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前妻太难追》林辛言宗景灏免费阅读 - 顶点小说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27

小说介绍:林辛言意外怀上陌生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蚀骨前妻太难追》林辛言宗景灏免费阅读 - 顶点小说https://s.eefox.com/goto/2t


ia_100002259.jpg桑榆一下就了解了沈培川的意思,这是把她當妹妹?

    她现在大学也还没畢业,也没有好的作业,天然配不上他,不過给她些时刻,她必定会做个陪得上他的女性。

    她笑笑,“好啊,帮哥哥的忙义无反顾,现在都快12点了,咱们走吗?”

    沈培川说走,他穿戴一身 拿過帽子戴上,说道,“走吧。”

    “要是早知道是陪你见人,我就装扮一下,换身美观点的衣服再来了。”桑榆说。

    沈培川关上门看過来,上下审察她一眼,她穿戴黑 的阔腿裤,穿插款形领口的紧身白恤衫,腰身凸显的酣畅淋漓,白 的板鞋,双肩背包,仅仅简單的装束,芳华又有生机。

    “这样就很美观了。”

    桑榆垂头看看自己,也看不出哪里美观,笑说,“你不是成心骗我吧?”

    沈培川按下車子解锁键,嘀的一声車灯闪耀了一下,解开了锁,他摆开副驾驭位的車门,回头看向桑榆说,“没有骗你,真的很美观,上来吧。”

    桑榆笑笑,弯身坐上来扣上安全帶,沈培川上了驾驭位启動車子。

    “你把我當妹妹,我今后要哥哥这样叫你吗?”桑榆笑着问。

    沈培川也笑,“你想这么叫,也行。”

    “我不想,感觉你成心把自己说的很年青。”

    沈培川,“……”

    他没有,他很清楚自己多大了,完全没有要充年青的主意。

    “你看你的年岁分明都可以做我叔叔了,却让我叫你哥哥,你是想我把你叫的年青一点,不是吗?”桑榆打趣道。

    沈培川轻咳了一声,笑着说,“我没有那个意思,那你叫我叔叔?”

    桑榆捂唇,笑的更欢了。

    觉得他好可愛,怎样会那么不由逗呢?

    沈培川不习气,问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桑榆摇头,“没有。”

    “那你笑什么?”他怎样感觉不對劲呢?

    “你太單纯。”桑榆点评道。

    这次轮到沈培川笑了,“你点评一个老男人,说他單纯。这个词恰當吗?”

    “这个词很适宜你,單纯和年岁没有联系。”桑榆是细心的,觉得沈培川在爱情方面,真的很單纯,反响愚钝,有些像个不了解情味的木头桩子,可是又很招人喜爱。

    她不喜爱嘴巴太会说的男人。她就喜爱沈培川这样的,反响有些愚钝,慢热,不油腔滑调,她觉得那些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都靠不住。

    沈培川也不辩驳她,她说單纯,那就單纯吧。

    这会儿車子停在了公民 府旁的小区里,沈培川先下来,桑榆也随后下車。

    “你不必拘谨,咱们便是吃个便饭。”沈培川说。

    桑榆允许,可是心里仍是严峻的,畢竟是大 ,并且前次他气愤的时分,也挺让人惧怕的。

    “他人很好的,不会尴尬你,定心吧。”沈培川看出桑榆的严峻安慰道。

    桑榆允许,沈培川到门卫处打款待,告知门卫自己是来找谁的。

    沈培川之前来過,不過小区不允许外面的人随意进来,仍是打电话承认了,才开门。

    这时分门口停下其他一辆車子,白胤宁在公司没等不到宗景灏,只能先回来了,没想到在下区门口会遇见沈培川。

    ()

    请记住本书首髮域名:b.。小说手机版阅览 :.b.

    ()

正文 第599章, 格太闷了

    “沈隊長这儿有朋友吗?”说话时白胤宁的目光落在了桑榆的身上,笑着问,“这位是?”

    沈培川對白胤宁说不上喜爱,也说不上讨厌,仅仅觉得他不应心里想着有夫之妇。

    觉得那很不品德。

    “这话应该是我问白总吧?”沈培川天然知道能住这小区里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白胤宁在白城有些实力,可是在B 人物太多他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能知道这个小区里的人,也很纷歧般了。

    很快他又想了解,目光扫過周纯纯,笑着说,“白总好手法。”

    周纯纯或许不是很聪明,可是她的家庭布景的确好,白胤宁能和她成婚,也算凶猛了。

    白胤宁没有继续和他扯这些没用的,肃声说,“可否和沈隊長,借一步说话。”

    他不知道现在的沈培川现已是副 了,所以还称为沈隊長。

    “咱们有什么好说的?”沈培川不是成心要给他尴尬,仅仅觉得他和宗景灏的联系,不应和他走的近,更不应有牵扯。

    “我还有约会,就先走了。”说完他回身款待桑榆,“咱们走。”

    “沈隊長,咱们有仇吗?”白胤宁皱眉,他仅仅喜爱个人,莫非该死吗?

    沈培川看他一眼,“咱们没仇,我只和正人君子做朋友,至于那些,心思不正觊觎别子的人,我很没好感。”

    说完便和桑榆走开。

    白胤宁无法辩驳,他也知道这样不對,可是爱情的作业,谁可以操控的住呢?

    假如爱情可以受大脑的操控,说不喜爱就不喜爱了,他或许早就對心脏下達这个指令了,可是他對自己说了许多遍这样不對,放下,可爱情仍然在。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