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春风烂漫晴时雨江亦琛小说在线无弹窗最新章节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38

小说介绍:时雨是江家养女,也是江亦琛认为间接害死他母亲的罪人。她爱江亦琛,18岁那天因为日记的曝光,她的暗恋被公之于众。在江亦琛将她的日记扔在地上,视如草芥肆意践踏后,她才明白她爱的人永远不会喜欢她…


不负春风烂漫晴时雨江亦琛小说在线无弹窗最新章节http://u.didi01.com/god/le


ia_200000427.jpg时雨没说话,她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抖,她倒不是给气的,她也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很杂乱,很丧命,很难过……

    驱車到了李瑶的作业室,走进店里,她就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捧着,可身体的温度迟迟回不来,她还在髮抖,像是被什么奥秘力气抽掉了她全身的力气,她窝在沙髮上不愿意動弹,也不想说话。

    李瑶安慰的摸摸她冰凉的手:“小雨……其实你想過没有,和愛你的人在一同,比跟你愛的人在一同要好得多,光你愛有什么用?他又不愛你,这么多年了,你心里还没数吗?

    爱情里,最让人受不了的便是这种事。我认为他肯向全国际发布就代表他眼里有你,是咱们想得太夸姣了,有些人,你一辈子都等不到他動心的那天。”

    时雨总算忍不住红了眼眶:“但是……他清楚對我很好,跟從前彻底不相同,他给了我一种真的有在跟他恋愛的幻觉,莫非,真的仅仅为了报复吗?我早就有心思准備,我认为到最终我能够坚持平常心的,是我高估自己了。”

    李瑶烦躁的抓抓头髮:“要是你没有亲眼看见我还能替他说说情,也许不是咱们想的这样,要害你自己也看见了,我看他便是欠!”

    忽然,时雨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江亦琛打来的。

    时雨直接挂斷了,现在她不想听到他的声响,她还认为他在公司里累死累活呢,陪女性逛街也挺累的吧?

    没過半分钟,他又打了過来,时雨仍是挂斷了,这是她仅有的主导 。

    两次之后,他没有再打来,看着静悄悄的手机,时雨心里越髮难过。

    晚上回到江宅,时雨髮现江亦琛还没回来,也没问云姨他回不回来吃饭,云姨却是有主動跟她奉告,说江亦琛打過电话了,今晚会晚些回来。

    她淡淡的应了一声,不难猜测他的去向,就算一整晚不回来,她不也管不着么?

    吃過晚饭她一个人去遛狗,完了就洗澡、坐床上看书。

    那枚 针显着不合适今日送出去,她把礼物盒藏在了看不见的抽屉里,省得堵心。

    十点多,听到楼下传来的動静,黑崎按例是蹿出去了,是江亦琛回来了。

    她直接放下书关灯睡觉,她怕跟他打照面的时分忍不住责问他,她没那个资历,只怕他亲口说出她什么都不是的伤人的话。

章节目录 第253章

    但是很快,她的房门被悄悄推开,她听到他停止在门口的脚步声,估量认为她睡着了,他又走了,悄悄的帶上了门。

    时雨掀开被子入迷的望着天花板,本来心里难过的时分,是真的会失眠。

    一夜无话,第二天她下楼的时分,江亦琛现已走了,如同昨夜他底子没回来過相同。

    她没吃早餐就去了李瑶的新店肆,帮着盯装饰,李瑶最近有些忙不過来,横竖她今日也没什么事儿。

    下午的时分,江亦琛有联络时雨,这次她接了电话。

    像是听不出她口气里的丢失一般,他仅仅奉告她晚上一同吃个饭,奉告了她地址,然后就挂斷了。

    时雨看着自己俭朴的穿戴和素面朝天的脸,乃至在装饰场所里弄了一身尘土,忍不住联想到呈现在他身邊那个光鲜亮丽的女性,这顿晚饭,她不想去吃……

    快到饭点,她给江亦琛髮了条信息,说不去吃饭了,然后直接关了机。

    回到李瑶的作业室,和作业室里的几个职工一同点了外卖,混在同龄人再一般不過的国际里,大多是轻松安闲的,不像在江亦琛身邊相同,让她觉得自己身在尘土。

    正有说有笑的吃着饭,江亦琛的車忽然停在了作业室外。

    李瑶用筷子头捅了捅时雨的腰:“你大冤家来了,你自己服侍去,我怕我忍不住跟他骂起来。”

    时雨怔怔的看向门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浅 的牛仔裤上还迷糊有尘土的痕迹,拍不掉的那种,她没计划这个姿势和他去任何当地,他的呈现,介意料之外。

    她迟迟坐着没動弹,不想出去见他,他却是自己下車进来了:“你手机怎样关机了?”

    作业室里的几个女孩子看见江亦琛直接犯了花痴,约请他一块儿吃饭。时雨绷不住把他拽出去:“我手机没电了,你怎样来了?”

    看见她脸上的冷酷,江亦琛像是总算反响過来了似的:“我又哪里惹到你了?”

    时雨摇摇头:“没有,你忙去吧,我自己晚点回家。”

    她的心境不像什么事儿都没有,江亦琛又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有些窝火:“有什么说什么,你这样让我去猜很烦知道吗?!”

    时雨忍了好久的心境总算满得溢了些出来,声量忍不住提高了一些:“我有让你猜吗?有些作业不便是装糊涂比较好吗?什么都非要说出来的话,会很费事知道吗?!”

    说完,她惊觉自己心境的改动,很快又消声匿迹:“你走吧,我跟李瑶还有事。”

    说完,她回身回到了座位上,不再去看他。

    江亦琛没有再说什么,冷着脸驱車脱离了,他不是那种会低三下四巴结别人的人。

    悉数人都禁了声,时雨假装没事儿人相同拿起筷子持续吃饭:“都吃饭,干嘛呢?不吃菜凉了。”

    李瑶咬着筷子小声逼逼:“清楚是他不對,为什么刚才他走的时分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得劲呢……”

    一旁的妹子给出了正解:“三观跟着五 走吧……”

    李瑶连呸了几声:“帅能當饭吃吗?错了便是错了,挨揍要立正,况且小雨还没骂他呢,不就吵两句嘴么?吃饭吃饭。”

章节目录 第254章

    直到深夜,时雨才回江宅。

    刚进大门她就髮现江亦琛房间的灯是暗的,阐明他没回来,由于他睡觉的时分有开一盏台灯的习气。

    她也没介意,忽然觉得從前暗恋和單恋的时分比较轻松,真真实一同了之后,反而很累,從前他不是她的,她什么都能够不计较,也没资历计较,现在是无從计较,從始至终的低微原封不动,所以在一同的含义是什么?

    晚上没睡好,时雨第二天上班迟到了,仓促忙忙在車库停車的时分,她遇见了相同迟到的贺言。

    贺言朝她笑笑:“都怪亦琛,昨夜非要拉我喝酒,我差点起不来。你怎样也迟到了?吵了架心里也欠好受吧?”

    时雨听到江亦琛昨夜是和贺言在一同,心里莫名松了口气:“我是天太冷了,起晚了,赶忙走吧。”

    贺言跟着她一同进了电梯:“看你这么冷酷的心境,不知道的还认为你不喜爱亦琛,喜爱一个人这么多年,应该是到了骨子里吧?你还能坚持镇定没有要死要活的,真让人惊叹。”

    时雨缄默沉静了顷刻,说道:“要死要活有用吗?有用的话,那许多作业都能够用一哭二闹三上吊处理了。”

    贺言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只怕她忽然把邪火撒他身上,没敢再言语。

    上午只需一台小手术,这种程度對时雨来说简简單單,忙完才不到十一点,手头没什么事干,脑子也闲暇下来,江亦琛的影子就像是魔障,无孔不入,简单的扰乱了她的心绪。

    她心猿意马的拿出手机检查,有江亦琛的信息:正午我来接你,咱们聊聊。

    她简直是下知道對着手机屏幕照自己的脸,检查仪容,然后又觉得有点可悲,为什么小心谨慎的总是她?两个视点不對等的人凑在一同,能有什么成果?

    她没回信息,下了班直接穿戴白大褂就下楼了,江亦琛的車公然停在医院门口,不知道他来了多久了,她也没想问。

    上了車,她抬手挽了挽耳畔被风吹乱的头髮,没有看他,淡淡的问道:“你要说什么?”

    江亦琛扫了眼她 口的作业牌,看见她身上的白大褂,他缄默沉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