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竹前妻太难追》林辛言宗景灏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24

小说介绍:林辛言意外怀上陌生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蚀竹前妻太难追》林辛言宗景灏小说完整版阅读https://s.eefox.com/goto/2t


ia_100002287.jpg 他走過来,宋 扯住他,在他耳邊低声道,“有人告发你受.贿,这些是来查询你的。做好心里准備。”

    沈培川脑袋嗡了一声,受。贿?

    “你便是沈培川?”一位穿戴 的监察厅人员站起来。

    沈培川说,“我是。”

    “上面接到有人告发,说你受.贿,咱们是这次查询人员,这是查询令。”那人将一张查询令放在沈培川跟前,“这期间请你合作,还有,没有查询清楚之前,你不能參与任何作业。”

    宋 蹙眉,“没有查询清楚,为什么不能參与作业?”

    不能參与作业,不是等于停职查询嘛,那是很严重的。

    “當然要停职,查询清楚才能够參与作业。”监察厅的人员公事公办的口气。

    宋 还想再说话,沈培川拉住了他,说,“我承受一切查询。”

    他没有做過的作业,也不怕被查询。

    “很好,这期间,请你坚持电话疏通,咱们有需求你合作的,咱们有必要第一时刻能联络到你。”

    沈培川说知道。

    监察厅的人走后,宋 看着他问,“这是怎样回事?”

    沈培川想了想,“可能是有人成心整我。”

    “你开罪人了?”宋 问。

    沈培川在脑际把自己触摸的人過了一遍,心里有了大约的猜想,能搞出这么大動静的估摸着也便是顾北了。

    “应该是吧。”他说。

    宋 气的头疼,“你,你要我怎样说你,你也不是冲動的人,怎样能开罪人呢?”

    沈培川不说话。

    宋 叹了一口气,“我会极力协助你的。”

    “谢谢。”沈培川由衷的说。

    “谢我有屁用,我也不是查看厅的,能帮的也不多。”宋 摘了帽子,气的,他是最了解沈培川的,他不精干纳贿的作业,但是现在有人要整他,显着是很有 利的。

    他能做的也有限。

    这次的作业处理欠好,必定会影响他的宦途。

    ()

    请记住本书首髮域名:b.。小说手机版阅览 :.b.

    ()

正文 第620章,天边陌路,后会无期

    宋 款待沈培川坐下,“和我说说,你开罪什么人了?”

    沈培川坐下来,说,“可能是顾北。”

    宋 有些懵,顾北?

    他没听说過这号人物啊。

    沈培川说是B 顾家的顾北。

    宋 这才有一点理解過来,“你开罪了顾老爷子那个,宠得无法无天的小儿子了?”

    “嗯。”沈培川低眸。

    “你不是愛生事的人啊,怎样会开罪他的?”宋 很了解沈培川的,他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人,何况那个顾北和沈培川也没作业上的交游,顾北又不是公职人员,也就不会有抵触,仅有制作抵触的也便是在 上了。

    沈培川也没瞒着宋 ,“我朋友的女朋友被他抓起来了,便是前次寺庙髮生的那件作业,我在查询他,估量是他知道我在查询他,才栽赃的我。”

    宋 也很无法,顾老爷子很有方位人脉廣阔,扶了不少精干的人上位,他若是想要下狠手弄垮谁,并不是难事。

    “我没事,大不了不干了。”沈培川云淡风轻的说。

    惋惜必定有,假如真的不精干了,他也安然承受。

    宋 眼睛一瞪,显着是不赞同他的话,“你當初来到我手下时说的什么话?现在敢和我说不干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沈培川當然不想,但是被查询真的非同寻常。

    宋 缄默沉静顷刻,“我会帮你找找人的。”

    “不要为我太操心。”沈培川并不想给宋 添麻烦。

    宋 不高兴了,觉得沈培川拿自己的出路不當一回事儿,严峻呵责道,“你这是什么话?影响出路的作业,你居然不在意,你之前的雄心勃勃都去哪里了?”

    沈培川低头不语,他當然是想做实事,做好事,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有意义,他也不想这样,但是现已髮生了,他只能做好最坏的计划。

    他不想告知任何人,特别是宗景灏,他正在准備婚礼,这个时分他不想给他人添麻烦。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