧?”

    “我能有什么意图呢。”叶心仪不天然地笑着。

    “废话,你无非是想让我帮邵冰雨。”陈浩爽性道。

    陈浩这话说中了叶心仪的心思,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叶心仪心里清楚,依自己的能量,邵冰雨现在这境况,自己是帮不上什么的,但陈浩说不定可以,这家伙一贯鬼精,又是安哲的秘书,说不定他能捣鼓点什么帮邵冰雨摆脱困境,之前自己能脱离苦海,不就和陈浩的 作密不可分吗?

    现在自己的心思被陈浩當面说穿,叶心仪不由有些为难。

 第746章 这家伙好自恋

    陈浩道:“小叶,你为什么想帮邵冰雨呢?”

    叶心仪定定神:“一来冰雨和我联络不错,咱们是朋友,朋友有事,天然要帮;二来我认为她做的作业并没有错,是出于公心;三来,看到她一个女性家,专心为了作业,却要被上司如此刁难打 ,心里实在感到不平。”

    陈浩点允许:“嗯,后两个理由说得過去,不過榜首个,你和她是朋友,但她和我却不是,不光不是,乃至还對我疾恶如仇,在这点上,我是没有任何理由帮她的。”

    叶心仪一愣:“但是,你和我是朋友呢。”

    “你那意思是愛屋及乌?”

    “大概是这意思。”

    “那便是说,假如我帮了她,你也会感谢我?”

    “對對。”叶心仪忙允许。

    “那你计划怎样谢?”陈浩直接道。

    叶心仪一怔,靠,还没帮助呢,就问怎样谢?再说自己的人都给这家伙得到了,还能怎样谢他?

    “乔科長,咱干事别这么名利好欠好?”

    “我就名利,没有优点的事不干。”

    “你……”叶心仪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心里又急又气。

    看叶心仪这样,陈浩咧嘴笑起来:“小叶,要否则,你先给我来个表明?”

    “你要怎样表明?”叶心仪 惕道。

    “亲一个好欠好?”

    “不。”叶心仪坚决果断摇头。

    陈浩叹了口气:“你如此小气,还说咱们是朋友,太让我绝望了。”

    叶心仪心里又有气,尼玛,是朋友就要亲?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陈浩接着又道:“再说你的人都是我的了,咱们都有那联络了,亲一下又何妨呢?”

    一听陈浩提这个叶心仪就恼羞,举起拳头就打:“不要脸,不许提这个……”

    陈浩忙告饶:“好好,不提不提,打是亲骂是愛,你打我就算亲了,别亲了……”

    叶心仪停住手,瞪眼看着陈浩:“姓乔的,来句爽快话,冰雨这忙你到底是帮仍是不帮?”

    陈浩不苟言笑道:“看在你和我的联络上,看在邵冰雨是你朋友的份上,这忙我是想帮的,但是……”

    “但是什么?”叶心仪道。

    “但是你认为我真的有那么大的才能吗?”陈浩严厉道。

    “这……”叶心仪一怔。

    陈浩接着道:“这话你说起来简单,亏你仍是在体系内干過多年的,莫非你不知道邵冰雨和什么人髮生的对立,莫非你认为我一个小秘书真有那么牛逼的本事?”

    “这个……”叶心仪一时无语,想想陈浩这话也有道理,畢竟楚恒的块头太大,陈浩或许真的有心无力。

    如此一想,叶心仪不由觉得自己有些难为陈浩了。

    “那好吧,抱愧,我不应强求你的。”叶心仪讪讪道,心里有些懊丧。

    陈浩想了想:“其实邵冰雨这事,也不是彻底没有期望。”

    “这话怎样说?”叶心仪目光一亮。

    “这要看时机,适宜的时机,比方你的事,懂了?”陈浩意味深長地看着叶心仪。

    叶心仪点允许,理解了陈浩的意思,是的,时机很重要,自己的事便是陈浩捉住了时机 作的。

    “當然,最要害的是,邵冰雨對我的情绪有必要髮生改变。”陈浩又严厉起来。

    “这个……”叶心仪心里有些犯难,邵冰雨對陈浩现在的形象如此恶劣,怎样能一会儿就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