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追妻火葬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48

小说介绍:六年前,渣妹陷害,顾黎月怀着孕,被丈夫狠狠抛弃。六年后,她改名换姓重新开始。可当初对她不屑一顾的前夫,却每天堵在她家门口纠缠不休。“黎小姐,请问您和厉少是什么关系?” 女人莞尔一笑,“不认识。” “可有人说你们曾经是夫妻。”


渣爹追妻火葬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http://www.fenxia.com/gof/1g8


ia_200000514.jpg
  有损集团利益的作业......”

    “都是施浅浅......她把这个视频给我,让我上传到网上......”

    “她说从前黎月开罪過她,刚好我和黎月也有对立,期望凭仗这件作业,让黎月今后背着抄袭的姓名,再也不能放肆......”

    厉景川眯眸,看着她那张梨花帶雨的脸,“所以你就听了?”

    顾星晴拼命摇头,“我没有!”

    “可是......”

    女性吸了吸鼻子,“可是施浅浅给我髮了个邮件,邮件里边是个软件,她说是帮我下载电影的软件......我什么都不理解,就装置了。”

    “昨日找小安坐在我电脑前,也是施浅浅给我出的主见,说趁着黎月不在公司,欺压一下她的助理......”

    “我想着,欺压个小助理也没什么,就......”

    说完,她还满眼都是抱歉地看了小安一眼,“對不起。”

    “我真的仅仅想欺压你给我看着电脑罢了,我没想到......”

    顾星晴将自己在这件事中摘了个干干净净。

    好像她仅有做错的,便是听施浅浅的话,欺压了小安。

    “你血口喷人!”

    到了这个时分,施浅浅也总算理解,她这个所谓的朋友,對顾星晴来说,仅仅个随意运用的东西罢了!

    分明是顾星晴鼓动她录下视频,是顾星晴 托她找会编程的同学,做了个守时自動上传视频的软件。

    可现在在顾星晴的嘴里,一切都成了她做的了,顾星晴竟然一点职责都没有!

    想到这儿,施浅浅的气就不打一处来,“顾星晴!”

    “做人要讲良知的!”

    “分明是你......”

    顾星晴眯了眯眸。

    她抬腿,大步地走到施浅浅面前。


    那不如她自己直接站出来。

    所以女性深呼了一口气,大步地走到厉景川面前,“已然我们都觉得是我组织小安这么做的。”

    “那好。”
 她是受害者,她有 利追查。

    顾星晴死死地咬住唇,回头看了厉景川一眼,“景川......”

    男人甚至连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抱歉吧。”

    “你这次确实是過分了。”

    顾星晴死死地咬住牙,虽万分不甘愿,但究竟仍是站起了身。

    女性走到黎月面前,朝着她鞠了一躬,不情不肯地开口,“黎月,對不起。”

    “我不应该把视频上传到网上帶节奏,更不应该成心将这件事栽赃给小安......”

    看着面前女性那张和自己从前如出一辙的脸,黎月死死地咬住了牙。

    “啪——!”

    洪亮的巴掌声,响彻了整个会议室。

    顾星晴的脸被打得倾向一邊,火辣辣地疼。

    她难以置信地转過头来,目光震动地瞪着黎月,“你敢打我?”

    “这一巴掌,是替你父亲苏向東打的。”

    黎月深呼了一口气,声响里是 抑不住的愤恨,“他一个一般白叟,假如没有你的授意,他会對珠宝规划感兴趣吗?会悄悄到我办公室拍照片吗?”

    “假如今日没有萧默髮的声明,知道他白叟家会坐牢吗?”

    “我打的便是你这个不孝女!”

    顾星晴死死地咬住了牙。

    她真的很想冲上去撕烂黎月的脸!

    苏向東,她父亲?

    苏向東算什么東西!?

    假如不是他们配偶两个还有点运用价值,她底子不会多看他们两个一眼!

    现在黎月竟然还为了他们打她!

    女性死死地咬住唇, 制住心底汹涌的恨意。

    她知道,现在她不能和黎月撕破脸皮。

    厉景川和公司的很多人都在。

    她不能表现出半点她不是顾黎月的痕迹来。

    深呼了一口气,她捂着痛苦髮烫的脸颊,“黎打得對。”

    “我也很想打自己。”

    “为什么我就不能管住我没有脑子的爸爸呢。”

    “我明知道他们没脑子,怎样能让他们到公司来给我送饭呢。”

    说完,她眯眸看着黎月,“黎定心。”

    “從今日开端,我不会再让他们来公司送饭了。”

    “我会把他们送回海城,让他们在海城安享晚年!”

    黎月拧眉。

    顾星晴这话,她听出了要挟的滋味。

    她再次昂首看了顾星晴一眼。

    其实一向以来,她都觉得,顾星晴应该便是那个被顾向東换出去的妹妹。

    仅仅......

    “行了。”

    坐在主位上,厉景川疲乏地闭上眼睛,“星晴也抱歉了,你该打也打了。”

    说完,他将黎月摘下来拍在桌子上的工牌拎起来扔给黎月,“今后不许再说辞去职务的话了。”

    黎月将工牌接過来,“可厉太太还有一件事没抱歉。”

    女性勾唇,“规划部的内部会议,厉太太怎样有胆子拍视频传出去的?”

    “内部会议,会上的一切都是保密的。”

    “厉太太身为厉先生的妻子,怎样敢拍下视频的?”

    顾星晴冷笑了一声,“黎月,不要认为我犯了错,就什么都往我身上赖。”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