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宜偏爱(卓禹安舒听澜)全集资源在线阅读 - 笔趣阁

作者:小说推荐 | 浏览:24

小说介绍:卓禹安想,舒听澜这姑娘是不是瞎?他若不爱她,何必事事体贴、照顾周到,担心她吃不饱、睡不暖,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舒听澜看他一眼,淡然回应:“嗯,是我不爱你。”


今日宜偏爱(卓禹安舒听澜)全集资源在线阅读 - 笔趣阁http://www.fenxia.com/gof/1fv


ia_100002060.jpg 白妤凝敏捷再次回身,箭步径自走到了白慕芯的身旁,却一点点没有“悔改”之意,反而看着白慕芯,笑着吐了吐舌头。
 
     白慕芯双颊通红,像是嗔怒地看着白妤凝,低声说道:“让你胡说,看我回去后,不狠狠地责罚你,哼。”
 
     白妤凝闻言,脸上笑脸不收,但却故作一副惧怕的姿势,對着白慕芯说道:“是,凝儿知错了,甘受七公主责罚,凝儿保证,今后再也不说七公主的小隐秘了。”
 
     “你还说,快走啦。”听到白妤凝再次提起小隐秘,已然面 通红的白慕芯,更是娇羞,竟是当即拉起白妤凝的手,也不向苏望这邊告辞一声,二人箭步脱离了大殿。
 
     苏望没有看到的是,刚走出大殿门口的白慕芯,像是如释重负一般地長呼了一口气,随即就和白妤凝低声细语地,一同逐步走远。
 
     


===第六百八十二章 方形印章===


    庇翼殿,其间的一间整齐安静的房间内。
 
     这个房间,正是白慕芯亲身为苏望组织的,在整座庇翼殿内也算是妖气浓郁的一个房间。
 
     房间外的四周,都充溢了明澈透明的海水,但在房间内,却没有哪怕一滴水滴,端是奇特。
 
     但是盘膝坐在房间内的苏望,對此没有感到一点点的古怪,不说刚刚和白慕芯与白妤凝在一一同的那座大殿,便是来紫菀海之前,苏望也曾到過一些深藏在海水中的海妖洞府,其洞府也是没有任何海水的。
 
     就在方才,也即白慕芯和白妤凝一同脱离了那座大殿后,苏望也没有多停留,收起了那枚矖蛇尊令后,就脱离了大殿,径自来到了现在地点的房间内。
 
     刚刚在大殿内,白慕芯的脸升红晕与娇羞,和白妤凝的言语,苏望自是看在眼里,心中也是理解二人的心思,不行否认的是,白慕芯确实非常貌美诱人,但现在的苏望,却无意于此。
 
     所以,對于白慕芯所说的供奉長老,还有白慕芯的芳心砰動,现在只想专心修炼的苏望,心中并没有介意,更不会多想。
 
     而苏望介意的,是紫菀国内妖气最为充分的修炼之地,刚刚白慕芯现已告知了苏望,要说紫菀国内妖气最为充分的当地,天然便是矖蛇一族的地点之地,但不是现在的庇翼殿,而是百余年前的地点。
 
     也便是现在被三足龜一族和渧鱼一族一同强占的一处海底峡谷,其名为楮余峡谷。
 
     知晓了楮余峡谷,而苏望却刚刚狠狠地开罪了三足龜一族和渧鱼一族,所以现在的苏望,反而不急着前往楮余峡谷了,畢竟要找到适宜的打破之地重要,但能安心且不受打扰地打破更为重要。
 
     至于现在,苏望径自回到房间内的原因,是由于早在苏望刚刚踏入庇翼殿的瞬间,就讶异地感触到,從混仪戒中传出了阵阵妖力波動,就好像这庇翼殿内,有什么在剧烈地呼唤着混仪戒内的其间一件宝藏。
 
     方才由于苏望是初入庇翼殿,之后白慕芯和白妤凝又一向都随同在侧,不方便观察,所以直到此时才有暇余,苏望灵识一動,瞬间间就從混仪戒内,飞出了一件四面方正的宝藏,形状犹如一枚方形的印章。
 
     这枚方形印章,通体由白玉铸成,其上雕刻着绘声绘色的龙纹,但现在细细观察之下,苏望髮现,这些乍眼一看犹若龙纹的宝纹,却越看越像矖蛇族员显出本体时,蛇腰和蛇尾上呈现的那些矖蛇鳞纹。
 
     矖蛇族员的本体,苏望自是见過,不说刚进入庇翼殿时看到的那些未满百年的矖蛇族员,便是那腾炽和白映彤,二人的那些矖蛇鳞纹苏望早已看得清清楚楚。
 
      
     白妤凝所说的腾崇,乃是现在矖蛇一族中,修为实力最高的一名腾蛇青年男人,启窍大满意的修为, 格沉稳,处事干练,因而现在矖蛇一族中,大都关于腾蛇的业务都是由腾崇来担任处理。
 
     而蛇池,则是与矖池相對应的。
 
     矖池殿,殿内的水池称矖池,只供未满百年的白矖进入池内,而与矖池殿相隔一百丈远处的另一座大殿,名为蛇池殿,殿内的水池称为蛇池,乃是专供应未满百年的腾蛇进入池内。
 
     不论是矖池,仍是蛇池,其实作用是简直相同的,其内的池水,不只能够温养疗伤,而且最重要的,矖池和蛇池还别离是未满百年的白矖和腾蛇的首要炼体之处。
 
     没错,便是炼体。
 
     由于矖蛇族员,在未满百年之前,是无法改变 形的,也无法修炼,而为了能有一些自保之力,一同也是为了百年之后的修炼打好根底,所以每一名矖蛇族员,在未满百年之前,都有必要炼体。
 
     能够说,在未满百年之前的炼体所得,简直便是奠定了尔后白矖或腾蛇的肉身之力的强悍与否,也即奠定了其今后的部分实力,这對矖蛇族员而言,极为重要。
 
     仅仅不论是矖池,仍是蛇池,就炼体的作用而言,只适宜未满百年的矖蛇族员,一旦能够彻底改变 形后,再到矖池或蛇池,炼体的作用就微乎其微了。
 
     白慕芯听白妤凝说完后,悄悄允许,随即说道:“那就好,说起来,这次能及时地送回,还真多亏了他啊。”
 
     白妤凝闻言,脸上登时浮起了幽默的浅笑,接近看着白慕芯说道:“他?他是谁啊?”
 
     “凝儿!你明知故问嘛,便是他啊。”
 
     “哦,他啊,凝儿仍是不知道呢,七公主,他究竟是谁啊?嗯,能让我们的七公主如此顾虑的,必定是一位实力特殊,巨大威武,豐神俊朗,又能维护我们七公主不受一丝损害的人,他会是谁呢?”
 
     颊飞诱人红晕。
 
     “好啊,凝儿,你竟然敢嘲笑我,又皮痒痒了是吧?刚好在这矖池殿里边,这次我必定好好帮你挠挠痒。”
 
     “七公主饶命啊,凝儿不敢了!”
 
     尽管口中喊不敢了,但白妤凝脸上的笑脸却是不变,一同地快速身形一跃,纵身跳往另一邊,正是没有白矖地点的矖池那一侧。
 
     “饶命?这次我可饶不了你,别跑!”白慕芯双颊的红晕未退,看着身形跃开的白妤凝,相同幽默地笑道。
 
     “救命啊,七公主髮怒啦。”
 
     “……”
 
   倒也是不错,至于此地,是老夫的神识范畴,你也能够认为是自成空间的虚空,乃是老夫飞升前留下的一缕神识所化。”
 
     “没想到啊,足足千万年過去了,在老夫这一缕神识行将溃散之际,能有缘进入老夫的神识范畴的,竟然不是我腾蛇一族的后辈,而是你这个小小的人类修士,或许是天道之意吧,罷了,罷了!”
 
     老者的动静,还有老者所说的神识范畴,飞升,腾蛇一族的后辈,还有人类修士和天道之意等,都让苏望心中惊奇得一震,既有猜测,也有疑问。
 
     但老者动静好像并不关怀苏望的心中所想,此时持续说道:“苏望,老夫问你,你体内的上古异兽肥遗寒蟒的内丹气味,由何而来?莫要信口胡言,不然老夫定要让你嘗嘗苦头!”
 
     苏望闻言,双眉一皱,随即只说出了四个字:“后辈不知。”
 
     “不知?小辈,你可知道,在老夫的面前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推荐