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沉渊林娅莉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10

小说介绍:为了救父亲与公司,洛薇嫁给了权倾商界的首富傅沉渊,首富老公口嫌体正直,前面有多厌恶她,后来就有多离不开她——“老公宠我,我超甜。”“嗯......确实甜。”


傅沉渊林娅莉免费阅读http://u.didi01.com/god/lh


ia_200000975.jpg
    洛薇跌在地上半响都没有反响。

    她也不知道看着他脱离为什么会这么愤恨与悲伤。

    或许是由于他對她的嗤之以鼻,當着她的面去会情人,又或许他说她仅仅一个东西!

    杨管家把洛薇帶走后,祈秘书走到前台那里,微笑着,“看够热闹了?”

    两个前台正惊叹在‘本来傅总夫人不得宠的震憾’之中,回過神当即站好,“欠好意思,祈秘书。”

    “听好了。”事关他们傅总的私事,祈秘书 告她们,“方才的事若是传出去了,你们两人就不必干了。”

    金晟集团的前台都是会三国言语的高薪岗位,两位前台立刻一鞠,“理解了!”

    海景别墅,傅沉渊高雅地用着晚餐,坐在對面的林娅莉时不时地抬眼看他一下。

    烛光摇曳,玫瑰甜美。

    他像居高临下的帝王,又像尊贵的绅士!

    知道他会過来,林娅莉特别让这儿的厨师和下人准備了烛光晚餐。

    “傅先生。”林娅莉 下跟这首富吃晚餐的激動,竭力保持着拘谨,打听地问,“我能问一下吗,你跟你的那位妻子”

    傅沉渊脸上看不出什么心境,“离婚的工作正在组织。”

    林娅莉心里一動, 下振奋,举起酒杯说,“好的,等待咱们能光明磊落在一起的那一天。”

    听到‘光明磊落’四个字,傅沉渊眉头皱了一下。

    洛薇那张顽强的脸显现在他脑际。

    婚内越轨.

 第11章

    洛薇吓得一个激灵,差点從轮椅上滚下来!

    她一回头,看到傅沉渊正在死后!

    女佣也惊奇地回過头,“二爷”

    完了!夫人完了!

    洛薇脸都白了,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分出现在死后的男人,“你你你你什么时分回来的?”

    傅沉渊一身黑 的西装巨大英挺地站在月下的花园中,脸黑得吓人,像死神一般,好像要一把镰刀把眼前这敢骂他的女性的小命收割了!

    杨管家站在傅沉渊死后,也满脸的盗汗。

    “问你,说谁?”傅沉渊冷睨着洛薇。

    洛薇咽了口口水,提心吊胆。

    他怎样回来了?

    他不是会他的情人去了?

    大脑飞速转動几圈后,洛薇认清形势,当即抓抓脑袋为难地笑起来,“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我在说谁,但必定不是说傅先生你,真的!”

    要死啊,这个男人回来了怎样一点動静都木有!!

    “谁是渣男?”傅沉渊冷静脸问她。

    “我说他人,是他人!”

    “大叔?”傅沉渊额邊模糊有青筋突起来。

    “也是他人!”洛薇立刻道。

    面前的男人墨黑双眸锁着她,好像蕴着骇人的风暴相同!

    洛薇看着这个不知道怎样又回来了的首富老公,咽了咽口水,又心虚地否定说,“我真不是说你,傅先生你一点也不老。”

    傅沉渊脸 仍旧吓人,“是么。”

    “傅先生您又高又帅,富可倾国,能嫁给您真是我三生修来的福分!”洛薇当即竭尽一切夸姣之词,又怕又怂地夸奖道,“像傅先生这般事业有成,年仅三十便成为全国首富的男人,绝對是一切未婚女 的梦中情人,抱负的婚嫁對象!”

    她太冲動了,竟忘了这首富或许会直接灭了她洛家,洛薇有点懊悔!

    杨管家看着这夫人的心情改变之快,汗颜得愈加厉害了。

    傅沉渊脸上肝火未消,忽然,唇邊帶起一抹冷弧,“已然嫁给我是你三生修来的福分,那就忠诚一点,自己爬回去吧。”

    看着他让女佣走了,洛薇瞪大眼睛,“我,我脚扭了”

    傅沉渊回身大步脱离。

    杨管家表明愛莫能助,也回去了。

    洛薇只好自己推着轮椅两邊回去,但到了台阶的当地,又上不去了,脚一沾地,痛得她牙齒直打颤!

    她抬着头,對着别墅里边喊道,“我错了!傅先生,你大人不计小小女子過,让人把我推回去行吗?!”

    里边没有動静。

    洛薇傻眼了,看着面前通往别墅的路,莫非她真要爬回去了?

    别墅客厅,傅沉渊点了根烟,冷冷地看着电视中的花园监控画面,那女性正對着摄象头喊

    他在海景别墅时竟会想起这个女性跌倒的画面,忧虑她会不会怎样,但这女性现在不是挺有精力?声息挺足?方才骂得挺大声?!

    杨管家问方才推女主去花园的女佣,“夫人有没有打电话老夫人,说起今日髮生的事?”

    “没有,夫人只打了个电话回洛家。”女佣说道,“是打给她母亲。”

    “说了什么?”

    “如同,说想离婚回家。”女佣想了想说。

    杨管家蹙眉。

    傅沉渊冷道,“那去把她推进来,现在就让她现在把协议签了。”

    “是。女佣允许而去。

    杨管家想起白日車上洛薇的话,“二爷,其实白日我送夫人去医院时问過她了,夫人她如同并不知老夫人让她嫁给您的意图,從她的话来看,老夫人应该还没有直接跟她阐明。”

    “装糊涂并不难。”傅沉渊看着监控画面中的女性。

    “可她连二爷您跟老夫人是继母子都不知道。”

    傅沉渊眉头微拢。

    “二爷,或许能够让夫人站在咱们这邊。”杨管家说着,又问道,“二爷您补偿一下外面那个女子,跟夫人不离婚行不可呢?”

    傅沉渊黑沉的目光环视過来,杨管家当即鞠躬垂首,“抱愧,是我多嘴了。仅仅夫人她”

    傅沉渊墨眸又幽静了一分。

    仍是道,“去把离婚协议拿来。”

    “二爷?!”

    “去。”

    “是。”

    杨管家只好去了。

    傅沉渊看着监控画面中的洛薇,烟雾飘過他眼前,他深邃的眸心有些看不透的東西。

    这女性,不知情么。

    可尽管如此,他也不会娶她。

    仅仅监控画面中洛薇并没让女佣推回来,過了一会,女佣回来了,“二爷,夫人说她不要人推了,让咱们给她一支拐杖。”

    傅沉渊沉脸,跟他在这闹脾气?

    “给她。”

    “是。”

    過了一会,洛薇杵着拐仗回来了。

    看到客厅沙髮里的男人,洛薇抿了抿唇,“今后不必你的人推我了,我自己走。”

    求人不如求己!

    洛薇杵着拐杖從他面前一瘸一瘸地過去。

    “站住。”傅沉渊扫了眼面前的协议,“你不是想离婚回家?签了。”

    杨管家现已把离婚协议拿下来了,正站在一邊暗自叹息。

    洛薇一怔,盯了盯那又从头打印出来的协议,又看看方才推自己去花园的女佣。

    本来自己的一举一動都被盯着?!

    洛薇抿唇道,“我现在又不想离了。”

    傅沉渊眼睛一眯。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