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辛言宗景灏免费阅读全文 -日照网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23

小说介绍:林辛言意外怀上陌生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林辛言宗景灏免费阅读全文 -日照网https://s.eefox.com/goto/2t


ia_100002324.jpg 自己底子没有能够和他交流的筹码让他救自己。

    “莫寒……”

    “闭嘴!”

    江莫寒被她惹恼,“别在叫我的姓名,我厌恶!”

    他站起来,拾掇着并不杂乱的袖口,“我来见你,便是想要看着你拿出自己悉数的筹码,可还仍旧离不开这儿。”

    ()

    :.b.

    ()

正文 第921章 你快乐吗

    凌薇睁着眼眸透着失望,“你,你真的能够这么无情?”

    江莫寒并不愿意和她再多说一句,跨步脱离。

    “江莫寒!”凌薇撕心裂肺的喊,“你真的要见死不救吗?”

    江莫寒走的爽性,一点点没有心软。

    更没有要救她的心思。

    南城站在门口看了她一眼,悄悄叹了一口气,他了解江莫寒的 子,凌薇犯的是 人罪,害的仍是宗言曦,这是底线。

    所以就算凌薇此刻痛哭流涕的悔过,江莫寒也不会救她。

    “南城……”凌薇急了,现在想要捉住每一个有或许乐意救自己的人,现在南城是她的救命稻草,“你救救我。”

    “看在咱们一同搭档这么久,有是朋友,你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吗?”

     
    江右谦,“……”

    江莫寒居然真的叫来精力一声了?

    他疯了不成?

    南城是很听江莫寒的话的,他叮咛的,他都会做。

    車里下来两个穿白大褂的问道,“谁有精力病?”

    后边的记者也愣了一下。

    南城走過来指着江右谦,“他,他来到恒康集团,胡言乱语,损坏咱们江总的名声。”

    他企图拯救江莫寒的名声。

    江右谦瞪着南城,“你才有精力病!”

    “不要浮躁,有病看病,以免下次再做不计后果的作业,好好协作医师医治,至于医药费方面,你不必忧虑,这个钱咱们江总会出,看在你是他弟弟的份上,不会让你不幸的连精力病院都住不起。”

    江右谦差点被气的吐血,“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看看你狰狞不淡定的姿态,不方便是精力病体现吗?”南城淡定的怼他。

    江右谦,“……”

    “江莫寒被仇视冲昏了脑筋,莫非你也不清醒吗?”

    “谁说我不清醒?我很清醒,你哪里看我不清醒了?”

    南城的表情十分安然。

    江右谦咬了咬牙,“假如你真的忠心,为了江莫寒好,就应该劝说让他放下之前的仇视,像正常人相同 ……”

    “你怎样知道他报复那些从前损伤他的人,他不快乐?”南城打斷他。

    江右谦。

    南城看向那两个穿白大褂的医师,“请将他帶走,他在这儿给咱们帶来了许多困扰,期望你们能治好他。”

    “你疯了!”江右谦狠狠的瞪南城一眼,拔腿就跑。

    “快捉住他。”两个穿戴白大褂的医师跟着追了上去。

    江右谦邊跑邊看,咒骂了一声,“该死!”

    这些人居然来追他。

    他又不是真的神经病!

    南城回身回公司的时分,看了一眼还在的记者,说道,“刚刚那位精力有问题的人说了许多损坏江总的作业,假如你们信赖他说的话,我也不解说,但不過,你们写的新闻,不符合现实,那就等着接律师函吧。”

    说完他大步走进去。

    众记者,“……”

    难不成他们写那些听到的,看到的,便是信赖了疯子话?

    但是那个疯子看起来并不是疯子。

    他这是要挟,赤果果的要挟!

    

     
    車子停下来,江莫寒下車,往后走了两步给她摆开車门,“到当地了,林请下車吧。”

    ()

    :.b.

    ()

正文 第927章 总算装不下去了吗

    宗言曦踌躇了一下,才强装 定的撤出一个笑,“江总,还真是好雅兴,谈个作业还找这么个好当地。”

    江莫寒未言语,仅仅朝她做了一个请的姿态。

    她跨步走下来。

    江莫寒走在前面帶路,晚上没人,这儿风评浪静,只能听见细微的波涛声。

    他迈上踏板,回身朝宗言曦伸手,“这儿路欠好走,我牵着你。”

    宗言曦對这儿轻車熟路,还真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此刻她是榜首次来,她假装很猎奇的姿态,四处瞅一眼, 婉回绝道,“谢谢江总关怀,我会当心,我男朋友是个当心眼的男人,让他知道我和其他男人牵手,他会气愤的。”

    江莫寒每次听到他说男朋友这三个字,心口都闷闷的。

    他没强求,将手缩了回来。

    下了踏板,江莫寒开了舱门,他们走上游艇内部。

    内部很奢华。

    “林随意做。”江莫寒朝着酒柜走去。

    宗言曦望着这儿边了解的悉数,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

    她尽力的让自己安静,才 下那股不适。

    “江总这是你的私家游艇吗?”她坐到沙髮上,心里翻滚,面上却装的一点作业都没有,体现出一丝猎奇的容貌。

    江莫寒倒了两杯洋酒拿過来,他坐在宗言曦的對面,将一杯酒放在她的跟前。

    “这儿不是我的,精确的说是我前妻的。”江莫寒说话时看着她的表情。

    宗言曦笑,“是吗?那你的前妻必定很美好。”

    江莫寒喝了一口酒,望着这儿的安置,指着挂的岩画,说,“这儿是我送她的,那些岩画是她挂上去,说是这儿边没有温暖的感觉,所以,她就挂了那几幅画。”

    “江总,咱们言歸正传,你说我的企划案里有很大的缝隙,我想知道哪个当地有大的缝隙。”宗言曦只想快点和他谈完脱离这儿。

    “林,你知不知道,不论你再怎样精心策划,都或许出现意外状况?”江莫寒话里有话。

    宗言曦却是听出一点弦外之意,但是從签约到现在,他没出现任何置疑,应该不会髮现才對。

    “哦,那请江总点拨。”

    江莫寒看着她一向安静的表情,心里有些丢失,假如她真的是宗言曦,那么,她此刻的安静是由于心死了吗?

    他從掀开一块用布盖住的相框,是他和宗言曦的成婚照。

    相片里,宗言曦一身皎白的婚纱挽着一身黑 西装的他,两人站在巴黎铁塔前。

    宗言曦触及到那张相片,双手情不自禁的攥紧,虽然她的動作很小,很轻,江莫寒仍是捕捉到了。

    他心里對她宗言曦的身份,又有了进一步的承认。

    “她说巴黎是最浪漫的当地,咱们的在那里拍的成婚照,度蜜月……”

    “江总!”宗言曦打斷他,僵 的扯出一抹笑,“我是来作业的,不是听你讲你和你前妻的愛情故事的,我还有作业,费事,咱们进入正题好吗?”

    江莫严寒淡的面孔,此刻总算有了一丝笑意,她总算装不下去了吗?

    ()

    :.b.

    ()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