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南非作者大结局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17

小说介绍:“秦宴,我们离婚!”向来沉稳冷峻的男人凶狠的将她逼入墙角:“想要离婚,除非我死!”小包子:“粑粑死了我就成了孤儿了,妈咪求带走!”


顾南非作者大结局开始阅读>>


ia_200000219.jpg
    小若若这才笑了,随后,跟着妈咪附近的小学。

    两天后,重新回到总院上班的温栩栩,被安排在了内科上班,挂职的是一名实习医生。

    “小温啊,其实我很想让你去中医科啊,你的医术,我是早有耳闻,你要去了中医科,肯定是我们医院患者一大福音。”

    “……”

    “可是你也知道神宗御那个人,你要知道你一重回医院,就成了中医科的主治医生,他肯定就怀疑了,这家伙,我告诉你,比狐狸还精!”

    陈景河给她安排这个职位的时候,一边报以歉意,一边痛心疾首。

    温栩栩听到,有点哭笑不得。

    她又怎么会怪他呢?

    她来这里,他能这么帮她,她已经非常感激了。

    温栩栩明确的表示了自己不会去计较这些,并且再次对这个人表示万分感激,然后她就去内科报道了。

    原本以为待在这里后,三个月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可没想到,就在她上班的第二天,内科这边忽然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病人。

    重要到整个科室几乎倾巢出动。

    “你们听说了吗?那白少爷又回来了。”

    “哪个?”

    “还能是哪个?就是白宫来的那位啊,之前不是转去M国治疗了吗?可是一直说也没好,然后又回来了,刚刚被送进医院,已经进手术室了。”

    “唉……”

    一声叹息,几乎所有的护士和医生们都在讨论这件事。

    温栩栩正在整理病患的病历,没有去留意。

    直到,几个小时后,手术结束了,负责带她的内科主任从手术室里出来,回到诊室就在她桌前扔下了一叠资料。

    “木木,这个病人你以后就跟着陈医生负责吧。”

    “啊?”

    温栩栩抬起头来,看向了这些资料。

    在医院是这样的,病人手术后,被送去了病房,一般都会有一位住院医生,还有一位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就是主刀医生,主要负责患者。

    至于住院医生,则是负责病房那边的情况,相当于就是主治医生的下属。


------------

第851章 妹妹被欺负了?

    “……”

    温栩栩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因为她记得,上一次这个少年并没有她说的那么恶劣。

    反倒,这当初霍司爵总是刁难她的时候,他还相反得对她态度很好,那两天,都可以说给她提供了一个避难所。

    也许,那些都是谣传?

    温栩栩没有怎么去想这些,直接和这个陈医生来到了内科VIP病房区。

    术后24小时,病人基本上还是昏迷的,所以,当两人过来的时候,看到监护室里的人,除了身上插满的管子,脸上戴着氧气罩,他基本上就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看起来没有任何生气。

    “听说,基本上没有救了,这次手术,也只是处理了一下内出血的情况,那些病变的地方,是没法切除的。”

    陈医生进来看到了这一幕,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到这少年那双紧闭着的双眼?轮廓十分漂亮,浓密的睫羽更是如小扇子般垂在眼帘处时。

    她竟然惋惜地叹了一声。

    温栩栩也心情不太好,从医生的角度出发。

    两人仔细登记了一下这个病人的各项仪器检测数据,片刻,陈医生拿着这些数据就出去了,而温栩栩则留在了这个监护室里,等着这个病人醒来。

    这也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据说,就是因为这个病人的家世背景,家属强烈要求医生在这个监护室里看着他,直到他醒。

    温栩栩搬了一张凳子坐在窗边等着。

    但是,她没有想到,就在她在这个监护室里等病人醒的时间,小学那边,被送到那的小若若,却因为教学的问题,她跟老师吵了起来。

    “这道题就不是这样的,我的老师说了,不可以这样教小朋友的,小鸭子会飞,但是不能用在数学题上,小朋友抓了几只就是几只,不能剩下的全飞了!”

    她气鼓鼓的站在讲台前,就算是被老师罚站在了这里,还是红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眶跟老师争辩着。

    原来,是在上数学课,老师讲的,正是一道一群小鸭子被几个小朋友抓走几只,然后剩下的还有多少只的问题。

    这个问题,在国内的教学上,确实是最后都跑了。

    因为,小鸭子是活物,去抓,考思维的话,那小鸭子剩下的肯定就跑了。

    可小若若从入学接受的就不是这种教育,她和两个哥哥一开始被送去A市的帝国小学,那是霍氏旗下最好的小学,聘请回来的老师,都是以外教为主。

    等到了后来,他们被送去马尔代夫,请来的家庭教师就更加不用说了。


------------

第852章 弄不死丫的!

    []

    所以,这个时候的小若若,她是不可能理解这种方式的,数学题就是数学题,活物跟死物没什么区别,这道题让孩子学习的本来目的就是为了让她们学会计算,突然发展到思维上……

    讲真,就有点扯!

    可老师听到了,却很气愤。

    “这都是那里来的小孩?笨成这样,怎么还转进我们这个小学上学?”

    这老师不无厌恶的说道。

    然后,她就把小若若给赶出教室了,让她在外面罚站。

    小若若伤心极了,她大颗大颗的金豆子往下掉,可怜巴巴的站在外面想妈咪、想哥哥,还有想爹地。

    好不容易熬到这节数学课上完了,那些孩子从教室里出来,却不跟她玩了。

    “你们看,就是她,居然还跟老师吵架呢。”

    “就是,她以为她是谁呢,还敢质疑老师,我看她就是一个傻子!”

    “对,傻子!”

    .

    “哈哈哈哈……”

    马上,这些孩子都在那里哄堂大笑起来。

    小若若见了,本来就还没有平复下来的心情,更加伤心了,她愤怒的盯着这些孩子,气到小胸脯都是剧烈起伏。

    “我不是傻子,你们才是!”

    “你是傻子,你这个大傻子,连题都不会做的大傻子!”

    “对,肯定是她们家里人教,不然怎么会连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做,喂,小傻子,你爸你妈呢?他们都不教你的吗?你们家是不是没人了啊?”

    “……”

    尖锐的嘲笑声,在这个学校里传开,短短几分钟,进来时健健康康的小姑娘,竟然就被打上了傻子的标签。

    所以说,有些人,真的天生骨子里就是邪恶的。

    才多大的孩子啊,竟然就可以这样去攻击一个小姑娘,而且还是用这么恶毒的话。

    小若若最后哭着从学校里跑了出来。

    她不是傻子,她也不是没有家人,她有爹地妈咪,她还有哥哥呢。

    她嚎啕大哭的从学校里出来了,也不知道去那里,就一直泪雨朦胧的往前走。

    “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在街上哭啊?”

    还好,在外面是有好心人的,看到她一个孩子哭着在外面乱走,马上,她过来了,关心的拦住了她。

    “小娃娃,你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啊?你妈妈呢?”

    “妈咪……妈咪……”

    小若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才六岁的她,在学校里受到那么大的伤害后,一时间竟连妈咪在那上班都想不起来了。

    路人没有办法了,只能将她抱了起来。

    “算了,还是先送你去警局吧,也不知道是那个粗心的家长,竟然把你落在这了。”路人准备把她送去警局。

    但这时,忽然有人打电话给她。

    “清晖园?我知道了,我刚在路上捡了一个小姑娘,我得先把她送去派出所,然后再给你送货,你等等啊。”

    这人,原来是个送货的。

    清晖园?

    还在她怀里哭的小若若听到这几个字眼,她忽然小脑袋瓜里想起了什么。

    对噢,哥哥好像就在清晖园,那天在观海台的时候,他们说了,以后他们会去清晖园上学,还说带她一起去。

    可是现在,哥哥们去了那个地方,她却来了这里,被人欺负。

    小姑娘哭的更伤心了。

    “呜~~~我也要去……要去清晖园。”

    “什么?”这人愣了愣,“你也要去清晖园?”

    “嗯,我哥哥……哥哥在清晖园,我要去找他们,哇——”说不到两句,小丫头又打哭了起来,连鼻涕泡泡都哭出来了。

    路人见到,心都疼了。

    这小娃娃,本来就长得漂亮可爱,现在一哭,都是做了父母的,自然也就是心疼了。

    路人便带着她干脆去了清晖园。

    不过,她还是有点怀疑的,清晖园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这里最好的学校啊,一般人根本就进不去,她哥哥真的在里面?

    路人半信半疑。

    结果,当她带着这小姑娘到了这间学校后,才报出她两个哥哥的名字,老师进去,一对十分帅气炫酷的双胞胎就从里面出来了。

    “哥哥——”

    小若若看见了,情绪彻底崩溃了,她再一次大哭着朝两个哥哥迈着小腿跌跌撞撞的扑了过去。

    霍胤和墨宝见了,哪里还呆得住。

    马上,他们也冲了过来一把就抱住了妹妹。

    “怎么了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怎么哭成这样了?”

    “别哭,哥哥在这呢。”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