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唐若雪全文阅读 - 顶点小说网免费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113

小说介绍:女婿叶凡,无意中得到太极经和生死石的传承,自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


叶凡唐若雪全文阅读 - 顶点小说网免费点击开始阅读>>


ia_200000315.jpg
    并且中海的监控拍照到,林秋玲的确從黑水台专机出来,还打伤了邮寄行李的机场司机。

    叶凡心里一沉,没想到林秋玲真是跟唐若雪回去的。

    “这样说来,唐若雪火急火燎回去,不是對我内疚和没脸见我,而是要急于把林秋玲帶回去。”

    叶凡自嘲一声,目光暗淡,随后拿出手机,打给了唐若雪。

    “喂!”

    电话响了六下才接通,随即响起了解的唐若雪动静:“叶凡……”

    “若雪,奉告我……”

    叶凡轻声一句:“你是不是不想要那个孩子?宝城澡堂摔跤的血崩,是不是你成心的?”

    唐若雪动静一寂。

    叶凡心里一痛,却没有气愤和敦促。

    他等着,安静等着,他要唐若雪亲口说出来的答案。

    好久,唐若雪悄悄啜泣:“叶凡,對不起……”

    叶凡柔声诘问:“奉告我,是,或不是?”

    唐若雪点允许:“是……”

    “咔嚓!”

    一声脆响,叶凡捏碎了手机,像是捏碎了从前,捏碎了未来。

    金智媛一昂首,髮现叶凡已泪如雨下……


------------

榜首千三百七十四章  离别過去

    “今晚由叶令郎买單,咱们嗨起来!”

    “持续吹打,持续舞——”

    晚上十一点,汉 最大最豪华的猛虎夜场,许多男女纵情髮泄着心境。

    舞池中间里,形形 的妖艳少女,不断的在跟着震耳的的士高音乐,张狂的晃動自己的身躯。

    娇柔的身体,精美的面孔,还有青春活力的身子,很是引进注视。

    这也引得许多牲口群魔乱舞。

    含糊的气味笼罩着夜场各个旮旯。

    坐在二楼最豪华厢房的叶凡,却无视一个个姿 不错的女性,仅仅一杯接着一杯喝酒。

    他现已喝了半打黑麦,接着又要了六瓶伏特加。

    他原本要请十几名贴身警卫喝酒,成果却被他们诚惶诚恐拒绝了。

    叶凡只好请全场买醉,引得世人一片喝彩。

    跟着 相国和金智媛在南国建立登峰造极的方位,叶凡在南国也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仅仅他脸上却没有太多的快乐。

    跟唐若雪的分裂,让叶凡心里很是苦涩。

    以为饱尝那么多磨难,两人会走在一同,将来还能享用天伦之乐,谁知却仅仅一厢甘愿。

    什么儿时的叉烧包,什么底线准则,什么面子上路,都在澡堂假摔和林秋玲复生后变得可笑。

    他关心唐若雪的心境,让她面子送林秋玲上路,成果却被她放了一马,让自己身邊人现在接受着风险。

    他差一点被慈航斋打死才牵强要来一筒血,成果唐若雪那一跤却是假摔,为的便是流産孩子。

    他被唐若雪要挟去追击蜘蛛等人,被捅刀,被林秋玲打一掌,成果唐若雪却等都不等他醒来就掩护林秋玲离境。

    叶凡心已冷。

    唐若雪这颗捂不热的石头,叶凡不想再付出了。

    “看来你對唐若雪用情至深啊,否则你也不会喝这么多酒了。”

    就在叶凡要拿崎岖特加时,一个香馥馥的身子坐在叶凡身邊。

    刚刚忙完的金智媛扯過一张纸巾擦洗叶凡的嘴角。

    叶凡听到唐若雪三个字一滞動作,随后脸上保持着安静一笑:

    “喝这么多酒,不是用情至深,而是道贺我跟她的完毕。”

    “有些東西,有些人,再怎样不舍,也是要尽力忘掉的。”

    提到这儿,叶凡抬起了头,他的目光透過迷蒙的灯火,凝定在悠远的中海方向。

    他脸部的概括,在亮光中是棱角清楚的坚 ,但一同又有着千锤百炼的悲惨。

    他的眼眸,也在瞬间多了莫名的忧伤。

    磨难不曾给叶凡重击,情感却让他遭到了损伤。

    捏碎电话的那一刻,叶凡就知道,他跟唐若雪怕是没了未来。

    過程很短,稍现即逝,随即,叶凡的双眼,便又康复了那种看不见心里波涛的清凉。

    他脸上也自始自终的温文朴素。

    但仰头瞅向叶凡的金智媛,却正好捕捉到了这一幕。

    她忽然间,對叶凡産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疼惜。

    金智媛伸手捉住叶凡的手,动静轻柔而出:

    “我不了解你跟唐若雪的爱情,我也没有谈過恋愛。”

    “仅仅,你喜爱喝酒,我陪你喝,你想要不论不论,我也陪着你一同出生入死!”

    她很是仔细:“只需你高兴,只需你不再痛苦,你做什么,我都乐意陪着你!”

    叶凡神态悄悄一怔,如同没想到金智媛会这样表白。

    随后,他哈哈大笑粉饰着自己:

    “虽然情场失意,心里痛苦,但有金会長这番暖心的话,叶凡心里舒适多了。”

    “老天公然很公正,让我失掉一个心愛的人之余,也给了一个义气十足的好哥们!”

    “不過你别想念我这个小唐僧,我是你这辈子都得不到的男人。”

    叶凡调笑着举起了酒瓶:“智媛,谢谢你这个时分陪同我。”

    金智媛温顺一笑:“只需你乐意,一辈子都行!”

    “不说这些了,来,喝酒,喝醉了,明日醒来,便是新的开端!”

    叶凡又是一声大笑,也不待金智媛過多的反响,翻开伏特加就往嘴里猛灌。

    伏特加度数原本就高,这样直接灌入半瓶,叶凡很快脸 通红,呼吸随之变粗了两分。

    金智媛悄悄一咬红唇,随后伸手把酒瓶夺了過来:

    “轮到我了!”

    她明显忧虑叶凡喝得太快伤了身体,所以不论避讳的把酒瓶夺了過来。

    金智媛也依葫芦画瓢往嘴里狠狠灌入一大口。

    也不知道是喝得太急,仍是伏特加太强烈,这一大口灌入下去,金智媛不只重重的咳嗽起来。

    她整张俏脸也变得通红,眼眶也无形中湿润!

    “当心一点,没人跟你抢,喝不习惯就不要喝了。”

    叶凡见状忙坐直了身体,悄悄拍打着金智媛的背部,缓冲那股被酒精呛出的气流。

    金智媛的俏脸史无前例柔软:

    “一个人喝酒太苦,太孤单,多一个人陪你会好点。”

    “并且我方才现已说了,只需你喜爱,不论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戋戋喝酒,更是不在话下。”

    “这伏特加,喝着的确够呛,但喝多了,天然就会喝了!”

    金智媛眨着美丽的眼睛:“你记住自己榜首次喝醉是什么时分?姿态会不会比我美观?”

    叶凡闻言悄悄一怔,他没有回想自己榜首次喝醉的时分,仅仅想起一次类似的难堪。

    那是上门唐家的时分,婚宴上,韩剑锋一伙人往死里灌他这个新郎。

    在林秋玲的威 之下,叶凡不得不喝,终究喝成死狗相同,然后被唐若雪踹入洗手间睡了一晚。

    物是人非!

    “姿态很丑陋……我也快忘掉了!”

    叶凡挤出一抹笑意,随后又拿起酒瓶灌入一口, 制心中腾升的怀念和忧伤。

    见到叶凡这样自我灌醉,金智媛再度出手把酒瓶抢了過来,大口大口喝入不少。

    此时她只需一个主意,那便是自己多喝一点,这样,叶凡就会少喝,就不会损伤到身体。

    叶凡见到金智媛这样灌着自己,悄悄一愣之余腾升怜惜,想要劝止却想到她顽固的风格。

    他无法一笑,用最快速度抢過酒瓶喝着,刹那就喝了一个底朝天。

    金智媛愣然后敏捷开酒。

    很快,她的手里就拿着第二瓶伏特加……

    两人相视一眼,眼中都蕴含着一丝笑意。

    “喝!”

    随后,两人就各自拿起酒瓶爽快喝起来。

    他们仍然喝得很快,抢得张狂,一个小时不到,六瓶伏特加一网打尽。

    十几个警卫和服务员完全看呆了。

    桌上多了六个空掉的酒瓶,金智媛整张脸更是红如蜜桃!

    叶凡更是哐當一声倒在了沙髮上。

    这一次,他真的喝醉了。

    “这伏特加……的确恐惧……”

    金智媛红彤彤的脸颊多了一丝娇柔,随后一脸疼惜看着叶凡眼角的泪花:

    “叶凡,虽然你是我这辈子得不到的男人,但我仍然不会让你再被唐若雪损伤。”

    她手指悄悄一挥,服务员和警卫悉数消失,布帘也落了下来。

    金智媛手指一挑纽扣,一身华衣刹那坠落……


------------

榜首千三百七十五章   千影出事

    猛虎酒吧酣醉一场两天后,汉 的高爾夫球场。

    雨水早已停歇,天空也放晴,仅仅还有凉凉的风,让清晨很是迷人。

    在八号草地上,十几个华衣男女簇拥着两个身段高挑的女性渐渐前行。

    一个红衣,一个白衣。

    两个女性不只精美靓丽,还身段曼妙,一身高球靓丽打扮,更是让她们成为一道风景线。

    仅仅不论本地的仍是外来的纨绔令郎,都只能远远瞭望赏识几眼,而不敢上前猖狂。

    女性身上的强势,侵犯 的容颜,以及警卫的荷 实弹,都能让人感遭到她们的不行开罪。

    女性正是宋美女、金智媛。

    “我家男人还在颓丧?”

    前行中,宋美女悄悄一推太阳眼镜,随后望着前方笑了笑:

    “假如换成叶禁城或许汪俊彦他们,只怕早生龙活虎缓過来了。”

    她红唇悄悄一启:“看来仍是太年青啊。”

    宋美女知道叶凡跟唐若雪一过后,就敏捷处理掉手头工作飞過来,想要安慰叶凡以及让他兴起。

    不過去见叶凡之前,她先约金智媛一见,一是了解叶凡状况,二是给予金智媛尊重。

    在南国这个地盘,叶凡便是金智媛的人。

    “宋总喜爱的不便是他这份情意吗?”

    金智媛一笑:“假如他跟汪俊彦他们相同把咱们女性當衣服,你还会这样對他痴迷而不知返?”

    宋美女笑脸帶着赏识:“这却是,他做人干事一根筋,但便是这样才会让我喜爱,也让金会長厚愛。”

    “他是我这辈子得不到的男人。”

    金智媛呼吸着青草的气味,让自己對叶凡的爱情平缓下来:

    “我跟他注定是平行线,不会有未来的,宋总不必把我當成敌人。”

    “你也不必纠结唐若雪。”

    “我看得出来,叶凡對唐若雪的确绝望了,偶爾提起也没太 動,现在更多是想念那个孩子。”

    金智媛跟宋美女并排着前行:“再熬十天半月,估量他就会完全走出来了。”

    “我是真不期望他跟唐若雪再有牵扯,否则每一次都是让他伤个皮开肉绽。”

    宋美女俏脸多了一丝无法:“期望这个孩子不会让他们死灰复燃!”

    “定心吧,甭说叶凡對唐若雪开端冷酷了,就算叶凡还有情感,唐若雪也不会让叶凡回到身邊!”

    金智媛显露一股自傲:“我也不想再看到叶凡的身体和精力,一而再再而三遭到损伤。”

    “是吗?看来金会長有所组织啊。”

    宋美女多了一丝爱好:“那我就谢谢金会長帮助。”

    “不必,我这不是为你做的,我是疼惜叶凡。”

    金智媛很是直接:“我虽然得不到叶凡,但也不期望他为唐若雪折磨。”

    “宋总就不问问我做了什么?”

    她不紧不慢前行了几步,看着前面的洞口笑了笑。

    那一晚,她献身了自己洁白名誉,还用叶凡手机传了一个视频给唐若雪,她信任唐若雪對叶凡完全死心。

    “没必要!”

    宋美女看着身段不输给自己的金智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笑道:

    “这是金会長的私隐,我不会窥视,并且不论你做了什么,只需能让叶凡完全斷掉過去,那我都会无条件支撑。”

    “不過仅仅让叶凡分裂从前还不行,咱们有必要让他赶快振奋起来。”

    “他现在还处于风口浪尖,不让他从头焕髮斗志,我忧虑会有什么变故。”

    她问出一句:“智媛,你说,用什么法子能够让叶凡振奋?”

    金智媛目光落在白球上,秋水一般的眸子闪耀着光辉:

    “叶凡 子,不行强势,不行坚 ,也缺少主動,但他却满足坚韧。”

    “想让他走出失恋暗影从头振奋,敏捷谈另一场恋愛是不行能的,但你能够让他担负起一点职责。”

    “只需让他介入一件事了,出于职责感,他就会把重心转移到上面来。”

    “华医门不是刚刚髮力吗,必定有什么难题,你不要处理,把它丢给叶凡处理。”

    金智媛提示一句:“这样一来,叶凡就会集中精力去处理难题,也就会忘掉唐若雪的工作……”

    宋美女眼睛一亮:“金会長公然英明!”

    “叮!”

    简直是话音落下,宋美女手机就震動起来。

    秘书敏捷把手机递给她。

    宋美女拿過来接听,刹那之后,她眸子悄悄一冷:

    “还真是打盹送枕头啊……”

    十分钟后,宋美女和金智媛一同脱离高爾夫球场,十几辆車子急匆匆向叶凡地点花园驶去。

    此时,叶凡正坐在客厅沙髮吃早餐。

    虽然他很颓丧,这些天还心神不安,但仍然准时吃饭作息。

    他一邊吃着三明治和牛奶,一邊翻开电视查看国际新闻。

    很快,叶凡就悄悄凝集目光,只见一个亚区新闻正在播报。

    千影集团三百多部影视版 被象国封禁,分部也遭遭到象国有关部门查看,风闻还将面对巨额罚款。

    理由便是千影集团影视有文化输出的嫌疑,严重影响了象国青少年的人生观团体观。

    “千影?这不是自己的産业吗?”

    叶凡环视新闻内容,眼里多了一抹凝重。

    虽然他还不知道髮生什么事,但看得出来,象国这一出,很有 伤力。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