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舒褚临沉顶点小说网无弹窗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16

小说介绍: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狼狈逃离,又遭养父母设计,逼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婚后,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是他……这豪门太危险!只是,跑到半路才肚子里多了个娃?豪门老公怒腾腾追杀而来。本以为回去后会生不如死,谁知竟是被宠上天?


秦舒褚临沉顶点小说网无弹窗阅读点击这里开始阅读>>


ia_200000010.jpg 她拿上换洗衣服,准備去洗漱。

    一通电话打了過来。

    秦舒一看,是辛晟打给她的,二话不说,怀里还抱着衣服便單手接通了电话。

    辛晟淳厚沉实的嗓音從手机里传出来,向她问询:“我风闻你在查询褚老夫人变成植物人的作业,那个加害者的身份......你有查到是谁吗?”

    秦舒非常意外。

    辛将军居然打电话来问这件作业,他是怎样知道的?

    那个對褚奶奶暗下 手的人,她之前却是有過猜测,觉得辛宝娥或许跟此事有关。

    仅仅,辛宝娥舍生忘死救她一命,让她産生了少许動摇。

    并且,她又是辛将军的愛女。

    现在辛将军主動问起这件事来,她怎样好说出辛宝娥的姓名?

    秦舒一时堕入了踌躇,不知道怎样答复。

    反却是辛晟主動说道:“其实是方才潘中裕跑到宝娥的病房里来,被我當场捉住。他被帶走的时分口口声声说是宝娥害得褚老夫人变成植物人。昱风说你们之前正好在查询这件事,我才打电话来跟你供认的。”

    闻言,秦舒眼中睿智的精光一闪而過。

    莫非......那个人真的是辛宝娥?


------------

第1177章

    潘中裕去找辛宝娥,八成是想向她求助。

    或许是由于两人没有谈妥,他才撕破脸皮,拆穿了此事。

    这却是解说的過去。

    秦适意里思索着,尽管猜到个大约,却也不敢百分百笃定这便是实际。

    畢竟,这件事联络到辛褚两家,要是弄错什么,那误解就大了。

    出于慎重,她對电话那头的辛晟说道:“嗯,我的确是在查询这件事,不過暂时还不能供认凶手身份。”

    “是不是由于这件事或许跟宝娥有关,你不便利向我开口?”

    辛晟简直听到秦舒答复的瞬间,就调查了她的忌惮。

    他不认为然地说道:“假如你對宝娥有所置疑,大能够跟我明说。我辛晟干事光明正大,不会庇护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家人?况且这是褚老夫人的作业,仍是查清楚比较好。你说呢?”

    辛晟的安然和直爽让秦舒不由動容。

    她再次想了想,然后怅然一笑,赞同地说道:“辛叔叔,您说得對。”

    

   
    温梨吐了吐舌头,“那......人家也想你嘛。”

    巍巍住在褚宅,秦舒不在的时分,温梨欠好意思一个人去褚宅看巍巍,所以只能憋着了。

    这下可好,秦舒回来了,她也能跟巍巍小宝貝多接近一下了!

    上車后,温梨坐驾驭位,启動車子,朝褚宅而去。

    路上,車载廣播里播映起关于褚氏的音讯。

    秦舒听得眉头皱了起来。


------------

第1179章

    她问询地看向温梨,“最近关于褚氏的报导是不是很频频?”

    温梨轻“咦”了一声,“小舒姐,褚氏最近是出了不少作业,你在京都那邊没风闻吗?”

    “风闻了,仅仅没想到这一回来,连廣播里都在报导这些事。”

    温梨若有所思地允许,“嗯,是这样的。畢竟褚氏集团的总部是在海城嘛,有什么音讯都是第一时刻被本地媒体报导出来。并且......”

    她顿了顿,慎重地看了秦舒一眼,有些忧虑地说道:“褚氏集团最近的确髮生了不少作业,并且咱们都认为是你家褚临沉的问题,听说褚氏现在上至股東下至一线职工,對他是天怒人怨,还有传言说褚氏集团的董事会正在向褚家施 ,谈论......”

    温梨见秦舒的脸 有些欠美观,及时止住了话。

    秦舒却追问道:“谈论什么?”

    “额......便是,谈论罷免你家褚临沉在褚氏集团的职务,另选他人。”

    温梨小心谨慎地说完,眼角余光留心着秦舒的反响。

    见秦舒尽管抿着唇没有说什么,但目光却显着地凝重了起来。

    温梨问道:“小舒姐,你假如忧虑他的话,要不我先送你去褚氏集团?”

    

    秦舒摇了摇头,“不必,公司的那些事我不了解,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并且,二叔方才现已過去了,他的心境一贯坚决,必定会帮褚临沉的。

    她仅仅没有想到,褚氏的状况这么严峻,而这些 力都落到褚临沉一个人的身上,他却從没有跟她提起過。

    或许他最近的反常,也跟褚氏的作业有关吧。

    一个小时后。

    車子抵達褚宅。

    褚宅保安不知道温梨的車子,把她们拦在门外。

    秦舒降下車窗,显露一张素净清雅的脸庞。

    “秦,您回来了!”

    保安简直当即认出了她,心境恭敬地翻开了大门。

    温梨驶着車,一路四通八达。

    秦舒回来的音讯很快传遍褚宅上下。

    大厅里,柳唯露和褚序翘首以盼。

    當看着在仆人的陪同下,远远走過来的秦舒和温梨时,褚序脸上难掩欢喜之 。

    就连随时保持着高雅显贵姿势、正襟危坐的柳唯露,唇角也弯了弯,目光瞬间温文下来。

    秦舒和温梨走进大厅,顺次跟他们打了声招待。

    褚序率笑呵呵说道:“小舒,你总算是回来了!这一趟去京都,可真是有点太久了啊。”

    秦舒说道:“作业差不多都办好,我就赶忙回来了。”

    一旁的柳唯露摇了摇头,“你呀,回来也不提早打声招待。”

    “露露,人非常困难回来了,说这个干嘛。”褚序拉了把她的手,朝她眨眨眼睛。

    柳唯露白了他一眼,转而微笑地對秦舒说道:“你要是提早说一声,我也好给你接风洗尘啊。这忽然一瞬间回来,家里什么都没有准備。”

    褚序这才恍然了解她的意思,轻咳了一声,说道:“这、咱们都是一家人,不必这么谦让吧。”

    柳唯露眉头一蹙,正要辩驳。

    秦舒却是淡笑地赞同道:“没错,都是一家人,柳阿姨您不必特意准備什么的。”

    
    跟进来的管家急速一脸沮丧地说道:“薛先生對不起,是我没拦住她们,她们是巍巍的母亲和干妈。”

    薛名凯了然,眸光微暗,“本来,是秦。”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