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唐若雪全文阅读妙书斋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8

小说介绍:女婿叶凡,无意中得到太极经和生死石的传承,自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


叶凡唐若雪全文阅读妙书斋点击开始阅读>>


ia_200000312.jpg 朴智静脸 失常丑恶,不只为叶凡孤军深入的勇气震動,还为他霸道实力服气。

    唯有猎尸小隊没多少改动,安静推着林秋玲走向露台。

    蜘蛛也是一拍朴智静肩膀:“摆平他!”

    随后,他就头也不回往前走。

    直升机很快就会抵達。

    唐若雪止不住尖叫:“不要帶走我妈——”

    “啪!”

    朴智静一巴掌扇在唐若雪脸上,毫不客气让她闭嘴,随后阻滞了脚步,帶着十几人和唐若雪回身。

    炮灰,一向要有炮灰的觉悟。

    “扑——”

    此时,叶凡正手起刀落,把一名放冷 的敌人斩在刀下。

    接着,他上前一步,望向挡住去路的朴智静他们:“放人,或许死!”
 敬宫雅子猛地昂首,双眼血红:

    “进攻!进攻!”

    “全面进攻!”

    在血龙园正门 喊震震时,叶凡正用力翻开千斤钢门。

    钢门除了自身的钢芯锁住外,还有十几根钢板封住,很是健壮,还密不透风。

    叶凡折腾了十几分钟才扭开钢芯。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钢门渐渐向两边退去,一股浓郁 气冲击過来。

    叶凡忙屏住呼吸,手持武士刀上前。

    仅仅让他痛苦的是,前面虽然没有敌人和机关,但几十米的止境,又有一道钢门。

    叶凡工作存亡石化解 气,随后再度上前,把第二道钢门也翻开。

    这门一开,更浓郁的 烟袭来,还帶着一股关闭已久的血腥气味。

    仅仅仍然没有风险。


    放人,或许死。

    羞耻却不容置疑的话,像是泰山相同 着朴氏死忠,让他们一个个感觉到既愤恨又悲痛。

    他们恨不能把叶凡千刀万剐,但谁都知道一同上也不是叶凡對手。

    朴智静盯着叶凡冷笑:

    “绑架福邦,孤身救美,叶凡,我小瞧你了。”

    说话之间,她还死死绑架着唐若雪,还拿 顶着后者脑袋,以免叶凡趁机 過来。

    “不论你是小看仍是高估,绑架唐若雪就要付出代价。”

    叶凡踏前一步看着朴智静:

    “福邦四少现已被我打斷双腿,你再不放人屈服,我要你命。”

    他现已看到唐若雪的 伤,心里愤恨无比,對一个孕妈妈下这么狠的手,朴智静他们全该死。

    “咱们都是聪明人,不说废话了,做一个买卖吧!”

    “你放了福邦少爷,再让咱们安全脱离这儿,我放了唐若雪一伙,还确保不会有人對你放冷 。”

    “然后今晚平缓相处各自休整,悉数恩怨明日再处理,怎样样?”

    朴智静眼里闪耀一抹光辉:“只需你允许,我立刻把唐若雪母子还给你。”

    “叶凡,不要管我,快救我妈!”

    唐若雪心里一急心境失控喊道:

    “你假如让他们帶走我妈,我一辈子都不会宽恕你……”


------------

榜首千三百六十七章  中招

    妈?

    叶凡悄悄一愣,一时没有反响過来。

    唐若雪又喊出一声:“那个黑衣女子,便是我妈,是她!”

    “她跑来倉库是来救我的,被朴智静他们设圈套捉住了,关在笼子帶去露台要运走!”

    “叶凡,你快去救她,否则她就要被帶走了,很或许永久找不到了。”

    “快去救我妈,不要管我。”

    “我妈有事,我恨你一辈子。”

    她知道自己无理取闹,可此时只能寄予期望叶凡身上,期望能够影响他全力解救母亲。

    林秋玲真的活着?

    叶凡神态悄悄模糊,这样看来,自己在黑龙地宫看到的白大褂女性真是林秋玲了。

    她没死,还被送去血龙园做试验体,更是成为恐惧的四十九号。

    这也就能解说,他们跟黑衣女子素昧生平,對方却一而再为唐若雪大开 戒,乃至差点灭门朴氏一家。

    他昂首望向了露台,正见猎尸小隊一伙人枕戈待旦,一邊凶相毕露盯着自己,一邊等候着直升机過来。

    而他们的身邊,还有一个套上黑 罩子的笼子,明显便是林秋玲了。

    “叶凡,快去啊!”

    看到叶凡深思,唐若雪再度叫喊:“快救我妈!”

    “闭嘴!”

    朴智静又是一巴掌打在唐若雪脸上,让后者闷哼一声一时无法再作声。

    叶凡目光一寒:“朴智静,你找死是不是?”

    “我仅仅想要她安静一点,这样才干让你沉着地對待买卖。”

    朴智静感遭到叶凡的 意,让自己身子隐入唐若雪后边,手里 械也是紧紧贴着扳机,不给叶凡忽然髮难的时机。

    “叶凡,我方才的提议,你想好了没有?”

    “用福邦少爷的安全以及咱们的脱离,交换唐若雪和肚子里的孩子,这买卖不错吧?”

    “ 我和福邦少爷的时机有许多,而妻子和孩子的存亡却只需一次。”

    “用我这条贱命陪葬你妻子和孩子,不值得吧?”

    “并且我都能忍耐被灭门的痛苦和恨意,你堂堂赤子神医就不能为妻儿忍辱一晚?”

    朴智静懂得剖析利害打動對方:“怎样,想好没有?一同死,仍是平缓收场?”

    唐若雪又抬起头:“不能让他们帶走我妈……”

    叶凡动静冷酷:“能够买卖,不過还需求加一个条件,把四十九号给我留下。”

    他嘗试着佐证林秋玲的身份。

    “不行能!”

    朴智静俏脸一沉:“叶凡,我奉告你,有些東西能够商洽,但有些東西是没得谈的。”

    “福邦少爷的羞耻,我能忍着,我父亲和弟弟的横死,我也能忍着,今晚死这么多人,我仍然能忍着。”

    “乃至把到手的唐若雪和孩子还给你,我也相同能够退让。”

    “唯一四十九号,我是不行能给你的。”

    “假如你非要我把她留下,那今晚就一锅熟。”

    “你现在只需两条路,一是咱们你死我活,你 掉咱们,咱们 掉唐若雪和孩子,咱们一同死。”

    “二是容许我方才的条件,咱们各退一步,今晚平缓收手,明日再不死不休。”

    朴智静口气帶着一股子坚决,不论怎样都不愿把林秋玲交出来。

    这是她终究的护身符,也是她在福邦手里将功补过的筹码,否则她抗令一事,就会让福邦辣手摧花。

    叶凡眼里闪耀着寒芒,恨不能一把掐死朴智静这个女性。

    仅仅看着两边间隔、挡在前面的朴氏死忠,以及唐若雪脑袋上的 口,叶凡又只好打消掉突袭的主意。

    叶凡不能 。

    朴智静十条命也比不上唐若雪和孩子名贵。

    “叶凡,不要容许她!”

    唐若雪叫喊一声:“快去救我妈!”

    “只需福邦还在你手里,她不敢 我的!”

    她现已听到直升机嗡嗡嗡的动静了:“快!”

    朴智静冷笑一声:“那就试一试!”

    她的 口指向了唐若雪肚子,一副要给叶凡一尸两命的态势。

    叶凡眼皮悄悄一跳,没有對朴智静出手。

    福邦这个人质的确很有份量,但朴智静现在是孤家寡人,叶凡真不敢 她不敢开 。

    “對了,趁便奉告你一声……”

    朴智静捉住时机,一按耳邊耳机开口:

    “你让金智媛绑架着福邦四少他们,却不知道你前脚刚刚脱离,帝皇花园就被黑水台御林军围住了。”

    “现在福邦少爷他们的命在你和金智媛手里,但金智媛和虎卫小命也捏在黑水台手里。”

    “你非要留下四十九号,成果不只需搭上唐若雪和孩子,还要搭上金智媛他们。”

    “金智媛这样为你掏心掏肺,你狠心让她死在乱 下?”

    她看着叶凡轻声一句:“今晚,仍是平缓收手吧……”

    叶凡脸 微变,随后冷笑一声:“看来今晚是不得不和了……”

    “啊——”

    就在这时,唐若雪不论痛苦,猛地一拉朴智静手里 械,要帮她按下扳机:

    “ 了我!”

    她不能看着母亲被帶走,想要献身自己来救人。

    朴智静脸 微变,底子没想到唐若雪这么张狂。

    她天性一抬手, 口向上翘起了两分。

    “砰!”

    一声 响,子弹擦着唐若雪头髮射了出去,没入黑乎乎的倉库上方。

    口随之偏离了唐若雪太阳穴,朴智静逃避的脑袋也露了出来。

    欠好!

    朴智静暗呼一声,正要 下 口顶住唐若雪,却见刀光猛地一闪。

    “當!”

    如同雷霆的一击,一把匕首如闪电般從半空闪過,狠狠钉入朴智静的咽喉。

    朴智静连惨叫都没有髮出,就连人帶 直挺挺跌飞。

    她倒在地上,鲜血汹涌,想要伸手堵住,却怎样都堵不住。

    她眼里有着愤恨,有着不甘,如同怎样都没想到,自己这样被叶凡 了。

    仅仅再怎样憋屈也好,她抽動两下就瞪着眼睛死去。

    而这时,叶凡现已护住了唐若雪,手起刀落,把十几名朴氏高手悉数无情斩 。

    “若雪,若雪!”

    完敌人,叶凡一把扶住唐若雪:“你怎样了?怎样了?”

    唐若雪被 声震得脑袋一片空白,耳朵也嗡嗡嗡直响。

    直到叶凡的存亡石白芒注入,她才缓和了過来,

    随后,她又打了一个激灵捉住叶凡喊道:“快救我妈,快!”

    叶凡神态犹疑。

    “快啊,有什么恩怨今后再说,她不能被抓走啊。”

    唐若雪乞求道:“快救她!”

    “砰砰砰!”

    叶凡没有说话,一把抱住她向楼下跑去。

    “啪——”

    唐若雪一巴掌打在叶凡脸上哭喊:“救她啊,救她啊,你不救她,放我下来,我去……”

    远离二楼露台,她以为叶凡要扔掉林秋玲。

    叶凡脸上一痛,却没有说什么,一口气跑到一楼。

    朴氏精锐底子都死光,只剩下一些伤者哀嚎,叶凡毫不留情把他们 光。

    接着,他冲到唐七他们几个被忘掉的警卫。

    叶凡割斷他们绳子,把他们救醒,随后把 械往唐七手里一塞:

    “照顾好若雪!”

    他放下唐若雪后就回身冲向二楼。

    原本叶凡不是扔掉母亲,而是要先保证她的安全。

    唐若雪心里瞬间内疚……

    “砰砰砰!”

    叶凡再度冲上二楼,冲到露台,毫不留情把几名抬着笼子,等候直升机下降的朴氏精锐斩翻。

    他一邊环视携帶热兵器的直升机,一邊當當动静拖着笼子往门口撤离。

    “呜——”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