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章梅叶心仪百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23

小说介绍:随着靠山突然出事,事业春风得意的陈浩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陈浩章梅叶心仪百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http://www.fenxia.com/gof/1g0


ia_200000315.jpg陈浩看着邵冰雨:“你供认欠好我一起去?”

    “是的。”邵冰雨爽 道。

    “那我去了。”陈浩道。

    邵冰雨点答应,随口说了一句:“多吃菜,少喝酒。”

    陈浩悄然一怔,这是知道邵冰雨以来,自己從她口中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这话里好像帶着几分关心。


 第1016章 一醉方休

    陈浩回头看着邵冰雨。

    邵冰雨好像知道到了什么,也不由一怔,自己刚才那话是下知道说出来的,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遽然冒出那一句。

    看陈浩看自己,邵冰雨悄然有些不自在,接着回身进去了。

    陈浩看着邵冰雨的背影又怔了刹那。

    许婵站在旁邊看着,眨眨眼。

    接着陈浩回头看着许婵:“走,上車。”

    说完陈浩翻开后車门进去。

    许婵也忙上車,仍是坐在副驾驶方位。

    車子启動,直奔开元大酒店。

    路上,陈浩问许婵:“今晚还有谁?”

    “除了你我,还有苗书.记和盛 .長,就我们四个。”许婵回头道。

    陈浩点答应:“两位领导怎样想到请我吃饭呢?”

    许婵笑起来:“这是盛 .長主動给苗书.记提议的,他说你前进了,应该祝贺一下,苗书.记听了连说要得……”

    陈浩又点答应,觉得苗培龙是在顺水推舟,自己选拔的當天,苗培龙就打来了祝贺电话,又说要找个机遇單独给他贺喜,已然盛鹏今天主動提,他天然是欠好反對的。

    如此,苗培龙的單独祝贺也没有必要了。

    而盛鹏主動提议这个,好像也帶有想靠近自己的意思。

    盛鹏此次從松北三把手前进二把,代替了姚健的方位,想来现在应该是春风满意满心欢欣的。

    很快到了开元大酒店,陈浩和许婵下車,许婵帶着陈浩直奔餐厅,进了一个單间。

    许婵推开门,苗培龙和盛鹏正坐在里邊抽烟。

    看到陈浩,苗培龙和盛鹏都站起来,脸上帶着笑。

    许婵笑吟吟看着陈浩:“乔主任请——”

    陈浩进去,和苗培龙、盛鹏握手,我们问长问短一番。

    接着我们入座,盛鹏递给陈浩一支烟,陈浩接過来点着,吸了两口。

    然后许婵叮嘱服务员上酒上菜。

    很快酒菜上来,虽然只需四个人,但菜很豐盛,酒也很高档,还都是高度的,还上了4瓶。

    陈浩看着苗培龙:“苗书.记,我们今晚要喝这么多?”

    苗培龙点答应:“今晚祝贺乔主任高升,天然要喝个直爽。”

    盛鹏道:“乔主任,人逢喜事精力爽,我知道你的酒量不小,今晚我们开怀畅饮,来个一醉方休。”

    陈浩有些不安:“二位领导如此好心,我真的有些接受不起。”

    苗培龙道:“乔主任这话可就见外了,在你面前,我和盛 .長可不是什么领导,你能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是我们的走运。”

    “對對。”盛鹏答应道,“乔主任,你今晚能来,真的是很赏光呢。”

    苗培龙和盛鹏这话明显有些過谦,甚至有些夸大,这让陈浩感到有些不自在,但确实又感到了他们的好心和真诚,暗想,假设自己今晚欠好好喝,那好像显得有些不识抬举。

    陈浩道:“感谢二位领导對我的高看,那好,今晚我们痛直直爽喝一顿。”

    苗培龙和盛鹏都笑起来,盛鹏接着道:“下午办完過后,我给苗书.记建议今晚为你祝贺,苗书.记立刻直爽容许了,说他也正有此意。”

    陈浩清楚感觉到,盛鹏这话虽然也出色了苗培龙,但一起也含蓄地流暴露,今晚这饭 ,是他主動提议的,明显帶有向自己示好的味道,也让自己领他这个情。

    陈浩所以向苗培龙和盛鹏标明感谢。

    接着许婵给我们倒酒,给陈浩和苗培龙、盛鹏倒完后,坐下来道:“你们三位领导喝白酒,我要一瓶红酒陪着。”

    陈浩刚要说可以,盛鹏接着一摆手,看着许婵道:“许主任,今晚这酒是给乔主任祝贺的,我们都喝白酒,你怎样能搞特别?这可是个心境问题,这样显得對乔主任很不敬,欠好,很欠好,不行,你要和我们相同喝白的。”

    听盛鹏这话,陈浩皱皱眉头,盛鹏一向喜愛在酒桌上灌女部下,今晚这酒桌上只需许婵一个女的,看来他不方案放過许婵。

    陈浩看看苗培龙,他帶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像,盛鹏已然这样说了,他一时也欠好表态。

    陈浩接着道:“盛 .長,你可别上纲上线,许主任喝什么随意,我们高兴就好,不存在什么對我的心境问题。”

    “乔主任,虽然你这么说,表清楚你的宽恕大度,但我们作为 里的,心里却仍是会感到不安。”盛鹏笑了下,接着看着许婵,“许主任,你说是不是?”

    许婵看看陈浩和苗培龙,又看看盛鹏,一时没说话。

    盛鹏接着来了一句:“许主任,你难道不知道,女同志是不能随意的。”

    一听盛鹏这话,苗培龙忍不住笑起来。

    许婵也忍不住笑,又觉得盛鹏已然把话提到这份上,自己也不能不给他面子,不然按盛鹏的逻辑,自己不喝白酒,不光显得對陈浩不尊重,还不尊重他这位新任 .長。陈浩必定不会这么以为,但盛鹏就欠好说了。

    想到这儿,许婵拿起酒瓶给自己倒酒,邊道:“那好,我喝白的。”

    “这就對了,这才是好同志。”盛鹏满意道,然后看着苗培龙,“苗书.记,初步吧。”

    苗培龙点答应,举起酒杯。

    我们都举起酒杯。

    然后苗培龙看着陈浩道:“乔主任,你这次前进为 . 办副主任,这是安书.记培育的作用,也是你自身极力的作用,我们我们都由衷为你感到高兴,今晚这饭 ,只需一个主题,为你祝贺!”

    “對,祝贺,火热祝贺。”盛鹏赞同道。

    许婵也笑着答应。

    陈浩道:“感谢苗书.记、盛 .長和许主任的一番好心真情,其实我觉得,今晚这饭 ,应该有三个意思。”

    “哦,乔主任的意思是……”苗培龙笑看陈浩。

    盛鹏和许婵也看着陈浩。

    陈浩道:“除了刚才苗书.记说的为我祝贺,其他两个意思,一是祝贺盛 .長荣升,二是祝贺苗书.记有了一个得心应手的好同伴。你们说,是不是?”

    听陈浩这话,我们都笑起来,苗培龙不由答应:“對,乔主任言之有理。”

    盛鹏觉得陈浩这话很动听,特别是他说苗培龙有了得心应手的好同伴,这话可是當着苗培龙的面说的,明显更有意义,这意义不只只對苗培龙,也對自己。

    “乔主任毕竟是在 里作业,毕竟是安书.记的身邊人,说话就是有水平,确实站地高看地远。”盛鹏赞道。

    陈浩忙谦善。

    然后我们一起喝了。

    然后苗培龙又單独给陈浩喝了两杯祝贺酒。

    接着盛鹏又單独给陈浩敬酒,也是两杯。

    随后许婵也给陈浩敬了两杯酒。

    每次我们都干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等他们敬完,陈浩接着又回敬,也是每人两杯。

    然后我们又依次和陈浩喝愛情加深酒,陈浩喝完又逐个回敬。

    这么一来,陈浩喝的就比他们多多了。

 第1017章 髮生了什么

    不知不觉,四瓶高度白酒见了底,陈浩自己喝了靠近两瓶,感到了剧烈的醉意,头昏昏髮沉。

    苗培龙和盛鹏虽然没有陈浩喝的多,但因为他们酒量不如陈浩,此时也有些醉了。

    许婵也是,她喝了靠近半斤白酒,此时脸很红,酒意明显,但极力坚持着清醒脑筋,不时给我们倒水。

    看许婵的醉态,盛鹏很满意,在他看来,酒桌上没有女的没意思,女的不喝多更没意思。

    盛鹏又要叫服务员上酒,陈浩坚决反對,苗培龙和许婵也不支撑。

    盛鹏看如此,就作罷。

    接着许婵叮嘱服务员上饭。

    吃過饭,我们摇摇晃晃走出餐厅,苗培龙對陈浩道:“你今晚喝了不少,别回去了,我让许主任去服务台给你开个房间。”

    许婵刚要去,陈浩摆摆手,口气坚决道:“别,我回去住。”

    看陈浩不肯在这儿住,苗培龙也不再牵强,對许婵道:“你送乔主任回去。”

    许婵容许着。

    陈浩又摆手:“不,不用,我自己打車回去就可以。”

    苗培龙摇摇头:“乔主任,你今晚喝了不少,不把你安全送回去,我怎样能定心呢?”

    “是啊,乔主任,不要推让了。”盛鹏也道。

    陈浩刚要说什么,胃里一阵翻涌,身体不由摇晃了几下,许婵忙扶住他。

    苗培龙呵呵笑起来,拍拍陈浩肩膀:“乔主任,我看你仍是恭顺不如從命吧。”

    盛鹏也笑起来:“乔主任,你这酒量我今晚算是智慧了,敬佩,敬佩,我这会酒上头,有些不撑劲了……”

    陈浩其实也感觉有些不撑劲, 撑着和苗培龙、盛鹏握手离别,然后他们上楼去了自己房间。

    许婵搀扶着陈浩去了酒店大堂,让他坐在沙髮上坐下,然后她走到一邊给司机打电话。

    刹那许婵過来,對陈浩道:“我们打車走。”

    “驾驶员呢?”陈浩道。

    “他今晚不知吃了什么東西,拉肚子很厉害,这会正在医院挂盐水,不等他了。”许婵道。

    陈浩点答应,站起来,摇摇晃晃往外走,许婵又扶着他。

    出来打了一辆租赁,直奔陈浩宿舍。

    刚上租赁車,陈浩就昏眩沉含糊過去了,脑袋靠在许婵肩膀。

    到了陈浩公寓小区门口,许婵把陈浩晃醒:“乔哥,到了!”

    陈浩睁开眼,晃晃脑袋,看着外面,毛毛道:“到哪里了?”

    “當然是到你宿舍小区门口了。”许婵忍不住笑起来。

    “哦哦,好……”陈浩邊下車邊對许婵道,“你今晚也喝了不少,急忙回去休憩吧。”

    许婵没出声,付了車钱,然后下了車,租赁車接着开走了。

    “许婵,你……”陈浩晕乎乎看着许婵。

    “乔哥,你喝得太多,自己回去我不定心,我要把你送到宿舍去。”许婵道。

    “没问题的,我,我没有问题……”陈浩刚说完,身体又摇晃了一下。

    许婵忙扶住陈浩,嗔怪道:“还说没问题,别犯倔,听话……”

    许婵的动静听起来很温柔,又好像没有洽谈的地步。

    陈浩不坚持了,在许婵的搀扶下,进了小区,上楼,摸出钥匙翻开房门。

    进了门,陈浩跌跌撞撞直奔卧室,一头栽倒在床上,接着就昏睡了過去……

    昏睡中,陈浩迷含糊糊感觉有一双手在给自己脱鞋,動作很轻柔,好像怕把自己弄醒。

    在酒精的麻醉下,陈浩不供认这是真的仍是幻觉,只觉得大脑十分昏眩。

    刹那,陈浩又含糊听到卫生间传来哗哗的水声,他依然不能供认这是不是幻觉,只是昏昏然睡着。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