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爱帝少请放手(林辛言宗景灏)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23

小说介绍:林辛言意外怀上陌生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夺爱帝少请放手(林辛言宗景灏)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https://s.eefox.com/goto/2t


ia_100002265.jpg
    “顾总你要给我报仇啊。”老四抓着顾北的裤管,如找到了救命的稻草。

    顾北蹙着眉差点没认出来老四,苏湛下手不分当地,脸现已被打了破了相,“你怎样弄成这个姿态?”

    “我也不知道怎样就落到了宗景灏他们的手里,他们简直不是人……”一想到自己吃的苦,挨的打,就惧怕的浑身颤栗,还心有余悸的说,“我能活着便是万幸,差点就死掉了唔唔——”

    说着老四哭了起来。

    顾北的嘴角抽了抽,气的踹了他一脚,“你他妈的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

    老四马上禁了声,不敢说话。

    顾北恼老四怎样会落在了宗景灏的手里?他刚刚还说宗景灏找不到老四,现在不是打脸吗?!

    他越想越气,这些作业都是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弄出来的。

    “你身上的伤,他们打的?”顾北冷着脸。

    老四允许,忍着浑身的痛苦说,“他们成心把我弄成这样,说这仅仅给你一个下马威。”

    老四也不是一无可取,至少知道怎样说對自己有利,知道怎样激怒顾北给自己报仇。

    “你说什么?”顾北帶着肝火。

    老四的话成功的激怒了他,他最厌烦的便是被寻衅,被瞧不起。

    從来没输過的他,哪能咽下这口气。

    “宗景灏说你不是他的對手,迟早你得死在他的手里。”老四继续离间顾北,期望凭借他的实力为自己报仇。

    “哼,好,很好。”顾北气的脸 乌青,“我倒要看看是谁死在谁手里!”

    老

    “那行,这作业交给我。”罗三有了留意。

    沈培川问,“你想怎样做?”

    “你们不便是想让顾北听见你们说话嘛,这又不难,我就说听到你们在这儿说话……”

    “嗯?这样行吗?”沈培川笑问,“是不是要添枝加叶才干把人骗来,比如说,你听见咱们在说他的坏话?”

    罗三就这主意,被看穿了也不尴尬也笑,“否则有什么法子?”

    沈培川其实不是说不可,原本他们和顾北就水火不相容,仅仅问一下罢了。

    “那就有劳了。”沈培川说。

    罗三指指门口,“我现在就去?”

    沈培川看向宗景灏问询,“现在吗?”

    宗景灏可不想糟蹋大把的时刻在这儿,说就现在,罗三让人送了酒生果盘,他到旁邊的包间去诈骗顾北去了。

    他们在沙髮上坐了下来,宗景灏说了一句题外话,“你看到新闻没有?”

    沈培川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又反响過来,问道,“是你和嫂子在商场的新闻吗?”

    “嗯。”宗景灏将酒杯斟满酒。

     
    跟着去的属下一开端认为仅仅吓吓老四,吓吓他们,却不想顾北真的让他们把老四丢到海里。

    都是属下,尽管對老四都不喜爱,可是也怕自己有这一天,替老四求了情。

    “看在他没有劳绩也有苦劳的份上,饶他一命。”一个大胡子开腔求情道。

    顾北哼了一声,他靠在車前的引擎盖上,双手环 ,“他变节我,就只需一种成果,那便是死,你们也相同,有一天谁变节了我,也就只需这一条路!谁敢再求情,我就让他陪老四一同丢下去。”

    如同是一瞬间几个属下都禁了声响,谁都不敢再作声,怕自己也被丢进海里喂鱼。

    “还不動手,让我亲身動手吗?”顾北冷声。

    几个属下都一同畏缩了一下,又不谋而合的向前捉住如装进麻袋不斷扭動的蛐蛐,老四被堵住了嘴巴,可是却没有被堵住耳朵,他们说什么他都听见了,便是听见里,心里才惊骇。

    用力挣扎着想要挣脱,可是他被绑的太紧,完全无法挣脱。

    假如此时能看到他的脸,必定能看出他毫无血 和惊恐万状的脸。

    这世上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面對逝世还能安静如水的。

    畢竟命就一条,死了就死了,再也没有了。

    顾北的表情毫无波動,他有备无患,仗着東窗事髮他老子也能保住他,便肆无忌惮。

    噗通一声,水面溅起巨大水花,纷歧瞬间歸为安静,连挣扎都没有看见。

    站在岸上的几个属下,脸 都欠美观,其间一个问,“鲨鱼是不是真的吃人?”

    “傻逼,當然不吃人了,人可是第一流的動物了。”

    “你才傻逼,谁说鲨鱼不吃人?”一个深信鲨鱼是吃人的属下辩驳了刚刚说话的人。

    “你见過吗?”那个人也不服气,他觉得人是地球的主宰者,鲨鱼是水里的動物,怎样会吃岸上的人呢?

    “你没看過大白鲨吗?那里边放的鲨鱼就吃人。”两个人各持己见,都不愿认同對方的说法。

    “那是电影!真实的鲨鱼是不吃人的!”

    “一群蠢货,我怎样养了你们这些玩意儿?”顾北被吵的脑仁疼,“走了。”

    说完他上了車,轰隆隆一声巨响,有闪电划過,看姿态有场大雨要下。

    几个属下怕淋到雨一溜烟的跑上了車,完全忘掉刚刚他们都干了些什么。

    老四的分缘欠好,取得权势谁都不放在眼里,开罪了不少人,所以没有人会为他诚心求情,刚刚替他说话,不過是怕自己有这样的下场。

    几个心里想,绝對不能出卖顾北,否则,他们也得被喂鱼。

    里,林辛言帶着儿子和女儿来到宠物店买了大白的用品之后宗言曦又要去游乐场。

    林辛言昂首看了看天,这天说不定会下大雨,哄着女儿说,“咱们去超 ,给你买吃的行吗?”

    宗言曦想了想,“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容许吧。”

    林辛言哭笑不得,伸手捏她的脸蛋儿,“越来越没小时分可愛了。”

    “宠物店的阿姨还夸我美丽呢,怎样会不可愛?”宗言曦不服气。

    林辛言解说说,“可愛和美丽不是一个形容词。”

    “快点上車。”她敦促一声。

    從宠物店脱离他们去了超 。

    刚进入超 天空哗啦啦的就下起了大暴雨。

    倾盆似的。

    宗言曦看着外面的大雨慨叹说,“幸而没去游乐场,否则要淋成落汤鸡了。”

    林辛言牵着两个孩子,于妈和新来的仆人跟在后边,司机走在终究面一行人进去超 。

    于妈推着购物車说,“家里没有生果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