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薇傅沉渊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40

小说介绍:为了救父亲与公司,洛薇嫁给了权倾商界的首富傅沉渊,首富老公口嫌体正直,前面有多厌恶她,后来就有多离不开她——“老公宠我,我超甜。”“嗯......确实甜。”


洛薇傅沉渊免费阅读http://u.didi01.com/god/lh


ia_200000999.jpg

    
    四个男人忽然冲了进来,二话不说,一人一下,把人敲晕了抗走。

    ,[]

    加WX :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章节目录 第343章 厚道告知

    []

    等张老四再醒来,就髮现自己在一个小黑屋里,四肢都被捆在椅子上。

    忽然,一束强光照在脸上。

    一个严寒无情的声响响起:“说吧,都干了什么事。”

    “我,我什么都没干。”张老四的声响有些虚,这时分才想起,花小玉不见了!臭娘们去告他了?名声不要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我?”张老四严峻地问道。

    这种打晕绑缚照灯的待遇,他进過几回 子也從来没享用過,有些置疑對方的身份,或许不是 查?

    “我劝你赶忙说实话,否则,有你的苦头吃。”声响平板,没有崎岖,张老四却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没等他想理解这要挟的严峻程度,他就嘗到了。

    死后忽然蹿出一个男人,對着他身上便是几下。力道不大,可是张老四感觉到了從未有過的痛苦,忽然理解了一个词,痛不 生。

    死后的男人没有停,一下接着一下,让张老四觉得马上死了都是一种摆脱,可是他现在连死的才能都没有。

    几分钟之后,男人停手。

    张老四却觉得過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長。

    “现在说吧,都干了什么。”灯后有声响道。

    “我说,我说...”张老四從来没领教過这种手法,再也不敢隐秘:“我去了张桂兰家,摸了花小玉几把,其他什么都没干!”

    “仅仅摸几把?花小玉可不是这么说的。”男人说道。他们来之前,不是一窍不通的,對基本情况都现已了解了。

    “我髮誓仅仅摸几把!我知道真有啥事,她要是告了我,我就得吃 子!我能那么傻吗?我便是摸了她几把。”

    摸两把,耍个流氓,或许几个月,最多几年就出来了,真那啥可就不相同了,他还有一点沉着。

    为了自己的命,他忍住了最终一步,當然能摸的当地都摸遍了,在他看来,这跟花小玉给他了是一个样了,她相同是他的人了,她也不敢说出去。

    没想到他猜错了,花小玉回头就把他告了。

    张老四心里一片死灰,却是挣扎道:“并且,花小玉是我對象,我天天白日跟她在一同,周围人都知道,咱们俩早就好上了,早摸過多少回了,只不過今日第一次深夜摸,咋滴,还犯法啊...

    “仍是她叫我来的!”张老四喊道。

    横竖这事花小玉解说不清~尽管不是他说什么是什么,可是花小玉说什么也不能都听她一个人的!

    这是个几进几出的老油子,知道怎样说话對自己最有利。

    灯后的男人却欠好骗,要的也不是这个成果。

    “看来你还不厚道。”

    张老四还没来得及惊慌,疼痛又开端了。

    几分钟之后,男人又道:“现在说说,究竟是怎样回事?”

    张老四这回真厚道了,无力道:“是我,是我想强占花小玉....她还手,打了我创伤,我就没得手....然后小五就来了,咱们打了起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分跑了...”

    他一开端的计划的确仅仅摸几把,可是憋了多少年的老男人,第一次摸美丽女性,哪里还有沉着?哪里能说停就停?是花小玉挣扎的时分碰了他臂膀和锁骨,让他疼得镇定了,拖到了张小五来。

    他听见了動静,知道作业真不成了,才动身穿衣服。

    片面歹意严峻,只不過未遂,究竟真未遂仍是假未遂,等那邊的告诉吧。屋里两个男人动身离开了。

    近邻房间,张小五受着差不多的待遇,他算是事后来的,知道的有限,这事也真跟他没什么联系。

    ......

    医院里,今日正好叶芳值夜班,看到洛薇一家人简直全来了,吓了一跳。

    “怎样了?要生了?”她赶忙跑過去。

    ,[]

    加WX :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章节目录 第344章 查看

    []

    “没有,我好着呢。”洛薇拉着叶芳的手安慰她:“是我的一个同乡,她病了,找您来看看。”

    花小玉在她眼里,直接便是个同乡了,这也是她對外标明的情绪。

    花小玉站在人群后,低着头,狠狠翻了个白眼。

    哼,血脉的联系,是用嘴能撇清的吗?她便是洛薇的堂妹,死了也是!

    什么同乡能让洛薇伴随?叶舒来了不算,连苗兰芝都跟着過来了?

    叶芳朝花小玉看去,没看出什么来。

    “是这样...”洛薇拉着叶芳往作业室里走,她是高职,有單独的作业室。

    “您好好查看一下,究竟是不是完璧之身,可是这个事得瞒着她...”洛薇简單给叶芳说了一下花小玉今日晚上的遭受,还有她的要求。

    叶芳一听,却是把怜惜心收回来一半。

    “行,我知道了。”
    花小玉马上感觉到了冷:“这儿也太冷了,我,我要跟婶子睡一个屋。”正好再赢得一下张桂兰的怜惜。

    她算是髮现了,这儿面就张桂兰还有点良知,看她的目光帶着疼爱,其他人都冷心冷肺的!

    “你婶子那屋睡好几个孩子呢,没当地装你!”叶舒直接挡了:“嫌屋子冷自己烧去。”

    厢房的地暖是單独的,这屋没人住,天然就没人烧。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