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孕宠妻战爷晚安洛诗涵战寒爵去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19

小说介绍: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索性顶着草包头衔,不仅设计了他,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惹得战爷肺气炸裂……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洛诗涵战寒爵去免费阅读http://i.readaa.com/g/4o


ia_200001125.jpg抬起头,目光却被面前的橱窗吸引,好半天回不過神来。 那是一个三层的巧克力蛋糕,蛋糕上站着三个孩子,一个男宝板着脸,酷帅的将手 在裤兜里。一个男宝笑脸比阳光还绚烂。还有一个女宝挎着脸要哭的姿势。 战寒爵的眼睛里遽然就倒映出三个孩子的脸庞。那是战夙,寒宝和童宝的脸庞。他们一同對着他呼吁:“爹地!” 战寒爵猛地吵醒過来,他從雪地里活络的爬起来,然后刻不容缓的推开玻璃门进入蛋糕店。他指着橱窗里的蛋糕问询店员,“奉告我,这蛋糕是谁做的?” 店员道:“我做的啊。” 由于那个少年做的蛋糕很快被客人提走了,店员觉得这款蛋糕很热销,便又做了一款出来。 战寒爵心里的希冀荡然无存,魂不守舍的往外面走去。 他遽然想到了什么,扭头又问:“谁教你做的?” 第1317章 第1317章 店员略绝错愕,“你怎样知道这蛋糕不是出自我的构思?” 战寒爵折回去,激動道:“你快奉告我,这蛋糕是不是一位盲女教你做的?” 店员摇头,“这是一个男人教我做的。” 战寒爵眼底眸 黯然,本来是他搞错了。 店员趁机推销他的蛋糕,道:“先生,我看你很喜愛这款蛋糕,不如买一个?” 战寒爵望着蛋糕髮呆,然后点容许,“好。” 店员将蛋糕给他包起来,战寒爵刷了卡,拎着蛋糕脱离。 纷繁扬扬的雪花落到战寒爵洒脱的髮丝上,让他微卷的刘海染上霜华,给他矜贵的王子气质平添了许多抑郁和沧桑。 他的脚步如灌铅了般,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跋涉。他知道 晓和疾风跟在他后邊,他不想让他们看到他如此尴尬不胜的一面,极速的穿 過几个大街后,成功甩掉了他们。 雪花,一片一片的落下来。 战寒爵伸出手,接住一片片的雪花,看着它们在他手心里溶解,他的心就没来由的怅然难過。 铮翎不是雪花啊! 她是不会像雪花这样消失在他的眼前的。 他妄图捉住雪花,留住雪花。 不远处,一位少年留步望着他。 少年的目光落到战寒爵手上拎着的蛋糕上,那双美丽的桃花眼遽然如冰雪漫過。 这个坏蛋,根柢就不配具有他规划的蛋糕。 他從衣袖里滑出一把小巧玲珑的飞镖,然后朝蛋糕盒的手提把手射去。 他的射击技能真正是百髮百中。 蛋糕盒的把手被飞镖划开后,蛋糕落到地上,碎成一堆五颜六 的奶酪泥。 战寒爵抬起手,望着手上残留的把手,悄悄的将那碎片抖落在地上。 然后遽然回头,鹰隼的目光凌厉的瞪着少年。 “找死。”战寒爵從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少年桃花眸里的冰雪更甚,衣袖下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 脑海里响起一道没有温度的动静。 这个男人是末世的大将, 了他,也算是为爹地报仇。 遽然,少年脚下划出動听的弧度。踢起一堆雪,洒向空中,迷失了战寒爵的眼睛。 战寒爵身体 后,双脚在雪地上滑行,留下两道深深的沟壑。 少年纵身飞起,拳头對着战寒爵的头部。 战寒爵的身体往后的弧度 到极限,拳头挨近他的脑部时,他的身体活络的朝右邊旋转,躲過少年的拳头。 然后战寒爵一个美丽的鲤鱼打挺,颀長高傲自傲的身躯直直的站了起来。 少年乘胜追击,一个五百四十度旋踢,身体悬空,双脚像一把无形的大剪子,眼看就要钳上战寒爵的脖子。 战寒爵的双手活络的架住少年的脚踝,用力一推,少年的身体如一阵电流震過全身。 第1318章 第1318章 战寒爵施出厚积薄髮的一掌,将少年的身体拍离他的面前。 少年 部遭到重击,如折斷翅膀的蝴蝶往后翻飞,落到地上时略微踉跄,却凭着他特别的平衡力站在雪地上。 少年不服输的 格,让他的输赢 瞬间尴尬你?” “他一副吊儿郎當的容貌,“咱们余家什么都缺,便是不缺钱。你找余笙要,可千万别亏负你自己,想要多少就要多少,畢竟要捉住我不简单。我也想知道在余笙眼里我这个儿子能值多少钱?”

    少年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我不要钱,我要你的命。”

    

    余承乾呆怔......

    望着少年眼底淬 的冷意,怀疑道:“你别告知我我刨了你家的祖坟?”

    他看出来了,这刺客是专门为他而来的。

    少年没有说话,不過他的目光愈来愈冷,就如同外面的飞雪,堆积在地上,愈来愈厚。

    “我 了你全家?”余承乾胡乱猜想着。

    少年衣袖下的拳头愈来愈紧。

    瞥到少年俊脸阴鸷的容貌,余承乾知道自己猜對了一半。

    脸 沉下来。“你究竟是谁?”

    少年捡起地上被积水脏污的袜子,从头塞进余承乾嘴里。

    余承乾瞠圆俊眸,臭绑匪居然又侮辱他?

    少年站起来,幽幽道,“等着我,我去买点汽油回来。也让你嘗嘗烈火燃烧的味道。”

    少年说完,大踏步离去。

    汽油?

    烈火燃烧?

    余承乾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殊地脸 惨白。而那深幽的瞳孔里,迸射出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来。

    “战夙,是你?”

    “當年我差点烧死你爹地,现在你要用这样的手法报复我?是不是?”

    他呜哩哇啦的叫着,但是少年却渐行渐远。

    但是,余承乾不知道,他的推测被余笙亲身否定。

    余笙在珠峰找不着余承乾,便帶着豐厚的礼物,来到战寒爵的住处。

    余钱深知战寒爵脾气暴嘴巴 还傲娇,当心慎重的上前叩门。

    半晌也没人回应。

    反却是對面的房间门却髮出吱呀的声响,然后從缝隙里探出一个脑袋。

 第1336章

    第1336章

    “對面的配偶昨夜现已搬走了。”少年说完就要关门。

    余钱赶忙竄上前,一只脚飞快踏入门槛,以阻挠少年关门。

    少年的目光落到余钱的脚上,却佯装没有看到,更用力的关门。

    余钱疼得嗷嗷叫出来,“啊!”

    少年这才故作惊悸的望着他,那张俊脸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