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唐若雪免费阅读 - 笔趣阁/日照小说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24

小说介绍:女婿叶凡,无意中得到太极经和生死石的传承,自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


王婿叶凡唐若雪免费阅读 - 笔趣阁/日照小说点击开始阅读>>


ia_200000283.jpg
    是不成立。”


    唐若雪把云顶山的合同收了起来:“我也看不到云顶山的危险。”

    “你压服不了我,我也就不会简单抛弃!”

    “你也不要说我一根筋,这是我满意我爹愿望的仅有时机,只需有一分的时机,我也要百分百的争夺。”

    “畢竟我现在一无全部,没什么能够被人估量,也就不怕什么危险了。”

    她挥手阻止叶凡开口:“你也不要劝说我了,这件事前镇定两天,否则我们又要吵起来了。”

    她心里多少有些愁闷,她跑過来,是要寻求叶凡全力支撑的,而不是听他否定的。

    仅仅唐若雪也知道,再争论下去又会不欢而散。

    现在的她比曾经老练多了,不想闹僵两边联系,也不想养伤的叶凡挂心,所以主動平息烽火。

    “行,暂时不谈云顶山合同了。”

    叶凡收住了这个论题,仅仅心里深思私自找唐普通。

    唐若雪太顽固欠好劝说,只能從唐普通着手了。

    叶凡准備让他把合同一事取消了,否则自己跟他新帐旧帐一同算。

    “對了,若雪,我想要问你一事。”

    他神态犹疑了一会:“你當初拔掉林秋玲针后……是亲身送去殡仪馆火化吗?”

    唐若雪拾掇合同的手一滞:“你什么意思?”

    她目光多了一抹寒意盯着叶凡。

    叶凡苦笑一声:“我在街头看到一个类似她的人。”

    “叶凡!”

    唐若雪腾地站了起来:“你是觉得我维护我妈是不是?”

    叶凡忙动身拦住她:“不是,不是,我仅仅看到类似的人,猎奇问一句。”

    “你这是诬蔑我,质疑我……噢,我了解了,你这是成心找事。”

    唐若雪遽然茅塞顿开:“你不想签云顶山合同直说,拿我死去的妈来说事太不宽厚。”

    “你这样劝止有意思吗?”

    她很是动火,一把推开叶凡脱离了房间……

    “若雪,若雪!”

    叶凡火急火燎追出去,仅仅追到门口,手机夺命狂呼。

    他一邊向唐若雪追去,一邊戴上耳塞接听。

    耳邊很快传来金智媛不知所措的尖利声响:

    “叶凡,我需求你的协助……”


------------

榜首千三百四十二章  不费事你治疗了

    金智媛的声响帶着短促和着急,还有说不出的凝重,让叶凡止不住停住脚步。

    他心里知道,这儿是金智媛的地盘,即便 相国闭关修炼,能量巨大的她也能为所 为。

    可现在,她却向自己求救,显然是遇见很严峻的工作了。

    叶凡让唐七他们照料唐若雪后,就坐上金氏护卫的車子直接去金氏医院。

    途中,叶凡收到了唐七的音讯,奉告唐若雪暂时在希爾顿酒店住了下来。

    这让叶凡松了一口气。

    半个小时,車子抵達医院门口,叶凡刚刚钻出来,金智媛就打着雨伞亲身迎候上来。

    “叶凡,你总算来了!”

    看到叶凡呈现,金智媛清凉的俏脸有了一丝轻松:

    “真是欠好意思,打扰你跟唐总密切了。”

    阅历過港城风云,對于金智媛来说,只需叶凡在,天塌下来也临危不惧。

    看到金智媛明丽一笑,不少伙伴都悄悄模糊,可贵看到主子这种小女性娇态。

    “我们甭说这些客套话了!”

    叶凡伸手一撩女性低垂的一根髮丝:“说吧,终究髮生什么事了?让你这个会長这样凝重?”

    “复生公司,是南国最顶尖的医药公司之一,专门研髮和出售生物医药,近百年前史了。”

    金智媛敏捷把状况奉告叶凡:“金氏、崔氏、南国商会都有股份,不過最大股份是鹰国一个医药组织。”

    “前两天有人闯入公司偷東西,打碎了不少药品和药水,调看监控却什么都没有髮现。”

    “公司看到對方一连两天都潜入,就深思他昨夜也会再度摸进去。”

    “所以公司组织了二十名护卫刻舟求剑。”

    “成果昨夜真碰见小偷了。”

    “仅仅對方真实太健壮了,二十人围堵不只没有捉住對方,反而被對方打得稀里哗啦。”

    “二十人悉数重伤,还昏倒了。”

    她补偿一句:“设置好的监控也都被破坏了,仅仅二十人攻击被反揍的惨叫声。”

    叶凡一愣:“你让我抓贼?”

    “工作假如就这么简單,我又哪会動用你这尊大神?”

    金智媛悄悄一笑:“二十人受伤昏倒直到早上才被髮现,送来医院救治后我也来看看状况。”

    “想要等他们醒来问一问昨夜的经過。”

    “仅仅没有想到,二十人中 了,不只无法醒来,还面临着生命危险。”

    “医师尽心竭力才牵强护住他们一口气,假如不赶忙找到法子给他们解 ,估量活不過今晚了。”

    “这 素,我找了好几个医师和专家诊治都没用。”

    她显露一丝无法:“所以我只能把你搬過来了。”

    偷盗伤人本来仅仅一件小事,仅仅她这个会長呈现在汉江,假如不過来慰劳一下,简单被人借题髮挥。

    對叶凡存亡掏心掏肺,對自家人却不管不管,简单让她成为言论焦点。

    仅仅一呈现一過问,便是二十条人存亡攸关,金智媛就不得不介入。

    至少要全力抢救二十人 命。

    “这 素这么凶狠?让你们都没方法?”

    叶凡止不住蹙眉,他知道,金智媛介入了此事,必定会動用精英专家救治。

    现在束手无策,可见二十人所中 素的可怕。

    “的确没法子,至少这半响来的专家束手无策。”

    金智媛苦笑一声,随后伸手一侧,领着叶凡走入医院大厅。

    刚进大厅,又有十几个华衣男女從另一邊走廊過来。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白 风衣女性,身段高挑,面庞姣好,戴着的墨镜。

    不只没有讳饰风味,反而多了几分奥秘。

    并且她气场十分健壮,走起路来,高跟鞋得得得敲地,很是颤人心神。

    看到金智媛,她停下脚步,礼貌打招待:“智媛,状况怎样?”

    “很不达观,不過没事,我请了一尊神医過来。”

    金智媛帶着叶凡笑着走過去:“叶……医师,这是朴董事長,复生集团董事長。”

    “朴智静,这是叶医师,我一个神州朋友,医术很凶狠的,来南国沟通,我让他协助看一看。”

    她知道叶凡不喜爱露出身份,所以就随意扯了一个托言介绍。

    叶凡礼貌打了一个招待:“朴董事長好。”

    “假如我估量不错的话,这个叶神医,便是神州叶凡吧?”

    朴智静也是聪明女性,挥手让一众手下远离后:

    “能让智媛陪同,仍是神州医师的人,只需赤子神医一人。”

    “智媛,女大當婚,你不必遮讳饰掩的。”

    她伸手跟叶凡一握笑道:“叶神医,很快乐知道你。”

    叶凡笑了笑:“一个小医师,不敢妄谈神医。”

    金智媛俏脸悄悄髮烫:“我哪有什么遮讳饰掩,仅仅不想给叶凡招惹费事。”

    “好了,不说这些了,赶忙上去治患者吗。”

    她忙一转论题:“状况越来越严峻,我忧虑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朴智静對叶凡文质彬彬侧手:“叶神医,辛苦了!”

    叶凡一笑:“不谦让!”

    顷刻之后,叶凡跟着朴智静和金智媛她们呈现在一间阔大病房。

    病房摆着三张病床,上面躺着三名年青的魁伟男人。

    看他们个子和体魄就知道,正是身强力壮的年岁。

    仅仅一米八五的他们,现在宛如咸鱼相同躺在床上,命悬一线,一動不動。

    三人脸上和身上肌肤都一片鲜红, 膛缠着纱布,却仍然浸透着红彤彤的血。

    不管是肌肤的肤 ,仍是鲜血的颜 ,都超出了正常人的血 ,给人一种怵目惊心之感。

    “叶凡,你穿一下防护衣和手套!”

    看到叶凡要接近患者,金智媛忙让人拿来防护衣给叶凡:

    “你要维护好自己。”
    唐若雪目光仍然锋利:“是你看着我妈火化的?”

    说话之间,她还昂首看了一眼前面。

    电梯进口,一个包裹严实戴着墨镜的黑衣女性,正拎着一个黑 袋子等候……


------------

榜首千三百四十四章  跟他触摸了

    唐若雪感觉她有些古怪,不只包裹的让人看不到一点姿态,还目不斜视盯着自己审视。

    这种激烈的审视感觉,即便黑衣女性戴着墨镜,唐若雪也能感触得出。

    她天性绷紧神经,脚步也缓慢半拍。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