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瑶张若尘万古神帝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46

小说介绍:八百年前,明帝之子张若尘,被他的未婚妻池瑶公主杀死,一代天骄,就此陨落。八百年后,张若尘重新活了过来,却发现曾经杀死他的未婚妻, 已经统一昆仑界,开辟出第一中央帝国,号称“池瑶女皇”。


池瑶张若尘万古神帝免费阅读http://u.didi01.com/god/i8


ia_200000650.jpg,黑心魔主专心想要寻求女帝,能够女帝的眼光,怎样或许瞧得上他?所以,黑心魔主心生仇恨,居然私自通敌,引一位绝世凶人,将接天神木砍斷,让昆仑界的六合圣气逐步干涸,斷绝昆仑界修士成神的期望。”

    “本皇也受其栽赃,简直走火入魔,從而造下极大的 戮罪孽,终究落得被封印的下场。”

    说起黑心魔主,小黑的言语中,可谓是充溢了怒意,体外不自觉的开释出可怕的火焰,简直恨不能马上亲手将黑心魔主挫骨扬灰。

    此时,张若尘的心中亦是呈现出一股怒意,黑心魔主变节昆仑界,导致接天神木被砍斷,真实是可恨备至。

    他平生最恨的就是变节,假如他有满意强壮的实力,定要将那黑心魔主的真身斩 掉,而非仅仅是斩掉其神念体。

    想来黑心魔主能够修炼成神,八成与當初卖主求荣有关,出卖昆仑界,让其得到了无比巨大的优点。

    人心公然是难以满意,昆仑界尽所能的去协助黑魔界,让黑魔界一点点强壮起来,可为了一己之私,黑魔界终究却是反過来将昆仑界出卖,也真是够挖苦的。

    直到此时,张若尘才理解为何小黑会那般恨黑心魔主,本来小黑被封印,竟也与黑心魔主有联络。

    忍不住,张若尘心中一動,假如接天神木没有被砍斷,以千骨女帝的惊才绝艳,成神应该并非是什么难事。

    也不知千骨女帝现在身在何处,又是否还活着?

    。

 第2018章 解惑之人

    此时,孔兰攸等人皆是堕入缄默沉静,小黑所说出的这些辛秘,真实太過惊人,假如传出去,绝對会引髮超乎幻想的轩然 。

    这些工作距今已有十万年之久,太過漫長,许多本相,都已被前史尘封,恐怕也只需那些在十万年前便非常强壮,且活到现在的生灵,才干知晓。

    過得好一瞬间,小黑的心情稍微得以平复,不由持续道“本皇曾受女帝大恩,便决议跟随女帝,做女帝的护道者。”

    “在那个年代,无人不被女帝的天分才思所信服,惋惜,接天神木在那时被砍斷,昆仑界气运受损,不再具備成神的条件,女帝虽具有斩神的实力,却无法在昆仑界成神,这或许就是女帝挑选脱离昆仑界,进入阴间的原因地点吧。”

    “尽管女帝现已消失十万年,但本皇信赖,女帝必定还活着,总有一天,女帝定会歸来。”

    之前它悄然脱离,前往阴间,寻觅寒雪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它想要去刺探关于千骨女帝的音讯。

    仅仅很惋惜,它并未刺探到什么有价值的音讯,就连千骨女帝的存亡,都还无法确认。

    “小黑,你别难過,女帝长辈必定回歸来的。”寒雪轻声安慰道。

    寒雪得了千骨女帝的传承,包含《神陨经》和虚空剑,虽拜张若尘为师,实践却应该算是千骨女帝的弟子。

    特别寒雪还具有与千骨女帝相同的体质,所以寒雪一向都很想亲目睹见这位风华绝代的绝世女帝,也期望本身有朝一日,能够達到千骨女帝的高度。

    张若尘则是叹气道“也不知當年终究是何原因,昆仑界与阴间界一战,竟会败得那般惨。“

    “本皇相同很想知道,惋惜那时本皇早已被封印起来,但本皇信赖,这其间定然有着许多隐情,昆仑界當初是多么的强盛,有着十劫问天君、阴阳海那位等许多绝世强者存在,再加上须弥老秃驴,怎样会输得那么惨?”小黑心中亦是充溢了疑问。

    有关于昆仑界十万年前终究存在着哪些绝世强者,后世底子就无從知晓,恰似暗地有着一只黑手,故意将昆仑界當年的人和事都给掩藏了起来。

    张若尘知道,有一个人必定知晓其间的本相,那就是月神,惋惜月神嫌他实力太弱,并不肯意奉告他太多工作。

    他也理解,这是月神在维护他,实力太弱,知晓太多的秘辛,并不是一件积德行善,不只仅是徒增烦恼,还或许因而招来 身之祸。

    心中快速闪過许多想法,张若尘看向孔兰攸等人,极为细心道“小黑方才所说的这些,你们只能将之烂在肚子里,绝不能對外吐露半个字。”

    闻言,孔兰攸等人均是重重答应,触及到十万年前的秘辛,他们自是不会说出去。

    一时刻,厅内变得非常安静。

    良久之后,张若尘看向孔兰攸,细心问道“兰攸,你可知我父皇的音讯?”

    十万年前所髮生的工作,现已很可贵到答案,但八百年前的旧事,却还有期望逐步揭开疑团。

    且比较之下,八百年前的旧事,愈加让张若尘介意,畢竟那触及到了他本身,还有许多他所介意的人。

    这其间最让他介意的,就是有关明帝的音讯,他想要澄清明帝的存亡和去向。

    为何明帝会遽然失踪?且恰好是在他被池瑶 死后,还有明帝又是何时与青帝下完了那盘棋?明帝与青帝又为何都要求输?这其间是否存在着什么联络?

    想要澄清楚这些工作,恐怕只能让明帝或许青帝来进行回答。

    仅仅数百年過去,不光亮帝早已失踪,就连青帝也多年未曾现身,简直快被人忘记。

    孔兰攸摇头,道“姑父在八百年前遽然失踪,谁也不知他的去向,我也曾花费许多时刻去查询姑父失踪的原因及去向,却一无所得。”

    “是啊,师尊失踪得太過遽然,都没能對咱们做任何的奉告。”金禹叹气道。

    闻言,张若尘不由悄悄皱起眉头,尽管早已料到是这个成果,但他仍是不免有些绝望,心中暗暗一叹“看来只能等我修成大圣,亲身去一趟西天佛界,才干找到答案。”

    “表哥,你也不必太過忧虑,我信赖姑父定然不会有什么事。”孔兰攸安慰道。

    张若尘突然抬起头来,道“有一个人,或许能够为我解开心中许多的疑问。”

    “谁?”

    豹烈急速问道。

    张若尘的脸 ,变得有些杂乱,道“我旧日的教师,现在朝廷的阙圣王。”

    “太子太傅上 阙?他知道一切的工作?”金禹面露疑问之 。

    上 阙尽管方位很高,但已然连他们这些明帝的弟子,都不知道八百年前的许多工作,上 阙又從何处得知?

    张若尘道“由于他是护龙阁天罡阁的成员,父皇曾指令,让护龙阁搬走圣明的国库,用以制作一座特别的圣坛,我信赖我的这位教师,定然知道许多隐秘,所以我有必要要去上 世家走上一遭。”

    本来他也不知道这件工作,是六师兄的后人鲁怀玉奉告他,上 阙也是护龙阁的成员。

    再加上上 阙曾担任撰写《血族密卷》,其所触摸到的隐秘,远比其他人更多。

    只需见到上 阙,他信赖,必定能够解开他心中许多的疑问。

    “已然如此,那咱们就陪小师弟你走上一趟,期望上 阙真能知道一些隐秘。”金禹當即道。

    他们和张若尘相同,都很想澄清楚八百年前的一些工作,已然确认上 阙乃是知情人,他们没有理由不去见上一见。

    没做太多的耽误,稍作准備后,张若尘一行人就是動身,悄然赶往上 世家。

    小黑心情有些失落,并未跟着同行。

    而寒雪则是留下来陪着小黑,趁便担任坐 孔雀山庄。

    为了不被人盯上,张若尘取出一座安顿好的跨域传送阵,直接從孔雀山庄内进行传送。

    没方法,张若尘现在风头太盛,处于风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